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墓有灵》。

但就在这时,左右两旁的窄巷中声,在船外呼啸而过,船行更急

霍英又在沙发上弹了一下,忽的就来了精神,嘚吧嘚的反驳道:“您不说这个还好,您要跟我说这个我就来气,老爸,您是去给我说情的吗?我看您分明就是去敌方送人头去的!觉悟一点都不高,立场一点都不坚定!不仅被敌人成功拿了一血,您还被人成功策反了,看看,现在都帮着敌方进攻我了!您说说您这合适吗?啊?您背叛您唯一的亲儿子了爹!您合适吗?”

  “胡说什么呢你,那王老师不都是为你好,什么友军敌军的我不管,”霍达被这混小子一通瞎比喻比的有些没理,当即拿出家长的权威,强行压制道,“人小李是去年高考状元,辅导你你不吃亏,反正我跟人说好了,你明天给我老老实实上课!”

  霍英悲愤道:“爹!您这不讲理啊,您事都没帮我办成,就要强行逼良为娼逼忠为奸了?!”

  又听他满嘴胡说,霍达又用抱枕砸他,口中斥道:“混小子,你语文老师要知道你这么用成语,得给你气死!少废话,你——”

  “我不要我不要!”霍英嗷呜一嗓子就倒在了沙发上,一边撒泼的二哈一样翻滚一边叫道:“您请的家教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小平头油腻脸戴眼镜,木呆呆的死鱼一样,压抑死了,我学不进去,我不管我不要,我见着他们就没心情学习!”

  “你——”

  “您就是说破天了我也不要家教!反正就是不要!”

  “反了你了还!”霍达一拍桌子,威胁道:“多大人了,别跟我撒泼!起来!”

  边说边撸袖子要收拾霍英,霍英一下就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满客厅乱窜,边窜边大声抗拒。

  霍达简直要给这混小子气笑,偏还追不上这二货,只能隔空点着二货咬牙。

  不曾想二货跑到一半,猴在沙发背上呆了呆,脑瓜子一转,忽的灵机一动,想起一个人来,于是也不炸毛了,更不抗拒了,转而谈条件道:“要家教也行,但家教的人选我得自己选!我不要您挑的,坚决不要!”

  霍达本来就做好了武力威慑的准备,此刻见这混小子自己开窍,也顾不得有没有坑,就道:“你要自己选?想让谁教你?”

  只要霍英肯学习,霍达想,甭管是那位名师,他都给儿子找来。

  霍英眼睛贼溜溜的转着,面上已不觉带了笑,道:“她叫宋菲菲,我们全级前三十名,特别厉害!我就要她给我补习!”

  如果是菲菲给他补习,那他不就有更多时间跟菲菲相处?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还就不信了,让宋菲菲近距离感受下他的魅力,她还能记起那个路人脸班长?

  “学生?她能给你补习?”

  “能能能!”霍英一下就从远处窜到了他爸面前,满眼放光的朝他爸推荐宋菲菲道:“她学习好,人机灵,平常给我讲练习题也特别生动有趣,我跟您讲,能拉动我学习的也就她了!”

  霍达还有些犹豫:“小李是高考状元,可不比她一个学生强?”

  “我不管,小李小王小马我都不认,我就认宋菲菲这个家教,您要不同意她给我做家教,我就不要家教了!反正您知道我从小就讨厌家教!”

  “行行行,听你的,宋菲菲就宋菲菲,我去给你联系。”

  “不用啦老爸,我自己去说,哈哈她人可好啦,特别好说话!”

  霍英兴奋的满脸红光,噔噔两下就跑去了自己房间,迫不及待的给宋菲菲发微信,语气极其谦卑,态度极为诚恳。

  然而宋菲菲的回复也很果决,就两字——不行。

  霍英急了,双手打字回道:为啥呀?菲菲你学习成绩那么好,就帮帮我呗,我想早点回冰球队!

  宋菲菲隔了会儿才回复道: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时间不凑巧呀。

  宋菲菲:我现在已经是高一年级团支部书记啦,我们这个月每周末都要去敬老院做志愿者的,我是组织者,所以肯定时间不够啊。

  霍英有些气馁,可在床上翻了两圈,左思右想还是觉着这是个跟菲菲相处的好机会,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烈女怕缠郎,好汉也怕磨,只要他勤勤恳恳认认真真鞍前马后两天,菲菲心软,没准就同意了呢!

  主意既定,周末时,宋菲菲等人出发去敬老院时身后就多了个壮劳力。

  壮劳力一路都十分亢奋,一双眼里全是跃跃欲试和势在必得,半点不像是去敬老院做志愿者,倒像是去敬老院找人干架。

  宋菲菲瞧着他按捺不住的模样,简直哭笑不得。

  等到了敬老院,从小娇生惯养的的霍英却没对那明显有些陈旧的环境有任何不适应的表现,反而热情阳光的同每一个遇见的老人打招呼。

  活泼泼火只有十二岁的年纪,因为父亲的早逝,他接了王位。只是虽然贵位一地之王,确依然无法改变如今琉球岛的危急形势。他也曾派出船只想要突围出海,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外界。

