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兔子符箓(求收藏)》。

不知不覺中,天色開始暗下來了,大家開始商量著如何應對晚上的麻煩----

“有人來了,人數還不少。”傲天老遠就聽出了人的腳步聲音。

過了不久,一個還算英俊挺拔的年輕人在五個保鏢的簇擁下,疾風馳到,傲天知道這一幫人實力都不弱。

“裴姑娘,你考慮的怎么樣?是否同意獨自為我歌唱一首?”年輕人語氣還算客氣的大聲叫道。

“對不起,這位公子,要想聽歌,請按照我的規則來,我從不單獨為個人演唱。”裴玉霜客氣的說道。

“這么說來,裴姑娘是不答應嘍,請裴姑娘考慮后果!”年輕人語氣變得強硬起來。

“后果?有什么后果,我們都接下啦。”傲天漫步走到裴玉霜旁邊,傲氣的道。

“原來請來幫手,怪不得這么囂張,好,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年輕人吩咐道,“上----”

五個看起來實力強悍的保鏢在年輕人命令下,“嗖嗖”拔出刀劍,把傲天他們圍了起來。

“小青,你們幾個注意保護好裴姑娘,其他事情,我來處理。”傲天吩咐好小青幾個,然后和夜月兩人做好戰斗的準備。

“雷霆拳、天佛掌、七旋腿-----”傲天一上來就用上魔武決中的絕招,頓時一道更耀眼的銀光和轟鳴的雷光交織在一起,劃出一道璀璨而又轟鳴的光芒襲向敵人,但是這些保鏢也并不是病貓,他們亮起的刀劍也泛起亮閃閃的刀光劍影,抵御來自傲天轟出的光芒,刀劍透出無邊的殺氣,如連綿的波濤涌向傲天。

傲天毫無懼色,雙手在身前一盤一錯,同時大吼一聲“寒冰掌---”,手掌翻飛中一股絕大的寒冷真氣急奔而出,將激射而來的殺氣完全抵住,并朝三人反卷過去,這樣傲天和三個保鏢戰成一團。

而在傲天旁邊的夜月早在傲天出招時,就已經提氣低叱,曲指連彈,手中暗黑匕首泛起三道凌厲的黑氣呼嘯著劃過前面的空間,帶動房間里的空氣一陣奇異的波動,依稀可見的三個黑色光球直奔離另兩位保鏢。兩位保鏢也不敢懈怠,連忙提起長刀,在空中急速地劈出一道閃光的刀光,形成一道透明的真氣結界將夜月的暗之光球攔截在半途上,三顆光球幾乎同時撞到了結界上,強光爆出,將夜空照得一片雪白。

這時,傲天已和三位保鏢打了十幾個回合,他踩著踏月七步星,時而左邊時而右邊,忽閃忽現,拳掌交織,天佛掌、寒冰掌、雷霆拳、豹影拳交錯使用,讓三位保鏢的數次強力沖擊都無果而返。雪亮的刀鋒劍影將空氣劃得支離破碎,發出的尖利破風聲讓人齒寒,每一刀都好像要把傲天劈為兩半,可是傲天的雙掌輕揮,見招拆招,其中蘊含的無上真氣就逼得每一刀每一劍都只能攻到一半就已經力盡而退。

而這時,夜月手中暗黑匕首暮然挺刺,沒有花招,卻是快的像要追回已逝的百年流光,沒有猶豫,不做回轉的準備,泛起森冷殺氣的利劍刺向敵人。 而一左一右的兩刀狠狠向她攻來,流轉于刀鋒上的勁氣帶著強烈的殺氣冷人窒息。

“鐺---鐺---”刀氣和匕首光芒的交集,發出清脆的撞擊聲。終于,刀氣和匕首光芒散去,夜月踉蹌跌出三尺外,亂發更見披散,臉無血色,左小腿一道長長的份口血跡殷紅。她的兩位對手,情況稍佳,不過右手虎口也对御阶上的秦始皇说道:“陛下,微臣提议,斗法三场,三局两胜。前面两场双方各出题目,分别派人比试;最后一场则由陛下出题,我和赵先生捉对较量。如此妥否,还请陛下定夺。”

“好,就照你说的办吧。”秦始皇点点头:“赵先生,你远来是客,就有你先出题目。”

徐福上前一步,对赵亮道:“仙长,由我来打头阵吧。”

赵亮颔首表示同意:“可以,千万小心。”

“放心吧,”徐福转身朝对面喊道:“我欲施展水火之道,何人应战?”

