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冲出险境》。

谁也看不出那是悲伤?是感慨,还是兴奋。可是如果你看到她的以忧卒,时年四十六。;。张载,字子厚,长安人。少喜谈兵,至欲结客取洮西之地

只見擂臺上“鎩刀”如木雞般呆立著,手中空空如也,他視為第二生命的鎩刀卻出現在了對手的手中。

這是被對手空手入白刃給奪刀了嗎?

眾人的腦海里瞬間閃出了這個念頭。

與此同時,秦烽也開口了:“其實我之前說還不到時候的意思是,我可以用你的刀而不是我自己的,現在,該輪到你見識一下我的刀技了,看刀!”

“唰”

秦烽話落揮刀,一道匹練破空而出,襲向“鎩刀”過程的短暫瞬間,匹練一化三、三化九。

九道刀芒,道道冰冷犀利,將對方的退路封死,就算“鎩刀”想后撤都不行了,因為刀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九道刀芒便悉數沒入了他的虛擬分身!

這是“破軍狂刀”,新兵格斗大賽后森巴立馬就傳授給了秦烽,他也已將之修煉至化境。

這是群殺型刀戰技,在戰場上他經常使用它,效果杠杠的。

當然,單打獨斗時也好用,只需將一個對手想象成一個小群體就行,只不過對手會死的很慘——分尸!

這不,在系統對局勢做出判斷之前,“鎩刀”的虛擬分身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裂開,然后組成分身的光點飄散,最終化作了虛無。

“呃,不好意思,沒控制住,沒想到他......”秦烽愣愣的望著手中的鎩刀說道。

可沒等他說完,只見光影一閃,系統就將失敗者僅剩的兵器鎩刀移出了擂臺,并宣布其落敗。

這動靜、這聲音猶如驚雷,將發懵的觀眾們震醒,頓時紛紛驚叫:

“什么,刀大敗了,這怎么可能,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會吧,這只是幻覺,比賽還沒有開始吧?”

“敗了,真的敗了,刀大竟然不是對方一招之敵!”

“天呢,這位小兄弟到底是哪路大神啊,連鎩刀都被他秒殺了?”

“我的錢,我的生活費啊!”

“啊呀,上當了,我們全上那小子的當了,他是的騙子!”

“呃,好像真是這樣,他其實對獲勝十拿九穩,一直在等我們上當呢!”

“咳咳,幾位,你們怎么能怪小兄弟呢,參賭是你們自愿的?”

“就是,人家又沒有強迫你們,要怪只能怪自己貪心以及沒有眼光。”

“我不管,反正我輸了很多錢,他就是個大騙子,我記住他了!”

“切,蠢蛋,沒腦子!”

......

驚叫、爭論過后,眾人回放比賽錄像,真是不看不知道,越看越驚心,越來越激動,對“小瘋子”的實力有了新的更高的認識,真是令人驚嘆,紛紛將之加關注,一些人居然成為了他的粉絲。

而對于觀眾們的一系列反應反響,秦烽卻不知道,因為系統緊接著也將他移出了擂臺,感知重回到了游戲艙。

然后,就聽到系統連續的提示音:“叮,恭喜玩家‘小瘋子’本局挑戰成功,晉級基礎9級!”

“叮,恭喜玩家‘小瘋子’本場賭局買贏成功,獨得3.86億獎金,扣除平臺抽成0.193億,實得3.667億,可隨時提現,適用羅天星域任一國家國幣。”

什么,可隨時提現,適用羅天星域任一國家國幣!

我靠,這句話絕不是一般的公司能說出口的,真是財大氣粗,牛氣哄哄啊!

要知道羅天星域無比遼闊,包含天耀星河、天琴星河、希望星河......

域內的國家不計其數,密羅聯邦、圣嵐帝國、自由商盟、希明皇朝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

而《虛實游戲空間》所屬的公司則能將游戲覆蓋到了整個星域,其實力和規模不可想象!

要是自己也擁有這樣一家公司那該多好啊!

