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吼声》。

他脸上的表情是愉快的,因为他自己虽然已不可能可活下去,但这时夜已更深,竹时上的露水,一滴滴落下来,滴在他身上、脸

艾韋恭一路下來并沒有見到神行使者紀厲,在陰陽教也沒有見到,但是艾韋恭卻不著急,因為神行使者也許就是光陰圣教的臥底或者被正派發現,回到教內。

艾韋恭與武乾坤一同出發,武乾坤道:“你看看我這八萬軍隊,能否營救你們光陰圣教?”艾韋恭笑道:“這里大多都是玉皇的精銳,營救本教易如反掌,不過聽聞平日對付唐門玉皇都不愿出兵,如今為何愿意將自己管轄的軍隊全軍出動!”

武乾坤道:“誒,這就是你不對了,教主與先生交情匪淺,而我身為四御之首,自然不能落于他人之后,自當義不容辭,全力以赴,為本教立下一個支教,如今我等助你們光陰圣教解燃眉之急,他日可要好好的幫助我們在江湖上爭得一席之地。”艾韋恭道:“那是自然。”

武乾坤道:“好,全軍聽令,加快行軍!”艾韋恭一臉疑惑心中道:“怎么?我都不著急,他急什么?”

劉復接過綠玉杖后并沒有急著前往丐幫,他清楚的知道,雖然獨孤殘夜已亡,二十萬光陰教眾名義上已經全軍覆沒,但實際上也有一部分未中毒的教眾各奔東西,但不管去哪,最終還是會回到光陰圣教,只有在光陰圣教才不會被正派追殺,也只有回到光陰圣教才不會餓死。

劉復重新來到洞中一一閱覽,心中道:“沒想到家族竟有如此多的產業,而且大多在南方。”

劉復拿起一本名冊道:“看來這些人都是心腹!”劉復忽然覺得洞外不遠處有人,出了洞外,好在洞的出口雜草眾生,不需要過多掩飾。

劉復看見遠處的林空雨慕和一名身材只有三尺多的孩童面面相窺。

林空雨慕道:“閔逍,你何必苦苦相逼!”閔逍道:“林空雨慕!無論如何,你要把我妹妹留下!”林空雨慕笑著道:“我和閔曉是真心相愛,你這是何必?”

閔逍道:“真心!虧你說的出口,你的青梅竹馬岳祥云,天媚派宋喬、陰陽教紀曼琳、明教馬蘭等和宮廷之中的這些女子那個不是被你騙的團團轉!多情浪子,三心二意。誰不知道指的就是你!”林空雨慕一聽心中驚奇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名號?”當下說道:“你誤會了!我是多情,而不是薄情。”

閔逍道:“少廢話,把閔曉交出來!別逼我!”林空雨慕一聽沖上前去疾出一掌,閔逍側身閃躲,不曾想竟是虛招,而林空雨慕立即向后逃跑,閔逍隨即緊追不舍。

劉復也不在意,便準備前往光陰圣教,可是沒走多久見林中一青年女子,那女子肌膚白皙,完美無瑕,猶如仙女,劉復自然上前問道:“姑娘你怎么孤身一人在這?”

女子道:“我在等一個人?”劉復一想便道:“莫不是林空雨慕?”女子道:“你怎么知道!”劉復笑道:“我不僅僅知道你等的是誰,而且我還知道你叫閔曉,你哥哥叫閔逍!”

閔曉驚嚇,頓時已經愣住,突然走來林空雨慕,右手拉著閔曉正要飛走,劉復拉著閔曉的左腿,閔曉頓時緊張,林空雨慕見狀左腿向后隔空發力一踢正中劉復胸口,林空雨慕本以為這一腳能讓劉復松手,也能借力飛走,沒想到對劉復毫發無損。

劉復借力雙腳懸空,拉著閔曉向后退去,林空雨慕反身一掌拍向劉復,劉復使出落英神劍掌一接,林空雨慕認得落英神劍掌,便道:“你是何人?竟敢擋我去路?”此時的閔逍也來到。

劉復看一看閔逍不語,閔逍道:“淫賊!放開我的妹妹!”閔曉道:“哥哥!我不會放棄的!”閔逍又道:“你可知道他的名號!”閔曉道:“乘風而行游天下,莫留一處了殘生。我受夠了隱居,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閔逍道:“他曾經與多名女子有染,你可知道!”閔曉道:“如果兩

震惊的不已的胡濙可没有想到,杨晨东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尤其还是在这样的私下场合与自己一人去诉说。要真是吹牛的话,这样做也不见得就有什么好处不是,难不成自己这个爷爷辈的还会出言恭维你吗?即然不能,实话实说当才是正确的回答。

胡濙一脸的吃惊,这一切都在杨晨东的意料之中。以如今雇佣军的实力,如果只是选择北明一家为敌的话,拿下他们还真不是狂妄之言。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和条件的不成熟,他不会这么做而已。但......

沈問丘一遍一遍演練風掌,雷拳。

開始是害怕的,畢竟,是遭雷劈嘛!

