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后嗣》。

陆小凤只有闪避,大声:坐着,留香想到这仙子般美丽,恶魔般

这是松大兴这辈子见过最爽的战斗。

那是高高在上的金丹高手啊,那是传说中的元婴老怪啊。

结果呢。

在血影宗面前,在血色面前,在杀戮面前,在战争面前,他们瑟瑟发抖,阿谀奉承,跪地求饶。玛的,连裤子都尿湿了。

为什么?

支配权!

以前的修士在干什么?

追求修炼级别,追求清高,追求境界,追求孤独。

错了,错了,错了,错得离谱。

松大兴在炼狱之门里获得的最大感悟就是权力与支配。

汉昌乾虽死,但因为他有权力,他能支配得了大家,所以带着两百多修士轻松就屠灭了四五百一盘散沙的紫罗兰和秋兰兰。

其实照那情形,再来一倍对手汉昌乾都能应付。

同理,如果能全力支配四个,五个,六个,七个队员,让他们为了唯一目标服务,这小队足够杀掉三十,五十甚至上百,上千的同级别对手。

正因为支配权。血影宗上下一心,不到两千修士却把影子谷请来的一千多高手吓跑,让影子谷几乎不敢反抗。

更因为权力与权力,影子谷周边的十三个小宗门即刻搬家。

恩,不对。那不是搬家,是挪窝。

这十三个小宗门除了最珍贵的宗门宝库,其它东西一概没动。甚至几个小宗还把家具擦得油光锃亮,地板清得纤尘不染。

看吧,绝对的权力支配轻松就把血影宗的地盘扩大了三倍半。

血影宗很高兴,他们没再继续杀戮,而是以此为基,开启了短暂的休养生息。

忙碌。

惊叹。

战舟群来来回回,根本不知道多少数量的战利品和战略资源被搬运过来。全宗被管理得井井有条。该医疗的医疗,该修养的修养,该修炼的修炼,该筑基的筑基,该结丹的结丹,该死去的死去,而更多的弟子则在构筑老巢,弟子们每一刻都能感受到阵法在生生灭灭,每一刻都能看到基地改变样子。

看来,血影宗要把这里作为真正的根基了。

在这热火朝天的氛围里,曾经守护四煞大阵的弟子倒是有些冷清。宗门按规定前来收缴大家获得的一半战利品,但这些小队根本没什么战利品可缴。惹得负责收缴的内务堂相当不开心,如此也就不给这些弟子安排多少内务任务。

不过这样倒好,大家可以安心修炼。

筑基,是当下最关键的事情。

松大兴虽然迷恋支配权,但也明白修为和法术的重要性。于是将剩余资源分配过后便进入全力修炼状态,他发誓必须在一个月内筑基成功。

求亿连始终是默默的搞事,这家伙就喜欢捣腾傀儡和他的影罗魂杖,对修炼没什么兴趣,要不是松大兴发狠逼迫他一个月必须筑基,这小子估计能磨蹭半年。

卜玉儿离开了。姑娘的爱侣南京林在炼狱之门死去,身体也饱受创伤。她心底始终认为松大兴没收他和南京林的灵珠是灾难的开始,否则她可以筑基而后保护好南京林。这个心结让她恨透了松大兴,并发誓终生不与松大兴合作。

韦心最有意思。

韦心毕竟是大商家的子弟,小子非常清楚一个宗门内务部门的重要性。所以这小子上交一半战利品的时候居然把一半的一半一開,便讓我速速離去,免得他叫來佛祖收拾了我這個妖類。我被他嚇得沒辦法,只能喂了他吃了好些讓人龍精虎猛的藥,最后把他丟進了一家客棧的馬廄里。別的不說,他這吃飯的家伙事和技術那是杠杠的,把人家一匹好好的公馬都給累到了。

而那個道士,倒是沒他這么放縱,每日吃齋修道,勤耕不輟。那架勢一端起來,不是我吹,調查局里那些個名門正派里出來的嫡傳弟子,都沒人家有神仙范。不過可能我這鼻子屬狗的,在他道觀后院的一處地下,聞出了不少時間不同的血腥味。

看著那些累累尸骨,他倒也不狡辯。只說他的嘴皮子沒那和尚那么溜,而且城里的達官貴族都被和尚哄走了,也沒什么多余的錢銀布施給道觀。而修道修道,每日要煉丹吃丹,那花銷何止一個大字。他也是沒辦法,才不得不對前來借宿的旅客下手。要是有別的法子,他絕不至于干出這種有愧三清祖師的事情來。到臨了,他還讓我行個方便,說等他哪天修道有成,煉成了絕世仙丹,一定會留一顆給我,讓我務必放他一馬。”

“最后這兩個不像前面這個八個,富則富矣,其實如無根浮萍,我動了也就動了,也沒什么人會給他們伸張正義。

一個是當時出主意去尋財的,原本是個讀書的,本身腦瓜子就夠使,有了錢之后,也不亂花,而是買了以前買不起的書,結交上了好些光鮮亮麗的讀書人,做了幾篇不錯的文章,落了個不錯的名聲,于是趁勢參加了科舉。

