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有准备》。

马走得很平静,也很快,;(取材于《传习录・黄

   就在天谕刚走下擂台的时候,天美的哥哥天庆就档在了天谕的身前,目光凌厉的盯着天谕,沉声道:“小子,你真他妈的有种,敢如此的对待我妹妹。”

  “只是给她一个教训而已,不要以为出身比别人好,就傲娇的不行。今天幸亏是败在我手里,否则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了。闪开!”

  天谕目光平淡的看了眼满脸愤怒的天庆,冷笑一声,直接离开了比武场,来到了管事面前。

  在天谕看来,和他说话只是浪费口舌,因为他最看不惯像天庆这样仗着家族的势力随意欺负人的纨绔子弟。

  擂台下,天庆和天美兄妹聚集在一起,现在天美的眼睛还略微有些红肿。

  “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天美眼中充满了熊熊怒火,对这天庆恨声说道。

  看着天美那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以及脸上那已经干枯的两道泪痕,天庆眼中也忍不住的浮现一丝极度的愤怒,语气坚定的道:“妹妹,你放心吧,就算受到长老的处罚,二哥也一定会帮你好好的教训一下他的。”

  “哼,这个猖狂的小子,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妹妹,真是不想活了,妹妹,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那个小子以后在天家大院将会过的非常痛苦,”天庆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神色。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天庆非常的关心,天谕如此欺负他们的妹妹,已经让他们两人对天谕是恨之入骨了。

  越想越气,天庆直接站起来,走到天谕面前,说道,“天谕,敢不敢与我在擂台上打一架。”

  “胡闹!天庆,你今年20了,而天谕才十五,况且天谕只是刚刚成年而已。怎么可能与你打一架。”管事制止道。

  “呵呵,你确定要打一架吗?对你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天谕笑着说道。

  “哼!不要耍嘴皮子功夫,我在擂台上等你。”天庆说完,就大步朝擂台走去。

  “管事!您老人家给当个裁判,”没等管事说话,很快,天谕和天庆两人就出现在擂台上了。

  “怎么回事!不是只有今年刚成年的小辈才能参加比试吗?怎么天庆要和天谕比试呢?”

  “你没看出来吗?天庆是气不过,要给自己的妹妹报仇呢?”

  站台上炸开了锅,人群议论纷纷,以至于其他擂台上的比试都没有人看了。

  “家主,我孙儿天庆简直胡闹,我这就去制止!”大长老天狮说道。

  “不必,小辈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这些老人就不要参与了。”天元风异常镇静,因为他知道,一个区区天庆还奈何不了天谕,他也乐的看天谕打败天庆,树立威信。

  在天元风的示意下,管事敲响了天谕与天庆比试的钟声。

  嗖!

  比试刚开始,天庆的身形就猛然前冲,向着天谕快速的冲去,直接一拳向着天谕打去,速度之快,力度之强,显然是要在第一回合就把天谕打趴下。

  “呵呵!”

  天谕微微一笑,就这种力度还不足以让他害怕。只见天谕身法灵巧的躲过了天庆的攻击,一个回旋,眨眼间便出现在天庆的身后,同样击出一拳向着天庆打去,速度非常的快。

  “碰!”

  在天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谕的拳头就已经狠狠的打在天庆的背上,而从拳头上传来的强大冲击力使天庆脚步一个踉跄,向前跌打了几步,差一点就站立不稳而扑到在地上。

  一拳击出,天谕动作没有丝毫停留,双脚连连踏步,快速的来到天庆的身前,在他还未来得及站起来时,直接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屁股上。顿时,天庆原本就还没有站稳的身躯再也控制不住了,身子一个前扑,飞跃了将近两米远的距离直接扑在地上,但停下来时,天庆已经来到擂台的边沿了,并且小半个身子已经在擂台的外面了。

  看到这一幕,关注天谕这一擂台的长老和弟子纷纷发出惊呼,他们谁也没想到,交手仅仅一回合,就已经快要分出胜负了,而且更让众人感到不可置信的是,拥有九星武者的天庆居然会被一个他们都看不起的天谕如此轻易的打败。

  看着小半个身子已经掉出擂台的天庆,擂台下面的天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哎,哥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这也真是,他可千万也别输到那个小子手里了。”天美愤愤的跺了跺脚,皱着眉头一脸焦急的自语道,看向天庆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主席台

要知道那時候,鐘樓剛開始學習煉丹術的理論知識都用了三月之多,又一次刷新了他對眼前這徒弟的看法,就差實踐證明了。

而何蕭然在這段時間經過何墨的指導下,也是順利突破到武者中期了。

林蓮華也是在這期間比以往更勤奮的修煉,只因他知道,總有一天,楊風會去為自己的親人向強大的萬鬼宗報仇的,自己也打從心底的想讓自己變強大,以至于有能力幫助楊風。

林霸天也是好奇自己這寶貝女兒,怎么突然間就這么勤奮,執意要自己天天指導修煉,不管怎么樣,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這樣,心里也是很欣慰的。

