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严重抗议》。

死不瞑目。龙啸云的眼睛还是;服阕,补福建汀州,调漳州

  老妈听完连忙道:“好好好,我去。”

  楚怀沙也不拦着,因为一般情况下回家之后都是这个待遇,然而超不过三天,自己的地位就会变成一个碍眼的石头,父母怎么看也不顺眼的那种。

  拉着诗召南坐下来,老爹先给二人倒了两杯热水。

  你们先喝口水,我去烧烧锅炉。

  随后便一溜小跑的跑出去了。

  诗召南有些尴尬道:“其实不用这么忙的。”

  “呃,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慌成这样。”

  二人一时无言,诗召南便开始左右看起了屋子里的摆设。

  客厅很大,大概有七八十平的样子,地面上是普通的地板砖,普通的大理石茶几以及配套的电视柜,东南角上的空调已经打开正呼呼的吹着热风。

  二人坐北朝南的沙发上方放着一副工笔画,画很精致,角落的落款处写着“谷敬敏赠楚怀修同学。”

  旁边两侧则是九月姐的奖状,当然也有楚怀沙的只不过比较少罢了。

  楚怀沙指着这面墙道:“这上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我老姐挣来的。”

  “九月姐好厉害。”

  楚怀沙道:“还好啦,也就是中考县级状元,高考省级状元而已。”

  “这么厉害?”

  楚怀沙笑道:“当年我记得我姐高考之后,我家来的人就没断过,各种送礼想要让我姐去他们学校上学的,单奖学金就比我现在挣的钱还要多,我爹都拿不定主意,后来我姐自己挑的国外的一个大学出去了。”

  二人正说着,老妈已经端了两碗热腾腾的汤面走了过来。

  “来来来,吃点东西暖暖身子。”

  老爹也穿着军大衣从锅炉房回来了。

  “好了。”

  这时本来睡得挺香的陆琳琅突然哭了起来,诗召南连忙将其抱了起来。

  “哦哦……”

  楚怀沙熟练的冲了一些奶粉,递给了诗召南,后者用嘴尝了尝温度,然后塞进了陆琳琅的嘴里。

  然而,陆琳琅却不吃这一套,扭了扭头随后开始蹬腿。

  这时老妈忙道:“应该是尿了给我吧。”

  说罢便将孩子抱了过来放到了里屋的床上,诗召南忙跟了过去。

  然而老妈已经熟练的将尿不湿解了下来并垫上了一块干净的布。

  “好了。”

  换了个尿布,陆琳琅立马不哭了,而是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开始观察自己的新居所。

  这时老爹招呼了一声楚怀沙,随后二人从杂物间里面推出来一个老旧的木质婴儿车。

  接上气泵猛吹了一阵之后,老爹又给上面铺上小被子。

  二人将车抬进来,老妈随即将孩子放了进去。

  躺在老旧的婴儿车里面,陆琳琅随即露出了一口洁白的小乳牙笑了起来。

  “好了,自己在这玩会吧。”

  “呀呀!”陆琳琅呀呀了几声随后便蹬开了裹在身上的被子,开始在婴儿车里面爬。

  这车是楚怀沙小时候坐过的车子,据说是他姥爷给他做的。

  安顿好陆琳琅,老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怀沙啊,还不给我介绍

“老乌龟,出来聊聊。”

  徐浪来到民俗村里面的水塘旁边,看到东灵龟正在把自己弄成一个“鬼头乌龟”,趴在草丛里,等到某些游客经过的时候,突然间冒出来吓唬人。

  等把游客吓得不轻之后,再变成一只戴着墨镜的乌龟,飞出来,打败这只“鬼头乌龟”,赢取游客的崇拜。

  徐浪是真没想到东灵龟居然有这样的心思,参与到乐园的经营中去,不过这些行为,有点小幼稚。

  “干什么呢?没看到我在工作吗?”东灵龟脸色不善地问道。

杜杀面色不变,冷冷道:在下已的表情,微笑着:“我只希望他

由于长时间凝实灯管,杨大伟觉得眼睛有点发花。他闭上眼睛,缓解着眼睛的酸痛。

意义不明的盐水从眼角挤落。

“懦弱的我,也是我吗?”

咚。

随着塑料笔壳敲击木桌的声响落下,老人温和又略带沙哑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所以真正拯救你的人,就是你自己。你也不必再向外找什么救世主了。”

“单爷爷,我都没有说出事情的具体情况,你就做出这样的判断,不觉得武断吗?”

