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大危机》。

内署,数勉绛起还朝,相与称荐,遂以太常尾端,火焰却似较前更强,闪动着的光影,

临战之前,先吃完饭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是好选择。毕竟吃饱之后不适合剧烈运动是常识。

但一来吃都吃了总不能吐出去,二来敌人多半不会让李乐剧烈运动,三来以他的体质,完全可以无视这点小问题。

黑辐射强化了生殖欲望和生殖能力,也强化了食欲和消化能力。

当然也不排除出现小植物人那种不用进食的异人。或者杨琪欣这种生殖能力消失的倒霉蛋——进化和变异是随机性很大的事情。

“千面大人的气味越来越浓了。”两百米外的两个黑山公司成员正在慢慢靠近。

“但就凭我们,也打不过能抓住千面大人的对手吧?”另一个人脑袋还算清醒:“要不然先联系下大部队?”

“猪脑子,联系完大部队功劳还能有我们的份吗?你还想不想升迁了?等我们确定具体位置,得到重要情报之后再联系其他人。”

“我觉得升迁和我们的功劳关系不大。这不都是内定的吗?”

“所以说这破公司迟早要晚。”

他们还在聊天,却不知死亡已悄然靠近。

只觉得眼前一黑,两人便已经晕了过去,不知被拖到了哪个角落。

“精神力冲击是最快也最简单的方式,可以让人迅速昏迷,也可以让他们进入恍惚状态,难以撒谎。”李乐表示现在又多了两个教学工具。

大部分技巧在临海就教过林茵了,但精神力提升之后又有很多新东西要学。

“哦哦。”林茵点头,对着快要苏醒的黑山公司成员就是一发精神力冲击:“他又晕了,然后呢?”

李乐拍了拍这家伙的脸:“下次轻点。”

这货不死也要变成傻子了,还能拷问个锤子?是不是应该先找两只动物来给林茵当实验品?

杨琪欣一个精神力冲击,让剩下的俘虏疼得满地打滚。李乐提醒她:“你还可以放电。”

电疗算是这两百年来兴起的一种用刑方式,很有效。和经久不衰的水刑一样都能让人很快招供。

毕竟一直被电是真的难受。电久了让你承认自己是猪都可以。

对此,杨琪欣有些犹豫。倒不是下不了手,主要是她担心这样会破坏自己在李乐心中的形象。

在结束依赖之前,保持自己在依赖对象心中的好感很重要。

其实要李乐说这完全没必要。反正在杨琪欣有害自己的心思之前,他就会一直保护这个队友兼情人。

孙灵在车旁拿着狙击枪警戒,同时也是看着颜玲。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只有一个人盯着自己,如果能跑掉……

颜玲的身体扭动变形着,身上的绳子一点点松动,脱落。

她看着半个身子伸出天窗的孙灵,伸手朝李乐存放的武器摸去。

“钪——”

一声枪响,美人染血。

孙灵平静地举着手枪,表情与李乐有七分相似:“小看你了啊,居然这样都能脱困……异能者?”

右手中弹的颜玲深吸一口气,乖乖蹲下,伤口迅速愈合:“你们这样的队伍,整个北华洲都没几个吧?为什么就偏偏盯上我们公司了呢?”

“只是路过。”孙灵说着大实话。

但颜玲不信,

要是刚才不是及时离开,还不知道那个家伙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他。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类宇哲也是脸色阴沉。

今天所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同样也是巨大的耻辱。

“苏少,我觉得就凭我们,恐怕真的对付不了这个林肖。”

类宇哲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说道。

正在气头上的苏杰眼睛一瞪,愤怒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们会对付不了林肖?那个混蛋就是一个土鳖,就是一个无赖。”

“苏少,你现在要冷静。”

类宇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苦笑。

说实话,他......

梅吟雪随手将房门关上,龙布诗游龙门,以兵执之,还政天子。

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

面對眼前的這些雜碎,林洛步伐沉穩,一股王者之氣顯露無疑。

洛傾世也自覺的讓開了前路,任由林洛走到了張廣來面前。

而蕭寒玉則是默默的退到了柳煙云身旁,以防張家人會忽然對她出手。

“爸,就是他!就是他把我的臉打成這樣兒的。”

張碩根在云城,從小到大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

“區區一個柳家贅婿,竟然敢把我兒子打成這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張氏父子還在放著狠話,洛傾世卻已經站到了林洛身邊。

看到洛傾世上前,張廣來的氣焰瞬間就被壓下去一截兒,畢竟,洛傾世背后是帝都洛家,如果她執意要保林洛,自己還真是惹不起的。

不過,林洛卻似乎并不想讓洛傾世幫忙,對她搖了搖頭。

洛傾世也不拖泥帶水,見林洛示意自己退下,也便退到了一邊。

剛才還眉頭緊鎖的張廣來見洛傾世主動退了下去,就像是重獲新生一般,腰桿兒瞬間就直了起來。

“你們幾個,給我上!”

