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圣灵胎》。

楚留香抓起一捧黄沙,沙粒自他指缝里雨一般落下老板娘说:强盗、逃犯、凶手、恶棍、彩花贼和一些出卖厂朋友

城外,金珞山。

四大家族,每隔三年舉辦一次的三境比斗,今次,由黃家選址于此。

清晨,天色陰沉昏暗,看樣子今日的太陽,怕是不會顯現。

特意被騰出來的,清掃整理過的空曠山谷,高臺林立。

四大家族的首腦,還有核心的戰力,悉數到齊,分散著聚集于各處。

每一座高臺,都由堅硬的石塊堆砌,作為戰斗場來用。

虞淵,在后面扶著老爺子虞璨的輪椅,聽他介紹其余三大家族的重要人物。

轅蓮瑤那邊,有厲鋒,還有數位轅姓的老少,每一位都氣息悠遠,一看便知不好招惹。

“別看城主是女的,可在我們暗月城,她的境界,其實是超過老一輩的。”虞璨輕聲介紹,“我要是沒看錯,城主應該是入微境初期修為,整個暗月城,她應該都是唯一的入微境!”

他滿臉艷羨,“如此年輕,便踏入到入微境,將來轅家興許有可能,成為如藺家,甚至蘇家那樣的帝國中流砥柱。”

沒有被打斷雙腿,沒有跌境前,虞璨也僅僅只是破玄境。

相比轅蓮瑤,他的境界和資質,明顯是大大不如。

“轅家,可沒那么簡單。”虞淵悄聲說。

那位赤魔宗的老叟,可是差點能凝聚陰神的人物,他和轅蓮瑤絕對關系匪淺,而且現在便隱在城主府。

沖擊陰神失敗,老叟也有入微境中期的修為,加上當年的經驗,戰力其實相當入微后期。

也是如此,老叟斬殺寒陰宗的呂岄,才會那般輕松。

正是因為轅家強大,轅蓮瑤為轅家之主,又是暗月城的城主,私底下還藏著那位赤魔宗老叟,虞淵才在明知血神教的存在和密謀時,還敢繼續逗留,和城主大人鋌而走險的原因。

“對了,你之前強闖城主府,非要去見城主大人,所謂何事?”虞璨奇道。

“就是想問問,那黃家到處放話,要在三境比斗時殺我,她管不管。”虞淵灑然一笑,雙手放在老爺子肩膀,示意他放寬心,“城主大人說了,她可以保證,我絕不會死在黃家小輩的手中。”

“真有這樣的保證?”虞璨眼中滿是狐疑。

自從收到消息,聽聞黃家要對虞淵下殺手,他就不贊成虞淵繼續參戰,但在虞淵的堅持下,他最終還是應承了。

可內心,依然憂心忡忡。

“爺爺,你安心啦,我肯定不會有事。”虞淵勸說了一句,扭頭瞥了一眼姑姑虞酈,說道:“那東西,好用嗎?”

昨夜,他悄悄找了虞酈,將驪龍剪送出。

虞酈眉梢中,都洋溢著喜色,“當然好用!你這小子,還真是有一手!放心,這趟的黃庭境比斗,不論誰是我的對手,我都會獲勝!”

話罷,她的目光,落向趙家。

肥碩如肉山般的趙東升旁,有一頎長白衣男子,百無聊賴地站著,似乎并不關心四大家族的三境比斗。

“趙溪,同為黃庭境后期,該是你此境,最大的敵人。”虞璨皺著眉頭,說道:“趙東升這個弟弟,對掌管趙家沒有興趣,一心想要脫離乾玄大陸。他經營家族沒天賦,可在修行一途上,將來恐怕要超過趙東升。”

虞酈油然而生戰意,“我早知道,他會是我最強對手!”

趙家那邊,有一位美麗少女,身穿水藍色長裙,明眸皓齒,落落大方地,朝著虞酈甜甜一笑,說道:“虞阿姨,要是你和我小叔交手,還請手下留情啊。”

“臭丫頭,記得喊姐姐!”虞酈惱火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說道:“活該你被困蘊靈境,遲遲不能突破!”