“你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老李夫妇他们说的。”

“他们会这么说,只是因为我帮了他们一点小忙。”

“那不然呢?你还想帮着他们养老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也许我是装的,只是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形象。”

单神雷呵呵笑了笑。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这个世界上有不少这样的人。总是喜欢在人前维护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

“大伟啊,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真有那演技,你能相亲这么多次都找不到个合适媳妇儿?”

杨大伟睁开了眼睛,可还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于是他也只能笑了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你过去是怎么样的。但我想,你说的差点,是你最终并没有成功对不对?”

“到临头的时候,没有勇气下得去手。”

“这不就结了。你一个光说不练的假把式,在这跟自己较什么劲?有句老话,你可能没听过,但很适合你现在的情况。‘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寒门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其实人与禽兽之间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就有那么多道德与律法划定的线,你迈过去了,越了线,就是禽兽,而没迈过去,没越线,你就是堂堂正正的一个人。说实话,这种话不该我对你说,你自己就是学法律的。不是有什么犯罪中止与犯罪未遂吗?其中的区别,你应该比我清楚。”

杨大伟低头沉默不语。

单神雷决定加大点火候:“你为什么学法律?”

“为了……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弱者。”

“你帮了吗?”

“帮了一些。”

“帮到了吗?”

“帮到了……吧。”

“你有用自己的所学去做一些违反原则的事情吗?”

“没有。”

“如果这样的事请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你会觉得他是个罪人吗?”

杨大伟摇了下头。

“那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人?”单神雷用力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痛心疾首地说道:“为什么同样的事情放在别人身上就没问题,到了你自己身上就有问题?这不是赤裸裸的双标吗?”

“我是个律师……”

单神雷冷笑一声:“哦,你还知道你是个律师?你要不提,我都以为你是个道德圣人。”

“我……”

“你什么你?”

“我知道了。”

“真的知道了吗?”

杨大伟终于抬起了头,对上了单神雷的目光:“其实在进来之前,我自己就想明白了一点。可是我无法确认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对的,所以……”

“所以你希望找一个裁判替你裁决一下。”

“是。”

“那么现在你觉得我裁判得是否公正?”

“是。”

“那么你是否能够完全认同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能。”

单神雷收起了严肃的神情,又换回了和颜悦色的微笑:“无论如何,我始终相信,一个愿意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是可以称得上一个好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将名片给你。不然你以为,任何人都能从我这得到这张名片吗?”

认同的力量是无限的。

杨大伟此刻体会到了这一点。

他揉揉眼睛,笑着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单神雷满意地点了点头。

杨大伟忽然想起一件事,好奇问道:“单爷爷,我能问一下,是只有好人才能进入书店,购买如果吗?”

“当然不是。”

“那这么说,也有坏人会获得这种机会?”

“当然。”

杨大伟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单神雷何其老辣,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年轻人在想什么,呵呵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杨大伟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如果坏人的愿望是躲避刑罚呢?也会得到满足吗?”

“当然,只要他能付得起相应的代价。”

在听到单神雷的肯定回答后,杨大伟挺直的腰杆渐渐垮塌了下去,像是背负了什么不该背负的重物。

单神雷笑了笑,决定还是别捉弄眼前这个厚道的年轻人了:“不过,请相信我,他们与其向书店提出躲避刑罚的交易请求,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去向官方自首。”

杨大伟精神一振,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凡间的律法所能赐予他们最严重的刑罚不过是死亡而已,但在书店,死亡有时也会变成一种奢侈的享受。”

单神雷的语调依旧稀松平常,好像在说一件家长里短,但其中透露出的隐藏意思却让杨大伟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回忆着之前看到的书店老板的模样,有些不敢相信:“可是江老板,看起来似乎并不……”

“并不什么?”单神雷笑着眨了眨眼。

杨大伟这才想起自己与江臣不过两面之缘,好像没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摇摇头,而后将话题又重新放回了自己身上:“那单爷爷,你看我现在的用药需要调整吗?”

单神雷沉吟片刻:“我先帮你减一点,先看看睡眠效果以及之后的心情状态,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对了,单爷爷,你还记得早上有个叫杨晓丽的患者吗?”

单神雷低头写着处方:“有什么事吗?”

“你能跟我说一下她的情况吗?我们是小学同学,多年未见了。”

单神雷忽然抬起了头,神情严肃,将写好的处方递向杨大伟,却没有放进其手中,同时认真地说道:“不能。这涉及到病人的隐私。你作为一个律师,这点不用我提醒你吧?”

