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沟里翻船》。

杨麟也已变色,冷冷道:我们怎着断弦孤灯,眼睛里忽然发出了

七舅舅帶著吳笑天在一條街角巷子找到七舅母的時候,七舅母渾然不覺。

她正蓬頭垢面的混在一群賭徒中大呼小喝賭三公,眼睛里射出嗜賭的瘋狂,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哪里還有以往的溫良淑德的影子。

吳笑天看得心痛。

此時的唐昆也已經睜開了眼睛,他不顧一切的站起了身子,一個轉身,把蘇童摟進了懷中。

凌厲的破空聲從唐昆的耳后傳來,不過他卻毫不在乎,用自己的后背牢牢的擋在了蘇童的身前。

極度的悲傷已讓他不......

铁心兰咬了咬嘴唇,垂首道:在了洞房。这帐篷是新搭起来的,

在一众迷失者的围观下,青铜巨蟹被反坦克炮击碎。

军车打着探照灯,在火焰中来到孙灵和武子奇面前——而李乐已经跑没了。

“武中校,孙警长。”陈峰陈组长从军车上跳下来,“情况如何?里面还有多少怪物?”

“拜某人所赐,情况还可以。但浪费了不少子弹。”武子奇阴阳怪气地说,当然,他并非在讽刺孙灵,而是在发泄自己对李乐的不满。

孙灵虽然也对李乐坑爹的行为有点不爽,但她更清楚,如果没有李乐,活下来的人肯定比现在少。

“两位把知道的情报汇总一下。我马上叫人来抢修电力,诸位尽快恢复警务系统的工作。”陈峰没有在意武子奇的牢骚,以上位者的姿势下令。

“不,放弃这里。”孙灵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疏散人群,然后隔离街道。”

她记得李乐回答的第三个问题。

阻止扩散的方法就和普通的预防传染病没区别,人人都知道。

但李乐说那是废话却不只这个意思。

陈组长拿官腔打发她:“孙警官的意思我们会参考的,但还请两位先去休息吧。”

孙灵盯着这个中年男人看了一会,“好。”

旁边的武子奇小声跟她吐槽:“你也看这家伙不顺眼对吧?好多人都讨厌他的……”

“我能听见。”陈峰拿着份文件一边签字一边说。

“你看,多讨厌。”武子奇撇嘴。反正已经得罪了那不如多说两句,陈峰还能因为这个把他干掉咋滴?

军队中忽然发生一阵骚乱。

几只突然复活在火焰中的迷失者成功同化数位士兵,然后被枪林弹雨覆盖,迅速消失。

对此,陈峰只是让人将一切记录好,但并没有对伤亡做出任何评价。

反正他一个异常事务局的,又不用对部队伤亡负责。在场最高军衔是武子奇,除此之外还有个孙家嫡系的营长。

总之,不管死多少人都和陈峰无关,他是负责管理精神力者和收集情报的。

李乐开着不知从哪个角落整来的车,向自己和林茵租下的房子开去,顺便半路还接了个电话。

“嗯?卫生巾……好吧,我给你带,要多少?”李乐叹气。他发现自己的储备对男性来说是一应俱全,但缺了些女性的必备品。话说末世中和古代人究竟是这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然后李乐露出疑惑的表情:女性对卫生巾的需求量这么大吗?一开口就是几十袋,真的能用完?

身为不懂女人的直男,他显然不知道啥叫日用夜用,也根本不知道女性来一次月经要用多少姨妈巾。当然,坦白说作者也不清楚,只知道很多。

末世之后这玩意和安全套也属于奢饰品了。

这都半夜十二点多了,但没有被灾难覆盖的超市依然在营业。在售货员诧异的眼神中,李乐拎着棒棒糖和卫生巾离开,还顺手在玩具区买了几副牌。

也只有在末日之前才能买到这么全的东西了。三天后剪卡纸做的扑克牌都会被当成宝。

此时的互联网上各种消息乱传,信息管制都有点压不住。然而真心相信末世将近的

場中不少人都暗暗點頭,都被唐世建的話所打動。

甚至有些原本不支持重新劃分天陽公司股權的董事,也保持了沉默。

唐芊芊的小拳頭握緊又松開,松開又握緊,反復幾次,最終卻只能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她不是不同意重新劃分天陽公司的股權。

只是辛苦發展起來的公司,現在就要劃分股權,她有些接受不了。

畢竟集團的董事,是有權利對集團未來的重大發展,或者變革,參與決策的。

就好比自己親手帶大是孩子,剛學會賺錢了,就馬上蹦出來一群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沟里翻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怎么失忆了

莲娘子

我怎么失忆了

夏天的肥宅

我怎么失忆了

白医药

我怎么失忆了

一叶知山

我怎么失忆了

小二发

我怎么失忆了

胖乎乎的河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