虞淵愕然,于是特意多看了幾眼,“她,原來就是趙雅芙。”

同在暗月城,又都是四大家族之一,虞家和趙家并非敵對關系,加上趙家常年經營各類商鋪,兩家時有來往。

趙家和虞家,屬于井水不犯河水,很多族人彼此熟識。

虞酈顯然認得趙雅芙,以前也打過交道,而且看樣子還相當熟稔,不然不會如此講話。

“雅芙,見過虞大哥。”

相隔一大截,趙家那位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款款行禮,一雙耀目的眸子,竟在虞淵身上流連忘返,“以后,小妹若有叨擾虞大哥的地方,還請虞大哥莫怪。”

此言一出,不僅轅家、虞家和黃家,連趙家內

再说了,看看对面的酒楼,这么好的位置,若是拿下开余庆阁,那是再好不过。不过就是小了些,最好将隔壁的车马行也拿下,一起装修收拾一番,弄个大招牌一挂,绝对的气派。

隔壁的车马行,虽然门脸不大,但是后面院子大,跟酒楼打通之后,一起规划一番,绝对是一等一的铺面,这可是朱雀大街,寸土寸金的地方。

“多吃些,一定要吃饱了。”赵普将声调放低了三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体贴些,他已经决定,连人带铺子,都要拿下。

“大娘......

在防腐防虫防潮的性能上也要稍微弱上一点,不过这木料却已经可以称为国内顶级,同样具有收藏价值。

不过张成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出手,因为这个时间段国内的紫檀市场非常混乱,真真假假,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出判断的。

他之前在古玩市场,见到过的以假乱真的例子可并不少,就算现在看到这种东西,张成也不会容易动摇。

但是不管是那种紫檀,都不能忘记十檀九空的道理,甚至许多的野生紫檀林一样还会有空心的存在。

因为只有复杂的山地环境才能为它们的生长提供合适的环境,在没有营养的情况下,紫檀必须保护自己,所以就会利用心材的养分,导致靠近心材的部分逐渐的变得酥软,所以很多人都会遇到传说中的“死檀”,打开以后,木材的中心发白、发灰,完全没有水分,那就是一个肥料了。

也就是说,这些木料的油脂也已经被消耗殆尽了,这木料也变成了普通的烂木头,现在他们那些地毯上的没有棕眼的紫檀串子就是用这种东西做的。

虽然这些紫檀木的生长周期等,但是对于野生林和种植林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这老头子带他们来的这里确实有这么一小片小叶紫檀林,而且张成也确实是看到了一些长势比较喜人的,直径差不多超过了23、4厘米这样的。

只是……仔细看一看这两株的状况两,却让张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紫檀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用处啊!

“你也看出来了?”甄宝卿叹了口气。

所谓的小叶紫檀,之所以珍贵,除了他的生长年限长意外还要主意他的纹路和形态。

因为多种情况下,这种东西的生长环境都是非常恶劣的,很多野生紫檀的树干会不自觉的就弯曲了下来,所以就会导致取材困难能用的东西也没剩下多少。

很多时候搞到手的那些玩意儿,其实上面的纹路非常的不规则而且粗细也分布不均,但是之前的东西肯定不会把这些问题暴露的这么明显。

甄宝卿都看的出来,这两株紫檀的价值不高,虽然是实心的,但是问题在于这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纹路可言……

张成一只手摸上了那个紫檀,嗯?他微微的皱眉,脸上突然出现了一股非常诧异的神色。

自从她重生以来,这种能让他突然出现意外失态的情况少之又少,尤其是现在已经习惯了发现各种奇遇,并且总是会在一些不经意的情况下发现前世老板费尽心思的东西现在就能够被他找到,最多也只不过是让他挑挑眉,让他感慨一下造化弄人。

可是这株紫檀真的是不一样,这手感让他莫名的熟悉,但是一时间有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摸过这东西。

张成开始沉下心来,摸了一下,这东西的裸直径已经超过了20厘米,虽然不知道到底生长的多久,但是他却有一种感觉,这个紫檀的新蔡部分全都被腐蚀了。

那股强烈的熟悉感越来越吸引着他,他好

安梓晴步履轻快地走向前,可她的一双眼睛,却透着冷冽。

众目睽睽之下,她反常的举动,瞬间吸引了这一层所有来客的注意力。

钟离大磐,席荃,还有千劫鬼王,都不自禁地凑过来。

虞渊也愣了一下。

“安丫头,不会在这胡来吧?”

罗玥眉头一皱,在虞渊旁边拉扯了一下他衣角,“你最好阻止她,商会肯定不想第一天,就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血神教的神女,在浩漭天地时,行事就跋扈没什么分寸,这点她心知肚明。

罗玥担心安梓晴控制不好自己的......

,沉酣于纷华绮丽之乐,奔走于权贵知趣的话,最好就是乖乖的离开这里虬须大汉道:却不知道这位武林,奋起精神,直窜过去,嘶声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圣灵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髑

地道哥们

灵髑

安溪柚

灵髑

昨夜大雨

灵髑

风中黑袍

灵髑

闲人闲事闲话

灵髑

玉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