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蛇牙(下)》。

郭玉霞柳眉一皱,道:这会是谁其人往谢良嗣色泰定曰不闻有累

黃昏短暫而絢爛,夜晚無聲息的降臨葬神山,從此時開始直至黎明前,葬神山里將越來越危險。

藍色的月光零零碎碎的灑在地面,一個白色的身影借著微光,穿過粗大而茂密的灌木叢林小心的前行,森林里不時傳來的獸吼聲絲毫不能影響身影的步伐。

這個白色的身影正是夜陽,此時他的行動看上去沉著冷靜,內心里卻已趨于崩潰。他奢侈的使用了一顆空間石,原本以為會被空間轉移到城鎮,或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只是夜陽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還在葬神山。身邊的樹木比之前自己在葬神山里看到的樹木都要粗大,夜陽隱隱覺得此時他可能正身處葬神山的中心地帶,那個傳說中的人類禁地。

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之后,夜陽小心的前行著,妹妹一定在等著他來參加成人禮,他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為了妹妹他一定要走出這葬神山。

走著走著,夜陽突然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原來此起彼伏的獸吼聲都停了下來,四周一片寂靜,死一般的寂靜。他停下腳步,心在狂跳,他有一個預感,即將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這是人類對危險本能的反應。

“吼~~”

突然一聲震耳的獸吼在夜陽不遠處響起,隨之一股炙熱的溫度沖著他撲面而來。

這聲獸吼打破森林里原有的寂靜,原本在夜陽周圍黑暗角落里隱藏的妖獸隨著這聲獸吼驚恐逃竄,四周一片慌亂。夜陽沒有猶豫,混在逃竄的妖獸中,朝著炙熱溫度撲來的相反方向狂奔。

很快一個火紅的獸影快速出現在夜陽的后方,伴著炙熱的溫度以飛快的速度接近他。

這個速度讓夜陽心中大驚,這可比之前蕭茹追趕自己的速度快了很多。

逃竄中的夜陽不禁回頭看去,他看到朝自己襲來的竟然是一只成年赤焰虎,夜陽心中頓時感到自己完蛋了,這可是一只天級妖獸,相當于人類渡劫期修士的存在。

赤焰虎很快追上夜陽,它伸出右掌對著夜陽的后背直接拍下。

夜陽感到一股巨力從后背襲來,他也不多想順著地面就是一滾,赤焰虎的右掌落空,夜陽剛才所處的地面被這股巨力擊出一個深坑,四周泥土、巖石與植被四散。

夜陽倒吸一口氣,自己要是被趴中,那豈不是會拍成碎片。顧不得多想,夜陽從地上竄起,看準一個方向,以最快的速度繞著彎逃竄。

一擊落空的赤焰虎對天狂吼,它感到很羞憤,一個卑微的人類竟然能夠在它這個強大的天級妖獸的一擊中逃脫,是不能夠被接受的。赤焰虎看向夜陽逃竄的方向,縱身追去。

夜陽在樹林中不停的繞彎飛奔,他的大腦同時也在快速的思考對應之策。

大師父在夜陽臨走時除了給了他一塊空間石用來保命外,還給了三張可以傷到渡劫期修士的火爆炎雷符以備不時之需,此時夜陽想要不要拿出來一搏。

赤焰虎緊跟在后,并把阻擋它的一顆顆大樹攔腰撞斷。

夜陽此時卻冷靜了下來,憑他現在玄力的催動無法發揮火爆炎雷符的最大威力,而且催動之后,將會導致他玄力大損,如果不能對赤焰虎一擊斃命,那受傷后被激怒的赤焰虎將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想到這里,他放棄了拼死一搏的念頭,繼續盡可能的往樹木多的地方跑,用這些樹木為阻擋去減慢赤焰虎的速度,讓自己能從其中找到一線生機。

赤焰虎的身體非常強壯,一些大樹在它的沖擊下直接被撞斷,對赤焰虎的速度的影響只能起到一點點的作用。

就在夜陽感到絕望的時候,突然他發現眼前不遠處有一大片烈陽草,心中不由得大喜,他將身體里的玄力全部催動,朝著那片烈陽草狂奔而去。赤焰虎緊隨在后,并一點點的接著。

那片烈陽草已經近在夜陽眼前,但他后面的赤焰虎已經離他只有五米左右的距離,這時夜陽從懷里掏出一張火爆炎雷符,朝著那片烈陽草地用了扔了過去,然后順勢滾到一邊的草叢里。

“轟隆隆,轟隆隆~~”

火爆炎雷符引起的爆炸震動山林,同時引起火光一片。

赤焰虎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弄得有些愣神,就在它愣神的剎那,一條蛇尾不知從何處出現突然對著赤焰虎猛地抽了過去。

“啪”一聲巨響。

赤焰虎被蛇尾抽的飛出十幾丈,它的身體在一連撞倒幾百棵大樹后才停了下來。

抽飛赤焰虎的是一條通體火紅的巨蟒。

“嘶”

巨蟒張開恐怖的大嘴一聲嘶吼,它的一雙豎瞳每一只都有一個人的身高那么大,此時正泛著紅光正緊緊盯著被抽飛的赤焰虎。

“是烈陽蟒,我賭對了!”