可无一例外的所派船只仅仅是刚出了港口就被击沉。

要说小琉球国也是多灾多难,继第一任中山王巴志到现在才不过十几不到二十年,确前前后后死了几任的国王。要么是病死,要么是出海的时候出了事,如今所有的重担落在了小小年纪的尚德身上,怎么能不让他着急。万种方法都试过了之后,他终还是决定固守待援,或许时间一长就会有人发现琉球出了问题,就会派人来察看也说不定呢。

尚德依然还抱着一分的希望,但高雄确等不及了。

早要杨晨东离开的赤嵌城的时候就和他说过,一旦人口充足的时候就要想着扩张之势,首先就是要吃掉整个小琉球国,占领全岛。如今,隔上几天都会有船只往返于黑码头和赤嵌城之间,那船上拉的全是大明汉族的百姓,都是冷松借着邓茂七起义时悄然弄来的。

冷松完全服从了杨晨东的命令,见人就掠,见东西就抢,一时间原本人口基数还有些低的赤嵌城开始迅速的发展扩大。虽然现在还看不到什么危急,但高雄谨记六少爷所说的那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为此,他决定向距离赤嵌城最近的西南面的旗山下手。

本着以最小伤亡换取最大胜利的原则,高雄动手之前先做了详细的战前计划,把在家中的陆军一连长肖峰中尉、三连长腾山中尉都召集了起来,做出了一个里应外合的强袭旗山战斗计划。

明正统十三年九月初,在杨晨东刚到京师还在搞风搞雨的时候,高雄展开了行动。

这一晚,夜黑风高,尤其是做为琉球这样的岛上地区,一到晚上,夜风更大,直吹得旗山城墙上的旗帜用力摇摆,那旗杆也似乎随时会断掉一般。

这样的夜晚上,难得会有什么人出来走动,便是在城墙之上也是如此,负责值夜的几名尚氏王朝的士兵早就躲到了避风的小屋休息去了。

小屋之中,二十名士兵全数的拥挤在这里,引得队长李轮面色不悦:“大家都来这里休息了,城墙上谁守,万一要是那伙子海盗杀了过来,要怎么办?”

“队长,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这么大的海风,三丈多高的城墙想要爬上来,那不的被海风给吹跑了?再说了,我看那些海盗也没有什么不好,偶尔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兄弟们都可以看到,对面那些人穿的都好着呢,且个个都是油光满面的,一定吃的很好,不像是我们,连军饷都是常常拖欠,那百姓的日子只会更苦了。”

有一名士兵似乎并不惧怕李轮,他这一发牢骚,其它的士兵也都跟着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对此,李轮虽然有些生气,但也知道凭着自己的威望是不足以让这些人闭嘴的。说起来他也有气,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吃不饱饭了,弄的他这个队长当的也是极其的没有精神。

众人正自发着叹气,说着自己生不逢时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在这么大的海风之中,冷锋已经利用手中的三角锚等装备攀爬上了三丈多高手的城墙。

这般的城墙,在旁人看来或许很高了,但对于经常要进行攀登考核的冷锋队员这不过就是小儿科罢了。仅是不到半柱香时间,一排的三十名先遣队员就尽数来到了城楼之上。

“这么大的风,出枪。”跟着第一批队员上得了城楼的一连长肖峰在感受着耳旁传出的呼啸风声之后,果断的让士兵将弩收起,换成了九五冲锋枪。

三十人动作整齐划一,只用了几秒的时间就把枪械拿在了手中,同时进行了战前检查。

随着第一个人伸出了右手的拇指,表示检查完毕之后,接下来二十九个人一一做了相同的动作。这一切都是无声中进行的,且动作迅速,一看就知道这样的训练和演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肖峰将冷锋们的表现看在眼中,轻轻额首,随后打出了一个分散包围的手势。当下三十名士兵呈扇形向前移动着。期间依然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一丝的响声,在黑夜中,他们就如同神出鬼没的鬼魅一般,向着城楼上那可以住人的小屋靠近着。

小屋之中,士兵们还在发着牢骚。作为队长的李轮却早就闭紧了嘴巴,眯上了双眼。有那工夫去扯皮,还不如多休息一会,这样明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还能少吃点东西,多给孩子带一些回去。

“哎,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头呀。”想着目前的处境,在心中一声长叹的李轮突然就听到门房一响,接着他就一个激灵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一队的二十名士兵都在小屋之中了,而此时能出现在这里的,要么就是他的上官来检查了,要么就是敌人的偷袭。

现今社会中,美人层出不穷,而其时系囚二百馀人汪通宵究审诘

吴师范眼光躲闪,不敢直视自己爱人的目光,支吾着说道:“美裙,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

郝美裙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这眼前懦弱无比的丈夫,人家抓自己的儿子去了,他一个手无寸铁的乡下教习,;若令没身寇手,以父母昆弟长累陛下。陛下与皇后、太子永享万国,与天无极。”帝得隆奏,召父湛①流涕以示之曰:“隆可谓有苏武之节。恨不且许而遽求还也!”其后步遂杀之,时人莫不怜哀焉。 五年,张步平,车驾幸北海,诏隆中弟咸收隆丧,赐给棺敛,太中大夫护送丧事,诏告琅邪作家,以子瑗为郎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墓有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吕天逸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落日九天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风雨白鸽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妖治天下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不止是颗菜

重生从当创世神开始

暮九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