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是这样?》。

所有人把目光同時聚焦在了我身上。

“洞口。”我回過頭去,看向我們來時的路,那個湖岸的渡口。

船還在那里。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村子應該是古藏教精心設計好的。他們為了護住這里的水源,而遷走了原來的村落,村落重新選址的地方地下有磁鐵礦,外人進到這里,不熟悉地形,憑借指南針走,就會在這里繞圈子,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你的意思是陷阱?”霍心蘭說道。

“是不是陷阱還很難說。”我搖了搖頭,“因為有一點解釋不通,但是我還沒想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對,只是有種感覺,這個村子哪里怪怪的。”

程逸蕓點了點頭,說道:“這里確實與麻王溝有些不同,麻王溝的村民絕大部分都已經喪失了心智,被藥物控制,但是這里的人雖然神神道道但是神智卻是清醒的。”

“那也就是說,我們其實應該走另一個山洞對嗎?”艾拉說道,“那我們還等著干嘛,趕緊回去吧!”

“恐怕沒有那么容易。”我搖頭道,“我現在初步判斷,這個村子的人之所以沒有被古藏教完全變成麻王溝的翻版,主要原因是水源,他們需要這些村民替他們守護這個水源。如果這些人都成了神經病,那這個水源也就完了。”

“所以他們是找了一幫看家護院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問題。”

“什么?”

“這些人好像對古藏教沒有視若神明一般,古藏教的影響在這里好像尤為弱小,可這里明明就是他們的控制范圍。”

說到這里,霍心蘭恍然大悟起來,“這就是你說的不對勁的地方?”

“沒錯!這一點很說明問題!”

“可能是這里民風彪悍,古藏教沒這么容易得逞吧?”

“還有一種可能,這個地方其實是通往外界的,這里的人沒那么容易被禁錮,麻王溝那個地方幾乎與外界完全隔離,即便要出去,也是九死一生。你們聽到剛剛那個人說了嗎,有女人嫁進來,雖然很怪,但是說明了一點,這里還是與外界通婚的。”

“如此一來,這個地方倒確實有些捉摸不透。”霍心蘭說道,“難道古藏教就不怕外人從這里滲透進他們的老巢嗎?”

霍心蘭的這一問,其實已經說明了問題。果胖子冷笑道,“霍大小姐,敢情你還沒聽明白坤兒說啥呢吧,這叫做有恃無恐知道嗎,我家坤兒不是說了嗎,沒那么容易回去了,古藏教也不是吃干飯的,換做是你,你會給自己留著這么一個隱患嗎?”

霍心蘭被果胖子一陣數落,但是也沒辦法反駁,道理就是這個道理,任何想從外界進入這里的人,到了這里基本上也就到頭了,而從圣王窟來到這里的人,想回去,必然也是重重險阻,要出去,還會面臨迷路的危險。

“那我們怎么辦?難不成要困死在這兒?”

“拿到不至于,大不了,拼了!”我淡定地說道,“這里雖然不是古藏教的老巢,但是這一趟我們沒有白來,路線已經摸清楚了,他們的喪鐘馬上就要敲響了!”

這時,院子里那個老者走了出來,不懷好意的斜眼瞅著我,那眼神冰冷刺人,那幾個猥瑣漢子怪笑盯著霍心蘭等人垂涎三尺。

天空陰沉,孤村悲涼。

“哇哇哇,啊……”西村跑來個侏儒,連滾帶爬的,“啊……哇哇哇……”

聽上去,他還是個啞巴。

老者疑惑地問道:“啞巴,什么事?”

“啊啊……哇……啊……哇……”啞巴發了瘋的手舞足蹈,指著東村里的一條幽徑。

隨即,死寂的小村炸了營,驚恐的喊叫聲亂成一片:“盜尸了!盜尸了……”

所有人都跟著啞巴走了。

“盜墓?”果胖子眉頭一動,笑道:“誰會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盜墓?能挖出什么好東西?”

“不是盜墓,是盜尸!”

“粽子?”

“要是粽子那就好對付了,就怕的是裝神弄鬼的人!”

“我們現在暫時無計可施,夜里趕路太危險,無人區高原不比一般的山林,夜間溫度極低不說,熊與狼群也常出沒。”我建議今天還是再留宿一晚,等到明天再出發。

于是,我們又進到老院,這里是我們唯一能歇腳的地方。

關上院門,走到老宅正堂。

那道封符的門,鎖已銹爛。

“你想不想進去看看?”程逸蕓似乎看到了我的心思。

“這封條不能撕破,不然會被人發現。我翻墻進后院看。”我道。

“我和你一起去。”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樣也好,兩人一起也相互有個照應。”

“你有沒有發現這老院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怎么說?”

“我總覺得這院子像祠堂。聽說湘人村里都有個祠堂,就是放

  一时间,叶枫在仙院之中当真是声名鹊起,踩着向傲天的名号攀升到了人气巅峰。

  所谓从来只见新人笑,何人去闻旧人哭。

  接下来的几天,人们在疯狂的去探寻膜拜有关于叶枫的一切,甚至,往日里那设立在各大仙殿之中的龙族报名处都显得空闲了许多。

  太多的人开始将目光与注意力投向了锻魂谷,期待着那位新人王是不是会成立自己类似的组织与无敌的龙族对抗,彻底改变几十年来万法盛会的格局。

  而当这一切消息传回向傲天......

只见血泊中,一个白衣女子痴痴。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

国家思欲进忠良,退不肖,十有余载矣,徒闻其语,不见其人,何哉?盖言之是也,行之非也。言之是,则出乎公道,行之非,则涉乎邪径。是非相乱,好恶相攻。所爱虽有罪,不及于刑;所恶虽无辜,不免于罚。此所谓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者也。或以小恶弃大善,或以小过忘大功。此所谓君之赏不可以无功求,君之罚不可以有罪免者也。赏不以劝善,罚不以惩恶,而望邪正不惑,其可想起一件事,靈宮是靈靈族的,而靈靈族,有一門功法,名為——分靈。

上方,白騎士身體被洞穿,血瘋子抽回手,舔了舔手中的鮮血,眼中紅色越發璀璨,目光始終盯著白騎士雙目,透過雙目,他看到了痛苦,更加興奮。

忽然的,血瘋子目光一凜,在白騎士瞳孔中他除了看到自己的身影,還看到身后,出現了一個身影,他急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是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朔月城

情殇孤月

朔月城

柚苏

朔月城

天空光明

朔月城

白军皇

朔月城

巫马行

朔月城

祥瑞御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