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意棒》。

在势之移去虽百仁义我百忠信我我尚不心兰,只因我知道她爱我,所以就拼命

轉眼來到試藥的前一天夜里,棲木輾轉反側,便到院中乘涼,此時,睡不著的可不止他一人,樺木見他起來,也隨著他來到了院子里。

“棲木,不管明日結果如何,你可不要記恨師傅...”,樺木先開口。

“此話怎講?”棲木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說。

“師傅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對人還是很好的”,不然也不會贈藥給山下的村民們,樺木是個老實人,說話也向來很真誠,棲木只是聽著,并沒有說話,“找試藥人也不是他的意思,對那兩個人的死他也一直很愧疚。”

“而且師傅對你這樣,真的是為了救你,我從沒見過他那么大方,把自己壓箱底的藥丸統統都給你吃了,”樺木見他不說話,以為是不相信他說的話,有些著急了起來。棲木看他著急的那個樣子,有點想笑,卻笑不出來。

看來,他們真的還不知道他們明天將會面臨什么樣的結局呢...棲木心里這樣想著,“我知道,老頭兒人不壞,我也不怨你們,路是我自己選的。”

“大半夜不睡覺在這搞煽情呢?”老頭兒又來破壞氛圍了,“臭小子,要睡好明天才好上路啊。”

…棲木真的對他很無語。

?翌日,將軍帶了一隊人馬圍住了道觀,只帶了隨身侍衛四人便進了道觀。道長與半山散人皆出觀相迎,但將軍屬實心急,剛一坐下,便催著試藥。棲木被叫到了廳堂,一進門便盯著那位將軍看,倒也不是他想象中的五大三粗,身形適中,五官端正,臉略骨感,透出一點精明。這種人,可是最不好對付的…

將軍命老頭取出制成的一枚藥丸,親自將他一分為二,一半給棲木,一半留在了將軍這里。

他從頭到尾緊緊盯著棲木,看他服下半顆藥丸,又靜坐觀察了大半日,未見他有任何反應,仍不滿意。他又提出,既然是試長生不老之藥,光吃藥有什么用,得要長忙大喝道,“潇潇,实在不行,咱们先撤吧?等下次有了充足准备,我们再来挑战这头怪物。”

李潇闻言不由得心中暗恨,上次这头尸王并没有展现过这个龙卷风一般的技能,所以他心里一点准备也没有,眼见再不撤退,他就会被逼入墙角,到时候他再想撤退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李潇略一犹豫,就准备点头答应队友撤退的请求。

突然,李潇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他连忙道,“你们先撤到门口,我再试试,不行咱们就撤。”

说完之后,李潇再次释放了一道冰墙。

只是这次的冰墙李潇直接让它平躺在地面上,厚度也压缩成了不到5厘米宽。

只见尸王所化的龙卷风,直接刮在冰墙上,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痕迹,但是并不能一下将之撕碎。

可是就在龙卷风的中心移动到冰墙之上时,突然一道身影从冰面之上滑出。

仔细一看,那不是尸王又是谁。

而失去了尸王的操控,龙卷风也快速的消散一空。

见此情景,李潇眼睛大亮,他连忙在地上连续不断的施展着冰墙术,直到精神力快要耗尽之时,李潇才停了下来。

在这期间,尸王几次想要冲过来进攻,都被光滑的冰面滑倒在地。

“哈哈,都愣着干什么?这么好的活靶子,大家还不抓紧进攻。”

说话间,李潇直接掏出恢复精神力的丹药吞了一颗,然后就在那观起战来。

听到李潇的提醒,凌雪等人才如梦初醒。

众人都在离地一米左右的地方悬空而立。李雪鸢率先释放了一个大火球,一下就打在了尸王的头颅之上。让刚刚从地上爬起的尸王再次摔了回去。

凌雪抓住机会,直接飞到尸王的头顶,在它的后脑之上,连续开了七个孔洞,莫家兄弟手中的暗器也像不要钱似的,连续不断的向着尸王投掷而去。

各位可瞧见这上面的两只脚印了刻,华灯初上快意堂中呼雉喝芦

  半年前,当地球联盟宣布全球进入紧急状态,秩序崩塌中,乱世便开始了。

  公元2378年4月6日,明安市一座亮如白昼的地下车库里,司机路正行在停车。

  只不过他这停车的操作实在是有点奇葩,车子的电涡流加速装置居然并没有关闭。

这也难怪他停车的过程是一波三折,声势骇人了。

  就在他又一次重重的一脚踩下刹车,车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时,地球上这亘古恒进的时空竟微微凝滞了一下。

就连车库里那苍白刺眼的灯光,突然变得柔和了。

  坐在车内的路正行,感觉到有一阵温暖、舒适的风拂过了自己的身体。

不!