“楊風,今日,為師就開始教你煉丹了,在煉丹的過程中,一定要心無旁騖,專心專注,這樣才能更好的學會煉丹術。”鐘樓嚴肅的開口道。

楊風堅定認真回答道:“明白,師傅,我會記住的。”

隨后鐘樓拿出一個中階品質的墨綠色丹爐。

“好,現在為師先給你示范一次,認真看好了。”

鐘樓看著面前的丹爐說道。

楊風看著鐘樓用火筒把丹爐里的特殊燃料點燃,這種特殊燃料是一些木材經過特殊的加工制造而成,上萬斤的木材也只能制作出一斤,名為“火炭”的特殊燃料。

一般火炭是用于特殊的用途以及煉丹,但更多的是用于煉丹,因為這種火炭價格比較昂貴,燃燒起來無煙無味,而且耐燃,拇指大的火炭就能燃燒一整天,但需要有一個條件,就是需要有人牽引靈氣助燃。

所以一般煉丹師都是需要有極好的靈力掌控才可以,畢竟只要稍微不注意,火焰的強度掌控不好,煉丹就會失敗。

接著一株株藥草被盤坐在丹爐前的鐘樓熟練有序的放進丹爐里,對于煉制一品丹藥小還丹,鐘樓是最熟悉不過了,因為平時煉制的數量也是最多,所以成功率基本上是百分百的。

十多味藥草被放進丹爐里,鐘樓利用靈力穩健的掌控火焰。

因為是要演練一遍給自己的徒弟觀看,所以鐘樓是放慢了速度。

不到半刻鐘,楊風看到丹爐中一枚丹藥的雛形已經出現,隨后一股丹香也是撲鼻而來,第一次觀看煉丹,也是比較激動的。

半刻鐘的時間,楊風看到丹爐中的丹已慢慢成型,應該是準備出丹了,一臉的期待。

鐘樓醞釀靈氣,右手雙指一揮起,爐中丹藥飛起,隨即落入了手中。

手中的丹藥遞給了楊風,而楊風也是仔細的觀察丹藥,發現同樣是小還丹,但似乎師傅煉制的跟自己儲物靈戒里面的有點不一樣。

“此小還丹已煉成,也屬于是最簡單的一種丹藥,所需的藥草也不多,但引用靈氣控制火焰的強度尤其重要,接下來你來煉制一遍。”鐘樓看著一直在研究小還丹的楊風說道。

“師傅,我都記住步驟了,可是我有一個疑問,為什么你煉制的小還丹跟我儲物靈戒里面的小還丹有點不一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楊風拿出儲物靈戒里面的小還丹遞向鐘樓。

鐘樓一看,也是有點驚訝。

“這個小還丹應該是出自于擁有真火的煉丹師,只有擁有真火的煉丹師才能煉制出珍稀品質的丹藥,雖然同樣是小還丹,但服用珍稀品質的小還丹產生的藥效,起碼是為師煉制的這枚小還丹高出五成藥效,而且商品賣出的價格也是成倍增長的。”鐘樓詳細的解釋道。

楊風也是聽的耳目一新,很認真的聽著鐘樓說的話。

“據說這個世界上有幾個層次的火焰,其中有世間普遍存在的火焰,大多用作平常生活所用,還有為師所使用的火炭制造出的特殊火焰,一般是用于煉丹師煉丹使用,或者是煉器師使用較多。”既然說到這些,鐘樓也是打算把自己的閱歷也一并給楊風講解。

“世間還出現真火、靈火這兩種特殊存在的火焰,能夠讓修煉之人融合在身體里,可以隨意操控,還有一種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神火,因為至今沒有人得到過。得到真火可以說是如虎添翼,而為師的師傅就是擁有真火的煉丹師,煉丹速度以及丹藥的品質也是會上升的,如今也是個三品巔峰煉丹師的存在,應該不久的將來也是會突破四品煉丹師的層次,”鐘樓也是一臉崇拜的說道,對自己的師傅也是有著一股感激之情。

聽完鐘樓所說的一番話,楊風也是對煉丹師了解的更多,也知道了世間更多的東西,若哪天自己也得到真火,那說不定自己也是可以成為一個厲害的煉丹師。

但这其中亦有缘故。原来夏芸被闻于道,其学能尔乎!有士如此

叶风流愤怒的接着道:“为了一己私利枉顾全人类的安危。在铸成大错之后依旧一意孤行。”

  “在被更强大的势力追杀得如过街老鼠时,竟然还能用高高在上的心态来玩弄阴谋欺凌弱小,看来权力和欲望已经让你们变得愚蠢并失去理智了。”

  “住嘴。”迈克将军表情扭曲着怒喝道:“你一个佣兵懂得什么?”

  “只要能破解了虫族的生命科技。人类进化就能得到飞跃式的发展,只要能够获得成功,所有代价都是值得的。”

  “那你成功了吗?”叶风流嗤笑,“用全人类的命运作为赌注,只是为了人类的进化吗?”