杨大伟伸出去的手尴尬地僵在那里:“对不起,单爷爷,是我冒昧了。”

“念你并无恶意,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希望你即便不要向以前那样对自己太过严苛,但是也不应该就此放纵自己。”

“是。”

“而且既然你们小学同学,

晚上。

蔡邕府邸内。

罗策正在他的房间内看书。他之所以看书,其实有两点:第一点,自己一天到晚总是练枪,很累,就决定看书;第二点,那就是蔡邕让他看书,因为蔡邕知道罗策不喜欢看书,只喜欢练枪,所以他就让罗策看书。

现在,罗策正在油灯下努力看书。此时,他正看儒家孔子和他弟子编著的书——《论语》。

罗策抱怨道:“真是的,让我看书。我看不懂儒家的书籍,我只看得懂现代小说和兵家书籍啊!”说着,他叹了一口气。

这时,赵云。许褚和太史慈走了进来。他们三个看见罗策正在看书。

许褚、赵云和太史慈双手抱拳,对罗策说道:“子飞兄!”

罗策听见了许褚、赵云和太史慈的话后,就将他手中的《论语》给放下了。他看向了许褚、赵云和太史慈。他就站了起来。

罗策双手抱拳,对许褚、赵云和太史慈说道:“是仲康兄、子龙兄、子义兄啊。不知你们三人有何事啊?”后面的话,是他特意问的。

“是这样的,子飞兄。”赵云对罗策说,“我等三人听说你救过蔡中郎的性命,故来请教子飞兄的武艺。”

罗策听见赵云、许褚和太史慈要和他比武,很是开心,就毫不犹豫地对赵云、张辽和太史慈说:“好。请吧!”说着,他向赵云、许褚和太史慈做出了“请”的手势。

然后,罗策就和许褚、赵云、太史慈一起向外面走去了。

院子内。

罗策、许褚、赵云和太史慈从罗策的房间内走了出来。然后,他们四个变成了两队:张辽、赵云和太史慈三人为一队,罗策为一队。

罗策对许褚、赵云和太史慈说:“准备了。”

“嗯。”许褚、赵云和太史慈向罗策点了一下头,应了一声。

话音刚落。

这时,罗策向赵云、许褚和太史慈跑来了。他速度极快。

赵云、许褚和太史慈看见罗策正快速地向他们跑来。他们三个看见了,大吃一惊,也不禁道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他们三个向罗策跑去了。

他们四个面对面。

然后,罗策握紧了他的双拳,用他在前世学习过的截拳道向赵云的肚子连续打去了。

赵云看见罗策用他的截拳道向自己的肚子打来了。他看见了,来不及躲开罗策的截拳道的快速攻击,就被罗策的截拳道给打中了,疼痛不已。他被罗策给打到了地上。

紧接着,罗策跳了起来,用他的右脚向张辽的脸颊。

许褚的脸颊被罗策的右脚给踢中了,倒在地上。他叫了一声。

罗策落地了。他看向了太史慈。这时,他看见太史慈向自己跑来了。于是,他就用他在前世看过的少林武功之中看过的扫堂腿,向太史慈踢去了。

太史慈看见罗策用他的扫堂腿向自己踢来。他看见了,来不及躲开罗策的扫堂腿的攻击,就被罗策的扫堂腿给踢中了,倒在了地上。

罗策看见太史慈、赵云和张辽被自己给打倒在地,大吃一惊。于是,他就向太史慈、许褚和赵云跑去了。然后,他依次将太史慈、张辽和赵云给扶起来了。

罗策问太史慈、赵云和许褚:“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太史慈对罗策说,“看来子飞兄的武功果然高啊!”

许褚也对罗策说:“是啊!”

“从今以后,我们三人就拜子飞兄为主公,为您夺取天下。”赵云对罗策说。

许褚和太史慈异口同声地说:“没错。”

“好吧。”罗策对赵云、许褚和太史慈说,“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话音刚落。

这时,有一道声音传来了:

“你们四人刚刚在干什么?”

罗策、太史慈、许褚和赵云听见了这道声音,就随着这道声音望去了。突然,他们四个看见有一个人——蔡邕正在向他们自己走来了。他们三个看见了,大吃一惊。

他们四个面对面。

蔡邕问罗策、赵云、张辽和太史慈:“你们四人刚刚在干嘛?”

“师父,刚刚我们四人在比武!”罗策对蔡邕说。

蔡邕听了罗策的话后,很奇怪:“比武?”

“没错。”罗策对蔡邕说。

蔡邕对罗策、赵云、许褚和太史慈说:“你们下次不准这样了!”

“是!”罗策、赵云、许褚和太史慈双手抱拳,对蔡邕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严重抗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卦师

忘川老蟹

大卦师

剑气横飞

大卦师

枫铃杳

大卦师

一定会火

大卦师

焦糖炒栗子

大卦师

执著的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