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想要变强》。

她整个的计划都已成空,所有的心血全都白费谴。陈循及文构考官刘俨、黄谏,帝命礼部会谷复阅试卷。谷

到達營地,轄底剛剛將馬拴在拴馬樁上,正要進氈房問訊,營地外突然傳來了急驟的馬蹄聲。

轄底向馬蹄聲望去,正有十幾匹馬向這里快速跑來。

轄底心下情不自禁的一緊。

要在以往,轄底是感覺不到害怕的。

而時下,年輕人大多去打仗了,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就有些不正常。

轄底本能地解開馬韁,想避開這幫不明身份的人。

可為時已晚,馬隊已來到近前。

轄底正要跨上馬背離開,突然聽到有人喊他叔叔。

轄底扭頭一看,喊他叔叔的人,竟然是自己同父異母兄長罨古只的兒子臺哂。

再仔細一瞅,來人中竟然還有欽德的兒子達魯古、釋魯的兒子滑哥,以及狼德的兒子奴瓜。

轄底早就聽說,以欽德的兒子達魯古為首的一幫年輕人,都拜了把子,經常聚在一起,吃喝玩樂,無所事事,逍遙自在。

按契丹祖制,戰爭來臨時,十五歲以上五十歲以下男人,要是不參軍打仗,是要掉腦袋的。

這幫年輕人都是貴族子弟,沒有人敢追究他們不參戰的責任。

每個人的家庭財富,也足可供他們逍遙揮霍。

他們不聽從任何人的責令,只按自己的喜好生活,無法無天。

前幾日,欽德還下令讓人找這幫人,讓他們上戰場為國效力,卻沒能找到。

原來,這幫年輕人竟然在這里。

轄底心下不由得一喜。

在這幫年輕人面前,自己是長輩,當然不會對自己產生危害。

轄底看到,達魯古一身獵人裝束,挎著戰刀,掛著短刀,背著弓箭,肩上竟然還擎著一只鷹。

這時,來到近前的年輕人都已看清轄底,紛紛下馬,禮貌地與轄底打招呼。

轄底四處張望,不解地問:“這是誰家的營地?怎么不見主人出來迎客?”

達魯古哈哈大笑,說:“我父親整天讓我隨軍打仗,吵的我心煩,便到這遠離可汗牙帳的地方,自立營地,卻也逍遙痛快。”

轄底立即明白,達魯古便是這營地的主人。

轄底知道,達魯古從來不問政務,整日以狩獵為樂,寄情于山水之間,是契丹有名的逍遙公子。

現在看來,達魯古更是逍遙出了境界,竟然自立營地了。

轄底發現,這些人似乎也有等級之分,下馬以后,也不謙讓,按照各自的身份,鉆進了不同的氈房。

達魯古禮貌地將轄底讓進了居中的那間氈房

轄底知道了營地的主人是達魯古,立即擺出了長輩的姿態,老氣橫秋地坐在了尊貴的位置上。

大家坐定,轄底瞅著達魯古的那只鷹,問:“你啥時候養了這么一只大鳥?它能幫你狩獵?”

達魯古立即將驕傲的目光瞅了一眼立在他身后的鷹,意滿自得地說:“這不是一般的大鳥,是一只雄鷹,叫海東青,是女真人的神鳥,我費了好大力氣才弄到一只。別看這海東青沒有金雕個頭大,卻兇猛無比,今天的兩只野兔,就是它抓到的。”们要是有兴趣,就过来检查检查,撞撞运气也无妨。”虞渊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居然主动邀请,“我们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们没看出什么。”

其余严家族人,都望着严禄,觉得很是费解。

因为前面几次,他们跟随着严禄,碰到另外几座城池的队伍时,都二话不说,先闯过去再看。

看到有奇妙的,就让别的队伍在一边等着,等他们先参悟。

看不到特别的,他们也不啰嗦,直接换地方,转身就走。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另外几个城池,有什么队伍敢和他们顶撞的。

这趟,面对最弱的暗月城,严禄竟然有些犹豫。

他们很不能理解。

“算喽。”

严禄摇了摇头,“你既然主动邀请了,肯定没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坚持不允许,我倒是偏要闯下去。”

这般说着,他居然很光棍地,直接就往上去了。

严家的那些试炼者,便是满腹疑惑,也只能选择跟上。

“少爷,为什么不让我下去看看?”

片刻后,一位严家的试炼者,摸着头,忍不住问道:“区区暗月城的队伍,我一个人,就能让他们不敢动了。”

和严禄一样,他有着黄庭境后期修为,只是年龄略大而已。

他是严家外姓人,这趟被安排进来,特意辅佐严禄,去进行后面两个月的惨烈战斗。

关键时刻,只要能保住严禄的命,他可以去死。

“如果底下真有玄奇,我自然会去。”严禄皱着眉头,“不过,依我看,下面什么都没。我时间很紧,不想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

“少爷,为什么你没有和辕霆说话,而是问虞渊?”那人再问。

“因为,他才是暗月城的主心骨,而且他比辕霆难对付的多。”严禄随口来了一句。

听到的其余严家族人,皆是愕然。

……

李玉蟾,在一洞穴角落,望着一地的蜃珠粉末。

蜃珠,嵌入在石头里面,外面还有东西遮掩,可依然被找到,且瞬间爆灭。

爆为粉末!

最可怕的是,从始至终,蜃幻水幕都没有觉察出来。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毁掉蜃珠的人,压根没有过来,仅仅只是将某种力量送达。

所以,她在禁地外面,才没有通过蜃幻水幕看到。

“损耗蜃珠容易,相隔极远,可送来的力量,竟然将蜃珠碾为粉末!”

强大如李玉蟾,都心情沉重,脸色同样严峻无比。

“会是什么人?难道是赤阳帝国的?”

银月帝国和赤阳帝国,已经敌对多年,时不时就交战,两国是死敌。

赤阳帝国的强者,秘密潜入,抹杀银月帝国的未来,不是没有过先例。

她强烈怀疑,有赤阳帝国的大人物,就在禁地某处,要将所有试炼者杀死!

……

ps:今天状态不错,多更了一章,没收藏的,记得顺手收藏下来哈~

“猴子,我中的是什么毒?”陸隱一邊翻凝空戒內的丹藥一邊問道。

鬼侯凝重道,“不知道,但能讓七哥你都察覺不到,這種毒相當不簡單,想解毒太難了”。

陸隱翻遍了凝空戒內的丹藥,但確定沒有一種可以解毒。

不得行,则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耶?’”乃引客就观之。客始不能入,既入又不能出,乃亦大笑曰:“信乎其似巢也。”客去,陆子叹曰:“天下之事,闻者不如见者知之为详,见者不如居者知之为尽。吾侪未造夫道之堂奥③,自藩篱之外而妄议之,可乎?”因书以自警。

他心中不禁为之一惊,忖道:难真人,浓眉一皱,道:什么事情老山东吃着鸡爪,看着他们大吃在她脸上,似乎都在等她说下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想要变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三水小草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疙瘩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风凝雪舞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帝剑一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沐虎

天道星的无敌传说

陈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