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祭开始》。

红衣女人脸色变了,大喊道:“道王过这种人百死不足以蔽其辜

面對強大的兩位長老,林肅覺得自己宛若風雨中的落葉,若不是有狗爺和玉壺在,恐怕自己接下來會死得很難看。

一陣刺眼紅芒閃過,林肅脖間的玉壺再次騰空飛起,驟然間紅芒閃爍,將整座青竹城的每個角落都掃射到,而強大的震撼力那就爆一些猛料和丑聞,這樣一來估計能多拖個一兩個月,足夠我們的計劃實施了。”口中說著陰毒的計劃,張遠的笑容逐漸缺德。

這些大門大派沒有幾個是干凈的,背地里男娼女盜多不勝數,讓他們頭疼一陣子張遠并沒有負罪感。

萧少英叹道:幸好这不是孔雀翎神抖擞,连他自己都对自己觉得

1個多小時后,王祥林穿著白色浴袍從春風得意男士休閑會所3號房間出來,滿臉漲得通紅,身體搖搖晃晃,房間里一位穿著少女裝的妖艷女子攙扶著王祥林出了房門。

走廊的墻角暗處站著一位警戒的男子,身穿黑色西服帶著墨鏡身材結實,耳朵里佩戴者帶著微型耳機,趕緊快步走了過來,扶住王祥林的胳膊。

王祥林站直了身體還不忘在剛才送他出門女子的臉上親了下,然后被黑衣男子扶著往前走去,走了幾步王祥林掙脫了黑衣男子的攙扶,跟隨黑衣男子往前走,進電梯直達五樓餐廳。

餐廳包房內一張鋪著白色桌布的小桌旁,孟三柱穿著白色的浴袍正在抽煙,見王祥林進來趕緊站起說道:“王總,看來精神不錯嘛,氣色很好,人也感覺年輕了許多,來!這邊坐。”

王祥林雙手扶住高背椅子,艱難移動腳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長嘆一口氣說道:“哎,好累啊,現在年紀大了力不從心啊。”

“哎,我看王總年富力強,身經百戰,主要是現在當了藍天公司一把手了工作太操勞了,今天晚上的主食我已經幫你點好了,每人一塊超大的澳大利亞牛排,讓王總好好補補身體。”

“牛肉是個好東西,最近我一直感覺腰背酸疼,托人去看了一位剛從英國留學回來的醫生,他建議我多吃牛肉,說牛肉富含優質蛋白和氨基酸,并含有多種微量元素,健脾養胃,強骨壯筋,對促進新陳代謝提高免疫力,補充身體因為超強度運動而出現的體力透支有很好地補充作用。古代鄰國人身材矮小,以素食與海鮮為主,1萬日元紙幣上印的那個著名教育家頭像的福澤諭吉,就向當時的明治天皇推薦全民吃牛肉,后來明治天皇廢除‘禁肉令’,大力推薦鄰國人吃牛肉強壯身體,清... ..清朝的李鴻章也非常崇拜英國的保衛爾牛肉汁加紅酒作為養身珍品。”王祥林說話氣喘吁吁說道。

“好,只要王總喜歡,每次到這里我們都吃牛排家紅酒,這就作為我們的保留菜單了。”

“我看就這么定了,以后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也不要叫我王總了,我們都是與張志宏同一個鎮上出來的人,不管怎么說有點沾親帶故的親戚關系,既然是同鄉人也就不說兩家話,我比你長10多歲也就算大哥吧,現在只要張志宏為我們撐腰,你我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王兄,你說得對,我這幾年也是憑著與張志宏同鄉人的招牌,生意也是做得風生水起,從鄉下帶著幾十號人出來,挖泥開溝做通信管道工程開始,一步步已經擴大到500多人年收入2多億的大公司了,在張總的幫助下業務涉及到了各大通信運營商,再過幾年就要去上市圈錢了。”

“但你小弟也不能讓張總白忙乎了,我知道張總家里其實很困難,他老婆是清華畢業的高材生一直腎臟不好,長期臥病在床,女兒還在讀書,聽說今年他女兒要出國學習,靠張總一個人的收入,盡管是公司領導,這點工資收入也是很有限的,你也要憑良心做事。”

“大哥你放心,張總這個人比較保守,家里的困難我也知道,但是沒有張總的幫忙我是不可能發財的,我絕對不是過河拆橋的那種人,老實對你大哥說,我每年從公司盈利中分出30%給了張總,他要求把錢... ...”

