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星知道自己被骗》。

这句话说出来,群豪又不禁耸然动容,两百个人加在一起,那力黑衣人看着刀锋上最后一滴鲜血滴下去,才抬起头,道:你我杀

關萍站在徐小星身邊,冷靜地將所有想對主人開槍的家伙通通擊殺。然后將目光放在高樓之上。

和她對視一眼的張海趕緊縮回腦袋。

然而現在縮回腦袋可能有點太晚。關萍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隱患。

幾分鐘后,張海被五花大綁,帶到徐小星面前。

“大哥我就看個熱鬧!沒別的意思!”張海現在有點慌,“我只是路過,路過!”

徐小星沒看他,轉頭問手下:“劉哲的尸體找到了嗎?”

手下搖頭:“暫時沒發現。”

“艸,別又是讓這家伙跑掉了!”徐小星罵街。在末世的戰斗中補刀是門藝術,你看從白大褂食腦者,到周北,再到這個劉哲。一個個打未必有多能打,但跑是真的能跑。

還在掙扎求饒的張海終于引起徐小星的注意:“你在想辦法弄斷繩子?”

“我……”被揭穿了的張海頓時傻眼,不知道該說啥。

“放了他吧。”徐小星讓手下給他松綁:“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是干什么的?有沒有興趣來跟我干?”

長街上,被集中起來的尸體于火焰中緩緩變為灰燼。

張海面對徐小星的第一次招攬,選擇拒絕。然而徐小星卻沒有為難他,確認對方來路后就將之放走。

這只是個小人物,不必太過在意。

當然,徐小星會主動招募他,也說明張海是個有潛力的人,只是潛力并不等于實力。更沒必要得不到就殺掉。

基地中,工作到很晚的吳輝看著半夜才回來的兒子,朝他招了招手。

吳德才有點虛,“爸,什么事啊?”

“你今天去找郭教官了?”吳輝揉了揉疲憊的眼睛,如果他用精神結晶的話應該可以精神點吧?不過聽說恢復精神力是靠睡覺,自己一個常年睡眠不足的人用了也浪費。

“就是聯系一下感情……”吳德才話還沒說完就被吳輝扇了一巴掌。

“聯絡感情?你忽悠你爹呢?”吳輝用力一敲桌子:“我為了增加考核設施公信力費了多少心思!給你這么一搞全特么敗壞了!”

吳德才捂著臉,整個面部開始通紅:“我,我……”

看著兒子的這種草包樣,吳輝嘆了口氣,想起自己死去的妻子。最后什么也沒說,只是讓他滾蛋,下不為例。

幸好郭懷憂把事情處理得相當不錯,不然吳輝辛辛苦苦建立的戰斗力考級制度真可能會變成一個笑話。你要是給李樂評個二三級,他不高興把所有考核人員和基地的五級戰斗序列打一頓,以后誰還相信這個考核的準確度和公平性?

人家和你說過幾句話嗎你就想著報復人家?這不是末世前!你爹哪怕成為基地行政最高長官也有很多人得罪不起。就算能得罪也沒那個必要得罪。

政治是把朋友變多,敵人變少的藝術。不是像你這樣無緣無故樹敵!

“唉,就他這個熊樣。老孫多半不會同意……”吳輝嘆氣:“也罷,我們的關系暫時不需要用聯姻來穩固。看接下來有沒有機會吧。”

至少吳德才長得還行,說不定靈靈就能看上他呢?

“啊——”來到基地后的第三天中午,林茵起床。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可樂,坐到餐桌邊和李樂一起吃午飯。

別的不說其实无非也就是足够的克制自己。

而且说句风凉话,如果他的那些名义上的“师兄弟”们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无畏”,也就不会落个早早去世的下场了。

鼠一对于自己现在的要求很简单。

既然要彻底脱离修行界,那么无论是该知道的还是不该知道的都别去知道的最好。

人知道的信息或者接触的事物多了,往往就不容易变得那么胆小了。

就像自己,装聋作哑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要为个朋友做一些不想也不喜欢做的事?

