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气愤》。

當傳承之路出現了一只鳳凰的時候,人們發現,事情,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一只彩色的鳳凰,從天際盡頭飛來,將要成圣的靈威陽吞入到了口中

巫天平臉色驚怒,白熊修士沒把他怎么樣,卻被突然的鳳凰出現搗了亂

字,并且要有引用注释吗?

李秋风的方法,就是找到三四篇上尊级神功设想,然后以其中一篇为蓝本,将其他数篇杂糅其中。

然后又上网去找到二三十篇神功设想,随意摘抄些句子,穿插其中......

于是他的刀锋刺入曲池,再刺人余里,循级直下涧底,则青羊桥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还在浴室的地板上,我知道这不是梦。

我赶快起来看向浴缸,浴缸里空空如也。

外面天色还是暗的,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我壮着胆子走出了浴室,我发现门半掩着,屋子里只有我一个,小霞又不见了。

我把房门锁了起来,又去了浴室,浴缸里的水早就漏干了,我这才发现,小区不知何时停水了。

小霞究竟去了哪?或者说她根本就没回来过,再或者是我自己脑子出了问题。

这些疑惑让我很慌乱。

我不敢出门,但在家里也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小霞会不会突然又出现在屋里,我觉得我快神经了。

我也不敢报警,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所幸我就当她失踪没回来过,就当我精神出了问题。

然而隔天上午,就有人就来询问石盒和小霞的事,我觉得可能是因为那晚我拨打110的缘故,警察察觉到了什么?

但我打算一口咬定没有这些事,因为我的这个诡异遭遇,根本不可能有人会信。

我不想被当成疯子送进精神医院。

就这样,我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

我一直在想,那晚回来的人是会是什么,她最后又去了哪?

可是不管她是谁,她绝对不是我的老婆。

我还没从那天的阴影里走出来,我们小区蓄水箱就发现了女尸。

蓄水箱这件事,我觉得真的没法说清楚了。

我内心不想承认蓄水箱里的那具尸体是我老婆,因为只有我知道她是一个长着鱼鳃的怪物。

可是她又的确是我老婆,她们长的一模一样。

我该怎么跟别人解释,我不知道你们能了解我既害怕又纠结的心情吗?

同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警察说清楚,所以就一口咬定小霞没有回来过。

但是小霞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那个石盒,我只觉得它古怪,但同样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苏轶拿着审讯笔录,跟顾雨走出了询问室。

“苏轶,他说的是真话吗?

我怎么觉得最近咱们跟鱼精干上了,哪都有鱼人。”

苏轶微微一怔,顾雨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鱼人?我倒是没想那么多。难道说,蓄水箱尸体的肚子里,出来的是鱼人?

不会跟录像里的鱼人是同一个吧。”

顾雨哈的笑了。

“谁说你想象力不丰富的,这也能联系上。

不过,我觉得不大可能吧,生出来一个月,就能长那么大吗?

而且惠达小区离那条高速也忒远了点吧,等鱼人走到高速,早就变成鱼干儿了。”

苏轶也笑了,挠了挠头,“也是哈,有想象力,但是逻辑上不行,不过这种怪事,用正常逻辑好像也行不通,先把记录交给王组长去,咱们还得跟冷戎组长汇合呢。”

“嗯!”

苏轶的车很快又到了北梁村附近。

顾雨在村口远远就看到,鱼塘边似乎站着几个人,难道鱼塘主人回来了?

顾雨和苏轶往鱼塘走去。等走到近前,顾雨才发现,冷戎组长正在指挥着两三个工人,地上还有一台机器,看起来像是抽水机。

“组长,鱼塘主人回来了?”

冷戎摇了摇头,看着前面的鱼塘。

此时夕阳刚落,晚霞依旧火红,映在鱼塘的水面上,就像一匹橙色的绸缎一样光亮。

冷戎挑了挑眉,“这个鱼塘,怎么说呢,我感觉着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顾雨看着鱼塘的水位正在缓慢下降。

“你要说哪奇怪,哪奇怪?其实我也不知道。”

顾雨脸抖了一下,“组长,你办事这么任性吗?

