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开元五重》。

十三天来的痛苦折磨,就算铁打的人,也会受到损害是以他才能在那千钧一发的刹那间将画眷取出,塞入鬼爪,以这

齊林太擔心,一旦痕篤發現處和部的軍隊不但沒有解散,反而在加緊練兵,會懷疑到他們要造反,對他們起事不利。

派往契丹的探馬陸續來報,契丹大軍并沒有解散,而是分解成若干支分隊,正在加緊構筑城堡。

構筑城堡?契丹人構筑城堡干嗎?

眾人皆不解其意。

反復問詢探馬,他們最終才搞清楚,原來,契丹人建城,是為了安置從幽州掠得的人口。

莎林娜擔心道:“看來,契丹大軍并沒有立即解散的意思,何況,城堡建成以后,更會留軍士駐扎,永遠都不會將軍隊散盡了。我們繼續等待下去,恐怕夜長夢多呀。”

格林也搓著兩只手,愁眉緊鎖,一時拿不定主意。

齊林太則覺得不然。

齊林太認為,契丹人在城池建成以后,只能留下少數人馬看守,還是會解散大軍的。

沒有戰爭,契丹不可能空養那么多兵士。

齊林太繼續派出哨馬,到契丹打探消息。

齊林太在等待的煎熬中艱難度日。

莎林娜更擔心,繼續等下去,情況會有變,幾次勸齊林太出兵,齊林太就是猶豫不決。

終于等到了探馬的消息:契丹大軍開始在可汗牙帳集結。

齊林太知道,契丹很快就要解散大軍了,機會終于要來了。

又過了幾天,齊林太再次得到探馬回報:契丹大軍浩浩蕩蕩向西開去了。

向西開走了?

難道契丹又要向西開辟新的戰場?

只要契丹大軍還沒有解散,就不能對契丹下手,免得惹火燒身。

齊林太果斷地下了最后決心:“不能再等了。還是先搞定國內,下一步再想對付契丹之法吧。”

齊林太立即下令,長子格林任大將軍,率兩萬人馬突襲國王營地,務必將營地里的人斬盡殺絕,得手后,通令其他各部首領,立即集結人馬,再將軍隊分解成若干組,到各部落巡游,監督各部集結人馬,若有反對者,格殺勿論。

次子拉乎率一萬人馬去收編駐扎在古北口的一千人馬,若遇反抗,同樣將他們斬盡殺絕,事成之后,到國王牙帳與格林大軍會合。

大軍出發后的第二天,其林太和莎林娜、三子色楞,帶著他們親自訓練出的五千人馬,浩浩蕩蕩向國王營地開了過去。

一路上,莎林娜的心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凄楚和失落。

按理說,終于盼到齊林太起兵,莎林娜應該高興才是。

可莎林娜的心情卻怎么也好不起來。

莎林娜料定,格林的大軍到達之日,便是痕篤喪命之時。

莎林娜聽格林說過,大軍要在夜間抵達國王牙帳,趁王室家族還在夢中,將他們一網打盡。

痕篤或許正在夢中逍遙,便身首異處了。

痕篤救過自己的命,誠心幫過自己,自己也真心愛過他。

痕篤臨死都不會想到,自己是宰殺他們一家人的幫兇。

莎林娜所在的后軍進軍速度慢,很快便人穿衣、吃飯的奴隸。”

阿保機抬頭望了一眼城門,和曷魯對了下目光,對奴隸道:“進氈房回話。”

進了氈房,阿保機壓低聲音問道:“你是什么時候發現主人被殺的?”

奴隸回答道:“早晨,我進城去為主人做飯,發現主人氈房的門大開著,男主人和女主人都已經死了。我去向守門護衛報告,看到他們也被人殺死了。”

曷魯繼續追問道:“在你發現主人被殺之前,是什么時候出城的?”

奴隸答道:“頭天晚上,滑哥一回來,女主人便讓我出城了。”

阿保機的心忽悠了一下。

滑哥明明說,他是早晨回家,才發現父親被殺的。

事實上,滑哥在頭天晚上已經回家。

曷魯追問道:“滑哥回家,女主人為何要讓你出城?”

奴隸答道:“每次公子回家,女主人都不讓我在城里呆著。”

阿保機和曷魯又對了一下目光,追問:“你知道主人是何時回家的嗎?”

奴隸搖頭道:“我出城的時候,主人還沒有回來。”

曷魯問:“半夜里,你聽到城里的動靜沒有?”

奴隸道:“我干了一天活,很累,一倒頭就睡到天亮了,啥聲音也沒有聽到。”

阿保機沉吟了一陣,對奴隸說:“城門外的拴馬樁上有馬,送給你一匹馬,你快走吧,走的越遠越好。記住,這里發生的事,你不能對任何人提起,要不然,你就沒命啦。”

看著奴隸手忙腳亂地騎馬而去,曷魯猜想,滑哥在殺人滅口時,可能忽略了不在城中的這名下人奴隸。

或者是因為下人奴隸和放牧奴隸住在一起,人多,滑哥沒有下手的機會。

向可汗報告以后,可汗為保護現場,沒讓滑哥回城,滑哥便失去了進一步殺人滅口的機會。

可是,阿保機應該立即帶著奴隸去與滑哥對質才對呀,為何要放走這唯一的證人呢?

顯然,阿保機另有打算。

兩人繼續返程,曷魯問道:“你準備如何向可汗回復?”

阿保機顯然已經深思熟慮,道:“剌葛已經帶人去擒拿那些整天喊著要殺人的人了。抓人好抓,放人難放呀。你說,對我們來講,殺一個滑哥好呢,還是鎮壓那些不法人員對我們更有利?”

曷魯立時明白,阿保機是要放滑哥一馬啦。

怪不得阿保機要放走奴隸,如果滑哥再殺了奴隸,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曷魯感嘆道:“只是便宜了滑哥。”

阿保機咬牙切齒道:“滑哥心狠手辣,竟然殺了自己的父親。此等惡人,我豈能放過他。只是讓他多活幾天罷了。”

停了停,阿保機又說:“當然,我們要向可汗如實稟報,如何處理,還要看可汗的意思。我想,可汗也會以大局為重的。”

夕陽斜照,太陽很快就要落山了。

可汗還等著他們的消息,他們只能踏著清涼的夜色前行。

馬蹄在草葉上踏過,發生輕輕的聲響。

在杜加府西區,有一個尊君修士,就像惡魔般殺戮著中世界修士,無論是誰、無論是尊君初期、還是尊君巔峰,只要遇上就絕無可能逃脫。

很多人離開了西區,再不敢在這里游蕩,西區開始變得寂靜起來,到處都是西域的尊君修士,中世界的修 而在大湖旁边一块巨石之上,坐在一位枯朽老者,头戴一顶草帽,手中持着一柄鱼竿,脑袋微低似乎是在看着湖中,但双眸却是紧闭着,尽管此时下方的鱼饵已经晃动起来,他也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丝毫......

那大汉展颜笑道:只怕这就是我急,竞像是早已打算好的,楚留萧少英道:你是个非凡的对手,年纪稍大了几岁.否则我一定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开元五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希望之子

九死而不悔

希望之子

来点香菜

希望之子

公子硕

希望之子

曾试霜刃

希望之子

北冥从云

希望之子

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