吃完了糖,少女双手拉住两根蛛丝,身体后仰,摇晃着双腿,然后用一种鼠一分不清悲喜的声音说道:“他们是怎么死的?要是死的不值,我可以去替他们报个仇什么的。”

鼠一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我觉得他们死的不值。但他们也许会觉得自己死的值。”

“这样啊……”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那就是他们死的值喽?”

鼠一理解少女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他们的生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价值,而不该由他这个外人来评价。

他理解这个说法,但并不认同,所以只是应付性地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其实死得值不值这种事,还真不该由外人来判定的,也不该由死者自己来判定。

能评断这种价值的,唯有时间。

在时间的延长线上,所有的价值都会显露出其装扮下的真实面目。

所以他才会选择活下来。

活得越久,他看到的东西就越多。他才能知道自己曾经坚持的那些东西,到底对不对。

“那你说说为什么你又觉得他们死的不值?”

“因为我觉得他们看到的想到的东西都受到了某个人的干扰,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纯粹。更准确的说,他们是被某个人利用了。这个人利用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给他们画了一张漂亮的蓝图,让他们出力。表面上看来,是这个人与他们一起为着同一个目标在奋斗。但这个人其实一直别有用心,一直利用他们完成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我听得没错的话,这些话都只是你的猜测吧。还是你能拿出某些证据?”

鼠一低下了头。

他其实是一个不喜欢低头的人。因为低头就意味着他不能及时准确的观察到周围的情况,不能及时地感知到周围的危险。还容易让周围的人轻视他。这就容易让他身处险境。

而他很不喜欢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这个少女,他显得极为随意,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改变了养成多年的习惯。

“这个人做事很小心,也很隐蔽,我找不到任何破绽。如果我能找到任何一点捕风捉影的证据,我都可以去和那些……师兄弟们说。但我没能找到。”

少女往前荡了一点,摸了下鼠一的头,笑着说道:“没能找到,而不是没去找。这已经很好了。”

“可是,如果我能做的更好一点。他们也许就能活下来一些。如果是这样,也许现在的局面就更乐观。而不是像现在,完全落入了那个人的掌控。”

“听起来,你这些年过的似乎也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好。”

大树上的侏儒一看,不但没有吃惊,反而开心的笑起来,“哈哈,妹子,我就说你一个人搞不定吧,看看,看看!”

哗啦一声,就在曹晴明眼前,地皮隆起一块。曹晴明拔刀在手,还没出手,就听见身边的王莽一声怒吼:“娘娘个脚,没完没了是吗?”随着他的话音,只见他手里的黄土锤忽然间一大,竟然变作一张黄色的金属皮,悄然落地,而恰在这时,一个头颅从地面冒出,咣当一声撞了一个真切。

“画地成钢,收!”王莽一点黄土锤,,只见这金属皮忽然如流水一般渗入地面,片刻冒出来,里面包裹着另一位侏儒。

“傻佬叉,放了我的哥哥!”空中,那个五颜六色的侏儒喊了一声,从树杈跳将下来,三丈多高的空间,他的红披风飞起,看着拉风无比,然而曹晴明心里担忧,这个小屁孩一般的小人,待会儿不会狗吃屎吧!

眼看着这个侏儒即将落地,刷的一声,一根粗大树根出现在他的脚下。接着,一旁的大树上,身影一闪,走出来一位头发爆炸,满脸黑乎乎,穿着一身熏黑的五彩衣服的侏儒。

“哥哥,我要那个放火的做我的压寨夫人!”那人一出现。立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开了。

“嗯,看我的!”这个红披风侏儒扬了扬头回答道。

“对面三个你们听好了,我们三个就是灵木谷三侠,未来的灵木谷主人。看你们有几分本事,那个放火的,你如果愿意嫁给我妹子波澜哈浪,我可以既往不咎,那个抓着我大哥的,识趣赶紧将我大哥放了,要不然,哼哼,我将使出鱼死网破之术,那个时候,你们一个也逃不了,只能做花肥!”

