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秘药》。

人不负我,我又怎能负人?金鹏旧债,随时可清,公主再来时,陆小凤道:我懂。李燕北道:你既然懂,就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

秦志剛今天比以往稍早回家,辦公會議開好后在辦公室找幾個人談話結束就乘車回家了。

車到門前停下,女傭梁彩琴滿臉微笑地打開大門,雙手使勁在圍裙上擦干。

秦志剛走進房門說道:“那小子回家了吧。”

還沒有等梁彩琴回答,秦志剛的老婆袁艷麗沖到大門口歡天喜地地說道:“你兒子回來啦,看來還是你這個老爸有本事,把他撈出來了。”

袁艷麗說完想從秦志剛的手中接過公文包,被秦志剛甩手打掉了袁艷麗伸過來拿包的手。

女傭梁彩琴知道秦志剛的脾氣,進門時他的公文包是不許人家碰的。

“你的包里有什么好東西不讓人家碰的啦,想拍你馬屁不知道拍到馬腿上了,把我的手都打疼了。”袁艷麗發嗲地說道。

秦志剛進門只看見秦曉峰在餐桌旁正大口吃著,一個紅燒蹄膀已經吃了只剩一根骨頭了,一只白斬雞也已經半個沒有了。

“你兒子餓壞了,在那個倒霉看守所里什么吃的東西都沒有,飯也吃不飽,除了青菜還是青菜,今天回家一直叫肚子餓死了,阿姨今天燒了這么多好吃的,你看晚飯的菜都讓他吃得差不多了。”

“沒關系,吃吧,我再去做幾個菜,你們先吃吧,我馬上把菜送過來。”女傭梁彩琴轉身直接快步走進了廚房。

“你兒子幾點回來的。”秦志剛換了鞋,把牛皮公文包放在鞋箱上說道。

“下午3點左右才回來,在看守所里說是要做體檢,化驗這化驗那的,等所有的檢查報告出來后才放回家。”

“老爸,我想來想去肯定是我得罪什么人了,他們把我關在里面也不來審問,我又沒有犯什么法,他們有什么理由要抓我。”秦曉峰嘴里吃著肉說道。

“還罰了5千元錢呢,這些警察大概獎金發不出了,抓了我兒子還要罰款,太沒有良心了,這5千塊錢我在麻將臺上要玩好1年都賺不到。”袁艷麗氣憤地說道。

“你這人我看是腦梗了吧,自家的兒子管不好,只知道打麻將,你以為你兒子是好人啊,從‘人面桃花’被人抓住還說抓錯人了,你以為警察是吃干飯的啊。”秦志剛說完拿起飯碗吃飯。

“我去‘人面桃花’是去玩玩的,又沒有做什么壞事。”秦曉峰說道。

“難道是人家謀害你,沒有人把你拉進‘人面桃花’吧,是你自己走進去的,還好意思說抓錯人了。”秦志剛說道。

說話間秦曉峰已經把另外的半個雞都吃得差不多了,桌上一片狼藉。

“你這個人怎么把菜都吃了,我們還沒有吃晚飯呢?”袁艷麗看著桌上吃剩的菜說道。

“來了!來了!今天我下午還做了一只醬鴨,還有蔥烤排骨。咖喱土豆,你們大家吃飯吧。”女傭梁彩琴又端著幾個菜放到桌上,把吃剩的菜整理了一下,不用的盤子就收了起來,桌上菜顯得整齊了許多。

“曉峰,昨天晚上在里面過得還好嗎?”袁艷麗說道。

“昨晚進去后晚飯也不讓吃,這個江浦區公安局簡直是個地獄,關在看守所里也沒人管,還好后來阿姨送了衣服被子還有吃的東西。”秦曉峰說著朝女傭梁彩琴看了看。

“還不趕快謝過阿姨,不是阿姨把東西給你送來,你還不餓死凍死在看守所里。”秦志剛說道。

秦曉峰嘴里‘哼,哼’了幾下也就算謝過女傭梁彩琴了。

“這沒有什么,昨晚拘留所的看守還是很通情達理的,一般關在里面的人是不能吃外面送來的東西的,也是為安全考慮,我是好說歹說他才同意,我還在看守所里用他們值班室的微波爐給曉峰的菜和飯加熱后給他吃的,看守所里晚上好冷,水泥地上就放了個塑料墊子就當床了,我把帶去的棉被放在下面,再蓋一條羊毛毯子應該能將就一下了。”女傭梁彩琴說道。

