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茶会目的》。

王锐道:所以你就跟着起过中原一点红的名字

“一個億啊一個億。”吳老板砸吧了下嘴。

“有了這一個億。我是不是就能財務自由了?是不是就不用守著這家祖傳的破店?是不是可以躺著過完后半生了?”

沒有人回答吳老板的問題。

但他自己也不介意,又小聲嘀咕了一些旁人聽不太清的話。隨后,他似乎做出了什么艱難的決定一般,臉上表情糾結得仿佛剛生啃完一根苦瓜:“那如果我想變得年輕上二十歲?”

“可以。”

“代價呢?”

“一樣。”

“還是阿婆飯館?”

“對。”

“如果我想成為你們這樣的修行者?有沒有什么功法秘籍?”

“有。”

“代價還是阿婆飯館?”

“是。”

“如果我想把家里的黃臉婆換成個當前最火的大明星,行嗎?”

“不行。”

“為什么這就不行了?”

“因為大明星比一個億值錢。”

“為什么同樣是一個鼻子兩只眼的女人,她們就比很多人要貴?我覺得我家那個黃臉婆一點都不比她們差,很多地方還比她們更好。”

“這你就要問她們背后的推手了。”

“我可是一個換一個!不應該倒找我些錢才對嗎?”

“準確的說,你的妻子并非是你的所屬物,你并沒有權力拿她去換些什么。”

“這樣啊。”吳老板嘆了口氣,“江爺爺,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家這祖傳飯館為什么這么值錢?是不是下面埋著什么寶物?還是屬于什么風水寶地?”

“能。但是需要一點代價。”

“什么代價?”

江臣似笑非笑地挑了下眉毛:“你知道的。”

“還是阿婆飯館?”

“自然。”

“江爺爺,你就不能看在我爸的面子上,通融一下?”

“你爸的面子沒你想的那么值錢。”

“我想也是。”吳老板點點頭,然后滿懷期待地看著江臣:“那我還要最后一個問題,我能不能拿我家祖傳飯館換我兒子一世安康?”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江臣依舊冷冰冰地拒絕了他:“不行。”

“為什么?還是價碼不夠?”

“這是一方面原因。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什么叫一世安康。或者說,我理解的一世安康與你理解的一世安康,以及你兒子他本人理解的一世安康或許都不相同。”

聽到這個解釋,吳老板是感同身受,一拍大腿:“江爺爺這話可說進我心坎里了。誰說不是呢。我總覺得我兒子就是個普通人,對他從沒有太高要求。讀完大學就回來繼承我家這祖傳老店,是苦點累點,但勝在安穩,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比大多數人都要強了。可他呢?非不聽,非要說想趁自己年輕,去外面多闖闖。闖了幾年,響屁都沒放出一個。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連個對象都沒帶回來一個。你說氣人不氣人?我們小區一棟樓的,與他同齡的,一個個都結了婚,最早的那個,孩子都會自己去打醬油了。”

楊大偉默默低下了頭。

之后,吳老板似乎是抓住了機會,大倒苦水,長吁短嘆,抑揚頓挫,把自己那個兒子是好一通批斗。但說是批斗,可語氣里又隱隱透露著一些驕傲。

反正楊大偉是聽不出批斗和炫耀的比重到底誰都誰少。

可這都不是讓他覺得驚訝的。

真正讓他覺得驚訝的是江臣。

這個身著白色襯衫黑色休閑褲的神秘人物,竟然對這些雞毛亂皮的家長里短聽得津津有味一般。不僅全程沒有流露出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反而不時點頭,或是說上一兩句自己的看法。引得吳老板連連感嘆與其相見恨晚。

這讓楊大偉更加迷惑。

因為他堅信一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所有人的行為背后都應該自有其獲利的邏輯,即使是瘋子和傻子,也同樣如此。

但他是真看不明白江臣與吳老板這類人的買賣中究竟能收獲些什么。

真的是貪圖吳老板的祖傳飯館?

可那飯館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可以讓江臣用數十倍的價格將之買下?

而且,即便那飯館真的另藏玄機,可以江臣所表現出來的神通廣大,應該有更多更簡單的方法去獲得,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當然,這些并非楊大偉糾結的關鍵。他其實真正在意的是,江臣為什么要與自己做上這樣一筆買賣?

在具體的了解那通官司前,楊大偉猜測是那案子可能其中有些見不得光的地方。可事實證明,這其中的淵源雖然曲折,但也并非只有楊大偉能完成的地步。

范堅強的委托,換做任何一個律師都可以接。

而且從目前的結果來看,也許換了別人,還會少上很多波折。

而且,更令楊大偉沒法接受的是,他拒絕為江臣服務的懲罰僅僅是喪失了與江臣繼續交易的資格。

這懲罰雖然看似很重

盘坐在巨猿掌中的白棱镜见摄魂钉被阻,眉头一挑。

“还有些手段。”

说罢,他手上法决一变,一股诡异的波动立时升起。

与此同时,那数千跟摄魂钉猛的一变,竟是十数根十数根的抵在了一起,向着暴雷符狂冲。

漫天雷火不断,与这摄魂钉相交在一起。

而这十数根摄魂钉抵在一起,顶着暴雷符的冲击,竟是外围几根纷纷爆裂,却护住了内里的几根。

只听咻咻咻的破空声传来,那些完整的摄魂钉冲破雷火,径直飞落,向着四散的人群射去。

嘭嘭嘭嘭嘭......

藏花的身体已在抖个不停。不知:你说的是谁?陆小凤:老山羊

“嘶,嘶嘶……”

這哥們的動作很僵硬,并且每走幾步,就習慣性的從嘴往出吐吐那條紫黑色的信子,如果不是下半身仍杵在夜郎王的尸身里,與普通的蛇類確實沒多大的區別。

“哥,它瞅著可挺猛啊。”唐昆感嘆道。

蛇首人身,它這種会混乱。

  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帝国上层流传的话,他们对局部战争并不在意,甚至可能操控部分战争。

  材坚强没有打扰陆隐,闭着眼睛静静修炼。

  两天后,救援队赶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茶会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香人

吉三小姐

一香人

曲偕

一香人

苏男

一香人

乡下人冷爷

一香人

木牛流猫

一香人

闻曲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