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该来的》。

楚留香赶紧摆手道:我宁可做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

“小姐,我們這樣偷走出來,好嗎?”一位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的少年公子 急促問前面的那位少年公子。

“死丫頭,告訴你七百次啦,我們現在是男的。你要稱呼我為公子,聽見沒。再叫錯了,你就回家去吧。”前面那位公子輕斥道。

“哦,知道了,公子。”后面公子咕噥道。

原來,這是兩位西貝公子,一主一仆悠閑走在白雪皚皚的街道上。主人身穿藍色長綾羅長衫,肩披銀白披風,掩蓋了女子玲瓏凹凸的窈窕身段,烏黑的長發被高高束起,面容水晶般剔透,彎彎的眉毛,有如一鉤新月,而那充滿智慧的明亮雙眸,正如天上的星星,纖巧挺直的鼻子,嘟起的小嘴給人以另一種美感,越發使人覺得嬌巧可人。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說明了她并不像外表那么乖巧靜柔。

身后跟著也打扮成公子的嬌小玲瓏、俏麗可人的侍女劍屏緊張地說:“不過,索爾先生他們找不到公子會擔心的。”

“哼,就讓他擔心好了,誰叫他這么聽父親的話,我才不要去見那個什么輔政王的二公子呢。”

“我可是聽說輔政王二公子年輕有為,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精通文史經略,和小姐正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并且輔政王是嵐夢帝國女王的叔叔。以小姐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幫助二公子繼承親王之位,到時小姐就是親王夫人啦,榮華富貴享用終身。”侍女憧憬道。

“傻丫頭,那那么容易啊,你哪知道侯門一入深如海。”小姐感慨道。

接著她拋棄所有煩惱,以輕快的語氣說道:“既然來到日華城,我們就找個好玩的地方好好玩玩咯。”

傲天兩人一直等到華燈初上時,才來到醉香居門前。“醉香居”門樓前面點起了無數的大燈籠,將周遭照得亮如白晝,車水馬龍,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醉香居”的確很神氣,從高大華美的門樓進去,面前有一個很大的停車場,所有設施一應俱全。所有的車馬都是從左邊進到臺階下,都有服務生前來招呼貴客直接上臺階,然后車馬是從右邊繞到停駐之處,一切都顯得那么有條不紊,而且氣派場面也夠大。

而且在“醉香居”里面的消費之高,在日華城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擺設一席花費千金也不奇怪。在這里,有錢的大爺可以買到專門從各地運來的鮮美食物,不管有多稀少。

然而,這里最出名的并不是因為這些美食,而是這里的美女。只要你有錢,在這里可以找到你能想得到的姑娘,從大陸各地弄來的各種各樣類型的美女,高矮胖瘦應有盡有,從清水倌兒到精于床技的老手,從吟詩作對到撫琴弄曲,任君選擇。甚至就是官宦豪門的女子,這里也能提供,這是因為那些在權力斗爭中被打入地獄的失敗者,他們的妻女都會被官家作為女奴賣掉。

兩人走入醉香居,在迎客的龜公一見兩位穿著華麗,衣冠楚楚,風度翩翩,一看就知道要么是商賈小凱子,要么是大臣貴公子。龜公不敢怠慢,連忙迎了上去,臉上掛著一個諂媚的笑容道:“歡迎公子,請上樓!”

傲天他們剛要踏上臺階,忽然聽到一粗暴聲音:“小子,是你嘞。我總算找到你啦。”

聲音正是那個肥胖少年張光的。他帶著幾個保鏢正要從樓上下來,和傲天打了迎面。

傲天對他不屑一顧,連頭都沒抬一下。

看到這里,張光更是生氣,氣得渾身哆嗦,“來人啊,給我打死這兔崽子。”

幾個保鏢“蹬蹬”的下樓圍住傲天,“唰唰”亮出兵刃,大有屠宰傲天的味道。

“哎呦呦,是誰在這里動起手來的。要是傷了人,我們‘醉香居’可真是難辭其疚了。”一個仿是圓潤又頗是慵懶的聲音,婉轉間又仿佛帶有天然的驕傲和妖媚,聽得讓人心神搖拽,又不敢有絲毫得冒犯。

樓上走下一位中年美婦,鳳瑩綽約,氣質高絕,正踏著雅致迷人的碎步走下來,遠遠便看見修長浮凸的嬌軀曲線,搖擺間更是美得讓人心顫,魔一般的誘惑人;醉人的步伐,蛾首高雅地抬地,使得她整個嬌軀如同一朵驕傲的牡丹,不過這朵牡丹看來實在有些冶艷;那豐腴有致的嬌軀浮凸起伏,走動間幾個致美點搖拽生姿,使原本就動人無比的肉體線條更加驚心動魄,為魔鬼身材這一名字做了最好的詮釋。

肥胖少年盯著中年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明明已经中弹了吗?怎么还没死?”胡先生有些激动,刚刚真的是被击中了,可是为毛还活着?

“因为这个啊!”小涵立刻跑出来邀功,小手里面拿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这,这是什么啊?”胡先生有些好奇地问道,就这么一张薄薄的黄纸能干什么?

“这是灵符,里面蕴含着一个法阵还有一些灵力,可以地挡住至少一个手榴弹的攻击。”王二虎有些小骄傲,这些可是小涵小茹自己画的,效果都试过了,很好的。

“这,这是......

自地道中吹来阴森森的微风,将声问道: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想到

蕭慈等人原地休息了幾近一個時辰之后,方才有了繼續行動的念頭。

進入大能洞府之后,他們對于時間的觀念是最微不足道的。

他們如今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時候,也不知是過了幾日。

所以,他們對于時間的觀政,九州成;湯舉伊尹于庖廚之中,授之政,其謀得;文王舉閎夭泰顛于罝罔之中,授之政,西土服。故當是時,雖在于厚祿尊位之臣,莫不敬懼而施,雖在農與工肆之人,莫不競勸而尚意。故士者所以為輔相承嗣也。故得士則謀不困,體不勞,名立而功成,美章而惡不生,則由得士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该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琴剑江湖

嘿马家禄禄

琴剑江湖

断岁月

琴剑江湖

鹿小臭丶

琴剑江湖

金海浅

琴剑江湖

英霆

琴剑江湖

帝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