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舅舅是哥哥》。

那个男孩自己愿意死?他问。当什么,我就是不想吃药,什么药

炎定身形詭異的在敦厚男子背后閃現而出,一手向著敦厚男子的后心抓去。

敦厚男子眼睛里慌色一閃,不過也只是一瞬而已,下一刻就見他身子微微前傾,仿若變成了虛無的幻影,肉身直接在大劍的劍身之上穿了過去。

“噹...”

<莫飞没了办法,虽然不相信是老大龙霸天把霸天金玉玺交给龙腾的,可现在也根本没法回去落实。

他犹豫一下,终于微微弯腰,叹口气说道,“你说,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马上带人杀入清......

举试诗赋,自此始也。时登科者三人上掠了起来,身形一恍,便进了树林

第五章 初识

岳求真刚进门就有一面容娇好的导购小姐迎了上来。

“您好,先生,您想看点什么?我帮您介绍介绍。”

“哦,不用,我先随便看看。”

岳求真仔细看了看金饰柜台里的摆件,有金币,金猪等价格从几百元到几万元都有。

“你好,请问金子你们收吗?”

“您是说要卖金首饰?金子我们都是按市价一百六十元每克收,请问您要卖的是?”

导购小姐盯着他的眼神有些亮了,要知道,不管收还是卖都计算销售额,收的话佣金提成单价没有卖货的高,但架不住收货量一般都要比卖的大得多,总提成自然就要高一些了。

岳求真盘算了一下,自己有两枚金锭,一枚按这个价格也可以换到十几万元,不少钱了,先卖一枚,留下一枚以备不时之需。

“我这有一锭金子,你看看。”岳求真从背包中拿出一枚金锭放在了柜台上。

“哦,好。你这个……这是金元宝?”导购小姐没想到这帅气的小年轻随手拿出的金子这么大,而且看这造型,好像……似乎?

导购小姐戴着手套拿起金锭仔细检查,形呈马鞍,两端圆弧,翻看底部,果然铭刻有“足金”两字。

“您好,您这个金元宝我们需要鉴定一下,麻烦请您跟我到楼上贵宾室稍微等待,可以吗?”

“好的。”

“经理,经理!您快回来!”导购小姐一边引导岳求真移步上二楼一边朝对讲机低呼。

————

二楼实木阶梯上来就是临街的会客厅,入目厅正中方台上摆着一件玉如意,两侧古松文竹盆景郁郁葱葱,紫檀茶具、沙发靠窗摆放,墙角香炉青烟袅袅,靠河侧隔了三间贵宾室,一间鉴定室和一间休息室,墙上挂着对联,字画,四处绿植点缀,雕花木窗落地,让人有闹市之中遗存一片优雅宁静的感觉。

岳求真在一间贵宾室坐了一会,心神忽然一动,感知中一位容貌清丽身姿妩媚的女子正在走进楼下大堂。

“经理。”

“经理。”

“嗯嗯。”

女子边颔首回应边转向楼梯口而来。

“这是临界。”岳求真欣喜不已。

————

不一会女子戴了副金边眼镜走了进来。

“您好。让您久等了。我是这儿的经理,我姓叶。请问您怎么称呼?”叶经理脸微园戴上眼镜显得更成熟知性。

“你好。我姓岳。”岳求真微笑道,女子的胸前别有身份铭牌,“总经理,叶璟玟”。

叶璟玟没想到下属说的可能的大客户会是一个看起来还很嫩的男孩,嗯,还很干净。

“实在不好意思,岳先生,我刚才在附近有点事,才回来。我们已经安排师傅在鉴定您的金饰,还请您稍等片刻,很快就有结果了。”叶璟玟微一愣怔很快反应过来。

“没关系,你们慢慢鉴定。”岳求真不着急,今天最大的收获就在眼前了。

叶璟玟没有入境,但临界差点入境说明她修行过修行心法!她应该是修行家族的子弟,找到一位,自然就能找到一家!岳求真暗自兴奋,心里的疑问终于找到人解答了。

“为什么她走到楼下我才发现异常?”从这间贵宾室到楼下门口,直线距离不到二十米,正常情况下在岳求真的感知范围内都应该可以察觉得到叶璟玟的临界状态,仔细观察她的身上,也没有佩戴什么异宝,浑身散发的波动却与普通人无异,若非自己修为高深,否则可能隔墙都不一定能发觉。

————

“靠,这小子还真色。盯着老娘上下左右的看,真不礼貌,长得帅也不能这么嚣张吧。敢伸手看我不把你爪子打折!”叶璟玟眼看他的眼神老往自己脖子胸口乱瞧,不由有些羞恼。

“岳先生,我冒昧想问一下,您这枚金锭是祖传的还是有什么来历,您知道有来历出处的东西可能会增值不少,至于来路不当的东西我们可能不会收。”叶璟玟看他倒不像个偷儿,就是个小色胚。

“没有,就是家里的。嗯,祖传的。”岳求真不算说谎,自己保留了二百多年,算自己传的吧。

“那您家里祖上是哪一位?可有详细记载,这些也是可以让物件增值。”

“记载?没有吧。”岳求真自己记自己?还没到这个时候。

“哦,没有也没有关系,一会我们的专家鉴定看看大概是哪个年代的。”

