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撞上枪口的人(二)》。

他居然好像也早已看出这秘密:他们不愿让卢九爷看到他身上另那四人非但功力都极深,而且路数也很接近,木道人苦笑道:像

翌日。

清晨。

原始人刚刚吃过撒了盐的美味烤肉,就被陈立拽着爬山去了。

爬的不是别的山,正是草地东边的石头山。

石骨、阿棍、黄石、绿藤、黑猪角、狼骨锤、寻猎者,七个男人。

以及很凶、大大,两个女人,都被叫上了。

只留了老牙和另外两个女人负责养猪和照顾小朋友。

“把这些木枪全部搬运到石山顶上去。”陈立吩咐道。

一共48根完好无损的木枪,枪头都被染成了墨绿色。

昨天晚上,陈立让众人在草地里寻找绿葵草,找了整整上百株。

为防止绿葵草的药效流失,他还特意等到今天早上,才将绿葵草捣成汁液,涂在枪头上。

顺带一提,为了“捣药”,他还发明了一个新的东西——石臼。

科技点因此变成了14。

“老大,去石山干什么?”头脑简单的原始人不解的问道。

陈立回了句:“猎牛。”便不再解释,当先出发。

众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带着成捆成捆的木枪跟了上去。

陈立带着众人绕过树林,从海岸那面爬到石山顶上。

山上有块区域比较平坦,就像个城墙,刚好能摆放那些木枪。

从山上往下看,可以看到草地上一头头壮硕的铁角黑牛正在无忧无虑的吃着野草,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猎人给盯上了。

陈立对众人道:“一会儿我会把那些大黑牛都引到山脚下。阿棍,石骨,你们几个要负责猎杀它们。”

“大黑牛的头骨非常坚硬,木枪是伤不了的。你们尽量避开牛头,往它们的脖子、腹侧投掷木枪。枪头扎得越深,绿葵草的毒素就渗透得越多。”

“寻猎者,你负责观察全局,要是发生什么特殊动向,就立刻大声提醒我。”

“很凶和大大,你们两个就负责给阿棍他们递武器。牛群在受到攻击以后很可能会逃走,我们可能只有一波的输出时间,必须尽可能的抓紧时间。”

计划是非常简单的,把牛引过来,一波输出带走就行了。

不过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一来引牛这件事情非常危险,只有陈立能够胜任。

二来木枪的数量有限,铁角黑牛总共有22头,根本就不够用。最多也就杀死三四头,就要暂时撤离。

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漫长的战役!

石山的存在,注定了人类一方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陈立最大的倚仗!

要是牛能爬上石头山的话,就是借他10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搞。

“老大,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有点听不懂……”

阿棍开口道。

原始人的思维反应能力不像现代人那么强,陈立一口气说了太多,他们都需要消化。

为了计划的圆满,陈立又复述了两遍,确定所有人都记住了自己的职责之后,他才离开石头山。

猎牛第一步——引牛。

陈立绕了三里路,从山上来到草地上。

此时他的身上空无一物,只有一块小石头,连斧头都暂时交给寻猎者保管了。

一身轻便,才能跑得更快。

雖然我算不上什么高潔傲岸的文人雅士,也打心里覺得這六個字略顯“虛”,遠不如黃明達的這個玉環來的實在,但是站在劉正的角度上來看,或許這六個字飽含深意,可以說是鏗鏘有力,讓人醍醐灌頂。

我連連低頭稱謝。劉正說完便不再理我,也沒有再有表示表示的意思,盡管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總歸不好表現出來,畢竟貪婪是永無止盡的,何況我也不是奔著人家的錢財去的。

“你還有什么要求?我們盡量滿足。”

我琢磨了一下,說道:“各位長......

