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这样的身份怎么了?》。

有时,想写篇文章却也屡屡无疾色,立刻改口道:苏樱,你若真

自從王泱屠神,賽貝爾自認是王泱的妻子之后,蘇和麗的心態漸漸脫離凡俗視角,漸漸以超然的半神自居了。

她也認為那些凡人的瑣事不應該打擾王泱,便答應了。

突然,晶苧從王泱的智能手表里冒出來,坐在王泱肩頭,道:“道長,吙國躬皇派了外相前來向您朝貢,請求重建第六王朝時代的藩屬關系,如果您同意,躬皇愿意去皇帝號,用翰帝國第六王朝開過皇帝賜的齷王稱號。”

“讓張知立即把吙人趕走!不要污染了我的土地和空氣!”王泱道。

晶苧點頭,繼續報告道:“磬國皇帝派內閣大臣來鳳凰港與我們談判,蠻族皇帝提出退出翰朝領地,返回磬國東北的祖地立國,取消皇帝稱號,向您稱臣,只要您下旨赦免他們的罪過。

張知等文官傾向接受這個條件,可以避免改朝換代的戰亂給翰人百姓造成傷害。

劉起等武將堅決不同意,認為只有堂堂正正派大軍擊敗蠻族人,才能重振翰族的勇武之氣!”

“蠻族人在滅亡第七王朝時,至少屠殺了兩千萬翰人,幾十年間謀奪翰人的土地和財產,間接導致更多翰人餓死。

兩百年野蠻的愚民統治導致一個輝煌的文明嚴重退化!

這不是一句歷史問題就能翻篇的,凡是參與屠殺翰族人的北方蠻族都必須被徹底滅絕,以警示后人。

同時,把整個磬國統治階級列為蠻族奴才,沒收他們的財產和土地,重新分配。蠻族奴才全族發配到北方的沙漠去種樹,反抗者殺。

我們要的不是重建一個封建王朝,而是一個全新的文明國家。否則何必浪費時間在這海島上玩模擬城市,直接去京師殺光蠻族皇族,奪取政權不是更快?”王泱道。

“我明白了。這就通知內閣,讓他們重新制定光復計劃。”晶苧點頭。

“通知劉起,作戰計劃必須第一時間完全封鎖陸地和海岸邊界,不能有一個蠻族和蠻族的奴才逃出翰國。”王泱道。

晶苧嗯一聲鉆進手,換了以前,她肯定會圣母病發作。

吃完飯,麗帶著兩只蘿莉收拾碗筷,去廚房洗碗。

王泱拿起寶物箱里一顆不起眼的黑珍珠,道:“海洋女士,還不出來嗎?你這可是擅闖私宅,還偷窺我家的隱私!”

一縷湛藍的水流從黑珍珠里飄到空中,變成一個人形水球,瞬間變大,最終化作賽貝爾。

“陛下,我可是你的妻子,丈夫的家就是我的家,回家可不是擅闖私宅喲!”賽貝爾大方的坐在餐桌邊。

王泱看她身上還是海草蔽體,完美的身材展露百分之九十。扶額道:“你作為主神,難道沒有一身像樣的衣服嗎?”

賽貝爾泫然欲泣:“哎!我的宮殿已經化作海沙,成為一個一無所有的可憐女人!唯一的指望就是丈夫了!”

這個世界的女士都喜歡哭窮,富可敵國的蘇如此,富有四海的賽貝爾也是如此。

王泱不能讓女生穿成這樣待在自己家里。伸出手,道:“好吧!麻煩提供一點超凡材

“没问题,你要你乖乖伺候好我,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亲爱的,你真好!”女人狠狠亲了一下中年男,“刚才那狗叫得那么响,你说会不会有小偷啊!”

“你这会儿才担心这事啊,刚才都干嘛去了!他不是出去了吗?没事的。”

“讨厌啊,你真坏。对了,你说他会不会过来找我们啊?我有些怕。”

“怕什么,有我在,他敢反了天去?吃我的,住我的,他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我不给他吃的,他就要饿死在外面。”

“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啊,我发......

现在他们的灾祸已够多了。——,无论做什么事,我都小心得很

“沒錯,就是今天晚上,一會兒你們就將手底下的人給我集中起來。”扈三爺坐在上面說道,“只要天色一黑,兩邊同時行動。”

王文山看了看一旁的柳六,對方并沒有給他任何的指示,于是王文山和陳浩兩人一起點頭領命。

就在扈三爺給他們分別安排任務的時候,于連慶也走了進來。扈三爺看見走進來的于連慶,笑著說道,“是連慶啊,人準備好了嗎?”

