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军迫近》。

任平生眼睛瞪得滚圆,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宋老,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也难怪他要吃惊,若真如宋谦所言,这个僧人岂不是在几十年前就知道会有任平生存在,而且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还一清二楚?若真是如此,他必然知道自己重生的秘密,这如何不让任平生心神俱震?

宋谦一脸笑意,“能见到一向从容自若的任平生,露出这样的表情,也是件有趣的事。平生,我没有骗你,这是那人亲口对我所说。”

任平生连忙追问道:“宋老,这人究竟是谁?他是否还在人世?”

“这个......”宋谦缓缓移步,在庭院内走了起来,好似陷入回忆中。

任平生见他默默不语,也不去打扰,耐心的跟在一旁,两人就在这院子里静静的散步。

良久,宋谦缓缓开口,“我也只见过他一面,那时岛国大举侵华,我还只是一个营长。因为临时突发情况,部队选择突围。由于他们攻击凶猛,部队就被打散了。我和一些弟兄就退到了县城里的老君庙,就在那里我见到了他。”

说到这里,宋谦露出了无比崇敬的表情,“任何人见到他,都会为他的风姿着迷。他看上去不会超过25岁,中等身材,白皙的皮肤透着晶莹的光泽,强壮的身体会让你感到无比神圣。他有着平静温柔的黑色双眸,古铜色长而亮丽的头发。任何杀气都无法靠近他,我们所有战士都情不自禁的被他圣洁的气息感染。

我带着敬意询问他的姓名,他回答我说,他没有名字。若我们非要有一个称呼,就叫他巴巴吉!”

“巴巴吉......”任平生重复了一遍这人的名字。他亦被宋谦的描述所触动,很想知道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当时,我们藏身的老君庙由于建筑相对高大,被敌人认定为抗战工事。他们指挥官,当即下令,架起迫击炮向我们炮轰!当侦察兵向我汇报这个消息时,巴巴吉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很温柔的说:交给我,一切都没事。

我之所以用温柔这个词,是因为他的声音,是无法形容的美好,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当时巴巴吉就站在庙门前,那些岛国士兵竟像是看不到他。迫击炮一炮打来,没有爆炸声。两炮还是没有动静,他们一连打了十几炮,一颗都没有爆炸。

岛国的指挥官惊呆了,整个部队都惊呆了。直到我们平安撤走,他们才再次返回老君庙。据说岛国军队看到老君的神像集体哗然,一个个张口结舌,目瞪口呆,齐刷刷的跪倒在大殿前,请求老君爷宽恕自己的罪行,并保佑他们可以平安回国!”

宋谦见任平生一脸憧憬之色,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撤退的路上,我曾询问他的来历,巴巴吉只说自己来自喜马拉雅山之巅。并将你手中的那本册子交给我,让我帮他寻找传人。

待他说完传人的要求,我也如你一般震惊,张口结舌的向他询问自己的未

“十有八九是不干净的东西。”姒月如顿了顿,之前她从龙陵出来之后就一直打探关于帛书的下落,也多多少少探寻到帛书失落与土司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对于姹女妖尸的传闻也有所耳闻,“这个地方是有门道的,叫七阴连环聚阴·穴,专门用来聚集穴地周围的阴气。我估摸着,这玩意大概是常年吸纳阴气,成气候了。”

“好对付吗?”马伟光低声问道。

“不好说,这东西在云滇一带才有,我也是第一次撞见这么邪门的东西。”姒月如再次......

熊倜一听这镖旗是武当山上的,要将这女子的画像挂在屋里?这

白紙扇的發光,令虞淵頗為驚詫。

白紙上,“慧極必傷”四個顯目的黑色古字,如黝黑的深潭,仿佛能夠將人的靈魂,都給拖曳進去。

旁邊的詹天象,注意到那把白紙扇的光芒,好奇地看去。

只看了一眼。

詹天象駭然閉目,低喝道:“虞淵,你那把扇子,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眼瞳,此刻都覺得刺痛,似被鋼針穿透了般。

而虞淵,凝視著白紙扇,和那白紙扇的那四個黑色古字,自然沒有丁點損傷。

“難道說,在我一次次地,借它修行慧極鍛魂術后,它只能和我靈魂呼應?”虞淵暗暗驚奇,“除我之外,其余人即便只是看著它,都會覺得難受?”