徐福的这个题目挑的很有深意。所谓水火之道,可以说是炼丹之士的基本法门,“欲炼金丹,先掌水火”,控制不了水和火的力量,就无法在炼丹的过程中,随心所欲的调整节奏与火候。

他之所以要比这个,既是因为自己擅长此道,也是因为要向众人证明自己在丹术方面的本领,间接洗脱他毁坏乾坤淬金炉的污名。

听徐福提起“水火之道”,站在北辰真人旁边的天璇星哈哈大笑,几步来到台前,喝道:“贫道来会会你。”是七星子中专擅炼丹制毒的高手,所以徐福的题目正中下怀,忙不迭的出言应战。

徐福早就猜到定是天璇星接招,嘿嘿一笑:“好嘞,小爷我等的就是你呢!”说罢,他从袖中抽出一道灵符,口中念念有词,手却不住旋转晃动。

天璇星没想到对方连几句客套话都不说,一上来便出手,慌忙也掏出灵符,念咒发功。

“看招!”徐福和天璇星几乎同时呵斥一声,将各自的灵符抖手射向对面。只见那两个黄色灵符一离开他们的手掌,顿时燃烧起来,好似离弦的箭矢一般,笔直朝彼此飞去。

两个小火团托着淡淡的烟尾,在两座法台之间的半空中相撞在一起,同时爆出一声轻响后便消失不见。

这神乎其神的一幕,顿时引来御阶上一阵轻呼,文武百官都难以置信的张大嘴巴,惊讶于两张燃烧的纸片为何能飞射而出,又是如何在空中准确相遇。

然而,还没等他们从刚才的吃惊中恢复过来,徐福和天璇星又同时各自扯出三张灵符,引咒点燃,再次激射而出。这一回,两边的三道火符并未在半空相遇,而是仿佛都长着眼睛一般,堪堪避开彼此的路线,径直袭击斗法的二人。

“哦呦!——”人群中又是惊呼四起,眼看火符就要同时打到徐福和天璇星的身上。

只见天璇星如闪电般出手,接连用手指点中飞到面前的三个火团,灵符火团随着他的指尖应声而灭,只余下三小团灰烬轻轻飘落地面。

而徐福那边更是夸张,他没有像天璇星那样迅如闪电,而是不慌不忙慢慢悠悠的甩起宽大袍袖,将三个火团尽数卷入袖中,瞬间消失不见,那动作神态说不出的从容潇洒。

“好!彩!——”这一下,连御座上的秦始皇都忍不住拊掌喝彩起来,两旁的大臣更是欢呼不断。

徐福的鬼心眼儿最多,他保持着洒脱的姿态,向御阶上的人群遥遥拱手致意,就仿佛大伙儿是在专门给他一人叫好似的,节奏上配合的天衣无缝,直把另一边的天璇星差点气死。

就在这时,只听北辰真人低声道:“天璇莫要动气,免得中了徐福的诡计,接下来……用赤龙诀!”

女孩子也居然笑了笑,道;是在“哗啦哗啦”的,只不

  “你就是鬼!”

  徐浪和对着厉鬼,大声喊出了这句任务口令。

  尽管徐浪觉得这句任务口令真的很二笔,但却真得非常有效果!

  顷刻间,满车阴气猛地一震,竟然被直接震散了大半,而那名厉鬼,发出了一声惊恐到了极点的嘶吼!

  “啊!!”

  凄厉的惨嚎中,厉鬼的身体就像一条被扯得四分五裂的布帛一样,瞬间炸裂成了好几块,四散飞溅开来,与此同时,驾驶座上的司机的身影,也瞬间消失不见。

  “赢了……”

  看着厉鬼消失的地方,徐浪怔了几秒钟,突然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

  别看刚刚只是短短一个照面,但他付出的心力之多,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经营乐园这么久,他各路冤魂厉鬼也算是见过不少,但凶戾到这个地步的,却是前所未有。

  没看到那厉鬼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动弹不得?