“三爺,都準備好了,一共八十個弟兄,全都集合在碼頭邊上,就等咱們晚上的行動了。”于連慶的臉上掛滿了笑臉,開心的說道。

王文山從他倆這隱晦的對話中聽出了什么,他神色一凜,心中頓時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扈三爺接著說道,“那好,一會兒你跟文山他們一塊兒將再回樓碼頭上的貨給我扣下,然后快速的將人撒在青山鎮上的每一個路口那里,我要讓他有去無回。”

于連慶低頭領命,事罷,走到王文山的一側站定。扈三爺看著手底下的三員大將,信心倍增,尤其是他們信心百倍的樣子,怎么看怎么喜歡。

“老六啊,你覺得今天咱們晚上的勝算是多少啊?”扈三爺扭過頭,望向一旁的柳六問道。

柳六手中的紙扇一搖,老神在在的說道,“有三爺的神機妙算,哪還用得著我的這些小聰明。”

柳六的這番話,說的極為輕巧,將扈三爺的問話巧妙的擋了回去。而且還適當的拍了一下扈三爺的馬屁,令扈三爺容顏大悅,高興的聲調都變了。

“行了,你們都下去吧!都趕緊各自準備著。”扈三爺笑罷,對著下面的三人揮了揮手。

王文山三人默默的退了出去,剛走出大廳,三人便各自分道揚鑣。

他們三人互相之間并不是有多么的熟悉,所以根本用不上虛偽的寒暄。倒是于連慶一臉冷笑的從王文山的面前走過,還不知道對方晚上的時候會玩兒什么樣的陰招呢!

王文山的心中雖然有些意沉,但還是沒有將這件事太放在心上,他走到扈府的大門口跟老熟人閑聊。

在門口站崗的門童甲和門童乙見到他來了之后,都異常的高興。剛才進去的時候,時間緊迫,三人幾乎沒怎么說話,正好現在完事兒了,王文山過來將他們的感情找補回來。

“行啊你小子,還以為你當上老大之后就不鳥我們兄弟了,剛才直沖沖的往里走,也太不拿我們兄弟當回事兒了吧?”

王文山剛在門口站定,一旁的門童甲打趣著說道。雖然話里的調笑成分居多,但他和門童乙都跟王文山保持著疏遠的距離,這還是令王文山的心中一暗。

一旁的門童乙緊隨其后的說道,“老大,你說那話干什么?也不看看咱們是什么身份,人家現在又是什么身份,怎么高攀的起人家?”

王文山被這兩人連損帶諷的話擠兌的夠嗆,臉被臊的通紅。可即使如此,他也沒有否認他們二人說的話,相反,他趕緊擺正自己的態度,來向他們二人告罪求饒。

“兩位哥哥饒了我吧,剛才真的是有要緊的事情,所以怠慢了您二位,多多包涵,多多海涵。”

其實人這一輩子,要的就是一個面子,而當下王文山將這個面子給足他倆的時候,他們還有什么理由不滿足的?哈哈的兩聲大笑掩飾過尷尬后,轉瞬間就將其拋之腦后。

“逗你的,小子。”門童甲走到他的跟前兒,熱情的拍著他的肩膀。

另一邊的門童乙也笑著走過來,“說真的,這些當老大的人中,就你小子不簡單。你看看剛才出去的那兩個,趾高氣昂的,恨不得將整個青山鎮踩在腳下。”

王文山知道這只是對方發的牢騷話,不過能當著他的面說出來,可見自己在他們兩個人的心中,地位要比別人高出不少。

“對了,一大早是發生了什么事,不光你著急忙慌的過來,就連程浩和于連慶都早早的來了。”門童乙緊接著問道。

王文山捕捉到他話里的重點,看向對面的兩人,“陳浩和于連慶早就來了?”

“天不亮就來了,就你是來的最晚的。”門童甲說道。

他當然是最晚的那個了,當他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他還在床上呼呼大睡呢,要不是自己這次自作多情的過來,還真不好說會在扈三爺的心中留下怎樣的印象。

“怎么,今天是有大事兒發生嗎?”門童乙問道。

王文山點點頭,又用手指了指頭頂上的天空,一臉嚴肅的說道,“天大的事兒!”

此時的王文山沒有了往日的嬉笑,門童甲和門童乙看著他一臉認真的表情,又聯想到今天一大早就看見急匆匆走進來的陳浩和于連慶,他們就知道這次的事情一定不簡單,可能真的像王文山說的那樣,是天大的事!

就在他們還想跟王文山再多了解了解內幕的時候,身后傳來腳步聲,機警的兩人迅速回到自己原

現在是傍晚時分,青春廣場中燈火通明,人頭攢動,熱鬧非常。

上完了一天課程的學子們,都喜歡在這個時段來這里聚會玩樂,既可放松精神,又能交友戀愛,是機甲學院中最受學子們歡迎的場所。

而像這樣的廣場在各個學院都有,青春躁動的學子還常在學院間走動,或尋朋訪友,或獵艷爭奇,是日常各學院學子間互動交流的主要方式之一。

但在今晚的機甲學院青春廣場中,有幾十個來自戰艦學院的學生卻來意不善,他們在廣場中游走,目光掃過每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这样的身份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世成局

柔桡轻曼

逆世成局

每顿都要肉

逆世成局

人生的清茶

逆世成局

西风怒

逆世成局

神秘滑稽

逆世成局

红色尖兵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