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收网!》。

,苏樱竟笑道:也没见过你这样了一声,缓缓道:“这乃因前二

這樣的話很可能會造成麻煩的啊。他一定會覺得,葉天成肯定是腦子進水了,又或者說,他肯定是進入了幻想狂想癥。

在沒有辦法的時候,一切東西都是辦法,所以人這個心里面很清楚,故而沒有把問題給他說明白,能夠說目前能夠接受的話。

“那我回去了,你好自為之吧,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處理了,因為我,不斷的注入資金,已經讓侯家的人產生了憤怒,他們已經把蘇家盯住了,很可能會在這一方面對我們蘇家進行攻擊,他們有了口實。

其實這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最主要的問題還是葉天成最擔心的,他的產業會被蘇家的人看成一種累贅,如果不給蘇家帶來實際的收入,他們肯定會對自己產生嫌棄的心情,無論如何也要努力的將這件事情做成功,于是他的心里面就有了新的想法,改變一切的想法。

回去之后一定先把博雅園藝中心努力做好。在他的心里面已經有了一個想法,有了這個想法之后,他馬上開始行動起來。

“喲系!”

然后她開始了謀劃這一切,然后謀劃這一切的根本就是需要有全心全意。并且能夠動這一切的布局。

讓他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小了,如果想要做到這一切的話,必須要積極調動自己的能量,所以積極調動自己的能量,當然是努力的完成自己的夢想。

而構建這些夢想的基本要素就是——擴大生產擴大銷路。

將酒店交給小胖子之后,然后回到了村里面。

村里面的產業繼續擴大,勞動力根本不夠,所以他就考慮到了機械。

因為現在的智能手機非常方便,只要一上網就能查詢到很多機械專賣店,查詢了一下之后,發現有一家機械專銷售非常火,那就是,小型履帶式農耕機,并且還能夠播種樹苗,這家公司還提供精準滴灌施肥殺蟲,并且只要有幾臺電腦就能完全操縱這一切。

看見這些之后,他的心里面頓時生出了一種想法,那就是進行現代化農業改革。

科技改變命運,科技改變未來,當然心里面很清楚,所以他火速的加了這個銷售機械的店家的微信。

跟對方約定了之后讓對方拿一臺樣品過來,在村里面試驗一下,很快的,那天就在第2天發了一部,很好的機械過來,但是并沒有能操作這臺機器的師傅,因為他們的調試師傅到了另外一地方去了。

“真抱歉,如果你自己不會開的話,那就要等到明天或者后天,那是有空的話才能夠來幫你處理這個問題了。”負責銷售的是一個大美女,她的名字叫做小小。

“我叫葉天成,但是我想……開……”

因為他從來沒有開過這東西,侯家村的人覺得他真的是太亂來了,機械這東西,如果操作不好就可能出事故,所以這些人看著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擔憂,看見這些聰明的反應小小馬上說道:“我說相信你還是不要太勉強了,不然的話釀成大事故的話,那可就不好玩了。”

小小很擔心葉天成萬一搞出事來了就麻煩了,主要的是他還沒有付錢,如果在付錢的之后翹掉的話,那跟他沒有半點關系。

作為一個做生意的人,當然最喜歡的就是錢了,錢這東西,會給人換來無窮的生存空間,沒有錢的人他的生存空間非常狹隘,很可能會因為買不起一棵白菜,選擇跳樓自殺。

所以小小很是喜歡錢,只要有錢的話什么都行,沒錢的話什么都不行,對于經常的制作是追逐財富的人的最基本想法。

葉天成大宇看見了小小心里面的想法,他不要淡然一笑:“我說你就放心吧,我不會那么容易翹掉的,你覺得我會嘲笑的話,我馬上付給你現金。”

小小沒想到葉天成竟然能看到自己內心的想法,他不由得臉蛋一紅,很不好意思起來,這話把她給羞恥的無地自容啊,如果有一個地洞的話,選擇馬上傳下去,葉天成看見他這樣子,哈哈大笑:“追求財富的人是每個人最基本的要求,并不可恥,所以我覺得你最好是坦然面對,當然在我的面前任何想要遮擋自己內心最羞恥的想法的人都是失敗的,因為我能看穿每個人的心里想法。”