  要不是有系统给的任务“咒语”在,他今天就是有九条命,恐怕也都丢在这里了。

  那厉鬼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力敌的存在。

  “滴滴滴……”

  口袋里传来悦耳的铃声,徐浪随手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系统提示,告诉他任务已经完成了。

  “我还不知道吗?”他呸了一口,揉着还在打颤的双腿,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他就发现,车上其他的乘客,都注视着自己。

  此刻他的阴阳之眼技能时间还没结束,但看到的乘客们,却都褪去了那血腥的样貌,一个个恢复了生前的样子,表情平和而安宁,除了身形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 ,你几乎看不出他们是横死的怨鬼。

  “谢谢你,恩人。”一个声音悠然响起,却是那个被厉鬼虐杀的笔记本男。

  他不知何时又凝聚出来,只是他的身影比其他鬼更淡,就像随时都会被风吹破的肥皂泡,但他脸上露出的感激,却是忱挚而认真的。

  “看起来你们都恢复神智,想起是怎么回事了?”徐浪吐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空椅子上。

  “嗯。”乘客们对视着点了点头,脸上都充满了对生的眷恋和不舍,但还是坦然接受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那太好了,不用我浪费口水再给你们解释一遍了。”

  徐浪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尽管没了司机,但是这辆公交车还在按不变的速度向前行驶,不过天上落下的雨水已经稀疏了很多,看来很快就会停雨了。

  “我会在下一站下车,还有点时间,方便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徐浪点燃一根烟,按照上香的方式竖在笔记本男面前,笑道,“兄弟贵姓啊?”

  “免贵,洪刚。”

  洪刚有些贪婪地吸了口烟,把自己跟车上这些鬼的经历娓娓道来。

  原来他们都是在这趟公交经过的线路上,因为各种原因横死的鬼魂,但就在他们死掉的那一刻,本应出现的黄泉路却不见踪影,反而被这辆寄宿了厉鬼的公交收走了魂魄。

  厉鬼将他们的灵魂囚禁在这辆公交车中,日复一日地行驶着。

  每到新的一天,这群乘客的灵魂便会在公交车内复生,同时遗忘自己已死的记忆,在极度惊恐中被厉鬼虐杀,一次又一次,恐怖不断轮回,日日不休。

  “我们的恐惧和不甘,似乎就是它的粮食,支撑着他不断变强大。”

  洪刚神情中混杂着厌恶和恐惧,道,“如果不是您今天让我们解脱出来,我们还不知道要被他折磨多久。”

  “都过去了,你们都自由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徐浪笑笑问道。

  他看出来,这伙乘客虽然都获得了解脱,但因为被厉鬼囚禁得太久,早就错过了投胎的时机,现在就算离开了公交车,也只能当一个游魂野鬼了。

  他有心把他们招到自己的乐园去帮忙,但又不愿给人留下挟恩图报的印象,所以只是问一句,先做个铺垫。

  “我打算先回去看看家人,要是他们都安好的话,我也许会在这世间游荡,直到执念消散的那一天吧!”

  洪刚叹了口气,又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乘客,“我想他们应该也都差不多吧。”

  乘應該代表的是進攻方。

不過,這不能反映蘭翎公主現在何處,想來她不會那么傻,趕來就進入工廠,被敵國圍攻吧?

秦烽關心的就是她的安全,所以偵查結果沒有達到其目的,可螞蟻們不認識蘭翎公主呀,再怎么偵查也不會給他提供她的信息,看來只有他親自出場了。

于是,他讓蟻后安排蟻群包圍整個戰場,不讓任何人帶走一顆紫晶,如有發現,捕而不殺,至于沒帶紫晶的,就隨他們離開。

這樣安排是為了避免它們誤殺蘭翎公主。

然后,他帶上一隊個頭大小不一的螞蟻潛入戰場,展開地毯式搜尋,逐步向中央的工廠推進。

進攻部隊統一穿著的是暗紅色戰甲,戰甲上印有火焰圖案,這是希明皇朝戰甲部隊的特有裝備。

希明皇朝同處于天琴星河,國力很強,是僅次于圣嵐帝國、密羅聯邦、自由商盟三大強國的存在,所以他們襲擊圣嵐帝國的工廠就不足為奇了。

秦烽干涉不了國家之間的利益爭奪,只想救出對自己好的人,便避開這些皇朝部隊,從他們之間的夾縫中穿插,向中央工廠突進。

雖然他不太相信蘭翎公主會傻里吧唧跑進工廠里,但這一路搜尋,都沒有發現她的蹤跡,讓他不由地對自己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并且,以現在這局面,也只有先摸進工廠看看了。