頭一遭,也沒經驗嘛!

可他媽誰腦子有問題自己去找雷劈自己呀?

這不是自個兒作死嗎?

然而,偏偏也就這么一個傻子,叫沈問丘。

如今,他正被風,被雷虐得體無完膚。

身上各處是被風割裂血槽,不甚深淺,倒也無關大礙。

只是這雷劈,卻致使他身上皮膚大面積被雷灼傷,血肉模糊,慘不忍住。

然而,弄成這番慘境,他沈問丘也就僅僅遭了兩記雷。

多數時候,他還是選擇躲掉的,因為被雷劈在身上的灼燒感,疼痛感實在是難以言喻。

可這還只是陣法雷,沈問丘卻變得如此狼狽。

若是那雷,是自然雷,是劫雷,以沈問丘這種非體修之人,怕是一擊便被轟殺得粉骨碎身,尸骨無存了吧?

不過,好在還算有所獲,他也沒有遭罪。

因為他發現,練好風掌,似乎并非是在于那所謂的一招一式之間。

況且,單憑那卷軸的畫像,他就算在熟練那一招一式,也不過是徒有其形,矯揉矯作。

僵硬得不像話!

他開始以為要想領悟風掌的精髓,不在于那圖像上一招一式的熟練,關鍵在于如何將動作完美銜接。

可直到站那風中,他才發現,其實不然,練好風掌,關鍵在于風。

所謂顧名思義,風掌,為何叫風掌,自然與風有著莫大關系,才合乎道理。

可風是什么,沈問丘不知道,但他可以感受得到,那進退有序,快慢有度,時而暴烈,時而柔和的風。

精髓在于風,那風應該是什么樣的,爆裂、柔和、緩慢、刺骨等等,人之所能感受的形態。

所以,沈問丘雖然沒有安全開悟,但是他心中有一股直覺,指引這它,不斷提醒他要想練好風掌,那就必須去感受風,領悟風,知道風……

至于雷拳,沈問丘并沒有發現什么原因,他認為可能其實雷也像是風一般,只要感受到雷霆應該是什么樣的,便能練好雷拳。

實則不然,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上已經有了那么一絲的雷霆氣息,隱隱浮動。

從風雷陣中跳出來,沈問丘已顯得是狼狽不堪,不過嘴角之中卻浮現了一絲笑容,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是努力付出而生出小有成就感的喜悅。

“果然這風掌雷拳的領悟是要靠風和雷,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必須要多用心去感受,趁早領會精要,不過,也不能急功近利,不然,總有一天會一陣風,一道雷把自己作沒的?”

沈問丘如是想著,同時告誡自己要惜命。

畢竟,他只是被陣法雷劈了兩次,就把自己折騰成這樣,而且,每一次都讓他生出從鬼門關走一遭的近乎死亡的真切感覺,嚇得他大汗淋漓,膽戰心驚,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弄掛了。

至于那刀子一般的風,時時刻刻都讓他感受著千刀萬剮的滋味,算是真真切切的刻骨銘心,比任何時候都要至死難忘。

身上的灼痛感,使得沈問丘盡量不在去想練風掌雷拳,免得痛苦,心思電轉想起小流蘇來,“也不知道小流蘇和燕師姐她們怎么樣了?”

回頭看一眼那風雷陣,同時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起,沈問丘微微搖頭,“算了,也不急一時,先回去看看,明日再來。”

穿著一身破爛衣服,扛著一身遍體鱗傷,沈問丘躡手躡腳走到山谷口,左顧右盼好一番,發現那群貪婪的狗崽子并沒有守在谷口,方才放心的走了出來,一路狂奔下山。

村莊小徑,白雪掩路。

“都是你,都是你這個笨家伙,你為什么要把哥哥丟了,你為什么要一個人離開?”一位身著月青色的小姑娘傷心的對身邊的小姑娘抱怨道,單憑那哀怨語氣,便知道其中傷心之深。

被抱怨的小姑娘耷拉著小腦袋,無精打采。

回憶起三天前,開始之時,小姑娘覺得沈問丘騙了自己,傷心的回到住處,蒙著蠶絲輕被,裹得嚴嚴實實,轉輾反側,憤懣不能入睡,對于沈問丘是否回來也不理睬。

可直到第三天,她發現沈問丘仍舊沒回來,在加之龍采兒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問,以及燕舒雨那些實力卑微之人動輒慘死他人手里的言論,小姑娘才開始心慌起來。

如實告知當時情況,燕舒雨聽后面色陰沉,一顆心沉入谷底,當時那般情急,八九人爭奪一寶,難免會有人因為貪戀而新生歹意。

燕舒雨知道沈問丘那修為,于她相比,簡直就是一只單手可以掐死的螻蟻,三天過去還沒回來,多半是死了。

但還是心存一絲僥幸心理,拉著小流蘇就往后山奔去。

可小姑娘走就忘了路該怎么走走,兜兜轉轉一圈,

雷亢那两道雷光闪烁的蔚蓝色眸子,盯着下方营地正中央大殿之前的一道金色人影,沉声说道。

金鱼王是一个中年男子,面部布满金色鱗片,身披金色长袍,一头金红相间的长发随意披在背肩。“三太子殿下待我金玉鱼一族一向不薄,你无须再言!”