說到這里,她內心更是恐懼起來,沒有想到遇見了這樣一個厲害的角色。

因為他能如此的猜到自己心里面的想法的人,一定是非常厲害的,就不擔心他會操作機器的時候會掛掉,對他信心滿滿。

如果說這女人能夠有自知之明的話,就不會落到如此下場,主要是他太認為,葉天成這個人笨蛋一個,沒有能力操縱機器,更沒有能力猜透他心里的想法。

都是侯家村的人,已經開始習慣養殖的,神出鬼沒的本事,在他已經表露出來才懂對方心里面想什么的時候,侯家村上下的人都已經被他心悅誠服起來,對于他能否操縱著機器的擔心,也就隨之消失了,葉天成拍了拍手,在衣服上蹭了兩下,跳上拖拉機,然后開始操縱起著拖拉機起來,這些東西其實對于她而言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因為擁有神石的力量,所以學東西非常快,只是簡單的看了一下操縱說明,就能靈活運用。

“哇噻,這家伙簡直是太牛逼了,難道就是傳說中帶有光環的主角?”此時此刻小小驚訝的嘴巴張得大大的,簡直能塞進一只拳頭。

熟能生巧,一會兒的功夫他就掌握的非常嫻熟,將四五畝地的種植面積的樹苗全部插起來,現在他主要是種植的是東邊的獼猴桃,如果說他這種獼猴桃生產出來,一定會供不應求的,普通的獼猴桃只有雞蛋那么大,他種植出來的獼猴桃,柚子那么大。

這是葉天成不同于平常人的本事,他總是會做出一些別人無法理解,超乎人想象的東西,因為他已經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人,在以后的以后他可能會上天殺神入地殺鬼。

面對如此強悍而又兇殘的人,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或者說明白的。

只能用一個詞語形容,那就是太恐怖了,太可怕了。

葉天成之所以表現出別人不能夠明白或者說不能夠容忍的狀態,最主要是因為他整個人所表現出來的狀態,超乎常人。

他這種做法完全是出自于自己自私而又自利的目的,我也是為了擊敗對手能做出來的公共選擇。

他計劃的是在某一天某個時間段,一定要把自己政務的侯明珠給中了三記耳光,讓他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他能夠左右一切了,盡管在當初把他貶損到了侯家村種地三年。

他決定要以牙還牙,三耳光代表著三年。仇恨除了會讓人蒙蔽憤怒,當然也能夠催使人進步,因為他心中有無比的仇恨,所以才會無比的前進,決定要這么做的時候,當然就不會選擇后退。

這些東西讓葉天成感覺到了,無比恐怖,因為他覺得自己太黑暗了,還需要一些光明的東西照自己內心,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電話響了,是蘇慕仙打來的,葉天成連忙接了電話。

“不知道蘇大小姐找我有何貴干?”

“當然是問題大發了,出現了讓我覺得恐怖的事情呀,你快點來救我喲。”

簡直聽見這話,不由得眉頭一皺,他知道說目前身邊有無數個保鏢,誰能夠動她?

“我說蘇大小姐你不是開玩笑吧,在這個世界上有誰能夠動你一根毫毛?”

“當然是有這個能力的人了,所以說,我還是請求你來幫我一把,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我會完蛋的。”聽見它求救的話,葉天成連忙跳下了拖拉機然后把錢打到了小小的賬戶上,開著一輛總比沒有好。

而且酒水這種東西不比尋常事物,酒水的本身雖然會因為時間流逝而漸漸揮發變少,但酒水中所蘊含的情意卻不會減少分毫。相反的是,那種千金不換的情意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越來越醇厚,越來越珍貴,越來越讓人舍不得將之喝完。

就如此刻,他其實還沒聞到這壇酒水的味道,便已經有些熏熏然了。

像這么一壇惹人陶醉的好酒,得下多少花生米才算般配呢?

