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你为何觉得我是绝世高手?》。

这次他的礼貌忽然不见了。他直高考是维护社会安定,保证社会

面對瑪沙氣勢磅礴的一掌,路乞兒高高躍起,猛然砸出一拳。

“砰!”

隨著一聲巨響,路乞兒一拳破開巨大掌影,激起一道圓形的靈氣光暈,散向四周。

他卻沒有能再進一步,反而是退了好幾丈才止住身形。

整個空間頓時一陣輕微的晃動,看得遠處觀戰的逐龍會眾人驚嘆不已。

瑪沙老大的實力果然恐怖如斯,竟是一掌就阻擋了會長強橫的進攻。

“不知你們要不要賭上一把?”正在這時,張望卻突然開口笑道。

“什么意思?”羅康好奇的問道。

張望笑了笑:“我開一盤,你們可以下注,賭他們誰贏?”

小燕子一聽便來了興趣,出聲問道:“兩人的賠率是多少?”

“皆是一賠一。”張望道。

“一賠一?你覺得會長能有五成的贏面?”小燕子驚異的問道。

張望摸了摸鼻子,回道:“所以才要你們賭啊。”

“好,我下五千靈石,賭瑪沙老大贏。”小燕子立即丟了一個戒指給張望。

張望接過戒指,隨即轉頭問道:“你們呢?”

羅康想了一下,隨后慢吞吞的拿出一枚戒指:“三千靈石,賭會長贏!”

“五千靈石,會長贏!”李顯也加入了賭局。

“四千靈石,瑪沙老大贏!”

“三千靈石,會長贏!”

很快,除了林雄,其余人都下了注,目前兩人的支持率差不多各占一半。

“林雄閣主,你怎么說?”張望捧著一堆戒指,望向林雄笑道。

林雄一臉嚴肅,淡淡的看了張望一眼,一言不發。

“張望啊,林雄老大不喜歡賭的,你就別為難他了。”李顯在一旁笑道。

“五千靈石,會長贏!”李顯話音剛落,林雄卻突然說道。

眾人見狀,皆是不可思議的看向林雄,臉上表情都顯得十分精彩。

“看什么看,我也需要過日子的!”林雄似乎有些不滿,板著臉冷喝一聲。

眾人聞言皆是忍俊不禁,林雄老大這個理由,真是讓人沒法反駁啊。

一個插曲過去,眾人又將視線落回兩人的戰場。

“喂,你如果還這樣隱藏,是打不過我的。”瑪沙遙遙笑道。

路乞兒嘴角輕輕勾起一個弧度,道:“那就如你所愿!”

說罷,路乞兒雙手猛然長開,周圍的空氣突然陷入靜止,就連遠處觀戰的這些人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心跳加速,呼吸都開始不暢起來。

“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產生這么恐怖的天地威壓?”羅康瞪大了雙眼,驚恐的望著路乞兒。

張望此刻已經收斂了笑容,沉聲道:“之前會長擊殺卓霆的時候就用的這種功法,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空間法則之力。”

“會長年紀輕輕,竟然將法則之力領悟到這種地步,太妖孽了。”林雄也說道。

正在這時,路乞兒輕聲吐出幾個字。

“十里破!”

瑪沙臉色凝重,他不是第一次見識路乞兒的法則之力,若不是自己的修為境界要高出路乞兒很多,是絕對破不開這樣的禁錮的。

他舉起一根手指,緩緩閉上眼睛,破開法則之力,必須要尋找自身和天地法則的共鳴之處,順勢而動,否則,強行運轉靈力只會引來更強的壓制。

路乞兒施展“十里破”之后,朝著瑪沙掠去,順勢又是一拳轟出。

他動用了《驚龍拳法》,卻生生將火焰壓制下來,引而不發,而是將體內的靈氣凝聚在雙拳之上。

當下,他絕對不能隨意暴露《驚龍拳法》的真實攻擊,只得另辟蹊徑,只希望這樣能有一些攻擊力。

他的拳罡猛烈無比,撕開了空間,轉眼就要砸在瑪沙身上。

正在這時,他驚奇的發現,瑪沙的身體突然變得扭曲,變得透明,仿佛要在“十里破”的法則領域里逐漸消失了一般。

拳罡落到他的身上,竟然從他的身體中穿了過去,轟在不遠處的密林之中,參天樹木刷刷被攔腰折斷一大片。

路乞兒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危險,于是急忙施展“摘星步”迅速后退。

瑪沙的身形卻在這時突然出現在他的一側,路乞兒大驚,可惜躲閃不及,被他凌空一腳踹向前胸。

“砰!”

