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争取时间》。

杜十七道:“难道你不向她道别?”傅红雪淡淡道“既然要走,孤独美大声抗议,道:我有合约,是你们自己订的合约

白日魔何其的力道,这一下,樵夫张恒自然吃不消,一大口鲜血吐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想要爬起,却是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了,这时候柳三娘已经有所好转,他对张恒未尝无情,只是她作为一个女人,难以放飞自己的内心,承认他对一个男人的喜欢,此刻见到心爱之人受伤,柳三娘大怒而起,拾起柳叶刀,一个二月春风,连续披挂。

白日魔见状,大喝一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臭婆娘,你当真是不想活了么?”侧身一避,先写给柳叶刀劈个正着,待到错手进攻,柳三娘身影一飘,却是舍了他去,来到张衡身边!

柳三娘将张恒扶起,却见张恒嘴角流着血,陷入昏迷,人事不省了,柳三娘连续呼唤了几声,可可泪珠砸在张恒的脸上,心里想着:“张恒呀,我还没有接受你的爱,你怎么忍心去了,难道我柳三娘,注定要孤苦一生了么,上天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罢了,这一次,我就随了你一起去吧。”深情绵绵的将张恒抱在怀中,柳三娘表现的痛不欲生,就连白日魔步步迫近,她亦不可动摇,人心将死,其身何用,有些人去的就是这样的突然,当你发现之时,已经太晚,春去还可复来,人去则空余恨。

白日魔来到柳三娘身后,冷冷笑道:“柳三娘,我看出来,你也很喜欢这个莽夫,今日就得偿所愿,让你们今生不能为夫妇,到黄泉去做恩爱的两口子吧!”

柳三娘头也不回,哼道:“死有何惧,你来吧。”

白日魔道:“好,你不怕死,我承认你是我见过的,一个了不起的女子,比江湖上那些个沽名钓誉的男人强多了,我给你一个痛快的。”说罢,左手扬起,便要向柳三娘的天灵拍下,正在这间不容发,命悬一线之际,张恒仿佛感知到了心爱之人遇到了危险,悠悠转向,正看见白日魔的大手打来,奋力一起身,竟然用自己的脑袋去撞白日魔的手掌,砰的一声,张恒的脑袋裂开了,鲜血飞溅,登时死了。

柳三娘趁机反手一刀,白日魔猝不及防,小腹给划了一条口子,这一下完全出乎白日魔的预料,饶是他武功盖世,却忽略了人的力量,张恒为了保护柳三娘而死,死而无怨,他很难懂。

白日魔受伤撤退,柳三娘看了看地上的张恒,心道:“张哥哥,你真是太傻了,让我陪你死去,免得路上孤单寂寞,你这又是何苦?”可惜张恒再也无法听到柳三娘的真情告白了!

柳长歌虽然和黑大圣缠斗,却也见到了这一幕可歌可泣的场景,他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一下,他想:“两个陌生人能在这个世界上相遇是多么的不容易,他们还能走到一起,脾气相投,能够相守,那更是千万中无一,哪怕冲破了一切磨难,两个人能够相爱相知,却要达到这种一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而死,那更是天下间可遇不可求之事了,爱情的魔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太奇妙了,太匪夷所思了,它超越了血缘,亲情,友情,是一种纯粹的奉献精神。”进而,柳长歌想到了师姐郭媛媛,他在向自己发问,终有一天,当师姐陷入危险的时候,我能够向这个男子一样,为了他心爱的女子现身么!

死算不了什么,谁知道活着的日子很美好,可是死亡才是人生的终点,没有人可以逃过这个轮回,假如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是有人惦念的,有人可惜的,有人为你哭泣的,那么死,并不可怕,人没有白白活一场。

柳三娘提起刀来,骂道:“恶魔,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张哥哥命来。”飞身而去,化作了扑火的飞蛾一般,可是他与白日魔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白日魔躲开了柳三娘搏命一击,双指一骈,点在了柳三娘胸口的玉堂穴上,柳三娘从空中坠下来,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灵魂和呼吸,一起随着张恒去了。

柳长歌看到这里,不知从哪里生出来一股力量,大声骂道:“白日魔,你这杀人的魔鬼,柳长歌若不杀你,誓不为人。”连出三年,将黑大圣逼退,最后一剑,险些刺中黑大圣,黑大圣吃惊的摸了摸胸口,发现只是衣服给刺破了,并未伤到皮肉,这才缓了一口气,然而这个时候,柳长歌已经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黑影,扑向了白日魔。

白日魔受了伤,虽然不在要害上,却也疼痛难当,自然進來。

“父親,我也去。”

江邢見了她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瞥了一眼女兒盤起來的頭發,心中怒氣更甚,如果不是有路乞兒和瑪沙在場,他早就破口大罵了。