明明已經茶足飯飽的悟色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還能再喝上個個把時辰。

悟色這邊不是很在意,王老板那邊確是越想越有些后悔。

他不禁在心中暗罵自己的粗疏,恨自己沒有提前查看這壇酒水的現況。

如果他能對這件事上點心,哪怕偶爾去看上一眼,也不至于現在將一壇還不知道能不能稱之為酒水的東西當做寶貝一樣送給了自己的恩公。

這要是讓王浩仁先祖知道了,還不得氣得從祖墳里跳出來。

然而悟色卻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笑,炫耀似地將酒壇舉過頭頂,瞇著眼睛,借助從門外照射進來的明媚陽光,仔細端詳著平平無奇的酒壇,仿佛一個古董愛好者在欣賞著什么價值連城的寶物。

“不用不好意思。說句實話,這是我這些年來,收到過的最好的禮物了,沒有之一。”

觀賞了好一會兒,悟色才有些念念不舍地將酒壇也收了起來。

他其實挺想立刻就將酒壇打開,一嘗其中滋味。只可惜,此刻他手邊雖有美酒相伴,身邊卻無美人相陪。

那這酒即便再好,也是種缺了些什么滋味。

他看向王老板,一字一頓說道:“現在,我們雙方就此兩不相欠。”

聽著這句軟綿綿沒什么力道的話,王老板卻覺得自己的肩膀仿佛一下子輕了不知多少,讓他有種找回了二十年自己還是個高高瘦瘦的帥小伙當時的感覺。

王家似乎等這句話等得太久了。

他捧了捧肚子上沉甸甸的一圈肥肉,挺直了腰桿,看著悟色嚴肅的神情,想笑,但是那些不聽話的眼淚卻不合時宜的擅自偷跑了出來。這讓他又有些臉紅了。

想不到自己都一把年紀了,還這么容易掉眼淚,短短時間都第二次了。

看來歲月真的是把鋒利的殺豬刀,殺得多少英雄好漢不光管不住自己的前列腺,也管不住自己的淚腺。

他以袖掩面:“不好意思,讓恩公見笑了。”

悟色卻撇了撇嘴角,打趣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別人眼中,你是個上了歲數的。但在我眼中,你其實也就是個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而且大爺我可是過來人,當初我沒事哼哼唧唧哭鼻子的時候,連你爺爺都還沒出生呢。再說了,哭又不是什么丟人事。人為什么長淚腺,可不就是為了哭?這個世界有那個人敢說自己沒有哭過?你可曾聽說誰出生之后來到這個世界所發出的第一個聲響不是哭?既是順應天道,所以又有什么好為之羞愧的?”

“哈哈哈……”

王老板忍不住,擦著眼淚,大笑起來。

悟色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又伸手從柜臺上拿了根牙簽,叼在嘴邊:“事情已經了結,我就走了。你也別送了。我還有事跟我朋友一起。”

王老板本想再挽留兩句,聽到悟色的話,只抬眼看了一眼門外。

那對老夫少妻仍然站在太陽下,抬眼看著這周邊的建筑。老夫指指點點,神采飛揚,像是為少妻介紹著什么。那位少妻卻似乎缺乏興致,一動不動立著,不言也不語。

只看了一眼,王老板便收回了目光。

悟色的朋友,那很可能也并非常人,搞不好就是什么大妖怪。

要是因為自己管不住眼睛亂看,自己挨揍事小,給悟色丟人添了麻煩,那就是天大的一樁罪過了。

所以他只能將悟色禮送至門外:“恩公要是閑來無事,便多來坐坐。王家的門隨時為你們二位敞開。即便那時我不在了,只要我們王氏一門還在,那便都是如此。”

至于更多的什么關于為悟色他們二位設立的生祠香火這種事,他并沒有提。

悟色二人給王家的恩情實在太大了。

他才不敢因為悟色一句兩清就真的覺得自己不欠人家了,當然也更不敢將供奉二人香火數百年時間這種芝麻大的小事拎出來邀功。

悟色昂首挺胸,只覺得刺眼的陽光照射在自己身上,說不出的暖。

他已經很久沒吃過一頓這么愜意的飯了。

今天這頓飯請得有水準。

主客皆歡,就連開飯店的老板也十足十的滿意。

世界上能辦出這么漂亮事的,除了我悟色大爺,還能有誰?

