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妖奴和鬼仆》。

沈轻虹叹道:凡是江湖高手,必页,外药子一包。廿二接九月初

第34章 梁山泊的买卖

海州城不大,又曾几经修建,老砖新瓦层层叠叠,墙缝里渐渐长满了青藤。每到官员换届时,就会有官府出面派人把青藤从墙上扯去。说是为了好看,其实却是为官需要。

因为你不扯掉这些藤子,那么你的上司,无论是被迎来的,还是被送往的上司,都会觉得你不重视他!就会生出给你小鞋穿,提醒你学会为官处世的,治病救人的心思。

于是墙缝里就只剩下些细小的藤蔓,好像壁虎断掉的尾巴。墙砖上却被扯断的藤蔓染上花纹,像一匹晾在空中的蜡染布。

总之,眼前的海州城显得狭隘拘束,并没有影视剧里那些城墙的恢宏大气。

按照蒋仝的介绍,海州城的城池南面背山而建,东门、北门的战备较多,西门更多的还是商贾气息。此地人烟稠密,道路宽敞,也是州府衙门所在。

从驿站去州府衙门其实不远。安宁出门的时候,就看到梁山泊派来的使者也在外面等他,大约也想知道在城门口大发淫威的妖道,喔喔,大展雄姿的小道爷,会是何方神圣吧?

安宁看那柴进身材魁伟,气宇轩昂,一身豪侠儒雅气息,据说还是国宾周家之后?甚至怀仁县主簿蒋仝都对柴进非常客套,并不像他看燕青时的倨傲清高。

但是人家燕青也很养眼呢!浪子燕青不但清秀俊雅,蜂腰猿背,而且甚是乖巧灵动,的确让人如沐春风。

燕青却看着安宁甚是疑惑,这位小道爷似乎见过。但是在哪见过的呢?燕青想不出来,拍拍脑袋叹息,自己的记性越来越坏了。

那就一起走吧?鲁达、武松也抬着李逵出来,和柴进等人招呼后,簇拥安宁一起入城。沿途自有许多海州乡民对他指指点点,惊诧莫名,甚至越传越玄乎。

说话间就到了州府衙门,自有海州兵马钤辖赵令懋、前朐山令阎质、海州司刑曹王冶,等人出来迎接,张知州和刘督监都在衙内相候。

“张知州家两位公子,权朐山尉王大猷,以及民社首领云天彪等人如今也才刚刚率兵回撤,还在整理城头军务。所以未能出迎,尚乞道长恕罪云云。”

看着蒋仝柔和淡定地一一引荐海州城的文武大员,安宁真心看好他的仕途见涨。

这些出迎的人里面,他只在城门口匆匆见过兵马钤辖赵令懋,印象一般。至于那些要他“恕罪”的民社诸人,安宁更觉没有道理去理睬。

对他而言,只要交好那位张知州就行。但是眼下还有宋江的使者在侧,所以他也不能过分赶上去阿谀奉承。如是一起进了州府内堂,拜见过知州、都监等人,寒暄落坐。

安宁虽然年少,又是个出家人,身手来历皆甚诡异。但他在城外出的风头却不容轻视,所以就在客位与张州相对。

柴进、鲁达、武松、燕青紧随他在下首落座,李逵行动不便,就被丢在外面躺着。其他海州府员也都一一谦让后,纷纷在对面坐定。

安宁眼见双方都在运气施威,各自不甘下风,但这些与他何干?

闲着无聊,左右打量州府衙门内外,巍峨宽敞的正堂五大间,当中敞三间,自木屏门出厦走廊,竖立四根高大明柱,封檐板描龙画凤。

门前有石砌站台,正殿两旁各配殿三大间,配殿以南有厢庑房各三间。再往南即是一进院落,院两头建钟楼、鼓楼一座。屋面都是五色琉璃瓦苫盖,光彩夺目,透着威严。

似乎对面的老者也一直在关注自己的举止?清瘦矍铄,三缕长髯微卷。

这位老爷子就有点面熟啊?嗯嗯,这不是海州府的弓手教头陈西真?!

昔日汴梁城里拦住自家媳妇暴打高衙内的那个老者?那就是自家未过门的岳丈喽?呸呸呸!未过门的媳妇他爹,谁家要岳丈过门作甚!

那么,俺家媳妇呢?安宁想问问岳丈陈西真,貌似人家还不认识咱?那且缓缓吧?

蒋仝介绍说此老是陆地神仙陈抟的后人,少林大师谭正芳的关门弟子?

哇靠,那不是周桐的师弟吗?

安宁再细看陈教头似乎病容颇重,难道神仙子弟也会生病么?安宁心下有些奇怪。您老既然已经身体不好了,怎么还不在家休养呢?

喔喔,是怕俺对张知州不利吧?

切!想多了。自己真要相对张知州不利,恐怕陈家岳丈也没什么好办法。他又不是火云邪神,能够空手抓子弹!

寒暄礼毕,自有婢女上茶。安宁见是茶末研磨的茶汤,汤色清亮,味道却很古怪。这也都是难言好坏,知道这个时代就这个样

“這鐘聲......”

我感到一絲后怕,這鐘聲實在過于詭異,在醫院里平白無故地響起,我甚至不敢斷定這鐘聲是否真的存在,還是只有我和程逸云兩個人聽見。

語罷,衣衫霍霍,倏地升起。

說來也怪,不到半分鐘時間,醫院的燈倏忽間都暗了,然后墻壁上的應急燈一閃一閃的亮了起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卻總是不能正常點亮。

“真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就在此時,走廊盡頭“咚的一聲”,重重地關上了門。然后,便聽到那個鐘聲愈發清晰,......

西方一玉,北方一玉,这蒙着面的一男一女是

自這些光凸凸的孤墳野冢之中飛出來的身影,一共有八道,這八道身影之中,的確是有一位是劍尊之境的劍道者,兩位大劍霸之境的劍道者,剩余的五位乃都是劍霸之境的劍道者。

原來,在這墓囚之獄之內,并不是冷鷹城主所說的只有五许只有当武力压在他们的头顶,他们才会恍然大悟,原来这样是不对的。

  相较于镜的不可置信,骨傲霜反倒是觉得很是正常。

  在她看来人和神从某种角度说是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妖奴和鬼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邪君都市纵横

黑色幕帏

邪君都市纵横

默陌书

邪君都市纵横

猷莫

邪君都市纵横

剑道江湖

邪君都市纵横

维果

邪君都市纵横

从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