“你看看,不是阿姨為你做的這些事你昨晚就完蛋了。”秦志剛說道。

“阿姨本事到蠻大的哦,在外面這么難的事都能搞得定,在我家做阿姨就屈才了,老秦你說對嗎?”

“你這個當媽的不知道好好教育孩子,還說出這種陰陽怪氣的話,我看你就是一個掃帚星。”秦志剛說道。

“哦,什么叫掃帚星啊!”袁艷麗不解問道。

“什么叫掃帚星,就是我碰到你這種人算是倒了大霉了。”秦志剛說道。

“你這個老不死的,沒有我有你的今天嗎?我省吃儉用不像人家女人要買很多的化妝品,還要花錢整容,我為你省了這么多的錢,你還說碰到我倒了大霉了,你這個沒良心的。”

“好了,不要吵了,我比你們都倒霉,昨天晚上關在里面,一場球賽沒有及時下賭注,前面下的幾場賭注都泡湯了,損失至少120萬,我去罵誰啊,吃虧的是我。”秦曉峰說完把飯碗一推離開了飯桌往樓梯上走去。

“你這小子怎么還在賭,我看這么下去再多的錢都要被你輸光了。”秦志剛氣得渾身顫抖咳嗽了幾聲。

女傭梁彩琴見狀趕緊去廚房拿了杯水送到秦志剛面前,秦志剛喝了幾口水總算把咳嗽給壓住。

“孩子大了,有他們的生活方式,我們都落后了,他玩球賽賺的時候也有的,

“滋啦——”

身上的衣服被撕破。

一對白色的骨架從背上沖了出來,上面縈繞的淡淡金色,將骨翅渲染得像一道藝術品。

血肉迅速的在上面蔓延,一片片細鱗布滿了肉翼的每一個角落。

一股股紫色的氣息緩緩的排開周圍的陰氣,隨即被后面升騰起來墨色染黑。

紫色的眼瞳也不再純粹,黑暗在其中構建了一個玄妙的花紋,只是小心的看了一眼,都會讓人感覺到心神被攝入了其中。

“滋啦!”

上半身破碎的衣服被葉楓......

“你往哪里逃?!”奇龍大吼一聲,踏空而來,攔住了梓陽的去路。

梓陽自知打不過他,逃又逃不掉,便笑問道:“你找我有事嗎?”

“你行事鬼鬼祟祟的,看到我們鬼門的人掉頭就跑,你跑什么?”奇龍也不著急抓他,在他看來,眼前這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

梓陽平靜如常道:“你看錯了,我走著走著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才會加快腳步,并不是因為見到你們鬼門的人就跑。”

奇龍還未說話,四周便響起了鬼門弟子的聲音,很快,他們就將梓陽給團團圍住,并且大部分都是一些氣流八九境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無法逃脫,先不說奇龍在此,即便是他不在,僅憑這些氣流境的鬼門弟子,就足以將梓陽成功擒下。

“我跟你們鬼門無冤無仇,你們抓我做什么?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身陷重圍的梓陽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奇龍面無表情道:“認沒認錯人你說了不算。”

“我說了不算那誰說了算?”梓陽笑得很從容,圍住他的鬼門弟子都沒見過他,自然是無法確定扔飛斐小元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奇龍向后方張望,發現指出梓陽身份的那人還沒有來,他直接說道:“你們先把他押回鬼門,等少公子回去,是也不是一看便知。”

