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敲竹杠的本领!》。

……

當暗水文明的“鐵殼”撤去的時候,天樞山附近在天空上出現了點點的繁星。

第一個發現這些繁星的地球人竟然是姚云,近些日子無聊的生活讓她經常失眠。

云家的家教那是非常嚴的,壓根兒沒有他痛恨的虚间不知是跟谁学的挠了挠光头,笑道:“师父这不是一直都在忙着帮你完成任务嘛,哪有时间传授你本门绝学。”

  “真有啊?”

  “那是自然。”

  “师父,紫灵石与火灵石你要哪个。”

这面摊子也不例外,卖面的是个于父母,因而要重孝道。他的思

郭媛媛和邪医躲在深山中一年,在这期间,邪医知道黑白二鬼在到处寻找他们的踪迹,但的确没有听到关于大圣手刘俊昊的任何消息,本想等风声已过,再去寻找柳长歌,不曾想,还不等邪医行动,黑白二鬼居然找上门来,上一次邪医因为用毒而获胜,可惜没有能够杀掉黑大圣,他原以为黑大圣必死无疑,可当黑大圣出现,足以说明一切。邪医也很纳闷,为什么黑大圣没有死,他也许想到了,这件事情极可能与大圣手刘俊昊有莫大的关联,但是目前黑白二鬼逼问的紧,这些题话之外,他也无须再说了,邪医只想着如何才能够逃出升天,心想:“这一次黑白二鬼一定涨了教训,不会那么容易对付了!”

黑大圣见到郭媛媛,心念一动,便想把她抓了回去,他知道柳长歌与郭媛媛,情深根种,二人形影不离,一旦郭媛媛有事,柳长歌不会不出现,至于邪医,黑大圣固然可以报仇,却也不急于一时,以免与邪医拼一个鱼死网破,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黑大圣上前欲擒拿郭媛媛,邪医已经成为郭媛媛的师傅,自然不肯让徒弟受到羞辱,大喝一声:“黑大圣,你做什么,老头子我还没死呢,我的弟子,岂容你来欺辱?”

黑大圣冷冷一笑,说道:“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我本打算放你一马,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你什么时候成人家黄青浦徒弟的师父了,你问过黄青浦了没有?”

郭媛媛运气护身,摆出防守姿态,杏眼圆瞪,说道:“老匹夫,你们恶贯满盈,猪狗不如,想来欺辱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今日之事,亦不能和平解决,白日魔见状,冲上前来,说道:“坤弟,就依你所说,咱们抓了这个姑娘回去,你对付邪医老头子,把她交给我。”原来白日魔见郭媛媛机灵可爱,一直难以忘怀,曾经想把她作为弟子,可无奈,双方水火不容,只得作罢,事到如今,他对郭媛媛仍然保留了相惜之情,怕黑大圣下手没个轻重,当真伤害了郭媛媛,于是决定自己擒她较为保险。

黑大圣点了点头,大喝一声:“老匹夫,上次上了你的当,你暗箭伤人,算不得什么本事,今日特来领教高招。”随着话音坠地,招魂幡迎头劈下,气势凶猛,成一条直线。

黑大圣的功力还不如邪医,白日魔则与邪医在伯仲之间,即便如此,黑大圣力大,邪医怎能硬拼,于是往后一退,从腰间拿出一把采药用的锄头,十分短小精悍,当即换了一招,邪医平时不用兵器,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剑法上很有造诣,药锄运用剑法,脚步跟进,刷刷两招,直取黑大圣的要害穴道。

黑大圣武艺精湛,招魂幡指上打下,不仅防住了两招,还用一招插花盖顶,将邪医逼走。

邪医的武器始终不是宝剑,并不趁手,故而杀伤力大大下降,而且短小,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双方交上手,邪医需来到黑大圣的近前才能对之造成威胁,而黑大圣则在远处,便可将邪医笼罩在招魂幡的攻势之下,数十招不到,邪医已经是险象环生。

这一边,邪医和黑大圣打了一个半斤八两,谁也伤不到谁,虽说邪医看着是落入下风,实际上药锄护住身前要害,或封,或打,或搂,或削,黑大圣的招魂幡攻击毒辣,却攻不进邪医跟前的方寸之地。

白日魔这边,郭媛媛与他实力相差太远,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郭媛媛没有胜算,但她想自己是天山门徒,怎可不战而退,并且他对黑白二鬼仇恨到了极点,当即亮出一对精致秀美的蛾眉断刺,运用起从天山居学到的《女玉剑法》,这对双刺,还是后来邪医为他打造的,说起来,她学的是剑法,应当用剑,而非峨眉刺,因为用的习惯了,峨眉刺也有利出,灵动飘逸,非常适合女孩子,于是郭媛媛就一直用着。

白日魔见到郭媛媛亮出兵器,冷冷一笑,说道:“姑娘,我无意伤你,只是想把你带到京城去,等你的师弟到了,立即放你回去,如何?”

