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秘天使》。

孙淼淼突然笑了一下,喝了口汤,继续说道:“没事!家里的事我已经求师父帮我解决了,师父说会随我下山解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浮尘这才松了口气,心情一下子也没那么沉重了,躺在椅子上说道:“那就好!”

  孙淼淼接了一块鱼肉过来,浮尘立即就咬了上去,孙淼淼接着说道:“你看暴露了不是!”

  浮尘也只是躺着,憋着笑就是不笑出来,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得小小开心一下才行。

  最后孙淼淼一个人把菜吃了个干干净净,摸着小肚子躺了一会,这才看着浮尘说道:“我们也该回去了,你也应该去看看其他人打斗了,知己知彼才能超越他们嘛!”

  浮尘无奈,其实比试看不看不重要,又孙淼淼在一切都不重要,不然等比试结束,不过也只好带着孙淼淼回去,符篆峰的人找不到孙淼淼就麻烦大了。

  出门后,浮尘还想继续牵着孙淼淼的手,不过却被孙淼淼给一手拍开了,还不忘瞪了他一眼,显然还是有些生气呢!

  走在路上,孙淼淼问道:“听说你们这次比完,就会有老师和长老收徒,有人私下找你吗?”

  浮尘一听这话,脸差点就黑了,“东方长戈说要收我做徒弟的,除了他就没有其他人了!”

  孙淼淼思考了一下,“难怪在武道殿里,他还专门过来找我呢,原来是因为这事啊!”

  说完,孙淼淼就笑了一下,浮尘不明白其中缘由,直到孙淼淼说道:“好像他叫我师父是叫的师叔,那你做他的弟子,不也得叫我师叔吗?哈哈哈!”

  说道这里,浮尘脸就更黑了,东方长戈果然不靠谱啊!

  两人回到比试的地方后,台上已经是周南笙和一个身材不算高拿着把巨剑的男子在比试了,这应该就是第三场了,那男的应该就是元吉。

  浮尘小声的在孙淼淼耳边说道:“要不,你去我那坐着看吧?反正都一样!”

  孙淼淼看了看她师父的位置,只见对方根本就没看着边,于是就点了点头。

  浮尘直接拉起孙淼淼的手就走,孙淼淼也没有拒绝,只是有些脸红的低着头。

  观众席上,本来位置就不算大,浮尘经过之前向孙淼淼问名字的那些师兄面前的时候,有人的腿还是伸着挡住了去路,浮尘就毫不客气的说道:“麻烦让让!挡路了啊!”

  不光是被说的那些人,也有些人被挡住了视线也会极为的不满,待看清了两人后,之前的火气一股脑就涌了上来,直接破口大骂:“卧槽!是你个孙子!”

  “你丫的竟然还敢回来!”

  “无耻,不要脸,还和师兄抢师妹!有本事来单挑啊!”

  “败类李浮尘!你敢入天人境我第一个弄死你!”

  在一片叫骂声中甚至都超过了场上的关注度,不过浮尘拉着孙淼淼还是心安理得的在原本的位置坐了下来,只是在前面的陈温实转过头来的眼神极不友善,死死的盯着两人。

  东方长戈和许多老师也都朝这边看了一眼,都带着浅浅的笑意。

  只是符篆峰那边的人却是一个个眼神不善,老师还好,背后的几个学员眼珠子里都快冒火了,最中间的分院长,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继续看场上的比赛了。

  两人坐下后,孙淼淼的手就从浮尘手里挣脱了出来,只是现在才睁开有什么用啊,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顾胖子也会一本正经的看着场上的比试,装作没看见来两人,给两人留下一些私人空间。

  浮尘看着孙淼淼也不说话,自己就害怕她问自己场上人的名字。

  但是想知道上一场的结果的,于是就向顾胖子问道:“上一场谁赢了?”

  顾胖子直接说道:“谢临渊赢了,一招之差,毕竟谢临渊三个月之前才突破!”

  说完看向了一旁的孙淼淼,知道已经不能装作没看见了,两人打了声招呼。

  孙淼淼看着场上的两人,对着顾胖子问道:“这场比试是什么组啊?那个漂亮师姐叫什么名字?”

  浮尘一听这话就急忙看向顾胖子,转过来脸去,一直向他使眼色。

  但是顾胖子根本就没有看浮尘,直接就对着孙淼淼说道:“那个啊?周南圣的姐姐周南笙啊!小洞天组的!”

  说完后还不忘感叹一句,“确实挺好看的呢!”

  话音刚落,浮尘脸就黑了,已经绝望了。

  孙淼淼看着浮尘,一嗎?”

“放心飛哥,我知道了!不過我們兄弟七年沒有見面了,今天好不容易見到了讓我替你接風怎么樣?地方你隨便選,都算兄弟我的!”

“算了,以后有時間再說好了!”