梓陽沒有反抗,任由他們將自己綁縛,至少是先免去了一番毒打。

只因奇良去地宮后就沒了消息,身為長兄的奇龍便想去地宮尋一尋他,哪知卻碰上散王殿的瀟雨盈。

正巧,鬼門弟子還未走遠,瀟雨盈正好看到了被綁縛鎖鏈的梓陽。

“奇龍,他是我朋友,給我個面子,你讓他們把我朋友放了。”瀟雨盈語調強硬,絲毫聽不出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奇龍不卑不亢道:“按理說,瀟大小姐的面子我是要給的,但此人打了我鬼門的少公子,我必須要將他交給少公子發落,還請瀟大小姐不要為難我。”

瀟雨盈微微動怒道:“如果我非要保他呢?!”

話說到這個份上,奇龍已然是知曉了她救人的決心,但他不會做出讓步,因為斐小元是鬼門門主的親子,鬼門日后的掌舵人。

若是將斐小元換做奇良,他或許可以給瀟雨盈一個面子,將梓陽給放了,但鬼門門主對他恩重如山,想讓他放人,除非從他的尸體上踏過去。

不說今日讓他放人的是瀟雨盈,哪怕是散王殿殿主瀟雄親臨,這個面子他也不給。

“你們帶人回鬼門,我來擋住她。”

奇龍說完,便與瀟雨盈交戰在一起,鬼門弟子聽后,急急忙忙的帶著梓陽向逐流山脈的出口趕去。

另一處

逐風離開地宮沒多遠,迎面撞上了手拿酒壺,臉頰泛紅的軒一,后者一把將他攔下,說有話要跟他講。

“你想說什么?我真有急事要去辦。”逐風一臉焦急,但軒一緊緊抓著他的手腕,使他難以掙脫。

軒一隨口問道:“什么事啊?”

“我一時跟你也講不清楚,奇良就在地宮,你想知道的話,可以去地宮問他,我真不能繼續在這兒耽誤時間了。”

“好!你給我留下一壺酒,我這就去地宮看看。”

逐風當即將自己身上的酒壺丟下,軒一抓住酒壺,仰面喝了一口后,發現四周空蕩蕩的,他的視野內完全沒有逐風的身影。

他也沒太過在意,獨自前往地宮。

地宮

奇良坐在石臺階上凝神沉思,其余的鬼門弟子也都東倒西歪的,不是躺在石臺階上,就是靠著一側的石壁,有的甚至已經睡著了。

此刻,在他們心中連逃出去的欲望都沒了,雖然現在的結界堅固程度遠不如之前,但他們仍是無法將其擊碎。

嘗試無果后,奇良所率領的鬼門弟子也就放棄了,他們在等待靈源石的能量耗盡,結界自行消失的那一刻。

風沙吹過,卷起了地宮外的沙土,一道模糊且踉蹌的身影出現,那人右手拿著一只酒壺,時不時地抬起,暢飲美酒。

待到那人走進,有鬼門弟子熱淚盈眶地推了推還在沉思的奇良,另一只手有些顫抖地指向那人,滿懷激動道:“大人!軒一。。。。。。軒一來啦!”

他此言一出,不僅使奇良面色大變,就連其他鬼門弟子也是紛紛起身,臉上的睡意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與激動。

“軒一!你快拔刀砍碎這陣法結界,是拍卖会所的所长:霍斯特·埃克尔。”那胖子说道。

“哦,我还真是荣幸啊,居然能够让所长亲自找过来。”王二虎赶紧过来和他握了握手。

“先生过谦了,以您的实力足够捍卫一国之力了,所以您能见我这个满身铜臭的人是我的荣幸才对。”霍斯特笑着说道,脸上的肥肉都快要把自己的眼睛挤没了。

“过誉了,不知道先生有什么事情吗?”王二虎疑惑地问道,他可是和这些人没有任何的交集才对,按照之前亚格丽丝她们的说法的话那就是这个集团估计只是对钱感兴趣罢了,怎么会找上他?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想要为我的夫人求一颗驻颜丹,这家伙成天臭美,那天在大殿之上见了这么一颗丹药,就对它念念你不忘,所以想问一下不知道先生可否施舍一二。”霍斯特笑着说道,只是笑容里面充满了无奈。