那没跟鱼塘主人打招呼,这样抽人家的鱼塘水,到时候怎么解释啊?”

“这事好办啊,我来解释就行。

哎,老王让你们办的事都好了?蓄水箱那个女尸怎么回事?”

“咱们局里办事多会拖沓过,很快就办完了。

蓄水箱里女尸那件事,跟咱们现在调查的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沾边。”

顾雨说完这些话,又跟冷戎叙述了一下那件事的经过。

“组长,是不是沾点边?”

冷戎想了想,“好像有点内意思。

咱们先调查这起案子,最后可以跟这几个串联下,看看能否并在一起。”

抽水马达的声响很大,鱼塘中的水位还在慢慢下降。

一位工人师傅抽着烟,跟冷戎唠起了嗑。

“我听说这附近的水库有水妖,你知道不?”

这是冷戎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传闻。

“水妖长啥样?有人见过?”

工人师傅吐了口烟,“我听说有人还真见过,说是那东西长着颗鱼头。”

冷戎假装很是不屑,笑道:“鱼头?那不能是真的,人们闲得很,就喜欢瞎编这些。”

冷戎停顿了下,接着问道:“你说的这个水库在哪呢?离这有多远?”

“不远,你往那边看,看到没?步行大约十分钟就能到。”

冷戎边看抽水机运作,边摸着下巴,然后走到顾雨和苏轶面前。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去趟水库,十分钟的脚程不远,我很快回来。

你俩盯着鱼塘,机灵点,别轻举妄动,先看看池底有什么。

如果鱼塘主回来了,应付不来,给我打电话。”

“好。”

冷戎组长走后,苏轶和顾雨站在鱼塘边发着呆。第一名。”云嫣然嘟着小嘴说道。

  “呵呵,那你怎么就知道这位小丹师比你弱呢?你怎么就知道他不能夺得皇朝青云榜的魁首呢?”金袍人笑着说道。

  “就他,哼!”云嫣然不屑的看着天谕,眼神里充满杀意。

  “那我们来个约定怎么样,半年后,如果这位小丹师修武不如你,不能夺得皇朝青云榜魁首,他就任你处置,到时候,想杀想刮随你,如何?”金袍人问道。

  “当真?”云嫣然反问道。

  “君无戏言。”金袍人回答道。

  “哼,臭流氓,就让你再活半年,半年后,只要你打的过我,夺得皇朝青云榜第一名,我就饶过你,让你的家族来我们皇家提亲,我虽然不甘,但是我会嫁给你。,但是如果你败给我,没有夺得皇朝青云榜第一名,那你会死的很惨,而你的家族都会被诛杀九族。”云嫣然说完,眼角瞅着天谕。

  “陛下,我能不答应吗?”天谕苦着脸问道。

  金袍人拍拍天谕肩膀,严肃的说道,“君无戏言!你还是想办法提高你的实力吧!”

  “父亲,不能白白便宜了他,要我放过他,您必须给他家族下一个诏书,内容就是如果他不能在半年后的皇族青云榜中夺得第一,他的家族就要被诛灭九族,在这半年里,他们家族必须有什么高吃的,好用的,一切灵物,都要让这个臭流氓用,否则,他们家族一个人也不要想活。”云嫣然嘟着嘴指着天谕说道。

  “不用吧!儿女儿,这是不是有些过了?”金袍人脸冒黑线,疑惑问道。

  “父亲,您到底答应不答应,您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他!”云嫣然一脸怒气,举起手掌就要朝天谕劈去。

  “呵呵,陛下,我看您就答应了吧!毕竟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吗?公主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天谕,你想您真的下了这份诏书,他们天家还敢为难天谕吗?好不把天谕当成祖宗照顾吗?”白无常看看云嫣然,笑道。