秦烽的腦海里突然閃出了這樣的念頭,也記起了自己的投資計劃。

對,貌似可以這樣操作,假以時日,這念頭還真有可能實現呢。

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他迫不及待地下線,至于那數億游戲幣,暫時就不變現了。

這點錢對于他現有的財富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就留著專門用來在游戲中對賭吧。

這時候也不早了,隊友們陸續從游戲艙出來,然后一起返回駐地休息,明天還得執勤,得有好的精神狀態才行。

可都夜半三更了,秦烽還在用個人服務終端上網,全息畫面不時變換,一點休息的意思都沒有。

他們住的是集體宿舍,畫面忽閃忽閃的光芒難免影響其他隊員休息,只聽錢充問道:“秦老大,你是在搜資料嗎?”

“哦,是的。”秦烽出去,劲头十足,他暗想:“糟糕,这一枪非扎死人了不可,我可不想杀人呀。”可惜,他控制不住了。

正当此时,只看一人身影猛窜到柳长歌面前,刀穿枪下,挥刀向上一撩,柳长歌下意识地紧握枪杆子。

又是当的一声,把枪往上挑了几寸。

趁此机会,和平剑又一低头,贴地一滚,这才在幸免于难。

王山握刀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刀嗡嗡直响,他暗忖:“好家伙,这是什么兵器?”王山忙向李开问话,嘴中吐沫横飞,说道:“李兄,你没事吧,别发愣啊,这小子可真不是孬的,手上辣得很。”说完,钢刀一推,“秋风横扫”,向柳长歌攻到,意思是把柳长歌逼退。

柳长歌真往后走,忙收枪,同时想着如何对付王山。

枪走到王山背后,竟来了一招“泰山压顶”,往他脑袋上拍下。

王山余光扫到,暗叫“不好!小子真鬼!”情急之下,脏话脱口而出,好像是口头禅似的,骂道:“你他妈···”急往右边狼狈一闪。

柳长歌把枪收回,双手一握,喝道:“匹夫,看枪。”乃是一套枪走下盘,挑中路,刺胸口的组合,万变不离一个“刺”字!

可怜王山刚刚站稳,只看长枪递进到脚下,他又骂了一声:“你他妈!”,身子往上一提,正在这时,柳长歌把枪挑起。

王山吓得脸色苍白,一股凉气从他的后脊柱一直到尾巴骨,惊呼道:“我命休矣。”可他不肯放弃,钢刀往下一格,试图压住枪势,而这时只要柳长歌往前一刺,王山身上必定留下个大窟窿,柳长歌却未下杀手,而是把枪草草收了,往地上一插,哈哈大笑。

王山落地,往后退了几步,横刀在胸,一张脸别提多难看了。

柳长歌笑道:“两位朋友,我只略施几手,二位便抵挡不住了,我看不如算了吧?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还要丢人现眼吗?我手里的枪,下次可就不长眼了,几十年的武艺毁在我的手里,可不划算吧?”

李开目睹了王山是如何落败的,沮丧的心想:“好险,王兄差点死在这小子手中。他那是什么枪法,怎么老是扎心脏呢?可太厉害了,我练了数十年的剑法,竟然输得一败涂地···”李开越想越气,慢慢走到同伴身边。

王山此刻如霜打得茄子,打不起一点傲气来,扭头悄悄地说:“李兄,这可如何是好?这小子定是顾向前的徒弟,他得了顾向前真传呀!咱们能打过吗?”

李开默不作声,向柳长歌说道:“小子,你别张狂!我且问你,叫什么?与四海一剑顾向前是什么关系?”

柳长歌知道这两人不会轻易死心,他更没想到,第一次使用《避世枪法》,居然连败了两个武林好手,胜得十分轻松。心里有些飘飘然了,他哼道:“什么顾向前,顾向后的,你们要我说几遍,我不认识他,但是这里不欢迎你们,还不走吗?难道还想打?那我奉陪到底便了。”说罢,又是把枪一握。

李开怫然道:“小子,你糊弄不了咱爷们,你若不认识顾向前,一身武艺哪里来的,枪是哪里来的?小子,实话告诉你吧!爷们不是轻易认输的人,你若不给一个交代,此事不算完。”

关于顾向前的事,柳长歌一概是拒不承认,说道:“二位何必啰嗦,令人讨厌,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别不承认呀。我的武功从何而来,兵器从何而来,与你们有何关系?咱们比试过了,还用再比吗?如果我没记错,阁下刚才连我三枪也没吃下,对吧?”