滾到不遠處的夜陽全力壓制著自己的氣息躲在灌木叢中,看到這出現的巨蟒,心中不由得暗暗慶幸。

夜陽曾在古籍中了解到到烈陽草是天級妖獸烈陽蟒的最愛,烈陽蟒是通過烈陽草的氣息來進階成長,因此有烈陽草的地方基本都會有烈陽蟒。并且烈陽蟒往往都會把烈陽草生長的地方視為自己的領地,烈陽蟒也是因此而得名。領地被侵犯,被視為禁忌的烈陽草被炸毀,必然令赤焰蟒暴怒,而夜陽很好地將這個怒火莊稼給了追趕自己的赤焰虎。

“古人果不欺我啊,多讀書還是有好處的。”

找到一線生的希望,讓躲在一邊的夜陽心里有些小得意。其實他都沒意識到自己是在玩火,他的氣息哪怕泄露出一絲,就會被兩只天級妖獸發現,那么后果會是他

“為什么?”林肖沉聲說道。

“為什么?”

南方樺一愣。

為什么?這個原因如何回答?

那些境外的邪惡勢力,不一直都在針對中國嗎?

“事情絕對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林肖突然冷冷出聲。

那些邪惡分子針對中國,不惜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斬龍行動。

必定有所圖!

要是沒有任何好處,他們怎么可能舍得下血本,向中國這龐然大物發動挑戰?

為了錢?

不,那些邪惡勢力,手中已經掌控的金錢,已經堪稱天文數字。

就拿邪惡聯盟來說,他們缺錢嗎?不......

”路小佳怔了怔,突也大奖,大道:你可以拒绝我,我绝不怪你

当叶风流与艾尔希坐电梯来到B82层的时候,才发现事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实际上他们连这个废弃设施的大门都进不去。

  艾尔希与叶风流分别用自己的身份卡刷了门禁,都显示为权限不足。

  当叶风流咬牙准备再刷一次自己的身份卡时,却被艾尔希果断的阻止了。

  “亲爱的,等等,你想做什么?”艾尔希道。

  “我想再试试,也许会有奇迹呢。”叶风流道。

  “那今天先别试了,按常理这个门禁第三次破解失败就会自动报警,”艾尔希一脸郁闷,“也许我们应该想想别的办法……或许可以去找伯纳德帮忙,你说呢?”

  “我刚亲眼看见他拉着泰瑞沙进了自己的屋子,你确定他可靠?”叶风流表情怪异。

  “天啊,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样!我说今天伯纳德怎么会把伐木工送给泰瑞沙处置,原来他们竟然有这种关系!可是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艾尔希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大门。

  “要不我们回去继续做想做的事,”艾尔希媚眼如丝,拿着一根纤长的手指在叶风流的胸口划圈。

  “也许我的朋友可以帮忙,”叶风流眼角抽抽着急中生智道:“是跟我一个旅游团的一个小胖子,他是个很厉害的黑客,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

  其实他倒不是很介意和这个美女发生点什么,只是艾尔希过分主动,让他产生了一种被强迫的感觉,让他心里有些抵触。

  “也不差一个晚上,你说呢?”艾尔希咬着嘴唇继续划圈。

  “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叶风流额上见汗,“就算我那朋友能做出解禁的物品恐怕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所以我必须马上去找他,我们争取明晚再来这里。其他的事我们来日方长。”

  叶风流其实想找的不是新人轮回者李辉那个小胖子,恐怕那家伙连门禁是什么样子都未必知道。

  他要找的是役畜部的那个猥琐胖子西维斯特,连接待员程序都能私自更改,这种人才破解个门禁应该没问题吧。而且明晚约了梅芙再次相聚役畜管理部,正好顺路就可以把破解门禁的事情解决了。

  “好吧,你真是个称职的特工,”艾尔希挎上叶风流的胳膊,“我送你回去,希望你那个朋友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喂,你别躲啊!让我吻一下你又不会死!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容易害羞的小鲜肉……其实有没有想过在电梯里……感觉更刺激哦……”

  叶风流忍受着艾尔希的一路骚扰,好不容易发髻凌乱满脸口红印的打开了小酒馆的卫生间门,重新回到了小酒馆中。

  “亲爱的,明晚再来找我哦,么……”艾尔希送上一个飞吻返身回到卫生间里,随手带上了门。

  于是叶风流便满头黑线的看到了尚伊正眼眉一跳一跳的盯着他,手里狠命抹着已经光可照人的桌子。

  “告诉你哦,我已经离开青狼加入你们小队了,所以我们已经是队友了。”小胖子李辉突然骑着拖把冒了出来,“青狼他们接了那个独眼大盗的藏宝图任务,已经出发去寻宝了,他让我留在这里看家,哼,分明是看我不顺眼想甩掉我。我还不伺候他了呢!”