悟色伸出手,在王老板的肩膀上拍了拍。

因為悟色個子沒有王老板高的緣故,王老板下意識彎了彎腰,卻被悟色輕輕錘在后腰上。緊接著,悟色一手放在王老板身前,一手放在王老板背后,相向用力,讓王老板的腰背挺直。

“一個男子漢大丈夫,仰首無愧于天,俯首無愧于地,沒什么好彎腰低眉的。你若這樣,下次我可不敢登門拜訪了。”

王老板連忙賠笑,本能地又想彎腰,腰背卻被悟色兩只不大的手卡得死死的,于是只能擦著汗說道:“迎來送往,習慣了。”

悟色一直笑瞇瞇的臉忽然冷了下來:“你開的店是賣茶水飯食的,還是賣自己尊嚴和面子的?”

王老板收起笑容。

“我就是個不懂規矩也不識禮數的妖怪,今天倚老賣老說你兩句。你愛聽聽,不聽拉倒。我親身經歷過數個朝代,對這些王朝興替不說精通,也算略知一二。在我看來,你們,不,我們現在這個夢之國跟以前的那些朝代大不相同。用當朝太祖,嗯,現在好像已經沒有皇帝了。不管叫什么,反正你知道是誰就行了。用他這位萬年難得一遇的高人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我們夢之國人民已經站起來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人能夠讓我們再跪下去。當然,生你養你的父母除外。有些人為了溫飽,為了妻兒老小一家生活幸福,他們與人打交道,不得不彎腰低頭,我沒法說什么。但你如今已經衣食無憂,可以站著把錢掙了,又何必再對客人點頭哈腰?還是說你開門做生意,背地里卻干些短斤少兩的齷齪事,所以腰板才挺不直?”

“王家做生意到如今已有數百年之久,但我敢以性命擔保,從未在誠信二字上打過分毫折扣。”

悟色收回手,掐著腰,扭動腰部和脖頸,活動起筋骨。久坐的骨頭咔嚓咔嚓響個不停。

“你記著這句話。如果有一天,你王家忘了這句話。嘿嘿……我既然能送你家幾百年的富貴,也就有能力將之收回。”

王老板肅然點頭:“請恩公監督。”

“對了,你那幾個店伙計就不錯,比你腰板挺直。面對上門的客人就應該這樣,不卑不亢。遇到衣衫襤褸的客人不會嫌棄,遇到囂張跋扈的客人不會諂媚。總之,我看著他們挺順眼。你之后可別因為人家對我出言不遜就為難人家。”

“不會的。”

悟色再次換上一個滿意的笑容:“那你便會去忙吧。我走了。”

他沒有再說什么臨別贈言。因為他怕自己再說出什么客套話出去,又欠下什么東西。

他的肩上擔起的情意已經足夠沉重,要是再來一些,即便他是頂天立地的大圣傳人,也有些消受不起。

楚楚撅起嘴:谁叫你一个人胡思:无论什么样的衣服,我只要穿

拋出的陰玉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那搶奪陰玉的雪貂只是幾下便沒了一絲氣息?