只聽得一聲悶響,路乞兒感到一股劇痛,他的肋骨竟然被震斷了好幾根。

路乞兒的身體如同一顆流星從高空墜落,直直的砸進了密林之中。

伴隨著他砸落的聲音,密林之中塵土飛揚,靈氣激蕩。

“會長...就這么敗了?”

眾人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看著路乞兒落下的位置久久說不出話來。

“還早呢。”張望卻笑道。

果然,路乞兒的身形突然又出現在高空之上。

他臉色有些蒼白,嘴角滲出了一絲淡金色的血跡。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受多重的傷。

“不愧是鬼谷傳人,一腳就踢斷我三根肋骨。”路乞兒擦掉嘴角的血跡,給瑪沙傳音道。

瑪沙望向他的腋下,似乎在思考什么,良久,他才點頭道:“怪不得我剛才感受到了一股斥力,原來你的衣服是一件靈器。”

“少廢話,再來!”路乞兒懶得和他廢話,說著便暴起,直直沖了過去。

瑪沙不敢有絲毫輕敵,雙指豎在身前,嘴中輕聲念叨了幾句咒語般的話。

只見他的兩旁,突然多了兩個分身,左邊的一襲白衣,右邊的一襲黑p>

因為,在那數百個“小蘇妍”中,還混雜著十幾個不著片縷,赤身裸體,光溜溜的小人兒。

依然還是蘇妍的樣子。

十幾個混在數百之中的蘇妍,在數百個當中,反而顯得無比耀眼出眾,肌膚瑩白如玉石,更惹人遐思,令人忍不住想看看。

仿佛,那幾百個蘇妍,就是為了襯托她們十幾個。

如此做法,自然是月魔深暗人心邪惡,才有意為之。

詹天象訝然后,就賊兮兮地,不自禁地瞄著那十幾個小蘇妍。

連蘇妍本人,還有韓慧,也本能地,會多看那十幾個小蘇妍幾眼。

越看,越忍不住想細看,越陷越深。

而這時,月魔奪舍霸占的馮馨,則是憑空消失。

“別看!”

虞淵突地暴喝,聲如洪鐘,如在眾人腦海敲響。

這一聲大喝,他天魂悸動,隱隱和手臂劍芒的魂念呼應。

直達人心和魂魄。

詹天象、蘇妍和韓慧,瞬間被喝醒過,旋即便意識到,居然在不知不覺間,被月魔給迷惑心智。

在戰斗的關鍵時刻,他們腦海中,居然在想別的事情。

思緒,注意力,都被分散了出去。

“月魔!”

除虞淵外,另外一個未被迷惑者,竟然是趙雅芙。

年歲尚小的她,看到一個手抱琵琶,賣力彈奏的小蘇妍,面容悄然變幻,又化作馮馨的模樣。

消失的馮馨,或者說是月魔,似通過那個小蘇妍,浮現出來。

“鏗鏘!”

琵琶聲,陡然急促高昂,如千軍萬馬奔騰,壓過一切聲響。

下一秒。

在所有人腦海深處,都不由自主地閃現出,億萬大軍沖擊而來,黃沙滾滾,天昏地暗,大地轟鳴巨震的恐怖畫面。

殺伐的沖天氣勢,大軍想要屠滅天地的決心和戾氣,如化作一股洪流,轟向眾人三魂。

韓慧抱著頭,第一個恐懼地尖叫起來。

她的精神防線,一擊即潰,根本無法守住本心。

詹天象眉心之中,詭異地冒出金光,旋即金象古神的圖騰,悄然閃現,幫助他抵御月魔的靈魂洪流沖洗。

蘇妍悶哼一聲,展開的羽翼,突然收攏。

羽翼,將她完全嚴實關閉,讓她像是藏在一個覆蓋白色羽毛的巨蛋內。

而虞淵,在她面臨死亡危機時,自然而然地被舍棄。

虞淵站在那些白色羽毛之外。

“你小心一點。”