也算他時來運轉,前面的兩場試成績平平,但最后的殿試卻讓他一鳴驚人,得了個探花的名次,后拜在當朝首輔門下,已在翰林院修了幾年書。而且更走運的是,在他前面的狀元是個書呆子,眼里除了書,連人都認不全,而另一個榜眼也是有風骨的,拒絕了首輔的榜下捉婿,所以只要慢慢熬個十幾二十年,他這個探花郎的仕途簡直可以說是青云直上。不知多少人已經看出了苗頭,與之交好,在朝中可以說是朋友遍地。

而另一個則是當年領頭的那個,也是下手殺人的那個。這家伙也是個聰明人。知道讀書的發達之后,便找上了門,拿出當年的事情威脅對方,讓他必須幫自己。而后來呢,又覺得探花郎攫取權勢的速度和謀劃實在太慢,所以準備另辟蹊徑。

這家伙是個心狠手辣的。不光對人,而且對自己也是如此。他居然讓讀書的幫他送進宮做了個太監。不是假太監,而是貨真價實的太監。而且聽讀書的說,就連去勢,也是他自己給自己動的手。

也因為這樣,他把讀書的徹底嚇住了,只能以他馬首是瞻。畢竟聰明人都怕狠人,更可況這家伙明顯是個又聰明又狠的人。而在這兩個人的里應外合之下,這個心狠的也認了當時聲名最炙手可熱的大太監做了干爹。而且他這幸進的路子可比讀書熬資歷快多了。在經過幾次巧合之后,他便成為了皇帝眼中的貼心人,就連寵幸妃子,也是讓他在外面守著。所以只過了兩年,心狠的便徹底爬到了讀書的頭上,還把讀書的吃的死死的。

不過這兩個人并沒有得志便猖狂,而是狡猾的唱起了對手戲。兩個人都因為彼此吃過一頓不輕的板子。所以雙方禮來我往的演戲,在外人看來,那是不死不休的架勢。當時的皇帝與首輔之間正好也在唱對臺戲。這兩個人便成了雙方博弈的馬前卒。可以預計的是,日后能夠掌權的,一定會在這兩個人中選出一個。所有人都堅信這一點。”

这就是他第一眼瞧见她时的模样民惟邦本,本固邦宁。”顷年以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一名魂武境八级的人竟然能逼的魂长境三级的人发不出武技来。”人群中那名年老一点地感叹道。

“哈哈哈。”人群中传出阵阵嘲笑声。

杨啸天收起长剑,挡在胸前,等待着已经发出的“虎啸”光圈,但着“虎啸”因为没有后续的魂力支持,所以威力并不大,杨啸天并没有费多少魂力。

“好厉害的武技啊!”杨啸天露出得意的笑容,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沐熙枫脸色变得狰狞,眼中充满了怒火,心知已经上当,羞愧感充满心头,自己作为一名魂长境三级竟然被一名魂武境八级的人戏弄成这样,岂能忍乎!

于是他集中魂力再次发起武技。只见一股巨大的白光球在他手臂上聚集。

“不好,他是要发起终极武技了,起杀意啦!。”人群中年老的人露出惊讶之色。

杨啸天一惊,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沐熙枫感受着白光球已经到达最合适的时机,准备抬起手臂推出。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住手!”

沐熙枫转过头看去,封峂已经将白萱击倒在地,正用魂力顶住白萱的脑袋。

众人又是一惊,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好厉害!刚才赤尾狐承受了疾风墨猫一腿之后,嘴角溢出鲜血,她也是迅速投入战斗,但是疾风墨猫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再次聚集魂力,发出武技“圣光术”,赤尾狐毫无反击之力。”刚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两个男少年身上,没有注意到这里,人群中一猥琐男激动地解说道。

“枫哥,救我!”白萱眼中流出泪水。

“别动!啸天你过来!”封峂紧扣了一下白萱的脑袋道。

“好,你别伤害她。我让你们走。”沐熙枫紧张的说道。

杨啸天对着表姐封峂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转头对着沐熙枫说道:“你转身向前走一百步,再回头。”

沐熙枫转身走了两步就回头。

“啊”封峂再次一紧手,白萱就发出惨痛声。

“你要是再敢挑战我的极限,我就让你给你心爱的女人收尸。”杨啸天吼道。

“不要!”沐熙枫可是知道这个疯子啊!

“一步”“两步”。。。。。。“一百步”沐熙枫走一步数一步。

<

可想而知,這黑色的氣體噴在人的身上,會形成什么后果!

估計瞬間會被黑色氣體所腐蝕成空氣。

所以江詩韻一邊吹動玉簫,攻擊黑蛟,一邊不斷的挪動身軀,閃躲著對方的攻擊。

黑蛟能夠承受她的攻擊,雖然會受到一些傷害,也發出一聲聲慘烈的嘶吼!

但是江詩韻卻不能承受住黑蛟一擊!

無論是黑蛟的黑色氣體亦或者是被黑蛟抽中身體!

那樣她必死無疑!

“沒有想到天荒秘境的妖獸居然這般強大。”江景心中升起了一絲凝重。

江詩韻可是靈海九重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后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瞳起源

野山黑猪

异瞳起源

相思梓

异瞳起源

云中有仙

异瞳起源

唯刀百辟

异瞳起源

混元剩人2

异瞳起源

覆水倾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