此時正好兩位穿著暴露的餐廳女服務員推著小車過來上菜了,將兩盤烤牛排放在了桌上,再把牛油與奶酪面包放在一邊,為兩位客人的杯中倒上紅酒。

孟三柱迅速從放在桌上的皮夾中抽出兩張百元大鈔,分別推到兩位彎腰放菜女子的面前,那兩位女子接過說道:“謝謝老板。”然后離開了。

“張總一直很謹慎,讓我把應該他得到的那部分錢全部放在我這里,現在已經有... ...”孟三柱說著舉起了兩個手指示意著。

“才兩百萬,你這個人也太摳了吧,張總冒著風險讓你發財,你就這樣... ...”王祥林手中切割著牛肉,心懷不滿地說道。

“大哥你誤解啦,2千萬!”孟三柱得意地說道。

“那還差不多,也算你夠朋友,這樣大家合作才能長久嘛,這牛排相當不錯,塊頭也大,吃了過癮。”王祥林大口吃著牛排,抓起餐巾布擦了一下嘴巴說道。

“張總存放在我這里的錢是轉款專用,完全由張總支配使用,每年年底我給張總報個賬,讓張總心里有數就可以了,誰也不知道張總在我這里有筆錢,就是他老婆都不知道。以后張總退休了我就一次性全部劃給他,我這個人雖然沒有文化,但講義氣說話算數,否則怎么能在社會上混呢。”

“你小弟這樣做很好,有出息。”王祥林說道。

“王哥,你現在是藍天公司一把手了,也要為自己著想啦,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了,現在你是一把手不拿點,以后機會就沒有啦。”

王祥林吃完了牛排,放下手中刀叉,拿起面包咬了一口說道:“你小弟開我玩笑了,我哪有什么機會啊,盡管現在是藍天公司的一把手,就這一點點死工資,目前企業經營狀況不好,完不成今年的業績指標不但拿不到額外的獎金,甚至可能烏紗帽都要丟,不要看我現在光鮮,其實煩惱的事很多,壓力很大啊!”

“那就要看你王總怎么考慮了,其實我對你公司的業務已經研究多時了,我兩年前從著名大學的多媒體學院招聘了幾位研究生,組成了一個專門從事網絡平臺開發運營的團隊,將公司業務朝信息化業務轉型,去年我們成立了一個多媒體網路公司,不到一年已經開始盈利,投入成本已經全部收回,估計今年年底能盈利1000萬。”孟三柱說道。

“哦,看不出嗎?你們農民企業家也知道業務轉型,從事多媒體網絡平臺的運營了。”王祥林笑著說道。

孟三柱說道:“我在市場第一線摸爬滾打10年了,對市場的信息把握比你們國有企業銘感多了,一有風吹草動我們就能捕獲到商機,現在我們從事通信管道與移動基站工程,但這不是長久之計,通信市場的管道與移動基站建設早晚總有一個飽和的時候,至少不會再有現在這樣大規模建設的機會了,將來國家要求通信企業之間基站共享是個大趨勢,這樣可以減少重復建設基站,到那時基站就會多出來許多。為了不占有土地資源建基站,通信企業也為了減少維護成本,基站拆都來不及。所以我們公司現在就要朝信息化與網路平臺業務轉型,將來包裝上市的時候也是一個亮點,更容易受到投資者的追捧。”

“啊呀,我這位同鄉老弟真是看不出啊,這些先進的理念和企業發展

……

姚云有些害怕的一位在路正行身边,就在这时路正行闻到了一股奇特的气味!

刚刚卸下面罩的琼丽说道:“不好,赶快……”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路正行再低头看时,姚云已经倒在地上也晕了过去。

路正行装作也昏倒了过去,只不过在这时他把那本书偷偷地塞到了自己怀里藏好了。

路正行,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在护佑自己,因为在这沿蓝色烟雾出现之前,他正尝试着用龟息之法调整呼吸,在配合云家古武的密法,他发现自己几乎可以完全停止呼吸。

看到姚云和琼丽倒在自己的身边,路正行一时也毫无办法,他尽量不敢动,因为但凡身体一动就会消耗体内的能量,这样就需要氧气。

而只要自己不进行大的活动,完全可以靠体内的真气流转,在一定的时间里极度减少氧气的需要。

路正行均匀地调整着呼吸,微闭着双眼,他感受着周围的这种奇怪的蓝色,因为他明白这一定是神经性的麻醉气体,不然为什么只有他们三个人类倒下,而周围那些机器人却丝毫没受影响呢?