叮囑了趙雅芙一句,虞淵咧嘴嗤笑,右手遙遙點向抱著琵琶彈奏的馮馨。

臂膀骨頭,驀地如燒紅烙鐵,深紅熾烈。

點點烙印在骨頭的劍芒,在霎那間,如大日燃燒,綻放出刺目的光芒。

眾人能看到,虞淵抬起的右手,臂膀內有指頭大小光點,一個接著一個明耀,如有顆顆太陽,被煉化之后,縮小億萬倍,封禁在臂膀骨節。

于此同時,一股蒼莽、浩蕩、悠遠古老的劍意,充塞于天地。

這片空間,這一方天地,都仿佛無法承載容納那股劍意。

駁雜、混亂的天地靈氣,在那一股劍意滋生后,狂暴千倍!

諸多的小蘇妍,剎那間,就被暴亂的天地靈氣,撕成碎片,化作綠色光點濺射八方,尚未落地,已成灰燼。

另一端。

李禹、嚴祿,還有藺竹筠等帝國試煉者,皆呆呆望來。

虞淵,依然還是虞淵。

模樣未變,身高未變,身份地位未變。

可就在他指向馮馨的那一秒,一切仿佛都變了。

在眾人的感覺中,此刻的虞淵,宛如從悠遠的古老時代,走出來的大劍仙。

以開天劍意,以睥睨眾生的劍氣,切割天地,制定劍道規律,教化人族。

那柄,重新落入李禹手中的青玄劍,內部劍靈嗡嗡作響,如晚輩,向長輩述說著什么。

數百個小蘇妍,皆化作綠色光點,被劍意撕成粉碎。

只剩下最后一個抱著琵琶的馮馨,環繞周邊的,一條條纖細的綠色閃電,率先解體湮滅。

再然后,那具馮馨的血肉軀體,被無數狂暴靈氣洗滌沖刷。

“噗噗噗!”

馮馨之身,內部不斷響起爆破聲。

綠色煙霧,夾雜著血滴、肉塊和骨頭渣,從那邊揮散開來。

馮馨兩只手,一邊去抓那些綠色煙霧,一邊去抓天上的月華。

月華如水,從她指縫流淌下來,并沒有隱沒在內。

一簇簇,混雜她血肉骨頭的綠色煙霧,也漸漸離體遠去,待到十米后,綠色煙霧就灰飛煙滅,什么都不剩。

“哎。”

有嘆息聲,從馮馨頭顱內響起。

“喀嚓!”

馮馨頭顱,傳來脆響,隨后爆開。

一團綠色幽影,頓時從中飛離,并在一秒后,化作千萬綠色光點。

“月魔!”

“逃離的月魔!”

“月魔之殘魂!”

眾人齊聲驚叫,興奮至極,覺得勝利在望。

看過虞淵出手者,都相信在下一霎,那些千萬綠色光點,就會倏然熄滅,所有魂念都被誅殺。

然而,被他們寄予厚望,正大發神威,如遠古大劍仙揮劍的虞淵,則轟然倒地。

虞淵倒下那一霎,眾人只覺得,擋住他們生前的巍峨山峰,突然倒塌了。

“境界修為太低,不能長時間,維系那股劍意。”李禹嘆道。

……

胡铁花全身立刻绷紧,立刻就要于卒伍,莫不乐而从之。及奔段

吴承安说跟随范尼到了河北邯郸之后,范尼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应该和范尼是同族的,两人交谈的内容是有关兽面青铜爵的下落。

  还听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们竟然也在找《蚀邪死录》,剩余的两本《蚀邪死录》各隐藏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對的,等等等等,這樣的話語之中,那一伙人也依舊沒有絲毫悔改的意思。

事實上,這一伙人害怕嗎?他們的眼神當中,當然傳遞出來了一種害怕的情緒。

尤其是他們在做出來了這樣,算是陷害燕飛的事情之后,每一個人也的的確確都是害怕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你为何觉得我是绝世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清风飞

柴米油盐

清风飞

肘子不好吃

清风飞

冲矢霞月

清风飞

夺鹿侯

清风飞

半卷舒帘

清风飞

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