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河拆桥》。

突然鬼堂动了,他的身影渐渐模糊,是残影,鬼堂也做出了类似鬼影步的动作,不过不同的是,他没有走诡异的步伐,而是绕着黑樵高速地移动起来,绕着他围成一个圆圈不断地打转。

周围被他带起一股劲风,让场中央像是刮起,看了看張云集的背影,眾人心生感慨。從蛇頭脫險到乘坐蛇車,短短一天經歷的大起大落,人生的際遇有時候就這么神奇。

這個少年人真是越發的神秘起來了。

那個村子是叫什么來著,對。‘永樂村’怎么聽著不像是正經村子呢?

百里长青道:哦?伍先生道:他笑意,忽然放开手,板着脸道;

被高天這么一提醒,李誠濡才反應過來,特么被人耍了。

國母故居,別說往賣外,你不買門票連進門的資格都沒有,這可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李誠濡當即怒氣勃發,蹬蹬兩個大步奔著旁邊的小賣部就過去了,跟小賣部的大爺招呼了聲,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就撥號,接通后立馬怒吼道:“悶三兒,我操你大爺的!你敢耍老子!”

電話那頭的悶三兒一下就懵了,“你誰啊?特么嘴巴放干凈點兒!跟誰稱老子呢?”

“我是誰?我是你大爺!狗日的,前兩天你不是跟我說,后海北沿46號院想往外賣么,我特么今兒帶人來看了,結果鬧了個大紅臉,這才知道,這地兒特么是國母故居!孫賊,你怎么說?”李誠濡越想越憋屈,有點掛不住臉了,污言穢語不要錢似的一股腦全砸悶三兒頭上了。

“啊,是誠濡大哥啊,抱歉抱歉,誤會誤會。”悶三兒一疊聲的解釋道:“您聽我說,我跟您說的不是46號院,是36號院,這事兒真不怪我,是您自己聽岔劈了。”

“甭跟我整這些幺蛾子,你特么現在趕緊滾過來負荊請罪還有得救,二十分鐘內爺看不見你人,孫賊,今后您別在什剎海這帶混了!”李誠濡說完,根本不給悶三兒拒絕的機會,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丟下兩毛錢,李誠濡臊眉耷眼走回來,拍著腦門兒對高天說道:“舅舅今兒丟人丟大發了。”

高天哈哈大笑起來,安慰他道:“沒關系,誰還沒個丟人現眼的時候啊,您甭放心上,多上幾次當,習慣了就好了。”

李誠濡被他氣笑了,“嘿,你個小子誠心看我笑話是吧?你這事兒我還真就不管了,回見吧您吶。”

見他抬腿要走,高天連忙一把拉住了他,嘻嘻笑道:“這不是跟您開個玩笑么,咋還當真了呢。得,我錯了還不成,您消消氣,要不我給您買條好煙去去火。”

李誠濡也是跟高天逗咳嗽,一看高天主動認慫了,老李哈哈大笑,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你誠濡舅舅還缺你一條煙抽?看不起誰呢這是?等著吧,悶三兒那小子一會兒就到。

對了,那家伙是個房蟲,路子挺野,我那套四合院就是他穿針引線幫著給拿下來的,不過那小子很精明,心黑著呢,是個看人下菜碟的主兒,待會兒你跟他聊的時候多長個心眼兒,別人家說啥就是個啥。”

高天點頭道:“明白,往死了砍價唄,我懂。”

李誠濡滿意地點點頭。

不到二十分鐘,一輛老款豐田佳美開了過來,停在了46號院門口。

一個身形消瘦,尖嘴猴腮的家伙從車上走下來,他跺了跺腳,搓著手走到幾人跟前,先滿臉掛笑跟李誠濡打著招呼:“誠濡大哥久等久等,這大冷天兒的,您來前兒倒是打聲招呼啊,我也好給您預備個暖爐不是?”

李誠濡斜楞著眼珠子望了下尖嘴猴腮,開口就直接罵大街:“孫賊,你今兒讓你大爺丟大人了知道嗎?甭跟爺玩兒這套哩格兒楞,實話告訴你,我外甥今兒打算弄套豪宅,我就把他帶過來了,好嘛,他要是不提我還真不知道這套宅子的來歷呢,蒙了你大爺,你說,這事兒你打算咋補償吧?”

悶三兒也知道他今兒把李誠濡得罪的不輕,所謂后海北沿46號院,就是他們這些房蟲拿出來忽悠不懂行的人的噱頭,只要把人給忽悠過來了,46號院不賣,不還有其他院子嘛。

他知道老李肯定不清楚這套院子的來歷,沒成想人家身邊站著高人,都沒進院兒,就把這套院子的歷史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聽完李誠濡的話,悶三兒尷尬的不行,連連沖李誠濡拱手作揖說道:“哥哥別生氣,兄弟不對,嘴上沒把門兒的,給您賠禮了。那啥,46號院確實是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不對外出售,不過沒關系,咱往里走,里面還有幾套好宅子,您外甥只要看中了,價錢好說,絕對讓您滿意。”

李誠濡這才點了頭,沖高天一努嘴,邊走邊給幾個人做著介紹:“悶三兒,這地界有名的房蟲。三兒,這是我外甥高天,那位爺是我兄弟陳志平,那女士……小天兒,你來介紹吧,我跟這位女士還真不熟。”

高天先對悶三兒點點頭,然后笑著說道:“我們公司的財務經理趙美華。”

悶三兒立馬點頭哈腰道:“高總好,陳總好,趙經理好。”

說著,掏出一沓片子挨個發了張,連連說道請多關照,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樣。

高天清楚,類似于悶三兒這種人,有他們像你們一樣。”仲孫玄娜輕輕說道。

“好,玄娜,你放心,他們事情交給我來辦,我會讓他們也出人頭地的。”傲天斬釘切鐵道,自從他有意收服韓羽后,就有打算把這些小孩交給韓羽訓練成精明的情報人員,“不過,玄娜,玄武,你兩姐弟有什么打算?”

