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持不住(六)》。

赵香灵赶紧抢步迎出,抱拳笑道萧咪咪引开,然后再躲在一个秘

藍白色調的陽臺房,青年雙手抱胸靠著墻壁,一邊看電視一邊說:“反撩劍。”

步入式陽臺,女孩手持一把桃木劍,聽到哥哥的話,迅速立劍,前臂內旋,貼身弧形由下向前上方撩出,一氣呵成。

“右云劍。”

女孩應聲平劍,在頭上前方向右后平圓繞環,同時仰頭向右肩側倒,如行云流水。

“剪腕花。”

女孩以腕為軸,立劍在手臂兩側,向前下貼身立圓繞環,動作優美、輕捷。

“撩劍,要力達劍刃前部,這樣才能撩出對方的進攻。”來到陽臺,青年從妹妹手中拿過桃木劍,做了一個標準的正撩劍,然后又隨意地做了一個左云劍,“云劍,用力一定要均勻,保證身體的平衡,你做得很好。”

“腕花,由掛劍和劈劍構成,是組合劍法,必須力達劍尖。”輕微的破空聲,青年做了一個撩腕花,反手握劍遞上去,“基本劍法的核心就是力度,想要練好劍就要掌握好力度。再來一遍。”

“還要練啊?能不能休息一會兒?”女孩苦著臉。

“這才練了多久,抓緊時間。”

“苛刻。”女孩不情不愿地接過桃木劍,繼續練劍。

半個小時后,門鈴聲響起,青年打開門,是船長演講時站在其旁邊的中年黑人——大副,圓滾滾的肚子撐得黑色制服的紐扣隨時都會崩開。

“你好,洛夫斯船長精心籌辦了餐后酒會,誠摯地邀請兩位。”大副道明來意,并遞上華美的請柬,“高級陽臺房和總統套房區的旅客都會收到請柬,還望兩位不要拒絕船長的好意。”

“既然是船長的盛情邀請,我們又怎么會拒絕?”青年收下請柬,“放心,我們會準時參加。”

“酒會見。”大副笑容溫和,揮揮手轉身離去。

望著大副遠去的肥胖背影,青年低笑一聲:“欲蓋彌彰。”

即便是船長籌辦的酒會,也不需要大副親自送請柬,更何況大副手里只拿了一張請柬。

高級陽臺房和總統套房區的旅客,沒有一千也有五百,難不成他們恰好是最后的旅客?

“船尾樓甲板。”看了看請柬上的地點,青年冷冷一笑,“哪里有船長的酒會?有的只是兩個日本人的鴻門宴。”

“哥哥,是誰啊?”房內傳來女孩的聲音。

“打掃衛生的阿姨。”青年說著,關上了房門。

拐進另一條走廊,大副對早已等在這里的黑衣人比了一個“OK”的手勢:“那個小子收下請柬了,答應參加酒會。”

“很好。”黑衣人從口袋里拿出一疊厚厚的美鈔,“記住,凡是船尾樓甲板的攝像頭,到時候都必須關掉。”

“早就關掉了,放心吧。”大副數著美鈔,愛不忍釋。

事實確如青年所想的那般,船長根本沒有籌辦酒會,是黑衣人收買了大副,而眼前的黑衣人正是安室奈本的手下。

.

.

.

船尾樓甲板,空間很是寬闊,雖然相比于船首樓甲板略小,但也足夠容納數百人而不顯擁擠。

因為位置比較偏僻又沒有娛樂設施,所以平常很少會有人來船尾樓甲板。

海風吹拂著船舷上的彩旗,LED燈驅走了甲板上的黑暗,青年走過一個拐角,來到這空曠之地。

映入眼簾的是中央擺著的一張鋪有白色桌布的木制圓桌,溫馨的燭光照亮了酒桌旁的四把木椅和酒桌上的名貴酒水。

安室奈本和長澤琴南坐在圓桌前,另外兩把木椅空著。

見青年走來,安室奈本主動說:“你也是來參加酒會的?”

青年笑著說:“大副親自送的請柬,怎么能不參加呢?”

