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茕茕》。

在這一艘渡船跨過萬水千山,到了北方的秋水長渡后,終于算是到了那艘云舟所能達到的最遠距離,而當下了渡船,江塵剛要拿出比黃魚錢更高級的玄元錢交給周青,可誰知道就在這時,周青跨上云舟都還沒真正告別,就嗖的一聲上了云端。

就聽天上人高聲笑道:“江小兄弟要是送朋友一程都要收錢 那我周青還要不要在這江湖上混了。如果你還要去北方太玄洲的話,小兄弟你就得一直北去,先走出這狹長的秋水長渡,之后差不多再走個萬把里左右,到那最北方的魚尾渡就能乘上可以跨洲而行的騰云洲了。”

“如果江小兄弟真覺得心里別扭啊!記得回來請我喝酒。”

江塵聽聞也是哭笑不得,怎么這位都已經是十二境太乙散仙的人了,還這副德行,這份緣分算是結下了。

于是江塵仰頭道:“那就謝過周山主了。”

有些好心幾下就是強行回避太讓人心涼。

云舟遠去江塵心中感慨不已,越是遠行越是發覺得這個世界雄奇秀麗,在天上觀人間百態,與在人間看山高水遠完全是兩個感覺。

當這個世界的隱約輪廓,在這個一直蝸居一隅之地的少年內心擴展時,少年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好像很吸引人,也越發讓人覺得自己的渺小,所謂:“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想必當年蘇子渡江也是同感

于是少年懷著對這個世界好奇與敬畏,一路向北,再次踏入另一座江湖。

十里不同天,夕陽下江塵第一次覺得天有些涼了,原來不知不覺已經九月了,聽說那些出了小鎮的人,都已經回到小鎮了,也不知道小月兒回去沒有,如果回去了現在正在跟紅妝打鬧的吧!回趟家還沒人在家給他們做飯吃,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很失落。

想著想著少年瞇起雙眸看著東邊 他開心的笑了,笑著笑著便又沉默了下來,也不知道兩個會不會真的打起來啊?

原來少年有些想家了。

北方已經可見火紅色楓葉飄落,江塵一路走走停停,不知不覺便又走了很久了,這日于碧海湖邊,突聽嬌媚女子溫婉歌聲。

江塵覺得在這樣清涼的北方聽到這樣的歌聲挺好的,他遠遠看去果然便看見一個身穿粉紅襦裙的女子,于湖光映日的璀璨湖面的船舟之上對夕陽歌唱:“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憂矣,於我歸處?”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憂矣,於我歸息?”

“蜉蝣掘閱,麻衣如雪。心之憂矣,於我歸說?”

真好聽,突然想到小時母親好像也會在自己耳畔歌唱,只是模糊之間已經忘記了好聽的歌謠,一時間少年居然莫名其妙的眼眶有些紅了。

下一刻就聽有船夫道:“小公子坐船嗎?”

原來船上劃槳之人是一個中年船夫,只是因為農家的日以繼日的奔波,靠著買苦力與老天爺討飯吃的活計,所以似乎也是用壽命與老天爺換了生計,所以在人間這些辛勤農夫天往往只在四五十歲的中年,就已經顯得很蒼老了,所以已經要喊老人家了。。

江塵聽聞趕緊仰頭不讓那呼之欲出眼淚掉下,他平復了一下心情道:“船家去北方的曲邱嗎?”

船家高聲道:“小公子因為路程較遠所以要五兩銀子。”

舟船還算較大,有供客人睡覺的幾間單間,在加上從這里北去曲邱水路數百里,大約要走上六七天,因為歷來都是單道去了回來就不可能有客人,所以這價錢很公道,上船先講價,就是為了讓客人一路坐得舒心,不要時刻擔憂船家的半路漲價宰客,可見老人是實誠人。

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算是暴利天天有客人的話,這也算是一份很好的營生了,至少吃穿不愁。

江塵聽聞道:“那一路勞煩船家了。”

在船夫第一次開口時,好看女子就已經停止歌唱。

痕篤更加惱怒,喝問:“照這么說,奚國大軍仍在與契丹軍隊對峙,你是棄軍而逃啦?”

胡損抖作一團,低頭不答。

痕篤狠狠踹了胡損一腳,厲聲罵道:“沒有骨氣的東西,你想過沒有,你一走了之,奚國大軍沒了統帥,一旦契丹大軍發起進攻,后果會怎樣?”