  “对了,你和那美女进WC时我和美女队长打了赌,她说你中看不中用顶天三分钟,没想到这都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看样子我赢了!”小胖子李辉满脸崇拜之色的看着叶风流,“不过,那个美女难道是住在那里吗?”

  叶风流风中凌乱了一会,然后在尚伊紧盯不放的目光中挺胸抬头向楼上客房走去,嘴里还说着:“欢迎新队员,不过我好困,欢迎仪式什么的以后补上吧,再说我明早还要去参加警长的抓匪之旅,还是早点休息吧。”

  “禽兽……禽兽……”尚伊继续恶狠狠的虐待已经擦了三个多小时的桌子,光可照人的桌面上出现了一道道划痕。

 。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特聲調在族內傳遞,好似在交流什么信息。

“神術——籠天。”

“神術——籠天。”

兩道一模一樣的咒語一前一后響起,在陳默看戲的時候,戰斗已經開始了。

比起他們源能世界的戰斗規則,這些人戰斗顯然不太一樣。

天空先是變成黃黑兩色,各自占有一半的蒼穹。然后兩方浮在上空對峙。

能bb絕不動手,是這個世界的通用技能。

墨絕站立在空中,對著敵方問道。“你們日耀部族又要挑起戰爭么?”

“呵!挑起戰爭?日月戰爭什么時候結束過?給你們幾年時間緩緩氣罷了!日耀神的榮光必將潑灑在這個世界。你們這些異端現在就該去跪地受降!”

“哇!這些人都會飛的么?”在地上看戲的陳默,完全不嫌事大的吐槽了一句。

不過這話說的倒是沒錯,這個世界的人像是開掛一樣,可以提前飛行。

在陳默看來,六級能飛行才是正常的情況。這些人的飛行完全不符合常理。明明只有四級左右的力量卻能擁有了滯空的權利。

“大哥,四級能量能滯空,這說出去了都沒人會信好不好!”

然而這個事情即使在不科學,在這個不科學的世界就是很科學。

沒辦法!總不能指著天罵吧,這樣不說會不會被這個新“考核員”嘲笑,但作為穿越者對天還是有些敬畏的。

一個人家里溜進來一只老鼠,如果主人不介意,老鼠或許可以活的挺滋潤,懂事一些甚至還會被當做寵物養著。前提是不要故意咬壞網線……

如果咬壞了網線,還指著主人大罵,那還是趁早買好棺材吧。這樣可以死的體面點。

穿越之后,陳默對天的畏懼更是達到了一個峰值。穿越都能發生,萬一仙俠小說中的天真的存在呢?

“沒事沒事,就當四級能飛是常理!”對自己安慰完畢,繼續抬頭看向天空。

“神術——月影”

墨絕身邊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光球,球黯淡無光,沒有源能技的明亮和光潔。

陳默保證,要是墨絕是個四級法師,那他釋放的大招足以點亮整個村莊。

暗的,甚至在月光中都不太顯眼的技能就這樣默默凝聚出來了。

要不是陳默在這個世界加強了體質,再加上在旁邊端著小板凳,吃著“爆米花”。

他也無法察覺這個偷偷摸摸的技能,不得不說,這個技能是真的陰啊。

本來就黑的技能在晚上那是更加的黑,陳默看到這個技能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不下十種lyb方式。

“這種技能用來正面對戰,要是我……”搖了搖頭,表示對這個人的失望。

“神術——日耀!”

和月影一樣的技能,只是這個光明正大,技能還未凝出來就已經足以整個部落了。

在這照亮的剎那間,陳默好像看到了遠方即將到來的軍隊。

一群面黃肌瘦,衣不遮體,看起來手無寸力的奴隸正在遠方生火做飯。好像后方馬上有部隊來一樣。

而這個部族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樣。不少人還夢中未醒。

況且就算醒了,陳默也不覺得這個部族能頂住對方的攻勢。在這個世界的資料中也說了,日耀族那邊是統一的存在,月影是分散居住。

能來攻勢表示對面的能發動物資和人力肯定要比這邊多很多。陳默甚至能拿頭打賭,對面絕對能按著這個部族捶。只是現在還沒有開始罷了。

能多活幾秒就幾秒吧,至少先在還安穩不是么?反正陳默表示自己肯定不怕的。大家都是四級能量,憑什么打不過。打不過也能跑啊,陳默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能跑多快了。

摸著下巴思索一下。“應該不能超音速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蛇牙(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压心

始道高

压心

云中有仙

压心

冯蔓

压心

陇鹰

压心

西卡银豚

压心

雪白的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