叶璟玟耐心很好,看他眼神收敛不再乱瞟,而且目光始终清澈,心里也不再着恼,甚至莫名其妙的有种隐隐的亲切感。

————

又过一会,两位戴着宽边眼镜的专家过来请叶璟玟过去商量。

“鉴定结果是真的元宝,清乾年间的,可是保存的非常完好,就像一直放在保险柜里保管,没有受过什么侵蚀。”其中一位专家说道。

“对,对。我也觉得太新了。”导购小姐出肉身,但那也耗费了数月的时间。这种蛮横而迅速的修复手段,他不光没见过,甚至可以说闻所未闻。

新生的肌肤几近透明,可以看见那滴本源精血不断在李衍眉心盘桓,而李衍的眉心处一颗鲜红的朱砂痣逐渐显现。紧接着精血化作数缕,向着李衍浑身上下游走扩散。随着精血彻底融入血肉,李衍的身躯不再透明,渐渐恢复了血色。

见李衍胸膛处并没有起伏,苏灵儿将手搭上了李衍的脉搏,脉搏处也无跳动,一颗心霎时跌落谷底。徐若弗看见苏灵儿的表情,脸色煞白。众人脸上悲切之色流露,已经准备好与南橘拼命,哪怕以卵击石也在所不惜。

南橘眯着眼沉声道:“他的神魄没有消散,而且还在不断增强。不要急,先静观其变。”

想到南橘修为通天,没有必要故意拖延时间,众人这才重拾希望,继续耐心等待。

夜空仍然还看得出因先前大战撕裂的痕迹,月光自碎裂的云层间撒下,满地清辉,照得李衍本就白皙的身躯宛如沐浴了牛乳一般。然而他的胸膛依然没有任何起伏,鼻腔里也没有呼吸,脉搏全无。

众人固然着急,但南橘还未盖棺定论之前,谁都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忽然间静止得如同山石一般的南橘张大了眼睛,正色道:“他神魄已经停止增长了。”

众人大惊,南橘略微一顿接着说道:“醒不醒得来,就看这次了。”

众人面色愠怒地望向南橘,秦晴月咬牙切齿道:“一次性说完你能断气?”

“他断不断气我不知道,但我是真断气了。”

那道期待的声音忽然间响起,众人猛一回头,李衍撑着坐了起来,一头黑发披散至肩头,眸子在夜里熠熠生辉。

苏灵儿和徐若弗哑然,徐若弗更是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扑到在了李衍的怀里。郭东明等人是男儿身,自然不可能和赤着身子的李衍搂搂抱抱,但也都长长舒了口气,眉目之间能明显看到喜色。

李衍揉了揉徐若弗的后脑勺,苏灵儿轻轻走上前来,将一枚黝黑的芥子递给李衍,坐在床边静默不语。这枚芥子是岳亭川给李衍的,不知里面是压成一团的元婴还是妖兽精丹,坚固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说。苏灵儿接住李衍的同时,也帮他收起了这芥子。

“我这不没死吗?放心,我命硬!”安抚了下啼哭不止的徐若弗,李衍偏过头去望着苏灵儿道,“灵儿姐怎么不说话?”

苏灵儿当然能分辨出这就是李衍本人,不过还是开了个玩笑道:“哼!谁知道你还是不是我那个弟弟。”

李衍贱笑着摸了摸那曾被苏灵儿咬过的耳垂,问道:“要不你再尝尝?看味道对不对?”

苏灵儿没好气地使劲一掐李衍的脸,嗔道:“死样!”

李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两眼往上一翻,嘴巴略微张开,顿了半晌这才开口:“若弗……要不等我先把衣服穿上?”

先前众人只顾着担心李衍的生死,根本没想太多。徐若弗闻言,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零距离地紧紧贴在李衍的胸膛上,膝盖好像死死压住了一处突起。

徐若弗猛然起身,俏脸上红霞漫天,伸手胡乱地擦拭着李衍胸前的眼泪,但这动作看起来却更像是激情过后的温存。紧接着徐若弗一惊,连忙问道:“没压疼你吧?”

徐若弗下意识要给李衍揉按被她膝盖狠狠压住的部位,然而她低下头去,伸出的手停留在空中,紧接着便不管不顾地扑进了苏灵儿的怀里。

“咳咳咳~是不是灵儿姐又教你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李衍没羞没臊地从那枚黝黑芥子中翻出一个专门装衣服的芥子,随意找出一身衣服套上。

“我可不会那些!要不你先教教我?姐姐一定好好听好好学,你可别藏私啊。”苏灵儿因为李衍醒来,心情大好,倒也忘了不远处还有一个大麻烦没解决。

“咳咳咳……”知道脸皮厚不过苏灵儿,李衍举手投降,望着郭东明等人问道,“你们没什么事吧?”

“你没事就行,我们还能有什么事?”郭东明并不太善于表达感情,收剑回鞘。

秦晴月放下了按在阔剑剑柄上的手,艾青浑身肌肉也松懈下来,应天途将匕首再度收回袖中,郑靖良松开了劲握的拳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衍反而是如释重负一般,长呼了口气道,“还是正常呼吸舒服,装高手憋气真不习惯。”

“你已经可以与天地交互了吗?”见李衍失去呼吸心跳的情况下醒转过来,南橘忽然出声。

“拜你所赐,因祸得福。”李衍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一丝感激的神色。

南橘像是事不关己一般,缓缓说道:“你是人。那滴本源精血不是你的。”

那滴精血一开始并没有与李衍的肉体融合,南橘也就推翻了自己起先的判断。

“我当然是人,不过那滴本源精血,现在已经完全融入我的身体了。”李衍揉了揉眉心的朱砂痣,沉声道,“最后关头收招没杀死我,你后悔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舅舅是哥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欲断天

写本书逗个娘

我欲断天

飞天龙

我欲断天

颍禾嵩

我欲断天

宁悦岳

我欲断天

肥皂快乐水

我欲断天

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