胡損面色慘白,暈死過去。

其余人已經看清,一招便將胡損重殘的人,竟然是國王痕篤,哪敢逃遁,全都翻身下馬,跪地求饒。

痕篤向眾人掃了一眼,發現竟然都是昔日國王牙帳的衛兵。

痕篤想,這些衛兵都是被胡損所迫,不得已而為之。

罪魁禍首是胡損,本與這些兵士無關。

痕篤輕輕嘆息一聲,說道:“你們都起來吧。”

痕篤已經知道,阿保機親自率領的契丹北部大軍,也已壓了過來,決戰在即。

而奚國軍隊突然沒了主帥,軍心必然會大亂。

幾萬條鮮活的生命呀。

情況已經萬分危急,自己不能袖手不管。

痕篤當即命令隨從道:“趕快將胡損押上馬背,立即隨我回軍營。”

塔娜緊隨痕篤身后出了山洞,沒有想到,痕篤突然出手,剎那間已將一個人砍于馬下,身手好生利落,卻不知痕篤與此人有何仇恨。

此時看到其他人都下馬跪地,口稱國王,向痕篤求饒,大驚,想到,這些人怎么稱兀里軫國王?兀里軫怎么會是國王呢?

此時看到痕篤就要離去,塔娜急了,猛地沖到痕篤面前,問道:“你真的是國王嗎?國王不是叫痕篤嗎?你是兀里軫,怎么會是國王呢?”

痕篤想笑,卻笑不出,只咧了一下嘴角,答道:“我過去叫痕篤,是國王。現在是獵人兀里軫,已經不是國王了。”

這時,山洞里的其他三個人也走出了山洞。

青林躲在山洞里,外面發生的一切盡收耳中,已經知道,在他家生活了大半年的兀里軫,就是國王痕篤。

難怪兀里軫有如此厲害的本領,原來,他就是奚國第一勇士,國王痕篤呀。

都怨自己有眼無珠,還給兀里軫講國王的傳奇故事呢,真也可笑。

青林本來沒有見過國王,竟然信口開河,給人們杜撰出國王的長相,更讓人臉紅。

不過,能與國王在一個石洞里住了大半年,并吃著國王親自獵取的獵物,死也足矣。

青林心情格外激動,聽到痕篤馬上就要離去,急忙走出了洞穴。

這時,那十幾名兵士中的一人突然喊道:“阿爸,阿媽,塔娜,烏娜,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青林轉頭一看,喊了一聲“芒來”,疾步上前,與喊話人抱在了一起。

兩人的舉措,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時,塔娜也已經看清,自己的大哥芒來,竟然也在人群里。

只因剛才人們的注意力都用在了痕篤和胡損身上,兄妹倆盡管近在咫尺,卻都沒來得及看清對方面目。

一家人全都撲了上去,與那個叫芒來的青年擁抱在了一起,烏娜更是歡呼雀躍,一跳老高。

痕篤已經明白眼前發生了啥事。

但事情緊急,一刻都不能再耽擱。

痕篤大聲命令道:“忙來,事情緊急,立即隨我回軍營去。”

塔娜其實還沒有完全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看到痕篤要走,急了,不顧一切地撲了過來,緊緊拉住痕篤的手,說道:“我不讓你走。”

烏娜也跑到痕篤身邊,說道:“大哥哥,你答應過我的,在沒教會我射箭以前,你不能走。”

痕篤摸著烏娜的小毛腦袋,對塔娜說道:“幾萬條生命命懸一線,只有我才能救他們,我需立即出山去休戰。你們放心,等辦完了大事我就回來,我們仍做獵人,再不分開。”

古浊飘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年轻人道:我正想过去!他居

就在龔塵影他們剛奔出時,生死輪內一片茂密叢林中,一條小路穿行其間,一隊妖獸正嘶叫著沖向森林前方,樹林中綠葉如箭,帶著尖銳呼嘯聲擊向他們。

這是一隊以爬行類為主的妖獸,但主要以二個大族為主,地刺蜥、六尾毒蜈以及零散的幾只其他種族強大妖獸,他們一路披荊斬棘,雖有折損,也是極少。

“我等需再快些,這樣我們就能像上一關一樣,能提前休息并伏擊了對方,上一關那隊人類劍修可真是難纏”,領頭乃是一頭二級后期地刺蜥,其半立身形,身上長滿了密集的堅刺,尤如披了一層堅硬的硬殼,其頭如斗,長長的舌芯不時伸吐,手持一對板門大刀,他望了望身后二十二頭妖獸,不由呼聲連催。

上一關他們遇到了十步院劍修,一番激戰下來,己方死了十頭妖獸,重傷了四頭,不過那重傷的四頭最后成了他們的腹中之物,反正繼續往下也是不能戰斗了,便不如做了貢獻。想到那些修士身后劍匣飛出的滿天劍雨,一些妖獸身上不由一寒,那些劍修太恐怖了,攻擊犀利無雙,就連它們這里天生最具防御的一些妖獸也不敢用身體硬接,尤其是一些身上沒有劍匣的修士,其攻擊更為恐怖,不知何時自己頸方上方空間中就會出現一柄利劍,當真防不勝防,有幾頭同伴便是在猝不及防下掉了頭顱,對方若不是猝不及防下中了伏擊,結局當真難料。