准确地说,是这股神奇的微风吹进了自己身体,就像灵泉之水侵润了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充盈滋养了心田中的灵魂!

  恍惚间,这种感觉十分美好,如沐春风,如浴温泉,似饮甘露,世界似乎也变得晶莹炫彩。

他不知道的事,明星以灌注于他的体内,他已经成了“明晶“的归属之人。

  定了定神,他终于停好了车。

  没有人知道,刚才那个时空凝滞的瞬间, 这辆车其实也发生了些微妙地变化。

路正行下车为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月慕云便轻盈地下了车。

离开前,以备过身的她又微微侧回冲着路正行露出了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然后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路正行明白她的意思,忙点了点头。

但路正行却无法看到月慕云转过头去眼中露出的那一丝狡黠。

  淡蓝色职业装合体烫贴,衬出月慕云骄人的身体曲线,让她优雅前行的背影别有一番风情。

  看着她转身走进不远处的电梯,坐在车里的路正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想法。

  这是他当司机的第一天,对他来说,能把车完好无损地开进这间地下车库,已是很不容易。

  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为数不多的几次驾车经历,更何况是驾驶这辆豪华的商务车“明越3000”。

  车里面的各种功能按键旋钮等等非常多,猛一眼看上去如同进了飞机驾驶舱。

  他昨晚拿着驾驶手册恶补了一个通宵,今天也只记住了常使用的一些操作。

  站着发了会呆, 他想回到车中再熟悉一下车子的相关功能。

刚打开车门,看到车子的操控屏上一片红色,并且车子里正响着“吗呜”的警报声。

与此同时,他无比惊讶地看到,驾驶座上居然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让他更为惊魂不定的是,这是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

男子穿着华贵的黑色衣裤,面孔白皙,但脸上却笼罩着一层邪恶之气。

男子看到路正行,宛如黑晶石般的双眼中也透露出了崩溃有过的的恐惧。

就在这时,一股耀眼的白光在两个人的身体中间陡然亮起,让所有的一切都再也无法看清楚。

周围的一切实物都在如流光过影般

逐渐虚化、旋转,一个巨大的漩涡突兀而生。

路正行只觉得一股无比的吸引力,把自己似乎吸入了这个漩涡。

他在这漩涡的一侧,他这一侧是明白的气团,而那个邪恶的男子就在漩涡的另一侧是黑云重重。

漩涡在疯狂地旋转着,黑与白的纠结,光与暗的缠绕。

时光突进中,漩涡半径逐渐在缩小,把他和那个男子一同吸入了漩涡无尽的深处。

此时,在上方观察着的岳达阳也看到了这奇异的一幕。

旋转中的漩涡宛如立体的太极图,两个男子,宛如图中的阴阳二鱼飞速抱着旋涡中心旋转、下沉。

自从异象出现的一开始,路正行体内的明的,便异象所释放的能量甚至包括光芒都吸收了。

所以此后发生的一切普通人是根本看不到的。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路正行竟然和那个男子被吸到了漩涡的底部,在空间急剧的压缩下,两人最终融合为一体!

路正行 脑海中一阵轰鸣过后,周围的一切变得无比静寂。

一两个呼吸之后,刺耳的尖啸声

仍然撕心裂肺的响了起来,他再次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然醒行转过来 。

只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是在站在车门之外, 而是坐在驾驶座上!