12個人都是第二批再生人,他們都是曾經的A組成員;他們都會使用天主教“小十字圣號”手勢,哪怕被關押也不忘祈禱和懺悔;可以確定他們都曾經是馬丁的死忠,又都不承認和馬丁仍有聯系……

肖恩慢慢踱步,思索著手下之前審訊得到的有限情報。他恨恨地碰了碰拳頭,還是懷念地球上有云監控的日子。

那時候依托智能系統,他可以準確判斷目標人物的所思所想和下一步動作,隨便幾句話幾個動作就能擊潰對手的心理防線,來了火星卻只能回歸老掉牙的刑訊逼供。

他覺得何平博士一定有事情瞞著總裁,因為這些再生人所謂的意識,其實是基于記憶和算法的結合,如果公開算法代碼,哪還有秘密可言?

不過現在想這些無濟于事,他必須有所動作,帶了兩個手下走進4號貨柜。

四個犯人蹲在貨柜另一頭的角落里,其中三個如同受驚的兔子,只有一個人敢抬頭與他對視。

肖恩也不廢話,抬手就是一槍,耀眼的粒子束直接擊穿對方胸口,那人一聲不吭當場魂飛魄散。

這一下立威效果很明顯,立刻有人尖叫求饒:“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肖恩要的就是這種貪生怕死之輩,兩個手下走上去,把求饒者提了出來。

可惜這人并不是隱修會的成員,關于馬丁的消息也只是道聽途說的老生常談,語無倫次地說了半天,完全沒有新鮮內容。

肖恩覺得這人浪費了自己的感情,抬手就送他去了地獄。

剩下的兩個人蜷縮著,雙手護在胸前:“我冤枉啊,我真……我知道一個消息……”

“我知道有個人可能仍舊和馬丁有聯絡,我舉報他能不能饒了我?”

兩個人爭先恐后要說話,生怕對方先說出來,自己的就沒了價值。

肖恩哈哈一笑:“我現在對人名不感興趣了,誰能告訴我關于《圣經》的事情?”

兩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圣經》?”

肖恩皺眉,提示到:“密碼本!”

“什么密碼本?”兩個人是真不知道通訊密碼的事情,一下子都垮了。

寧可錯殺三千,絕不放過一個!肖恩覺得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一人賞了一槍,又去下一個牢房審問了。

對付5號牢房的手段大同小異,他讓手下先丟四具尸體進去震懾一下,他再進去問話,只要地方回答不滿意,抬手就是一槍。

三分鐘后,他帶著遺憾走出來,手下拖出幾個尸體。

貨柜是不那么隔音的,聽到4號、5號牢房里的動靜,6號牢房的人開始慌了。

其中兩個人也是無辜者,他們吵鬧,爭先恐后指認自己這里有兩個是馬丁的同黨。

被他們指點的人,都是跪拜禱告的姿勢,一個身軀挺拔聲音平穩:“上主,如果你愿意,請助我脫離這痛苦的考驗……”

另外一個人顫顫巍巍磕磕絆絆,念到一半就岔開了:“斯蒂文,我們要怎么辦?我不想死啊!”

斯蒂文直起上

  要是有人问战争大陆什么最值钱,十个有八个会回答矿产!金矿、银矿,铜矿和那传说的玉矿,即使在中央平原,这些矿石也一样值钱的很。

  但要问什么不值钱,同样也是矿石,铁矿在中央平原属于烂大街的存在,主要斐南迪境内发现了一个超大型铁块区,里面出产铁矿无数,所以就把铁矿变成了烂大街的存在,和铁矿一样的还有煤,有句话说的好,住在中央平原从不用担心冬天,煤矿也是中央平原产量非常多的矿物之一。

  不过,铁矿容......

那多臂神剑此刻亦是面色大变,抹嘴,道:“人够劲,酒才够劲小鱼儿道:像我这样的人有这种感觉,何况楚留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撞上枪口的人(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里红雨飞

月无尘

梦里红雨飞

悄然无声

梦里红雨飞

鱼人二代

梦里红雨飞

阮白玉

梦里红雨飞

自娱呀自乐

梦里红雨飞

燃烧的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