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妖兽》。

一男一女?陆小凤立刻想到了在立、自强。于是有了攀登科学的

“大哥,聽府里的小三子說,昨天三爺著涼了。”門童乙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后,悄悄的附在門童甲的耳邊說道。

門童甲聽到門童乙跟自己討論的是這么私密的事情,頓時嚇的一激靈,心虛的看了看四周,謹慎的看了看大門口的位置,心中緩緩的松了一口氣,隨即有些責備的看向對方,“這種要命的話怎么能亂說!”

受到門童甲情緒的感染,門童乙的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先是四下里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什么異常后,這才繼續附在門童甲的耳邊說道,“大哥,你說這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門童甲用種朽木不可救的眼神無奈的看了眼門童乙,最終還是妥協了,開口說道,“晚上睡覺著涼不很正常嗎?至于這么大驚小怪?”

門童乙則是頗有內幕的眼神悄咪咪的看著門童甲,“不只是這樣,我聽小三子說,第二天給三爺倒尿桶的時候發現里面有血。”

門童甲的神色一凜,看著腳下的石板出了神。如果這件事是真的話,那這件事就可大可小。

本來這種事換到他們任何一個人身上都不會這么大驚小怪的,可關鍵是扈三爺的年紀已經六十多歲了。

六十歲,已經不小了!

門童甲的目光一轉,仿佛其中有萬道精光,在某一瞬間身上有股戾人的氣勢要破體而出,但隨即又歸于平淡。

“好了,這件事就不要再討論了,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左右的,將咱們的大門看好就行。”

聽到門童甲發話,門童乙也不再多說什么,簡單的沉默過后,話題又被引到了別處。

或許他們之間的談話,只是最簡單的家長理短,跟其他的事情一樣,只是一個無聊的談資。恐怕他們自己都不會知道,這件事竟然只是個開端,后來竟然愈演愈烈,而且鬧出來的動靜還不小。

… … … …

秋高氣爽,是淡漠的秋,人們并沒有因為秋季的蒼涼而丟失掉生活的樂趣。

隨著天氣的漸漸轉涼,人們身上的衣服也從短衫開始慢慢的變成了長衫,有的甚至還套上了馬甲。原本綠意盎然的南潯街也開始簌簌的落葉。趁著秋風,帶著最后一絲暖意,悠悠蕩蕩的穿過大街小巷,緩緩的落在了小江南中的湖面上。

開始的時候還只是一兩葉,慢慢的。落得多了,給平靜的湖面蓋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大被。湖面上的花船水昉也掛起了厚厚的布簾,為的就是抵擋住那沁人心脾的秋風。

別樣的青山鎮,不知道見了幾遍。一年四季,每一天都會有著不一樣的變化。

這樣的景色,不知道有多少的有心人見過,但相信,會有更多的人錯過吧!

秋去冬來,當整個青山鎮披上白色風衣的時候,并沒有因為光禿禿的樹枝而顯得落寞。相反,銀裝素裹,更增添了幾分妖嬈在其中。

小江南那里的湖面上,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冰,透過冰凌,甚至能看到夾雜在其中的樹葉,有時候被陽光一打,煞是好看,五彩斑斕的奪目。

整個青山鎮,只有青山碼頭那里的水還沒有結冰。恐怕也結不上冰了,來往的船只那么多,就算是想結冰,那些大船恐怕也不會同意。順帶著,碼頭上的生意也越發的好了起來,來往船只總是喜歡在這種小碼頭歇歇腳,尤其是當小碼頭還可以停下貨船的時候。

和冬天寒風逼人的天氣不同,人們到此經商的人可謂是絡繹不絕,不減反增,尤其是那些異鄉人,有裹著皮大衣在街邊瑟瑟發抖的叫賣,有光著膀子在街邊雜耍……可能是冬天里的節日最重要吧!

那些出去闖蕩了一年的人也都回到了家,那些不過節日的異鄉人也想趁著這個時候想要留在這里大賣幾筆,于是導致冬天里的青山鎮,繁榮更勝以往。

過了年,差不多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年味才慢慢消散。與它一同消散的,還有無盡的寒冷。

四季一過,又是一個輪回,又是一個春秋。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開始變得越來越少,由胖嘟嘟的布娃娃,變成了現在布偶,這可不只是脫下幾件兒衣服的事兒。

隨著春天的到來,整個青山鎮的樹都開始抽新芽了,每個枝節那里都忍不住,爭先恐后的想要舒展開身體,感受一下新世界。

遠處的青山也開始變得郁郁蔥蔥,只是在其中的某個點上,看著依舊是光禿禿的。不,也不能完全這么說,那里已經隱約可以看見綠了,那是去年剛栽好的樹苗,趁著春意,它們也長出了新芽,雖然一時之間不如往年的茂盛,但也算給青山點綴了一下,仿佛是換上了一層新的紗幔。

滿眼都是綠意盎然的景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川流不息,伴隨著春天的來臨,青山鎮的每條街好像都在散發著自己獨特的魅力,令人流連忘返。

又是一年,不管過往如何,這是新的一年,理應有新的夢

  “怎么办?”丁染看了吴妍一眼。

  吴妍想了想,把光剑拿了出来,光剑灼热的剑光碰到藤蔓后,整个三米范围的藤蔓如同被烫到猛的收缩起来。

  “小心!”