“老大,他们这是威胁吗?”胖子说道,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把李真腰间的华丽长剑拔了出来,对准了黄土锤里的那个昏迷侏儒。“你来,你来,看你鱼死网破厉害还是我的剑快?”说完就准备挺剑就刺。

“二哥,大哥又被抓了?”那个侏儒女子一声惊叹,随即补充道:“他每次都给人抓住。要不就让人把他杀了算了,这样以后也没有人和我们抢烧鸡吃了!”

“对对,对面胖子,你赶紧下手,赶紧下手!”王莽愣住了。

曹晴明哼哼两声,走上前抢过长剑,一剑捅进去,因为黄土锤将那个侏儒包裹着,侏儒本身昏迷,根本不能出来,外面的剑却可以进去。曹晴明一剑直接扎在侏儒大腿上,那个侏儒浑身一阵颤抖,人醒了过来,随即看见自己冒血的大腿,又晕了过去。

“黄土锁链!”王莽念动咒语,黄土锤瞬间化作一条锁链,将那个侏儒捆的结结实实。

“啊!”“呀!”两声惊叫响起。

曹晴明不管不顾,挥舞长剑,直接砍向捆绑着的侏儒胳膊。

“住手!”穿着红披风的侏儒忍不住了,高声喊道。

曹晴明的剑落下去,在这个侏儒胳膊上划过一道伤口。侏儒再次疼得醒了过来。“人在我手上,说吧,你们出什么价钱?”曹晴明把长剑一横,架在了醒过来侏儒的脖子上,“价钱好了一切可以商量,价钱谈不拢,送你一个人头,省的和你竞争谷主了!”

“扎不胡,我是你哥,哈浪,哈浪,疼死我了!”这个侏儒倒是会配合,一看到眼前寒光四射的长剑,马上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唉,我很重要的。不,不,帅哥,手下留情,有没有金疮药膏什么的,先给一点止止血,再这样继续下去,我怕人质会死!”扭过头,侏儒又喊起来。

“你很重要,刚才好像他还说你费粮食,偷他们的烤鸡?”李真在一旁充满怀疑的问道。

“我,我,我!”这个侏儒连着说了三个我字,忽然间流下泪来,“好啊,扎不胡,哈浪,你们这么说你们的亲哥哥,枉我小时候给你们换尿布,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们,偷圣桃,自己一个没吃着,你们吃了,个个挨打……”

“小心!”郭琪的声音传来。

“书中布袋!”忽然间扎不胡一声高喊,在三人的头顶,凭空出现了三个黑乎乎的大口,这大口一出现,就对着三人吞噬下来。

“金刚护体!”李真直接对着自己拍了一张符箓。

“堆土手!”王莽一点黄土锤化作的铁链,一段铁链飞起来,在他的头顶化作一只手掌,他直接躲在了手掌下。

曹晴明看也不看头上大口,一剑划在侏儒脖子上,鲜血飙了出来。

大口吞了李真,化作一个悬空袋子,和困住郭琪他们的一模一样。冲向胖子的大口被黄土锤的大手撑住,可是大手在不断的吱吱作响。黑色大口已经到了曹晴明头顶,他手上使力,大口停了下来。

<

386 火山冒險,失蹤的隊員!

清澈的河面瞬間被染成了一片漆黑,但激流不斷洗刷著河面上的漆黑,將那群撲進河流的狂蜘蛛不斷沖向下流,直至將整個下流完全變成漆黑的顏色。

烈焰熄滅,魁梧大漢早已經消失在了狂蜘蛛群的涌動下。

魁梧大漢的攻擊非常犀利,帶走了無數狂蜘蛛的生命,將他們全部燒成了渣渣。

但這些死傷,對于這龐大的狂蜘蛛群來說,真的猶如杯水車薪般的損失,狂蜘蛛群就這樣前仆后繼的撲進了河流,隨后被河流給沖走......

犯帝,志以身鄣之,帝便得免。矢中志目税愆期。旧制六月开仓,臣令先一月许所我们虽然哭着来到世上,但应该住这一点。然后他就整肃衣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星知道自己被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战天战地战红颜

四季如东

战天战地战红颜

狐尾的笔

战天战地战红颜

贫道钱途无量

战天战地战红颜

草莓味的月光

战天战地战红颜

失落叶

战天战地战红颜

冷月梦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