郭媛媛道:“我呸,狗嘴里吐不象牙,本姑娘是不会跟你走的,我的师弟也不会上当,你若胆敢前进一步,我让你血溅三尺。”

白日魔哈哈大默的在我的身旁站了好久,曉丹說道:“小武哥哥...”我轉過身來,看著曉丹,曉丹猶豫了一下,從懷里掏出一封信。我覺得有些奇怪,曉丹這是想要干什么啊,有什么話不能當面說,非要給我寫信。

我接過信來,拿出來一看,發現我想錯了,這封信原來是玄靜道長親筆寫給我的,我看著手里的這封信,呼吸不由自主的變得有些急促了。這封信的內容是:

皓天小友:

我們茅山派三個老家伙留這封信給你,真的不希望你看到這封信,因為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們已經羽化飛升,去見我們的祖師去了。

這次異界修士入侵,千古兇獸化身的將臣在人界重生,是我中華大地子自軒轅黃帝統一華夏以來,最為棘手和險惡事件,關乎人界的存亡。

這次各大修道門派,除了東海蓬萊和西域昆侖之外,齊聚無量觀,力求在兇獸將臣重生之前,一舉消滅這些異界入侵人界的修士,拯救人界危難與千鈞一發之際。

如果阻止兇獸將臣重生失敗,我們這些老家伙已經商議好了,要趁兇獸將臣剛到人界,法力還未恢復之際,用古老的一種密宗法術,利用我們生命之力換來宇宙之力,行天罰之神力,消滅兇獸將臣于二次元空間,當然這樣也會賠上我們這幫老家伙的老命。

我這些老家伙已經修行幾百年,修為突破無望,本來壽元將盡,能消滅兇獸將臣,不妄此生修道一回,本就無憾。

我們這些老家伙走了之后,各大門派經此一戰,實力必定大大受損,所余子弟,良莠不齊。

東海蓬萊仙島和西域昆侖圣山這兩大修道門派,于我們幾大修道洞天福地向來不睦?

希望皓天小友,能看在我的份上,幫助曉丹,幫助茅山一脈和其他洞天福地,使這些修道洞天福地傳承延續下去,掃除一切邪魔外道,繼續維護人界之平安。

如果我們這幫老家伙失敗,沒能成功消滅兇獸將臣,兇獸將臣法力一旦恢復遠古魔獸之祖犼的巔峰法力,除了上古之神再現外,莫說人界法師,就是現今神域的真仙上神也沒有人是他對手。

不過你不要擔心,有一種方法可以阻止兇獸將臣恢復上古魔獸之祖,犼的巔峰法力,那就是要找到身上有犼的殘魂的?

傳說中的三大僵尸始祖,旱魃,勾贏和后卿,取出他們身上犼的那部分殘魂,消滅掉,那樣兇獸將臣永遠不能恢復魔獸之祖,犼的巔峰法力。

總之人界安全之重任現在就落在你和毅峰兩人的肩上,我的占卜和天機推演,你的過去一片模糊,未來更是不清楚,是我從未遇到之事,一定有非同尋常的來歷,所以人界眾生安危之更是全在你身上。

這封信的落款,是玄靜,玄清,玄塵三位道長的親筆簽名。

這封信的字跡有些潦草,顯然再出發之前匆匆寫完后,交給曉丹的,然后讓曉丹再交給我。

這時候,我明白了,在那一道白光和巨大的狂風過后,玄靜,玄清,玄塵三位道長和各大門派的老前輩和兇獸將臣一起消失不見后,各大門派幸存下來的弟子,紛紛都在尋找自己門派的老前輩。

李毅峰雖然吩咐國安局特別行動組的隊員分散回到自己原來的門派,協助本派弟子一同尋找本門派的和將臣一起失蹤的老前輩,就連那些茅山派的弟子也在拼命尋找玄靜,玄清,玄塵三位老道長。

可是李毅峰和曉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原來他們兩個早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我拿著這封信,不知到說什么才好,說實話,我的境界可沒有玄靜道長在信中說的那么高,心里本來想的是,尹墨甄這件事終于了結了,趕緊想辦法把胡惠茜醫治好,然后終于可以和胡惠茜平平靜靜的生活啦,什么紛爭啊,什么的,再也不管了。

所以看完玄靜道長他們留給我的這封信,我的第一反應是,干嘛呀,玄靜老道,你這是訛上我了怎么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敲竹杠的本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守孤城

泊小不

剑守孤城

副院长

剑守孤城

万俟姒

剑守孤城

花开缓缓归

剑守孤城

凡尘游子

剑守孤城

修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