安室奈本眼睛微瞇,青年明顯話里有話。

見兩人一交談就有火藥味,一旁的長澤琴南向安室奈本使眼色,示意他不要沖動:“安室奈君,這位是……”

“我之前跟你提過一位晨小姐,這是她的哥哥。”安室奈本看向青年,“怪我疏忽,之前忘了問,怎么稱呼?”

“我也姓晨,和你說的那位晨小姐是親兄妹。”

“親兄妹,難怪晨小姐對晨君言聽計從。”安室奈本一笑,向青年介紹長澤琴南,“這位是長澤君,我的好朋友。”

長澤琴南微微一笑,伸手道:“長澤琴南。”

青年點點頭,卻沒有與長澤琴南握手。環顧四周,他皺眉說:“是我看錯地點了嗎?難道酒會在船首樓甲板?”

“晨君沒有看錯,酒會就在這里。只不過船長有要事,所以酒會臨時取消了。”長澤琴南早就準備好了說辭。

“是這樣嗎?可惜了,白跑一趟。”青年配合兩人演戲,惋惜道。

“雖然船長的酒會取消了,但好在長澤君有所準備,不知晨君是否愿意賞臉一坐?”見青年要走,安室奈本說。

“晨君切莫客氣。”長澤琴南也說。

“好啊,既然有所準備,我自然不會客氣。”青年說,又是一句一語雙關的話。

長澤琴南眼睛閃了閃,沒有說什么。

青年看著站在船舷旁的十二個黑衣壯漢,笑道:“喝酒也要帶這么多人嗎?保鏢還是打手?”

“有區別嗎?不知晨君對這兩者有什么不同的認識。”安室奈本說。

“認識算不上,就是自己的一些看法。”青年走到圓桌前,坐到一把木椅上,“其實很容易理解,被動的是保鏢,主動的是打手。”

“一聽就知道晨君是文化人,文化人對事物一般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安室奈本揮揮手,一個手下上前為青年倒酒,琥珀色的液體從水晶瓶中流入郁金香杯,混含辛辣氣息的濃郁花香撲鼻而來。

“人頭馬,兩位倒是會享受。”

“要是早知道在這里能結識晨君,我就帶上珍藏多年的好酒了。”長澤琴南輕輕一笑。

青年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靜心凈飲。

品嘗一番,青年放下酒杯,笑著問:“兩位,先禮后兵是戰場禮儀還是社交手段?”

“晨君的話,總是帶刺啊。”安室奈本的臉色沉了下來,暗罵青年不識抬舉。

青年自顧自地倒酒,沒有理會他。

見狀,安室奈本就要發火,被長澤琴南用眼神及時阻攔。

“晨君,怎么不見晨小姐?叫來一起吧。”長澤琴南問。

“她在練劍,我一個就夠了。”

“練劍?想不到晨小姐的愛好如此特別。”長澤琴南一愣,拿紙巾擦了下嘴,“可惜,她暫時不能練了。為了保證兩位都能到場,我特意安排了兩個手下,告訴他們如果有誰沒來,務必將其請來!”

“怎么?不再藏著掖著了?”青年晃著杯中的酒,對長澤琴南的話毫不在意。

“你們中國有句話說得很好,叫‘打開天窗說亮話’。”長澤琴南淡淡地笑。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好手段。”青年似笑非笑,“但是你可