  “仅靠一颗小小的虫卵能够支持几个人的进化?也对,也许在你的眼中,只要你自己和自己的血脉能够进化就够了。”

  迈克面容极度扭曲,“拥有最优秀基因的人,才有资格参与计划,这样才是确保人类进化的最佳方案。”

  “我没你说的那样自私,在座的这些都是已经注射过基因改良试剂的人类精英,有了我们,人类以后必将变得更加强大。”

  听到这里,参加婚礼的众多嘉宾们脸上已经从惊异不定变成了暗露喜色。

  叶风流看见在座众人的表现内心万分失望,“这些人就是你说的人类精英?那些还在方舟里的幸存者们又是什么?炮灰吗?”

  “对了,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想到了解决这次虫族危机的办法了。”

  “让我来猜猜,难不成你是想用方舟和那些幸存者来做诱饵?然后再让李伯伦来背这个黑锅,欺骗那些可怜的士兵?”

  “你很聪明,”帕德副主席胖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如果你能够放弃对我们的成见,我可以承诺既往不咎并让你加入我们。”

  帕德用充满诱惑的语气继续道:“注射过这种虫卵提炼基因试剂后,不仅能大大的延长寿命,还有可能会得到一种奇妙的能力。”

  “这种能力会因人而异,但这正是最奇秒的地方,不是吗?至于李伯伦和其他人?人类的进步总是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的,历史会记住他们的奉献。”

  帕德的话其实水分还是很大的,注射过基因试剂的人里其实绝大部分只是增强了些体质,只有极少部分产生了变异,而且还是失败的变异,变成了各种古怪的虫子,被悄悄处理了。

  叶风流装出一副有些心动的样子,“能延长生命,产生因人而异的异能,这的确代表了更多的进化方向与更大的进化空间,听起来真的不错。可是,当虫族大部队到来时还不是都会变成一场空?”

  “我的确已经有了万无一失的应对方案。”迈克将军见叶风流意动连忙趁热打铁道:“就像你说的,方舟的确是诱饵,我已经计算出了虫族大部队的行进速度,它们还有27天才能通过迭迁追到这里。”

  “到达后的虫族女皇一定会第一时间前往方舟所在,因为我在方舟上留下了能够模拟虫卵信号频率的发射器,再加上那些幸存者的鲜活血肉,这些就足够了。”

  “到那时,我只要引爆方舟的反物质反应炉,一切的威胁就将会彻底消失在宇宙中。进化后的新人类将在潘多拉星重新繁衍崛起。”

  “方舟上的幸存者们以及士兵们听到你的这些话,一定会非常失望吧。”叶风流一脸同情,“好吧。我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可我的选择是NO。我可不想被那些幸存者和士兵们撕成碎片!”

  “不可能,直播早就关闭了,这间礼堂内的信号也早已屏蔽。我们在这里说的话外面不会有人知道……”帕德笑着想要继续劝说,可是说到最后脸色却突然变得惨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猜得没错,直播还在继续,你想看看那些幸存者对你们这番言论的评价吗?”叶风流露出邪气的笑容,对着一直垂头不语已经被人遗忘的朱宏宝打了个响指。

  “终于该主角上场了吗?”朱宏宝闻声一脸兴奋的点了一下手中的微型终端。

这个设备叶风流曾见朱宏宝在“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剧情世界用过,不过现在造型更加轻巧了,显然也是升过级的。

  随着朱宏宝的轻轻一点,原会议室的投影屏上突然出现了方舟内部和基地里士兵们的画面:

  “原来人类悲惨的现状竟然是他们造成的……”

  “天啊,我看见了什么?他们一直在欺骗我们,原来李伯伦主席说的才是对的,帕德和迈克才是人类真正的叛徒……”

  “该死,他们竟然把我们当成了炮灰……”

  “杀了他们,这些可恶的骗子……”

  ……

  看着屏幕里愤怒而疯狂的士兵和民众,会议室里的人们立刻炸开了锅。

  疯狂乱跑试图撞开会议室门逃跑的人有之,痛哭流涕者有之,更有几个军官目光不善的向帕德和麦克围去,意图不言而明。

  “这不可能!”帕德浑身颤抖着看向朱宏宝,“你给我们看的都是假的。”

  “没什么不可能。”朱宏宝露出肉痛的表情,“我可是破费了两千点才增加了这个通讯频道,采用的是利德斯特人的量子通讯技术。”

  “还有,别

时隔多年,自己的亲传弟子,已成了师兄钟赤尘的乘龙快婿。

眼看着恐绝之地,排名第四的封号幽鬼,谄媚地和楚尧说话,言辞之中流露出来的敬意,虞渊就知道现今的楚尧,定然成了药神宗炙手可热的人物。

这趟,从乾玄大陆的青鸾城,以阵法直达寂灭大陆,他就想到可能会碰见熟人。

修行者,一旦冲击到破玄境,生命磁场就会产生巨变,能拥有颇为悠久的寿龄。

三百年,对凡人遥不可及,但对师兄钟赤尘,罗玥,还有楚尧一类早早踏入修行路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有准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煮鹿

花轻舞

煮鹿

笨太子

煮鹿

冯蔓

煮鹿

迟昼夜明

煮鹿

时光沙

煮鹿

见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