“这个倒是没问题,这样吧,我见先生也是一个难得的妙人,这里面有三颗丹药,一颗就送给尊夫人了,另外的两颗就直接拿来拍卖了。”王二虎拿出一个玉瓶子,里面刚好有三颗丹药。

“那就多些先生了。”霍斯特笑着说道,他完全没有想到王二虎居然会这么慷慨与干脆。

“不用客气,区区丹药何足挂齿。”王二虎很是好爽地说道,只是这么一幕让拉希德很是鄙视。

“那么先生我就先去忙了?”霍斯特躬身行礼,然后就准备离开,只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身来,把手里的本子递给王二虎。

“这个是今天以及接下来的两天的拍卖物,还请先生过过目。”

“谢谢了,有了这个的话,就对商品有更进一步的理解了。”王二虎笑着接过,然后递给身后的亚格丽丝。

“那么鄙人先行告退。”霍斯特告辞离开,在门口的时候还停下来,特别地嘱咐了一下那几个侍女要好好地招待他。

“这里面还真的是什么都有啊。”菲莉皮撇撇嘴,很是羡慕萨维涅有这么一个拍卖会,像他们列蒂兹亚就没有。你们有什么东西就都拍下来吧,今天我请客。”王二虎财大气粗地说道,反正巨龙的宝藏他到现在还花不到三分之一。

“你这是得多有钱啊?”拉希德羡慕地说道,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么多钱呢?

“不是很多,反正买下整个萨维涅还是可以的。”王二虎粗略低价算过自己打劫来的东西觉得萨维涅自己还是买得起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你哪里来这么多钱?”拉希德直接跳了起来,还没见过这么大口气的,居然想把萨维涅买了,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很简单,你只要找一条巨龙把它宰了,你就知道它的财富究竟有多少了。”王二虎笑着说道,然后把菲莉皮抱在怀里,坐在了沙发上,其实他也挺惊讶的,根本就没想过那条蜥蜴的财富会那么多。

拉希德顿时间又些泄气,就自己这小身子板还不够巨龙塞牙缝呢。只好郁闷地坐在王二虎旁边,看着他手里的本子,决定要好好地宰他一顿。

老板究竟是什么人啊?居然连巨龙都敢杀,甚至还缴了它的财富。莉莉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只是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以她的年纪与阅历自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只是没想到自己在广场上居然躲出了这么一个大人物。

“莉莉,你过来,看一看哪一个才是你的父亲?”王二虎的怀里抱着菲莉皮,左边坐着亚格丽丝,右边是拉希德,至于小涵和小茹则去祸害水果去了。

拉希德见莉莉跑了过来,就只好起身,走到玻璃旁边往外看,然后又突然地跑出去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儿去哪儿了。

“好像,好像没有啊?怎么办?”莉莉有些急眼,这可是她的父亲啊,是那个爱她宠她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居然找不到了。

“不要急,小茹,去外面告诉一个姐姐,让她们的老板来一趟。”王二虎抱住了忍不住哭泣的莉莉,轻声安慰了他一下,然后对正在对一个类似于菠萝的水果较劲儿的小茹说道。

“好的。”小茹还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很快就出去了,一出门就看到了那四个侍女,就赶紧对她们说道:“姐姐,我哥哥让你们去找一个胖胖的叔叔过来。”

“呃,小妹妹,你说的那个胖胖的叔叔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个侍女赶紧蹲下来,然后问小茹。自己的老板可是说了,无论里面那一个人出来要求什么都要应允。

“就是那个刚刚出来的胖叔叔。”

小鱼儿自然知道他所说的这朋友王道:姬?女臣之姬?姬冰雁道掌风虎虎,先声已夺人!可是他“这种人该死!”简二先生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秘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个奴隶

爱小说的宅叶子

一个奴隶

白鹿谓霜

一个奴隶

十月十八

一个奴隶

白色蝴蝶

一个奴隶

育在雕琢0

一个奴隶

雪夜温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