當下江媚兒說要跟著他們一起去庫房,也不好拒絕,只得忍住怒意,緩緩在前面帶路。

“媚兒姑娘,你頭發盤成這個樣子,還挺好看的。”路乞兒不知道其中的緣由,于是便開口稱贊道。

“謝謝陸老。”江媚兒紅著臉小聲道。

走在前面的江邢聽到他們的對話,剛開始對路乞兒生出的好感頓時又蕩然無存了。

他已經認定,路乞兒這話就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

這個為老不尊的家伙,還真是讓人喜歡不起來啊。

不過現在買賣要緊,江邢就只好拼命讓自己忍耐了。

很快,江邢帶著路乞兒幾人繞過曲折的回廊,在一道巨大的石門面前停下了腳步。

路乞兒沒想到萬象樓的庫房竟然是這個樣子,高大厚重的石門上鐫刻著“萬象樓”三個大字,兩邊各蹲著一頭長相怪異的妖獸,身高丈余,通體藍紫,似虎非虎,似狗非狗,雙眼還冒著赤紅的火焰,散發出陣陣驚人的氣勢。

脖頸上系著一條粗重的玄鐵鏈子,另一端分別穿進兩扇石門的門環之上。

除了兩頭強大妖獸鎮守庫房,路乞兒還感應到了庫房門口的禁制之力,顯然是有人在這里布下了很強的結界。

“這個庫房是一個芥子空間。”燒餅不知道什么時候又睡醒了,突然說道。

路乞兒也很久沒聽到燒餅的聲音了,差點嚇了一跳。

“芥子空間?”路乞兒不解道。

燒餅淡淡說道:“芥子空間是把空間靈器,也就是諸如須彌戒之類的東西,給煉化,使其成為能夠容納更多東西的靈器。”

路乞兒聞言不能置信的問道:“那這個庫房這么大,能被人搬走嗎?”

燒餅鄙夷的解釋道:“芥子空間是被人用空間靈器煉化而來,靈器煉化到最高境界不僅可以隨意變化其大小,而且還能儲藏活物,甚至,可以開辟出一個與世隔絕的新世界。”

“這不是就跟神識空間一樣嗎?”路乞兒又問道。

“一樣,又不一樣。”燒餅說道。

路乞兒不解其意,還想著讓燒餅好好講一下之時。

只見江邢抬起雙手,對著石門凌空輕輕一推,兩扇石門隨即緩緩打開。里面煙霧繚繞,透出一股迷蒙的感覺,讓人看不真切。

“先生,請。”

江邢扯出一個笑容,對路乞兒說了一句,然后便率先走進了庫房。

路乞兒和瑪沙緊隨其后,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周圍的陳設。

江媚兒倒是慢慢的走在最后,不見絲毫好奇,顯然經常出入庫房。

“燒餅,若是這芥子空間的主人突然死了,會發生什么?”路乞兒又開始發問。

燒餅想了想,道:“那空間里所有的一切,包括大活人,就真的與世隔絕了。”

“這么恐怖!”路乞兒聞言嚇了一跳,本來還想著日后研究一下芥子空間,結果就被燒餅潑了一盆冷水。

燒餅解釋道:“但是里面的生命不會有任何影響,這也是它和神識空間的不同之處。神識空間的主人若是隕落,那么里面的一切都會跟著消亡。打個比方,如果你死了,我也會死。”

路乞兒聽到燒餅最后一句話,當即不滿的斥責道:“亂說什么呢,閉嘴!”

燒餅冷哼一聲,回罵道:“如果你現在還是這么執著于報仇,我們就可能真的會死!”

路乞兒突然沉默下來了,良久,他才傳音道:“燒餅,對不起。”

聲音低沉,帶著一種愧疚。

燒餅聞言愣住,隨即不耐煩似的叫道:“行了行了,你要找死,我能有什么辦法?大不了,就一起死唄,反正整日躲躲藏藏也太丟龍族的臉了。”

“謝謝你,燒餅。”路乞兒緩緩說道。

“滾!”

然而這么沉重的感激,最后卻只換來燒餅一句無情的怒吼。

路乞兒只能感慨道,人和獸之間,代溝很大啊。

推开院门,陆隐走出。

  苍碧看去,打量着陆隐,“代府主闭关结束了?”。

  陆隐点头,“前辈,我要去抓捕暗子,前辈是一起去还是留在这?”。

  “自然一起去,罗君大人令我时刻跟在代府主身边,以便让你行事方便”,自己出來玩宋紅顏耍一耍確實讓她心情美麗,總之宋紅顏現在卻是很開心的樣子。

“紅顏,今天確實只是想喝點酒?”

宋紅顏看著有些心驚膽戰的呂澤嫵媚的一笑。

“放心,今晚你不是我的菜。”

宋紅顏這話說的讓呂澤感到放心了不少,看來這娘......

此刻夜正深,四野一片静寂,他每日暮阴晦,则负穴而嗥,为儿推非天子礼耶?又尝入太学,见丛甓负土而可是,现在……”孙小红道:“现在当然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争取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致敬父母的爱情

XIAO皇叔

致敬父母的爱情

老毕火

致敬父母的爱情

风扇老爷

致敬父母的爱情

时光沙

致敬父母的爱情

小懒虫

致敬父母的爱情

悠悠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