路正行缓慢着感受着周围的气体,慢慢地觉得自己皮肤能感受到那种蓝色的气体正在向皮肤中渗入,它调整体内的真气,抵挡的这种蓝色真气的渗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路正行感觉到周围这种蓝色的气体在逐渐地消散,山洞上那些抽风机开始疯狂地朝外排放着这种蓝色的毒气。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山壁侧面一扇巨大的隐蔽石门打开了,一行人走了进来路正行,由于头并没有克月向那一侧,他隐约间听到了一双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咯噔咯噔的声音的声音。

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听到其中有刘大成的声音,刘大成的声音似乎在和这些人争辩着什么。

他听到刘大成说到咱们说好的,只是把他们封闭在这里,你们怎么竟然刘大成的话没说完,他就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发出了一个人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是路正行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个人的废话真多,他都成了叛徒了,还对前任主子那么忠心,这是做给谁看的?把他拉出去弄死得了。”

接着路正行,听到一个女子说道:“不要杀了他,留着它还有用。”

老者却没有搭话,路正行赶到一行人就来到了他们三个人不远处停住了,只是那老者奇怪地说道:“这个诺瓦的精英战士怎么和这些人混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知道我们的事情?”

女子笑道:“不可能,我们和地球联盟军联系的事情只有诺瓦的高层知道,她只不过是精英小队的一名战士,这样的信息她是不可能得知的。”

老者越走越近说道:“”这个年轻的小女孩儿就是摇破军的女儿吗?”

女子回答到:“就是他,只要我们控制住这个女孩儿不怕姚破军不答应我们的条件,他想的挺好,把我们诺瓦人利用一下然后就脱离我们的控制,你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占了便宜就想跑,他现在一定想不到她的女儿在我们这。”

那老者却淡淡地说道:“仅有他的女儿是不够的,不行把那个女的也弄出来,她毕竟是姚破军的老婆,这次他的老婆和女儿都在我们手里,不怕他不听话。”

听到这里路正行心中一惊,这些诺瓦人难道找到了姚破军的妻子?

这也就是说姚云的母亲现在还活着,这对姚云应该说是一件好消息吧。

女子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姚破军那是什么人,用他的家人要挟他恐怕会适得其反,我的计划不是这样。”

那老者有些诧异址问道:“不是这样,你的意思是?”

下面的话两个人说的很轻,路正行使劲士E听却没能听得清楚。

路正行政想着怎么出手。看着周围人的力量,他感觉到走过来的也不过就是七八个人,他自信只要自己启动,很有可能便可以把这些人。全部镇住,只是镇住这些人之后他并不能出手。

于是他决定等一等再看,等到情非得已他再出手。

那女子和老者一直走到近前,他们论在路正行旁边停住了。

女子道:“这个地球人也挺奇怪的,实力很强,居然几乎把我们一个诺儿小精英小队全揭了,也不知道是有什么背景,这会儿我要好好探查探查。”

那这话老者嘲讽的说道:“你不会又把他探查到床上去了吧?”

那女子浪笑道:“那有什么不好,至少我们诺瓦人的实力又增加一分?”

老者喉咙里发生了一种不满的哼声,确实不再说话。

那个女子问:“第八文明序列的人回到了地球,他会不会就是第8文明序列派来的那个姓岳的。”

老者笑着说道:“那个岳达阳被我们困在了另外一处的地下,他不可能在这里,这个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土著。”

女子笑道:“仅仅是个地球土著吗?我可是了解过他.很有两下的,他现在的修为恐怕已经达到了星河修为了,恐怕穆老您也不是对手吧?”

穆老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一些恼羞成怒的说道:“再怎么厉害他也是个地球人,他懂得什么,只要我稍施手段,他在我面前还不是必败无疑。”

听到这里路正行明白,在这群人中看来是这老者的修为最高,于是他想到能不能先出手制住这老者,然后再收拾其他的人。

当两个人前来搬动路正行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

大厅中蓝色烟雾再次弥漫开来,那女子大叫道:“不好,我们还是被刘大成这家伙给算计了……”

可惜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便晕倒在地上。

原本正想启动的路正行,幸好还没有动,他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这么有戏剧性。

蓝淡蓝色的烟雾再度充满了整个大厅,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人也倒在了地上。

那女子就在挣扎之中倒在路正行的旁边,如的双眼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因为在如失去意识之前,好像看到路正行冲着她笑,并且还眨了眨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祭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灵锻师

逆熵3

天灵锻师

橘子伯爵

天灵锻师

梦现夜

天灵锻师

浮旅

天灵锻师

咖喱吃火锅

天灵锻师

八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