金湛负手而立,面色古井无波,淡淡开口。

“你真铁了心要与我做对?”

雷亢见此,两眼微眯,声音微冷。

话语间,其周遭电光兀突一阵暴动,溅射出几丈开外,爆开一大团空气。

金湛对此,一脸平静之色。

浑身气息陡然变得晦涩凝滞,一股莫名的风在营地内突然刮起。

“哼!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等无情!”

乌蚌王雷亢见此,面色彻底冷了下来。

其话语一落,乌蚌王身后的乌云一阵剧烈晃动,电光闪烁,越发密集。

一股狂暴的气息顿时席卷四方。

咔嚓!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乌云之中,一道水桶粗细的蓝色电光涌现,陡然劈下。

目标正是下方的金鱼王!

只见金鱼王轻轻一挥手,一层淡金色的能量光幕浮现在面前。

噗哧!刺啦!

蓝色电光硬生生劈在金色光幕之上,将后者击得一阵晃动。

未能一击破穿,电光又分化成无数的电丝。

宛若一张蓝色电网,不断侵蚀着金色光幕。

但也仅此而已了。

没一会,电光与金色光幕一同消失。

这对妖将来说的绝强一击,在金湛面前,却是显得柔弱无力。

“大王威武!”

一众妖将见此,顿时激动大吼。

就连几条青环蛇亦是如此。

看得江景暗暗无语。

“不愧是三太子麾下四大妖王之一!”

“金鱼王金湛,果非浪得虚名!”

“不过,今日你必败无疑!”

雷亢见此,目光微缩,凝声道。

“哦?”

“哈哈哈!金湛!别来无恙阿!

就在这时,东方天际浮现一层水浪。

只见一条长达上百米的黑色大鱼踩踏云中水浪,急速飘来。

眨眼间便来到营地上空,与乌蚌王并肩浮立。

它有着长长的尖锐口器,狭长的幽黑竖眼,看起来狰狞可怖。

营地内的众妖不禁一愣。

“小蛇蛇,快跑!”

在江景愣神间,系统的焦急声音陡然响起。

“走!”

他立马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给碧灵传了个音,转身便跑。

不少反应快的,亦脸色大变,纷纷争相逃窜。

一时之间,前一刻还井然有序的营地,轰然乱成一团。

“黑枪王!竟然是你!”

看清楚来者,金鱼王面色终是一变。

对于下方的骚乱仿若未闻。

他立马看向雷亢,冷声道:

“你们竟敢与东海势力联手?就不怕青蛟陛下追责?”

长青大河区域,与东海海族势力,一向互看不顺眼,常年有着大大小小的摩擦。说白了,就是河里的看不起海里的,海里的也看不起河里的。

“呵呵!”

“这个问题自然有公主殿下去解决,我等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雷亢对此呵呵一笑,不在意道。

“你!”

金湛见此,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双拳不禁紧握。

“还与他废话作甚?”

“既然不肯归附,那就杀了!”

黑枪王舔舔舌头,两道狭长的双目,满含恶意地盯着金湛,冷声开口。

“哼!大言不惭!”

金鱼王冷哼一声,身形一跃而起,凌空与两大妖王对峙,满目凝重之色。

若是单对单,他怡然不惧其任何一者。

但以一敌二,恐怕就有些困难了。

其周身浮现一层浓郁金光,涌动不止。

随着金湛运功,周遭天地瞬间变得暗沉一片。

一股轻风兀突刮来,下一刻风势又暴涨数十倍!

哗啦啦!

旋即又下起了倾盆大雨。

顿时,这一代区域狂风大作,雨水滔天。

与几里之外的阳光明媚,宛若不同天地。

“呼风唤雨!”

金鱼王大喝一声,对着雷亢二妖猛地一指。

霎时,天地间的狂风暴雨恍若一凝,下落的雨水亦停滞在半空。

下一刻,旋即以更加汹涌的气势,从四面八方,向雷亢二妖包围而来!

金湛一动手,便使出最强招数!

“玄雷护体!”

对于他这一招,雷亢面色一正,丝毫不敢小觑。

他猛地咆哮一声,身后雷声大作,电光飞舞。

数十道蓝色电光如同电蛇,游走在身躯四周,俨然形成一个封闭的保护罩。一旁黑枪王也满容肃然。

风四娘又叹了口气,道:十二坛及中人,而欲齐驱金谷,世颇多此段文字运用了双衬的手法,侧,竟然躬身施了一礼,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吼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虫洞入侵

骑着猪吃白菜

虫洞入侵

七苍

虫洞入侵

龙飞四海

虫洞入侵

一起成功

虫洞入侵

饕餮居士

虫洞入侵

洛阳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