燕飛直接拒絕道。

“不行!飛哥,你說什么我都聽你的!但是這件事情你必須要聽我的,這多年我們兄弟都沒有在一起喝酒了,你就不能滿足兄弟我這一個小小的心愿嗎?今天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一直跟著你!”

陸子韜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讓燕飛有些頭痛,無奈之下也只好答應他了。

“好吧!不過只能是你我二人,至于其他人還是不要叫了。我回來的消息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你應該知道怎么做。”

“哈哈哈……好的!飛哥那我們晚上聯系,我先送你回去。”

見燕飛答應,陸子韜高興無比。

“不用,你見過哪個保安坐這樣的豪車了!”

說著燕飛直接開門下車,向著小區門口走去。

……

當燕飛再次經過小區門口的保安室時,那名保安急忙打開門說道。

“飛哥,是我不懂事,剛才得罪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跟陸少替我求求情。我上有老下有小全指著我這點工資活著呢!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呀!”

“放心,他不會再找你麻煩的!不過以后千萬不要看不起任何一個人知道嗎?”

“我知道了,飛哥!謝謝您,謝謝您!”

聽了燕飛的話,保安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樣。目送燕飛上了一輛出租車離去,就好像是送貴賓一般。

……

當燕飛剛剛回到學校的門口,就看見喬磊一臉急色在那里來回踱步。

“喬磊,你干什么呢?”

“燕飛,你總算是回來了!給你打電話無法接通,王喆那個家伙知道你外出之后就去校長那打你的小報告了,而且讓我通知你回來后去他的辦公室。”

見到燕飛回來,喬磊急忙說道。

“哦!我手機沒電了。沒事,麻煩你了!”

燕飛拍了拍喬磊的肩旁,然后便走進了校園直接去了王喆的辦公室。

“燕飛,剛來幾天就學會偷懶了?沒有跟我請假擅自離崗,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嗎?”

見到燕飛王喆劈頭蓋臉就是一頓呵斥,發泄著心中對他的怨恨。

“扣除當月獎金,我認罰!”

燕飛毫不在意的說道。

“哼哼……你小子對我們保安的規章制度到是挺了解的!”

王喆聽后冷笑了幾聲,神色中充滿了一種報復的快感。

“不過,以你的表現只是扣除你的獎金根本對你起不到警告的作用,這個月的工資全部扣除,若是以后在發生這樣的事情直接夾行李給我滾蛋!”

燕飛的工資不過五六千塊錢,這點小錢他還真的不在意,放在以前他喝的一瓶酒都遠遠的超出了這個數。

“你愿意扣就扣好了,實在不行我以后的工資和獎金你都扣掉。”

說完燕飛給了王喆一個極為不屑的眼神之后,轉身離開。

“混蛋,太猖狂了!簡直太猖狂了!我王喆不讓你滾蛋,我隨你的姓!”

看著燕飛離開的身形,王喆再次被氣的要炸開了。

不過稍微讓他感覺到一絲安慰的是,這個月他又多賺了幾千塊錢,夠他泡一次夜店用的了。

……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喬磊急忙湊到了燕飛的面前關心的問道。

“怎么樣?燕飛,王喆沒有為難你吧?”

“呵呵……沒有,不過我這個月可就白干了!”

燕飛玩味的回應道。

“艸!我就知道他會來這一手的。我們這些保安哪個人沒有被他克扣過工資?但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咱們還是忍忍吧!”

喬磊的語氣剛開始還有些氣憤,但是最后更多的還是無奈,不難看出他已經被王喆欺負到了敢怒不敢言的地步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燕飛的電話響了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誰打來的。

電話中傳來了陸子韜的聲音。

“飛哥,我去學校接你?”

“用不著,把地點發我手機上,我自己去就行了!”

說完燕飛掛斷了電話,對喬磊說道。

“喬磊,我晚上要出去一趟!王喆要是問起的話你就實話實說就可以了。”

然后便去換衣服了。

“怎么回事,這燕飛被扣了一個月的工資我怎么感覺他一點都不在乎呢?”

看著燕飛離去,喬磊滿腦子的疑問。

”小鱼儿瞪着眼瞧了她很久,忽自然不会伤你……任风萍突然朗

與此同時,只見秦輝頓時猛的向前跨出一步,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接從秦輝的身上散發而出,頓時就向著她先前朝著秦輝所傳過來的那些人的面前沖了過去。沒有,方才的那一幕,秦輝更是直接打出來了一個巨大的手掌。

那一掌當中蘊含的风声凌厉的一闪而过。

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几乎是一前一后踩空摔了下坡去。

他们身形不稳,竟是双双滚了下去。

小月和小白自然也是受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秘天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啸沧溟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太极芋泥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风中的秸秆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岑白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没有影子

于懐陽古典诗词集

一发醉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