阿保机清楚,此次出兵,将是与去诸的最后对决。

阿保机分析,无论自己与去诸争斗的如何激烈,幽州的刘守光绝不会出兵增援去诸。

阿保机也不担心去诸兵败后会逃往幽州,刘守光绝对不会收留他。

西去是李存勖的地盘,李存勖与刘守光有世仇,去诸已向刘守光招降,李存勖也不会收留刘守光残部。

去诸的惟一退路,还应该选择北归草原。

出兵前,阿保机让痕笃在奚国西部边境布防,防止去诸再度退入奚国。

阿保机又让斜涅赤率一万兵士到昔日霫国的边境布防,那里是去诸退入妫州的旧路,去诸极有可能会选择自己熟悉的路径逃亡。

阿保机想,大战之后,去诸的大部分人马已经消耗殆尽,能脱离战场的人一定不会很多,有万人驻防足矣。

击败了去诸,自己就一步迈过了长城,是否即刻夺取幽州,到时再做决定也不晚。

安排妥当以后,阿保机让敌鲁作先锋,自己亲率大军,浩浩荡荡,向西开了过去。

阿保机准备故技重施,首先突破龙门关。

来到关前,阿保机发现,关上的守军比过去多了许多,从衣着打扮可以看出,确实是霫军把守。

阿保机猜想,去诸已知自己上次的破关之法,肯定已经加强了戒备。

关内兵力雄厚,去诸岂能让自己的阴谋得逞。

阿保机决定,大军继续西进,寻找破关机会。

实在不行,就找李存勖借道。

仔细斟酌,阿保机没在老古阵亡的关门外,布置兵力。

那里距关门太近,去诸诡计多端,关门内兵力雄厚,阿保机担心上当吃亏。

阿保机留下万人,由古统帅,在上次驻军的地方继续驻扎,防止去诸出关溜掉。

大军行进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南面是蜿蜒不绝的山脉,山峰上的长城和烽火台历历在目。

上次虽然无功而返,但阿保机对这些关隘已经非常熟悉。

大军一路西进,阿保机突然觉得,如果向李存勖借道不成,大军又会白跑一趟,还是原地驻扎,等待消息比较合适。

阿保机当即决定,让曷鲁和敌鲁率一万人马西去,代表自己,去向李存勖借道。

阿保机勒兵驻扎。

这里距龙门关近,如果借道不成,只有回军强取龙门关了。

第二天,阿保机正准备到长城边查看一番,曷鲁突然派信使来报:前面的关隘已尽被李存勖夺取,据守关将军说,李存勖已经尽占妫州各关隘。

曷鲁请示阿保机,该如何定夺。

阿保机吃惊不小,用惊奇的眼光看向韩延徽。

韩延徽曾经预料过,李存勖和朱全忠都可能对刘守光下手,事情果然被韩延徽言中,并且行动如此迅速。

韩延徽感叹道:“看来,李存勖绝非等闲之辈,下手好快呀。”

阿保机问道:“我们该如何用兵呢?”

韩延徽道:“李存勖的目的是直取幽州,而妫州是必经之路。看来,去诸已经被李存勖的大军荡平了。”

显然,向李存勖借道已经不可能了。

此时若强行入关,那就是与李存勖宣战了。

阿保机觉得,现在确实不是加入中原混战的时候,看来,只有再次无功而返了。

但愿去诸已经阵亡,李存勖为自己去掉了一个劲敌。

阿保机让信使回复曷鲁,大军原路返回。

阿保机想,自己在龙门关外和旧霫国边境都布置了大军驻扎,即使去诸残军甩脱了李存勖的追击侥幸出关,也难逃契丹大军的截杀。

阿保机下令,大军调转马头,顺原路返回。

行出不远,众人看到,有几百人的马队,急慌慌迎面跑来。

不祥的感觉立即升上阿保机心头。

待看清了来人,阿保机更是大吃一惊。

原来,竟然是斜涅赤。

斜涅赤衣冠不整,浑身血污,显然刚刚从战场上下来。

斜涅赤还未到近前,先将悲声送了过来。

阿保机急忙问道:“发生了何事?”

斜涅赤哽咽道:“我猛然间受到从天而降的去诸大军的强烈冲击,两军混战了大半夜,一万人马,就剩下这几百人脱离了战场。”

去诸?

阿保机顿时醒悟,去诸在契丹大军到达之前,便提前出关了。

怪不得李存勖在短时间内轻易拿下了妫州的关隘,原因原来在此。

去诸,好厉害的去诸呀,自己稍有漏洞,就会被他钻了空子。

阿保机急忙问道:“去诸现在在哪里?”

斜涅赤向东指了一下,答道:“一路紧追我而来,在今天早上,拐向了南面的一个隘口,我才松了口气。”

去诸拐向了南面的隘口?

阿保机大急。

完全可以肯定,去诸去袭击由古统领的龙门关外驻扎的那一万人马了。

阿保机看了一眼已经西斜的日头,不敢耽搁,大军全速前进,增援龙门关驻军。

还未到龙门关,前方便出现了乱哄哄的契丹败军。

阿保机的心又是一沉。

古很快狼狈不堪地来到阿保机面前,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水,哭诉道:“我刚刚接到哨马报告,去诸已经冲杀过来。去诸人马一倍与我,我军损失惨重。”

阿保机没时间听古细讲过程,急问:“去诸最现在在哪里?”