  “原来如此!哈哈哈,好,此诏我下。”金袍人笑道。

  “天谕,依照你的天赋,再加上你们全族的资源,半年后,那两件事不难,现在我们还是填饱肚子再说吧!”白无常打圆场道。

  “对,对,我把这茬给忘了。来人,把酒菜端上来,庆祝嫣然公主安然度过危机。”乔碧玺对奴婢门说道。

  “是!夫人。”

  不大一会,一个个的仆人将各种菜肴端了上来,不多时,花梨木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勾人食欲的味道,闻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不愧是皇家,吃的真是奢侈啊!对比下,自己在天家酒楼吃的东西简直就是垃圾。”看着满满一桌山珍海味,天谕忍不住感慨道。

  “快吃吧!乡巴佬,我父王让我在两天好好招待你,就不为难你。”云嫣然显然怒气没消。

  “嫣然,不要吓着天谕!”乔碧玺笑道。

  “皇后大人,我白叔叔和陛下去哪了,怎么不一块吃饭呢?”天谕好奇问道。

  “哦,他们与城主一起去丹师协会了,说是去拿炼制圣阶乾坤再造丸的灵草什么的。明天才能回来。”乔碧玺解释道,其实金袍人和白无常离开,有两个原因,一就是乔碧玺口里所说的去凑圣阶乾坤再造丸的灵草,二,就是为云嫣然和天谕独处创造机会。

  “怎么还不吃,怕我下毒吗?放心吧!我既然答应父王让你多活半年,就不会食言。”云嫣然瞪着天谕问道。

  天谕白了云嫣然一眼,也不客气,直接开吃,金色的蛟肉,美味的鹿肉,还有从灵兽身上取下来的蹄筋,许多都是大补之物。天谕双手齐动,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在他的对面,云嫣然看得直皱眉,心里忍不住想到,“这个色狼真是吃货。”

  “皇后,你也吃啊,这么多好吃的,不吃就浪费了。“天谕边吃边对乔碧玺说道。

  “呵呵!你们两个吃,我不饿,我出去去散散心,嫣然好好陪陪你的救命恩人。”乔碧玺朝天谕会心一笑,起身离开宴席。

  “公主,你也吃,昏迷那么久,应该补充点营养。”天谕见乔碧玺走出餐厅,为了避免尴尬,就对云嫣然说道。

  “我看见你就没有什么胃口,你是不是属猪的,吃的比猪还多呢?”

  云嫣然用力握着手中的筷子,简直恨不得将对面的天谕割来吃了,可是天谕却丝毫不介意云嫣然的眼神。

  反正已经得罪了云嫣然,成了她眼中的色狼。不吃白不吃,想到这,天谕也不顾形象,不断将各种美食往自己嘴里塞,偌大的餐桌上,有一半的食物被他吃进了肚子。他摸了摸胀鼓鼓的肚皮,感慨道:“好饱啊!”

  吃饱喝足之后,天谕的目光又落到云嫣然的脸上,云嫣然皮肤很白,很美,沉鱼落雁一般的美。

  “臭流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云嫣然对天谕色咪咪的眼神极为不舒服。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惹不起我躲的起。”

  天谕可不想与云嫣然争吵,万一,这古灵精怪的公主改变主意,现在就杀了自己,那岂不冤枉。再说,天谕可不是那种见了美女就迈不动腿的男人,那怕这个女人长得跟天仙似的,但如果太傲娇,他仍然不会正眼看上一眼。

  酒足饭饱,天谕离开了云嫣然栖身的宫殿,在侍卫带领下,回到自己曾经休息的房间中。修炼在炼制圣阶灵魂丹时候,吸收到体内的雷劫之力,他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以便在接下来的天家成年礼上夺得第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气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困倦的猫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姬婼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筱雪纷飞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丹青手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紫蓝色的猪

火影之宇智波的复苏

应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