“我們---我們----”仲孫玄娜有點羞澀想說,但沒有說出來,只是流露出羨慕的眼神看著傲天他們。

“玄娜,你們不用擔心,我來想辦法。”一直沒有說話的紅焰在看懂了玄娜的眼神后,接過話頭。

“紅焰,可是學院報名已經結束了。”銀衣冷靜的說道。

“沒關系,我去找我老師想想辦法。聽說學院還有規定,每個老師都可以有自己的教學助理。我老師好像還沒教學助理,可以叫玄娜兩姐弟做老師教學助理,這樣也可以學習。只是這樣,比較辛苦點。”紅焰早就想好似的。

“真的,紅焰姐姐,謝謝你,我們不怕吃苦的,我們會好好學習的。”仲孫玄娜聽到這里,非常激動的拉著紅焰手,感激的說道。

“來,擦擦眼淚----呵呵---” 剽悍硬朗的紅焰也被玄娜溫情所感染,溫柔的說道,不過她眼神卻流露出一絲狡黠,看來她以后多出兩個妹妹、弟弟可以用來“欺負”。

“小天,看來我們還得想辦法賺到錢。”凱瑟知道要想教育好這些小孩,必須有一大筆錢做后盾。

“恩----回去再說。”傲天回答著,不過他現在也沒有想好辦法。自從寒離月“收繳”他空間戒指后,他也在想辦法養活自己和蘇若雅、夜月幾個人。

于是大家高高興興回學院,而仲孫玄娜姐弟還是留在酒樓后院,等待紅焰的安排。

“小月,晚上出來一下,我帶你去見個人。”在要分手時,傲天來到夜月身邊輕悄悄說道。

夜靜悄悄----

絲絲的清風吹去沉悶在心里的熱氣,讓你覺得清爽了許多。一輪彎月掛在天空,散發著象水一樣的柔光,撫摸著整個大地。

“小月,這段時間還習慣嗎?”傲天擁著身旁的夜月輕輕地問道,他知道夜月性格冷靜,即使很辛苦也不愛表現出來,只會自己默默承受。傲天也知道夜月離開爺爺夜鴻后心里肯定不習慣和寂寞,但是她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利用刻苦訓練驅散寂寞。

夜月并沒有回答,而是含情脈脈看著傲天,兩手緊緊擁抱著傲天腰身,一切盡在不言中。

于是兩人一路輕擁著慢慢走到鳳舞酒樓。

“韓老師,不好意思,我們遲到了。”上樓后的傲天看到韓羽一個人坐著,于是道,“小月,這是韓老師,他也是你們夜族人。”

“小天,你是說這位小姑娘也是我們夜族人。”韓羽激動地看著偎依在傲天身旁的夜月。

“韓老師,我叫夜月,爺爺叫夜鴻,他是夜族族長。”夜月說道。

“屬下韓羽參見公主!”韓羽了解夜月的身份后,立刻向夜月鞠了一恭,頷首道。

“韓老師,你還是叫我小月吧。”夜月很不習慣。

“小月公主,你的九陰絕脈----?”韓羽當然也知道夜族皇室女性具有特有的九陰絕脈,不過他看到夜月好像已經治愈了九陰絕脈。

“小天幫我治好的。”夜月甜甜的看著傲天微笑說道,她也只有和傲天獨處時才會發出甜美的微笑。

“啊---小天,能否告訴我,你是怎樣治好公主的?”韓羽很驚訝看著傲天,想尋求治療的答案。他知道治愈九陰絕脈是很不容易的。

“韓老師,這個你以后就會知道。”傲天現在還不想讓韓羽知道實情,于是轉移話題,“韓老師,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也沒什么打算,我是想留在公主身邊。”韓羽知道夜月和傲天的關系不一般,于是眼神向傲天征詢著。

“韓老師,這樣吧,我收養了幾個小孩,我想請你幫我們以你們夜族方式訓練訓練他們,爭取早點讓他們成為出色的情報人員。這是暗月秘笈手抄本。”傲天不拐彎抹角,直接切入話題。

“哦---暗月秘笈,我----”韓羽看到暗月秘笈手抄本很心動,但是又沒下定決心,于是眼神看著夜月,他想看看夜月的意思。

“韓老師,請你幫幫忙,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夜月看著韓羽,平靜的說道。

“公主的吩咐,我一定照辦。”韓羽回答道。

“韓老師,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吃虧的,夜族必定會再次輝煌的。”傲天看出韓羽留下的目的。

聽到傲天的話,韓羽眼神精光閃閃,神采飛揚-----

“好了,小月,你和韓老師好好聊聊。我去找老板娘有點事,聊完后,你再來找我。”傲天接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河拆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九月阳光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楼小意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朝入青冥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杨云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公子許

万魔之戒穿越时空

苏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