车门关闭了,基至他还系着安全带,他已经记不太清此前发生的一切了。

令他唯一惊讶的是,他身上的衣着不再是此前那身蹩脚的西服了,而是一身黑色的休闲衣裤。

即便是一动不动,他依然能感受到身上衣料那无比的柔滑。

这显然是某种极为高档的仿生面料,轻薄透气,却又很是保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穿上这么一身衣服,但内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似乎是理所当然。

恍惚间,头部传来隐隐的一疼痛,他觉得脑海深处似乎有着无数记忆的暗流,正在缓慢的涌动、翻腾。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

顿时,他的脑后冒起一股凉气,因为这声音竟是从后座传来的!

  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过是一种幻觉。

  是啊,适逢乱世的奇怪的事儿本就特别多,再加上他今天十分的紧张,产生幻觉也并不奇怪。

也许是昨晚熬夜太累了吧!

  苦笑了一下,头昏脑胀的路正行伸出右手按向汽车的启动按钮打算发动汽车。

  声音却又出现了,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并且这个声音似乎哦!”馬若蘭嚇得,那是一動都不敢動。

馬若蘭身子緊繃著,一方面是怕受傷,一方面是躺在燕無雙的懷里,別扭不說,她很怕燕無雙化身成為狼人,把她給吃了。

馬若蘭精神高度緊繃著,這樣很累,烤著火,又增加了她的困意。不知不覺中,她緩緩閉上雙眼,依偎在燕無雙的懷里,安然的睡去了。

燕無雙不在意這些,繼續修煉,姬道紅見狀,琢磨著很快,馬若蘭就會成為燕無雙的女人了。

戒花見到這一幕,心里很是難受,他有一種自己的老婆,躺在別的男人懷里,背著他茍且的感覺。就像是有一把刀,刺入他的心臟,然后不停的攪動著。

戒花的心里很難受,他下意識的想要分開兩個人,可是他也清楚,燕無雙這么做是為了給馬若蘭驅除寒氣。

“他們只是在治病,只是在治病,沒有做別的事情!”戒花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著,這樣他的心里是好受多了。

幾個人都已經睡了,卻沒有發現黑暗中,無數條毒蛇正吐著蛇信,盯著他們。若不是有那火堆,以及空氣中彌漫的藥味,它們早就沖過來了。它們現在就是再等,等火堆熄滅,藥味散去。

天亮了,陽光打在馬若蘭的臉上,有些燙,她緩緩睜開眼。她發現自己躺在燕無雙的懷里,她下意識的查看著自身。

衣服還在她的身上,燕無雙的雙手,抓著她的雙手,沒有放在不該放的地方,安全。

馬若蘭剛要動,燕無雙說話了。

“你別亂動,我正在給你溫養經脈,馬上就好了!”

“嗯?你昨天不是給我治好了嗎?”馬若蘭很是疑惑的看著燕無雙,嚴重懷疑他就是找個借口,好繼續抱著她而已。

“昨天晚上是陰氣,現在是陽氣,陰陽二氣都使用,可以確保你體內陰陽二氣的平衡的。這樣就算是你以后寒氣發作了,也不會特別的難受了。”

“是嗎?”馬若蘭不相信。

“還是嗎?難道你自己現在是什么感覺,你自己不知道嗎?”燕無雙翻了一個白眼,他也不想這樣,畢竟戒花眼睛一直盯著他,眼睛里都出現血絲了,很是滲人。

“哦!”馬若蘭應了一聲,隨即感受著自身的變化。

以前她是晚上寒氣必定發作,白天雖然不發作,不過依舊是渾身冰涼。可是現在她感覺渾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這一種感覺是她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很愜意,很溫馨,而且她還第一次感覺,躺在燕無雙的懷里,很好,心里很是踏實。

忽然,馬若蘭發現燕無雙松開了她的手,并且把她推開了,力氣很大,她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干嘛呢!”馬若蘭坐起身子,很是不滿的看著燕無雙。

“修復結束了,你沒事了,你可以自由活動了!”燕無雙說著,雙手十指交叉,繼續修煉。

“我問你的不是這個,你為什么要推開我,你不知道這樣會弄疼我的嗎?”

“嗯?”燕無雙聞言,睜開眼,疑惑的看著馬若蘭,不明白她為什么會計較這個。

按照邏輯,她不應該很是介意燕無雙抱著她的嗎?