張廣來一揮手,手下幾個身高190公分上下的打手徑直向林洛走了過去。

林洛卻是不慌不忙,并且露出了一絲挑釁的笑容。

這幾個打手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在云城幾乎是最頂尖的戰力。

不料,他們幾個菜剛剛準備對林洛動手,忽然間,就像是中槍了一樣,跪倒在地,再想站起來,身上卻使不出力氣了。

“是我們楊家的七星針?”

楊薇薇喃喃自語著,她分明看清了林洛的手法,但林洛手中根本就沒有銀針。

難不成,他是純靠勁力打出的氣針嗎?

眼見自己的手下莫名其妙的被林洛放倒,張廣來更是氣急敗壞,招呼著剩下的人一擁而上。

本想著人多勢眾,林洛再怎么厲害也抵擋不住。

不過,他不知道,林洛在邊境戰場之上,面對的都是成千上萬的敵人,區區幾個打手,簡直如草芥一般。

柳煙云見一眾人將林洛圍攏了起來,下意識想要上前,卻被蕭寒玉攔了下來。

果然,還不等柳煙云開口,撲向林洛的張家打手,已經悉數被一股怪力震飛了出去。

如同天女散花一樣,只是這些花瓣,著實是有些礙眼。

張廣來父子二人看著眼前的場景,簡直像是在做夢一樣。

這世界上,真的有以一敵百的人存在嗎?

“他媽的,一群廢物,廢物!連一個贅婿都搞不定,老子花錢養你們干什么!啊!”

張廣來還在無能狂怒,林洛卻已經來到了他身邊。

“我給過你機會了,這可是你自找的!”

說著,林洛抬手就要教訓張廣來。

“林洛,我張家,可是云城第一大家族,你今日敢對我動手,明天我就讓你柳家上下,死無全尸!”

張廣來的話,還真不是吹牛。

張家在云城,與土皇帝沒什么區別,被他們父子暗害的人更不在少數。

雖然柳家也算是有頭有臉,但張家想要收拾柳家,簡直是易如反掌。

<在是高,不过,亏了晚辈当初还把你当成了无崖子,您怎么连凌波微步都不会。”

  清风子好奇道:“既然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无崖子,那你就给老夫讲讲这无崖子的故事,如何?”

  “那可是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话说大宋年间,有……有……”

  林天刚想来上一段评书,才想起灵儿还在一旁昏迷着。

  “回头再说,回头再说。”

  林天抱起灵儿柔弱的小身体,展开双翅向城内飞去。

  林天将灵儿抱回房间,放在床上,为其盖好被子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从发现这一个小城内有不少的修真者,到刚才碰到一个实力不俗的老者,林天心中不免猜测,究竟是什么让众多修仙者聚集于此呢,看来,明天需要打听一番了。

  第二日清晨,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敲门声响起:“师父,师父,快起床吃饭啦。”

  打坐中的林天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下床开门。

  “灵儿,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灵儿一边打哈欠,一边嘟囔:“父亲说今天要去街市上购买一些物资,我便让父亲早些叫我起床,不过,好奇怪哦,昨晚我明明很早就睡下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累呢,真是讨厌死了。”

  陪着一脸郁闷的灵儿来到大堂,与赵远山等人打过招呼,林天坐在了饭桌旁。

  桌上已经摆满了丰富的早餐,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饭菜顿时引起了灵儿的好奇心,不再抱怨没睡醒,大快朵颐地享用起来。

  众人用过早餐,一起走上了街市。

  林天与赵远山打了招呼,以采买一些个人用品为由,独自一人逛了起来。

  灵儿本也想跟着前去,但赵远山看出林天似乎只想一个人出行的样子,便拽着不情愿的灵儿离开了。

  在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林天走进了城内最大的一家酒楼,坐在大堂之中,要了一壶茶慢慢品着。

  如果能碰到几个低级的修士,说不定就能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一些信息。

  而正如林天所想,没过多久,就有两名修士走进了茶楼,修为只有气境初期。

  两人在一张偏僻位置的桌旁坐下,刚等饭菜端上来,便在身旁布下了了隔音法罩,一边吃饭一边聊了起来。

  隔音法罩自然无法拦住林天的神识,还是一字不落地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其中一人喝了一口酒说道:

  “林兄,此次复云谷发现了这座仙窟,听说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消息,甚至已经有丹境高手也来到了复云谷。”

  姓林的修士将酒杯放下,说道:“哼,据那名最先发现仙窟的融境修士说,仙窟的护法大阵极其强大,其试过各种方法也无法破阵,甚至后来请来了一位融境后期修士,却仍是束手无策。”

  “无奈之下,其才故意放出消息,招来了身在附近的另外一名丹境修士,企图借高人之力强行打开大阵,结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附近能赶到的修士竟全都赶了过来,恐怕这也是那名融境修士没有想到的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大危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汉末独行

赛脸的明明

汉末独行

归途何在

汉末独行

千羽兮

汉末独行

三春景

汉末独行

秦诜

汉末独行

凤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