如果有在,就先把她帶出被圍困的險境,如果沒在,他也可以迅速撤離,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

秦烽摸進了工廠,并沒有發現蘭翎公主的蹤跡,看來這丫頭并不傻。

于是,他準備離去,卻發現希明皇朝部隊已經攻破了圣嵐帝國守衛的最后防線,殺了進來,對活著的帝國士兵趕盡殺絕,一個活口都不留。

然后,希明皇朝的帶隊將領進入庫房,將里面的紫晶全部取走。

庫房門是敞開的,秦烽所在位置正好看得見,但他并沒有出手,因為對方根本帶不走,外面有螞蟻大軍守著,誰帶紫晶誰倒霉。

不過,這位將領接下來的舉動就讓秦烽不爽了,他竟然貪得無厭,得到庫房里的紫晶還不滿足,還命令部隊駐扎下來,霸占這座工廠,繼續讓機器人冶煉紫晶,甚至還讓士兵加入。

秦烽急著找出所有工廠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終止他們用粗枝爛葉般的工藝冶煉紫晶,避免更多的紫晶礦砂被浪費。

之前去過的那幾座工廠,若非還要蘭翎公主領著找出所有工廠,他早就讓蟲族取締帝國士兵了呢。

而現在就沒啥顧忌了,是時候阻止任何人暴殄天物了!

于是,他讓隨行的小隊蟻軍偷襲,在工廠里制造混亂,他再趁亂溜出工廠,找到蟻后,命令螞蟻大軍全面進攻皇朝軍隊。

“沙沙沙”

“咕咕咕”

......

螞蟻大軍陣容龐大,行動迅猛,制造出地動山搖的動靜,把在工廠外圍守衛的皇朝士兵們嚇了一大跳,紛紛驚問:“什么情況,發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呀,咦,那邊是什么鬼,黑壓壓的一片?”

“呲,那是什么,螞蟻,怎么會有那么多螞蟻,正朝我們席卷而來?”

“你眼瞎了,哪有個頭有那么大的螞蟻,一定是其他生物?”

“不好,真的是螞蟻,而且四周全是,我們被包圍了!”

“蟲族,居然是蟲族,天啊,這里怎么會有蟲族?”

“快跑,它們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跑啊!”

......

外圍的皇朝士兵亂成一片,聰明的趕緊逃跑,或許可以獲得一線生機,傻里吧唧的奮起反抗,向蟻軍掃射,蟻軍自然不會饒恕他們,人類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山洞里的皇朝將領聽見了外面的呼聲和混亂,但他和里面的士兵們卻自顧不暇,被秦烽帶進來的這隊蟻軍打的措手不及,里面的情形不比外面好多少,甚至讓他們感覺很憋屈。

因為螞蟻們非常靈活,動作迅猛,士兵們用武器根本瞄準不了它們,胡亂掃射反而打死打傷不少自己人。

而使用冷兵器也不是螞蟻的對手,不僅出手沒有它們快,而且一般的合金武器還傷不了螞蟻的外殼。

結果,里面的皇朝部隊被這一小隊螞蟻打的落花流水,亡命躲避,沒法還手,有的抓住機會想往山洞外跑,卻立馬就被外面黑壓壓的蟻群嚇了回來。

很快,螞蟻大軍解決了外圍的皇朝部隊,殺進了山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兔子符箓(求收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权倾中外

萝北二饼

权倾中外

上帝在云端

权倾中外

跑不动的蜡笔

权倾中外

暴怒唐三藏

权倾中外

沐念尘

权倾中外

暴走大气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