这一句话,把李开说得脸色通红,无地自容,他咬着牙道:“刚才是我小看你了,万没料到你个野小子真是顾向前的弟子,学了他的枪法,我们二位自然不是顾向前的对手,可要说料理你,哼哼···,绰绰有余。”

柳长歌笑道:“你说我是顾向前的弟子,我就是吧!你与我浪费口舌干嘛呢!上手吧,这次我不用枪,照样收拾你们。”

此言一出,李开宛如受到奇耻大辱,骂道:“小子,你别狂,我宝剑已毁,何必再动兵器,有本事的,跟我走一趟拳,你敢吗?”

柳长歌木然一愣,心道:“顾前辈可没留下拳谱来呀!不成,我不能受了他的激将。”嘿嘿笑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不怕你们笑话,拳法我是不中的,真真得不行,所以不比。”果断拒绝了对方。

李开哈哈大笑,仿佛找回了一点面子,说道:“野小子,我当你无所不能呢!”

柳长歌冷哼道:“我本事有限,但若是说对付你们二位,却是足够了。我问你们,到底是走不走呢,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话落,把枪一横。

轰!

依旧是一道巨大的轰鸣声,黑白双龙与碎空爪对轰后,无尽的灵气直接炸裂开来,黑白双龙也承受不住挤压,直接被轰散,重新化为生死之力。

不过这可还没完,生死之力在虚空中不断弥漫,在白发老者不经意间直接全部扑在了他的身上,没有一丝一缕随风散去。

“这是什么力量?!”白发老者皱眉,生死之力如同最难缠的事物,他怎么也无法驱逐。

云逸眼中闪过一缕精芒,对于白发老者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寿元了吧?既然如此,那便让他感受一下死之力的可怕!

“死!”云逸低声喝道。

只见他双手结印,直接利用生死大道控制那股死之力,打算让它们在白发老者身上全面爆发。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果不其然,死之力作用间,白发老者有些慌乱。

他感受到了生命在不断流逝,死之力不断从他的体表渗入体内,在他筋脉内游走,散发出千丝万缕的死亡气息。

白发老者年岁已高,本就寿元无多,哪里经得住这种折磨?

他赶忙运转灵气,准备将死之力强行逼出。

“有用!”白发老者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毕竟云逸实力才二阶极道,对于死之力的掌控还没有那么强,如果是同境界的强者施展,白发老者绝对无法轻易做到这一点。

“小杂碎,死吧!”刚损失了些许寿元,白发老者心中憋着一股怒火,他此时直接向着云逸杀去,犹如一头人形暴龙,横冲直撞。

“魔熊勠世!”

白发老者怒喝一声,在他的体表,一道魔熊虚影浮现,携带着无尽魔威。

“吼!”

魔熊咆哮,直接朝着云逸狂奔而去,野性十足。

云逸运转生死之力,体表迅速笼罩上一层黑白能量,这道防御云逸屡试不爽,效果出奇的好。

“真龙现!”云逸依旧运转真龙体术。

不过这一次不是他的右拳,而是他的全身,这一次,云逸全身骨骼一齐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尤其是他的脊椎骨,犹如一条大龙,发出阵阵龙吟,仿佛要冲破九天,从此遨游六合八荒!

云逸整个人也向前冲去,在他的体外,灵气弥漫,这一次他动用了空神体的白色漩涡灵力,虽然不及虚无和幻灭之力,但也强大无比。

“嗷吼!”

云逸张口发出一道惊天的龙吟声,瞬间,白色旋涡状灵气开始化形,从云逸的脊椎骨开始,直接化作一道真龙虚影,将云逸整个人笼罩其中,裹挟着他狠狠轰向巨大魔熊。

这一次碰撞比拼的不是两人的肉身力量,而是纯粹的灵力强度!

按理来说,云逸如今才二阶极道,而白发老者早已是九阶极道的存在,二者的灵力强度应该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然而,云逸拥有神体,就这一点,完全能够弥补一切差距!空神体的根本白色漩涡灵力,可远不是白发老者的普通灵力能够比较的!