“你這么看著我干嘛,我說錯了嗎?還有我餓了,你趕緊起來烤饅頭給我吃!”馬若蘭很是不滿的嘟著小嘴。

“你讓阿花烤,我現在沒有時間!”燕無雙說著準備繼續修煉。

“我不,我就要你烤給我吃!”馬若蘭搖頭,她跟燕無雙杠上了。

“有病!”燕無雙翻了一個白眼。

“對呀,我就是有病,那你不應該照顧我,對我好的嗎?”馬若蘭忽然覺得生病挺好的,可以理直氣壯的享受特權。

“你,哎,算了,我懶得跟你計較!”燕無雙決定看在馬若蘭貢獻那么多寒氣的面子上,就給她烤饅頭吃吧!

這一次不用搶了,馬若蘭開始注意形象了,她吃的很淑女。

一個饅頭下肚,馬若蘭感覺心里踏實多了,她看著燕無雙,質問道:“除了這個饅頭,你還有別的吃的嗎?”

“沒有,我戒指里只有饅頭!”燕無雙指了指他的儲物戒指,有好吃的,他自然不會留著,畢竟干吃饅頭很難吃的。

“我不信!”馬若蘭說著伸出手,就要去奪戒指,燕無雙身子下意識的后仰,胳膊往后放。

馬若蘭抓住燕無雙的胳膊,去搶,兩個人拉扯的時候,馬若蘭忽然失去了重心,倒在了燕無雙的懷里,并且好巧不巧的,兩個人的唇碰在了一起。

幾乎是本能,燕無雙雙臂環住馬若蘭的腰,一個翻身,把馬若蘭壓在身下,然后親了起來。

“嗚嗚!”馬若蘭有些慌了,躲不開,就用手拍著燕無雙的后背,只是燕無雙并沒有跟她期待的一樣直接松開手。

馬若蘭很是焦急,快速的拍打著燕無雙的后背,忽然,燕無雙感覺胸口一疼,立刻松開馬若蘭,右手捂著胸口,緩解疼痛。

“啪!”馬若蘭直接扇了燕無雙一個巴掌,然后用手背擦著嘴,羞憤的瞪著燕無雙。

“師兄,你怎么能這樣呢!”戒花很是不滿,他之前一直緊盯著兩個人,自然是發現燕無雙是故意的。

本能這種事情,燕無雙是解釋了也沒用,所以他干脆沒有解釋。

“你們在這里等師父他們吧,我先去找個地方賣點東西,換點錢花!”燕無雙擔心再這樣跟馬若蘭待下去,早晚會出事,他可不想再承受噬心之痛,更擔心會再一次死,那樣就沒有人可以再救他了。

“仙人問路,兇吉自知!”燕無雙雙手掐著法訣,看看今天的兇吉。

綠色的修,看來今天是應該適宜修煉了。只是這大紅色女字,讓燕無雙很是頭疼。

“你大爺的,我現在是碰不了女人,但是你也不至于一直這樣針對我吧?”燕無雙很是惱火,憤怒的用腳踢著碎石子。

“你干嘛呢?”馬若蘭走到燕無雙的身邊,疑惑的指著那個女字。“你字是什么意思!”

幾乎是瞬間,燕無雙發現那女字,不僅顏色更深了,字號又大了一圈。

“你大爺的,你離我遠一點!”燕無雙推了一下馬若蘭的同時,往旁邊跳了一步。

“你推我干嘛!”馬若蘭很是不滿,若不是她反應的及時,又要跌倒在地了。

“你,嗯?”燕無雙指著馬若蘭,剛要說話,忽然感覺有一點不對,耳朵聽到沙沙的聲音,還有嘶嘶,毒蛇吐蛇信的聲音。

“什么聲音?”燕無雙說著打量著四周,忽然發現,周圍涌來了一大堆蛇,花花綠綠的,有很多是毒蛇。

“啊!蛇群,接藥,藥粉撒在身上,趕緊分開跑!”燕無雙說著,從戒指中取出三瓶藥,一人丟給一瓶,然后往一個方向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意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轮回生道

香樟店下

轮回生道

唯易永恒

轮回生道

执剑长老

轮回生道

暗影熊

轮回生道

沉溺于美

轮回生道

君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