“虞淵!”

也在此刻,另有人看到那把白紙扇的奇妙。

李禹握著“祭魂球”,從那片殘垣斷壁的廢墟,重新來到虞淵身前。

李禹的一雙眼睛,綻放出別樣的神采,“你這把扇子,泛起了奇妙的魂之波動。”

他指向,白紙上的“慧極必傷”四個古樸黑字,驚奇地再道:“這四個字,仿佛在吸納著什么?”

“不錯。”遠處的李玉蟾,冷不防地,也回應一句。

此話,只在虞淵心湖響起,旁人是聽不見的。

李禹手持祭魂球,李玉蟾剛晉入陰神,兩人在靈魂的嗅覺方面,遠超在場的其他人。

“奇怪……”

抓著白紙扇的虞淵,心中嘀咕,因為身為這把紙扇主人的他,都沒有能夠從那四個黑色古字,感應出異常動靜。

“我幫你去窺見。”

李禹拋出那枚祭魂球。

祭魂球懸于兩人頭頂,球體熒光浩淼,諸多神秘符文閃爍,揮灑出清濛的光芒。

光芒,照耀在這片宮殿廢墟。

就見,有破舊的暗黃墻壁,所繪刻的鬼畫符般的,曲折蜿蜒的奇詭線條,猶如活物般扭動了一會,忽然“咻”的一下飛出。

飛入白紙扇上,那四個黝黑顯眼的四個古字。

另有灰白色的古老石柱,鐫刻著不知名的魔怪、異魂的圖案,也像是突然被賦予生命,掙脫了石柱的束縛,朝著虞淵呼嘯而來。

一閃后,逸入那“慧極必傷”四個黑色古字。

冰涼的石地,刻印著的某些符篆花紋,如變幻為一個個袖珍小人兒,活蹦亂跳地,興高采烈地,鉆入那四個黑色古字。

這一幕幕畫面,是李禹特意通過祭魂球,呈現給虞淵看的。

虞淵目瞪口呆。

那把,從趙家靈寶齋得來的白紙扇,究竟蘊藏著什么秘密?

為何在禁地深處,在這淪為廢墟的宮殿,能吸引那些瞧不見的奇物,主動地涌入其中?

“讓我都覺得匪夷所思。”李禹深吸一口氣,那枚祭魂球落入他掌心,他很好奇地,看著那把白紙扇,深深望著那四個黑色古字,說:“涌入那四個字的,不是什么魂靈,而只是……”

皺著眉頭,李禹斟酌著,去組織語言,“而是一種意念,一種遺留的記憶,不愿消散的殘存情緒。”

旁邊的詹天象,也看到了奇妙,卻沒有能夠領悟他想要傳遞的意思。

虞淵瞬間就懂了。

逸入那四個古老黑字的,猶如烙印在地魂的一枚枚記憶光爍,或某種只有文字的傳承知識,亦或者如扇子透出的悲涼情緒。

十年之約后的第五天。

萬法仙院里面的幾位大佬已經有點方了。

這一天,新任的院長司徒矩終于坐不住了,敲開了葉楓的門。

“葉楓!!葉楓啊!不是說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么?這都五天過去了,咱們到底怎么整啊?”

嘩啦。

高呼聲中,司徒矩一把推開了葉楓小院的院門,然后,院子里的一切讓他呆住了。

“你們……竟然在……”

他抽了抽鼻子,濃濃的牛油味讓他差點打了個噴嚏。

“你們竟然在吃火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军迫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空支配者

蓦翼

星空支配者

林喵喵

星空支配者

钟爱自由

星空支配者

天天吃冰糕

星空支配者

唐七公子

星空支配者

发丝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