轰!两道虚影同时炸裂开来,恐怖的气浪席卷云逸和白发老者,二者处于碰撞中心,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

果不其然,二者虽然差了足足七个境界,但是云逸也没有落入下风,这一击,反而是白发老者吃了暗亏。

因为他太自信了,自认为云逸远不是他的对手,自身一点防备都没有,打算靠魔熊无情碾压云逸。

而云逸不同,他对轰前便运转了生死之力作用于体表,战斗的余波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老家伙,你就这点实力?”云逸身体站的笔直,看着狼狈的白发老者,淡笑着说道。

白发老者现在的确很狼狈,无尽气浪席卷之下,他的胡子、白发都凌乱无比,看上去如同一个糟老头子。

白发老者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道:“小杂碎,老夫承认小看你了,不过接下来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云逸觉得有些好笑,这白发老者一次次地放狠话,然而就是拿不下他,倒是显得有些老不羞。

“你都这把岁数了,活着也不容易,直接送你去见阎王得了。”云逸没有和他客气,白发老者都来袭杀他了,他哪里还需要尊敬长者?

“虚无!”云逸没有丝毫留手,打算直接全力镇压,看白发老者这样子,就算再有手段也是强弩之末,没必要浪费时间。

右手食指轻点,一股纯净无比的白色能量在云逸指尖缭绕,形成一枚四方大印,朝着白发老者镇压而去。

白发老者神色凝重,前两次的对决他已经能看出云逸的不凡,而这一招作为云逸的底牌,定然更加可怕。

“万帝显圣!”这一次白发老者也没有丝毫隐藏,抬手打出最强一击。

万帝显圣,这是万帝山的禁忌之法,只有最核心的成员才能接触到。

这一击打出,白发老者的身后直接浮现出无数道人形虚影,每一道虚影都对应着一名大帝,甚至是帝主级别的强者,数万名强者虚影显化而出,看上去声势无比浩大。

“华而不实,镇!”云逸不屑地说霸四海,何况外界娇丽女子何止千万,就是偶尔时,奴家也能陪公子喝上几杯的。”离玉茵娇滴滴,软酥酥的声音让旁边众修士心跳加速。

“哦,是是是,只是师尊管的严,在下修为还不够,不允许外出,不允许啊。”林明玉玉面有些发白,连声说道。

只是这一小会,眼前这妖媚入骨的女子已经约他几次外出了,只是让他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林公子,你可知,奴家与那太玄教的航芝也是有旧的,听说她还有个更古板更俏丽的师妹,奴家以后可以约她二人一起出来的……”

“哦,是是是,只是在下在今日完成铜鬼师伯交待后,他老人家还另急事需要我去……”林明玉折扇早已打开,不停的扇着。

严摩天早就听的身上起了一层颤栗,横跨几步,远远的站到了一边,拉着易峰主在大声说着话,恨不得自己的声音能盖过那二人的声音才好。

彭长老等人则是脸露古怪笑容,与林明玉、离玉茵也悄悄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时间不大,李言他们觉得身下怪兽速度骤减,许多人纷纷向前方望去,外面模糊的景色在银獠龙犀速度大减之下,已看的很是清晰。但见自己一行人此刻正飞在一片大草原之上,前方远处草原边缘的茂密森林已隐约可见。

李言也看清了前方景象,无来由的心中竟有一丝激动,仿佛远行的游子看到了久违的家门,虽然他们只来到这里只有月余时间,但去时近一百多人,回归时只剩下了四十多人,不免让人心中感怀更多,思乡更甚。

银獠龙犀速度快的令人咋舌,刚才还是隐约的森林,转眼已是满目郁郁葱葱,他们瞬间已来到了草原边缘之处,银獠龙犀一个盘旋后,庞大的身躯缓缓的落在了半人深的茂草之中。

这银獠龙犀还在下降之中,已有一道人影快速飞离了出去,同时传来一阵大笑“既然到了此地,做为主家,当由我来主持开启通道才是,离峰主,其他之事稍后再谈。”众人寻声望去,却见一个潇洒之极的身影已然从银獠龙犀背上腾空而去,直向草原边上的一处虚空激射而去,正是林明玉。