…………

李言揮手放出一道藍芒,一條水帶向空中一只比他整個人還粗上二倍的手臂卷了過去,那手臂乃是一條自沙中飛起的觀音手臂,上面歲月斑駁,一塊塊表皮脫離后顯現出一個個褐色小坑,帶著嗚咽破空之聲砸將過來。

藍色水帶一繞一沉后,便將其遠遠的帶飛了出去,飛向古道一旁沙土中,“砰”的一聲砸的沙塵四濺。

看著四周同樣是疲于應付的其他修士,再望望荒涼大漠中不斷飛起的神像殘肢斷臂,以及夾雜其間的不知名的黑、紅兩色沙蟲,讓李言一陣頭皮發麻,這關攻擊強度遠遠超過了上一關,他們半刻鐘時間竟只前進了不到五百米,其間還有二人被一種紅色類似蜥蜴的沙蟲咬中,現在一人昏迷,一人也暫時失去了戰斗力,這還是幸虧他們這里都是擅自用毒之人,給二人服了幾種解毒丹藥,算是緩了其體內毒性蔓延。

此二人已被龔塵影收入了特制的儲靈袋中。儲物袋中只能存儲死物,無法存儲活物,否則會因為空間內沒有空氣,活物在里面活活窒息而死,而儲靈袋則是一種特制的空間,其內攝入了極小的靈脈,可使得活物在內不但可以存活,而且還可以靠靈脈修煉,這種儲靈袋在外界可謂珍貴稀少之極,即使以四大宗門的實力每宗也不會超過十只,這次參加生死輪,也只有三個隊長分別領取到一只,以防宗門有人受傷后,失去戰斗力,卻無處藏身。長老們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要他們視同生命一般保存好,出去后立即上交宗門。

在上一關中,他們最終從智忠禪師尸身上同樣獲取了一只,現在二只儲靈袋都在龔塵影身上,出去后都會上交宗門,至于凈土宗索要,那是想都不想的了,要是同樣龔塵影她們被滅,儲靈袋被凈土宗獲取,也是自不會歸還,只能自認倒霉。其實這種儲靈袋上都有領隊筑基修士的神識在上,一是開啟需要,二是最后關頭可以引爆儲靈袋,只是智忠禪師在自爆前神識已是溝通儲靈袋,但最后李言卻提前一步引發了支離十二,讓他根本沒來得及銷毀儲靈袋,但他這只儲靈袋龔塵影暫時還是沒法使用,必須消除上面留存的神識印記方可,那是需要時間的,但他們此刻并不需要立即使用,倒是不急了。

那種紅色蜥蜴,身形奇小,頭呈細長梭形,渾身鱗甲如光澤艷紅刺目,速度極快,往往隱藏于其他神像攻擊帶起的沙塵之中,一閃即沒,去若閃電,凝氣期十層以下的護體靈光在其一擊之下,基本是一擊即碎。

現在六名凝氣期十層以下修士,除了李言外早在護體外拍了一張“鬼車符”,此符有著筑基中期防御,在進入生死輪時一人配發了三張,看那幾名長老一臉肉痛的模樣,就可知其珍貴程度,如果不是參加生死輪,凝氣期修士若能擁有一張都是視若珍寶,此符據說是低階就可用自身靈力激發,且能持續補充符內一些消耗,雖然最終還是不免要符威耗盡,但比通常那種一次性防御符紙不知要珍貴了多少倍,就是筑基修士也是珍藏少用,主要原因是煉制其二味原材料在外界已是極少,近幾千年來都是從此秘境中采的,不然那些金丹長老如何能那般不舍。

李言沒有拿出“鬼車符”,

德琳太小看維容了,她是站在解語者的高度上俯視維容,認為維容就應該為她服務,但維容站的卻比她更高,而且并非俯視,而是無視她,她被耍的很徹底。

不僅維容,眼前這個陸隱半途入局,同樣占據了主動,得到的更多,她雖然當上會長,卻是最大的輸家。

如今時局改變,解語者不再如同之前那般高高在上,她的思想也在變,學會了思考,學會了借勢,學會了提升自我價值。

“維容的事我會處理,或許很快,你與他能見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茕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恒道界

山海十八

永恒道界

灯下美人

永恒道界

月半貔貅

永恒道界

吉祥小猪

永恒道界

公子天策

永恒道界

阿黑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