  见次异状,丁染掏出了手枪,刘宇他们也紧忙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刘宇是肩扛火箭筒,周昌则是一把表面燃烧着火焰的匕首。

  此时,那些收缩的藤蔓也发生了变化,它们变成了一只只像蛇头一般的怪物迅速铺满了整个通道,吴妍冷哼一声,一剑砍了过去。

  “吱吱!!”

  ......

”林仙儿又笑了,膘着李寻欢,不说话?邓定侯笑了笑.道:我

随着林洛带来了生产芯片的原材料,乘云集团也开始加紧完成与李幂签订的订单。

前期工作,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就完成了。

而这三天时间内。

云城风云变幻。

曾经不可一世的洪家,随着资金的匮乏,不得已变卖家产还债。

而张家和潘家则成了这场闹剧的获利者。

他们私下吞并了不少洪家产业,面对洪氏父子的央求,张广来并没有丝毫手软。

非但不顾及往日那些虚假的情面。

在制裁洪家上,甚至要比林洛做的还要决绝。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林洛意料之中的。

像张广来这样的人,就像是一条恶狼一样,看到了肥肉,怎么可能不冲上去,将其一口吞下。

但林洛也清楚,张广来的做法,迟早会为他今后的覆灭埋下恶果。

不过,总而言之,洪家和柳天龙里应外合,想要将柳烟云赶下台的计策,已经被完全瓦解。

与李幂之间的合作,进行的又十分愉快。

这三天的时间里,柳烟云的脸上,也难得的多了不少笑容。

林洛看去,更是十分欣慰。

也不知怎么得,看到柳烟云,林洛那如沐春风的感觉,就一刻也停不下来。

柳烟云也知道,这次能够抵挡的住洪家的攻势。

最大的功臣还是林洛。

她对林洛的态度,也一天好过一天。

如今的两人,早已经没有了刚刚“被迫”结婚的生涩。

再加上两个人在管理公司的配合上,也是相得益彰。

两人的感情,更是迅速升温。

一天忙碌过后,林洛看着自己的备忘录,后天,就是柳烟云的生日了。

之前自己都是在家里给柳烟云准备,不过这一次,柳烟云好歹也是乘云集团的总裁了。

作为云城新贵,林洛也决心想要给柳烟云举办一场盛大的烛光晚宴。

一来是给她庆生,二来也是弥补这些年来的遗憾。

大致确定计划后,林洛就将订酒店、布置现场的任务都安排给了刘小七。

而自己,则是要为柳烟云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

“老大,你快来看!”

正当林洛计划着要如何给柳烟云惊喜时。

忽然间,刘小七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着急忙慌的,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林洛见刘小七一脸惊恐的样子,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

“大事不好了,那个萧寒玉她...她又跟男同事动起手来了!”

“啊?她怎么又何人起冲突了?”

“我...我也不知道。老大,整个公司就只有你能制得住她了。”

林洛闻言双目一窒,自从萧寒玉当了自己的助理之后,已经不知多少次跟同事大打出手了。

偏偏她功夫又是一等一的好,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武道高手与她过招,都占不了便宜。

故而,这些天,自己所带领的市场部也是怨声载道。

每天都有人提意见,想要让萧寒玉离开。

萧寒玉偏偏又是个耿直性子,从来不会转弯。

只要有人做出不合她心意的事情,她就要站出来管一管。

音州城乃是地處南方,經年氣候溫和,環境還是比較養人的,但此刻那天穹之上的溫度突變,竟是飄起了點點繁花,白色的雪花凌空飛舞,落在諸人的肩頭化作水珠滴落,一切都靜的出奇。

洛崖一聲白袍立身于滅穹之上,威勢周圍的那些少陰修士此刻紛紛逃離,這里的戰斗,他們根本沒有資格介入!蒼皓看著不遠處的洛崖,臉色鐵青,不知為何,他再次看到洛崖的時候,竟是沒有生出一絲戰意。

莫傾城臉上帶著笑容,洛崖同樣笑了,看著莫傾城說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妖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化道轮回

暗黑烟花

化道轮回

四月妖妖

化道轮回

杭格格

化道轮回

真爱未凉

化道轮回

天蚕土豆

化道轮回

中原中也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