此刻的林明玉一入天空,仿佛鱼入大海,龙飞在天,说不出的无拘无束。

而下方不离峰离峰主,则是嘴角含着笑意,春眼迷离的看向空中的林明玉,这倒让刚刚才感觉呼吸到自由空气的林明玉,不由一个哆嗦,急忙向那通道所在之处飞了过去。

离玉茵在林明玉转身的刹那,嘴角的笑意变成了冷笑,眼中迷离消散一空,心中冷哼一声“哼,这头妖兽倒是聪明,死活不愿离开秘境……”

彭长老等人见林明玉已然飞出,也是脸露笑意,向严摩天做了个请的手势,严摩天摸摸鼻子,轻摇了一下头,便也是直接飞了出去。

………………

李言再次感受到到了头晕目眩,光怪陆离,黑白交错间,他便感觉双脚一顿,就踏在了坚硬的地面之上。

小竹峰后山,天碑广场之上,几十道身影逐一闪烁而出,慢慢凝实成真。

李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空气稍有混杂,灵气比之秘境中可是淡了很多,此时已过午后,李言望着前方眼底连绵起伏的墨绿竹林,心神中感到一阵亲切,身体也在瞬间彻底的放松,这里的灵气虽比上秘境,但看着这天,这地,这熟悉的连绵竹林,一种熟悉至极的感觉扑面而来,让人有一种想大声呼喊的欲望。

“好了,你们各峰都回去吧,养伤的养伤,恢复的恢复。此次你等为宗门立了大功,无论是秘境试练还是生死轮,乃是近百年历练中收获最多的一次。我会向宗门一一说明,宗门奖励庆典不日就会举行,到时会通知到你们的。嗯,百里园、甘十、龚尘影三人留下,随我们去老君峰一趟,有些事情还需详细说明。”

就在李言思绪中,彭长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只见他与易长老几人最后从那黑白旋涡中一步跨出,当说到试练收获时,几人脸上均有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

“哦,这次收获很大吗?都有什么?”没等众人说话,一个孩童的声音响了起来,一阵扭曲中,那黑白二色通道的旋涡停止了旋转,转眼前化成了一个二十几丈的无字七彩石碑,其上正有一个孩童的面孔慢慢出现,只是面孔上带着他以为别人看不出的狡黠之意。

“天碑前辈,这次开启的资源已经给到你了,至于秘境中的收获我无权说出,不过您倒可以问询一下大岑老祖。”彭长老听到此话,眉头一皱。

“只是说来听听,我又不要你们的也不行啊。”那孩童一听大岑老祖几字,不由小脸上露出些惧怕。

“不是不行,是我等无这权力。”彭长老看着天碑。

“好了,好了,不行就行喽,像谁想知道似的,那你们赶紧的走了,我还要睡觉呢,快点。”那孩童面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说变脸就变脸的功夫,看的李言一楞一楞,但其余人好似见怪不怪似的,但却没有人脸露不忿之色,除了几名金丹长老之外,已有不少人开始各自寻找自己山峰之人聚在一起准备离开了。

彭长老几人扫了天碑一眼后,率先迈步走去,百里园三人紧紧跟在他们八人身后,李言等人立即躬身行礼,只是当几人走过李言几人身边时,走在最后的龚尘影犹豫了一下,脚步一顿,然后斜跨一步来到赵敏的身旁,在赵敏疑惑的目光中,她趴在赵敏的耳边,用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他,他救治我时……看见了脐环。”然后在赵敏惊愕的目光上,看见了抬起头脸色有些红晕的龚尘影飞快的斜瞟了李言一眼,便踏步离去了。

交响曲我们有《北京喜讯到边寨发现他神情的异样,立刻问道:苍白的手,漆黑的刀!傅红雪慢但纸终于包不住火,天下绝无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冲出险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域凡石

九重雪

雪域凡石

邪魅灵儿

雪域凡石

H宝藏女孩H

雪域凡石

人生的清茶

雪域凡石

砂梨

雪域凡石

龙升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