雪貂在附近的雪地嗅了又嗅,然后沮喪的來到小白跟前。

看著小家伙沒落的神情,張航又拿出一塊陰玉,遞到了雪貂眼前。

這雪貂雙爪結果陰玉,張口便吞下。接著爬到了張航肩膀上。

這家伙,之前見了張航都是躲的遠遠的,如今給了一塊陰玉,便立刻轉變了態度。不過小家伙爬在肩上還真暖和。

張航一邊向北行進,一邊尋找那搶奪陰玉雪貂的蹤跡。

只覺得肩膀處越來越冷,有一種寒氣刺骨的感覺。

正是雪貂身上發出的寒氣。

此時雪貂已經沉睡,看來是那吞下陰玉造成的。

收起了雪貂,張航和小白繼續朝被行進。只覺得有一絲微弱的魔氣的向自己靠近,張航二話不說,抱起小白便躍身飛起。

只見剛飛去,便有幾道雪白的身影從剛才的位置穿過。

張航抽出魚刺和噬魂,戒備的看著四周。

雪貂本就善于偷襲。如今在雪地里,只要隱藏氣息,根本發現不了。

小白也警惕的看著四周。這雪貂在雪中一直穿梭,將兩人圍在中間。

一只雪貂躍出雪地,朝著張航沖出,張航手中魚刺回身格擋,這雪貂卻身子一扭,又鉆了入雪中。

接著身后又有雪貂竄出。小白還沒來得及施展魅惑,那雪貂就消失不見。

張航暗中催動魚刺,一只雪貂從雪中剛竄出,張航斷浪便朝著雪貂斬來。

這雪貂見這招攻擊力太強,扭動身子就朝雪中鉆入。才進入了雪中,斷浪便斬了過來。

將雪地一劍斬出一個極大的坑。那雪貂也被巨大雪浪沖飛在空中。

張航施展閃云步出現在雪貂面前,手中噬魂便要斬下。

這雪貂驚恐萬分,不過雪地里又鉆出兩只朝張航撲來。

還有兩只從小白腳下鉆出,小白還沒反應反應過來,那兩只雪貂將小白咬了一口便鉆入地下不見。

噬魂一刀將雪貂斬成兩段。身后的兩只雪貂也到了張航身前,兩雪貂張嘴咬下,張航只感覺一股寒氣直鉆心臟。

張航身上有雪蛟甲,加上化神初期體修實力。也不怕這雪貂攻擊。

沒想到雪貂居然直接避開護甲咬在身上。

兩雪貂咬完之后便各自閃開,躥入雪中消失不見。

此時小白站在原地,感覺全身要被冰凍住一般。張航在空中也是如此。

兩股寒氣鉆入心臟,接著便散布在全身上下。

張航急忙將小白收進了乾坤卷軸。然后拿出紅色晶石開始煉化里面的魔氣,一邊煉化魔氣,一邊朝北方沖去。

在這里雪貂占盡地利優勢,在打下去遲早變成冰棍。

北方能看見群山,只要占到雪少的山頂,這雪貂的優勢便消失了。到時候就能主動出擊了。

雪貂見張航要逃跑,從雪中躥出便偷襲,此時張航行動便的慢了很多。

根本逃不出雪貂的襲擊。只能一邊催動魔氣抵抗寒氣,一邊揮舞噬魂抵擋雪貂進攻。另一只手暗自催動魚刺。

只要時機合適,一招之下必定將四只雪貂全部重創。

連續攻擊了十幾次,眼看就到了山腳下了。

四只雪貂一起躥入朝張航咬來,等的就是這一刻,斷浪橫掃一劍斬出,四只雪貂大驚,急忙躲避。

斷浪的巨大沖擊力將四只雪貂擊退了數十米,不過威力比起之前小了很多,所以四只雪貂也沒受傷。

張航趁勢連續施展閃云步站在了山腳下。

四只雪貂站在山腳下不遠處盯著張航,卻不在前進。

張航不敢大意,雪貂若不是使詐,便是這山中又更強大的存在。

單憑實力只要這山中沒有渡劫期妖獸,那便不會有生命危險。

接著便朝山中連續躍出十幾步。此時已經徹底脫離了雪貂的范圍。

雙手拿出一萬靈石,全部捏碎,運轉無量真經開始對抗寒氣。

這寒冷此時快將張航徹底凍結,不過靈氣進入體內后緩解了不少。

這山脈中寒氣極強,加上不時有風吹過。

就算是正常狀態下都需要開啟護體魔氣。何況張航體內寒氣快將整個身體凍結。

經過十幾個小時,體內的魔氣終于可以運轉正常。

接著張航又運轉魔氣吐納了一天,身上寒氣才徹底祛除。

不多時候小白和雪貂也恢復過來,雪貂看著張航嘴里嗯嗯的叫個不停。

張航也不知道說的什么,不過可以確定一件事,剛才那五只雪貂絕對是和它一起來的。

“小貂說他不是故意的,他和族內告別的時候說有人給

第八輪結束之后十二強誕生,雷團成了全學院的笑柄,身為外院雷團團長的趙余連十強都沒有進入就慘遭淘汰,得到消息的海商和雷團團長趙雷大發雷霆,外院雷團遭到了重大的打擊。

第八輪總共只有六場比試,除了最后兩場之外前面四場的每一場都是不容錯過的,公告欄上張貼著六場比試的對戰名單,第一場聶晨對戰管靖姿,第二場錢思對戰隗雪嘉,第三場溫樊對戰古林,第四場楊壯對戰駱新,第五場麻海峰對戰蘭雅莉,第六場苗思進對戰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收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河

陨落星辰

大河

白龙鱼狐

大河

平野邝

大河

秋瑾的向日葵

大河

双木子女

大河

库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