古向后一指,道:“我军败退,去诸并未追击,率军向龙门关方向去了。”

阿保机觉得奇怪,龙门关隘口不是已经被李存勖占据了吗?去诸为何还要去龙门关?

韩延徽分析道:“很有可能,去诸出关前,关隘还在他的手中。恰恰这几日,那些关隘已被李存勖抢占。”

康默记突然喊道:“皇上,请快快下令,大军火速冲上前去,消灭去诸。”

阿保机立即明白康默记的意思。

去诸出关前已经设计好了步骤,在击溃契丹驻军以后,便火速入关。

而此时,去诸已经入不了关啦。

这时正是消灭去诸的绝好机会,决不能再让去诸逃脱了。

阿保机立即抽出骨朵,一边下令大军火速前进,一边策马率先向东冲去。

阿古只终于盼到有仗可打,持骨朵在手,呜哇大叫,奋勇向前。

君子之心。而诵所得知房里却没有人,床

靳言將她的褲腿輕輕卷上去,看到她膝蓋上的一大片破皮,輕輕呼出一口氣,心說:“還好,這次確實是擦傷,但也不是一點。”他抬眼看看眼前這個女人,心下一陣心疼,“明明看著嬌弱纖細,為什么這么能抗。”

白羽不愧是靳言的好哥們,極有眼色,不多一時就將碘酒,膠布,創可貼滿滿買了一大包。靳言小心的幫達拉處理傷口,輕聲道:“疼么?”

他手上動作很輕,一點也不疼,達拉呆呆望著眼前的靳言,似乎很有一瞬覺得,這個男人像是捧著稀世珍寶一般,小心的幫她包扎傷口,心里微微泛起一陣漣漪。

“好了。“靳言輕輕將她的褲腿放下,“傷了就要治,這事可大可小,別那么不當回事。”他把達拉的腿放下,問:“東西呢?”

達拉長呼出一口氣,面色陰沉,將手里的東西往桌上一放,赫然是一個金屬小圓片,和之前從她父親懷表中發現的跟蹤器竟一模一樣。“這個!”

靳言忽一下站起身來,“這……”他有些吃驚,看著達拉。

白羽只向那東西看了一眼,便好奇道:“跟蹤器?”

自打達拉看到鑰匙里的跟蹤器后,就臉色大變,立刻給靳言撥了電話,唐蕓一直沒搞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就被帶來了這里,此時聽白羽說是跟蹤器,也是一臉大驚失色,“你說什么?跟蹤器?”

白羽一點頭,“對,你從哪弄來的。”

達拉將那串車鑰匙往桌子上一拍,“這里。”

靳言看到車鑰匙的瞬間,怔住了,他在腦子里轉了一圈,怪不得那群家伙陰魂不散的總能找到他們,原來是因為這個,“艸”他忍不住罵了一句。

靳言突然說:“這車不是……”

唐蕓好像也是突然才反應過來似的,刷地直起身子,顫聲道:“杜永昇……”接著她又仔細將和杜永昇的相遇,相處想了一遍,突然咬牙道:“杜永昇!”

“真是他?”靳言試探問道。

唐蕓眼中冒火充滿恨意,點點頭,“電腦里的病毒,應該也是他,有一次他借我電腦用過,算算時間正好是半個月前。”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氣的臉色鐵青,“我真是個豬!杜永昇,你個王八蛋!”

唐蕓一把抓起桌上的車鑰匙朝車邊跑去,待達拉他們追上去時,車子已經發動,一個猛沖匯入車流去了。

“唐蕓!”達拉大叫要追,被靳言拽上車,“老白電話聯系,”靳言一腳油門,車子追著唐蕓的車消失在車海中。

唐蕓大概是憤怒至極了,此時將油門踩的死死的,一雙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此時的她滿腦子就是找杜永昇對峙!

靳言和達拉也死死的跟在后面,車子在路上猛沖。達拉一只手拽著車上方的把手,指節都有些泛白了,她似乎渾然不覺只是目光灼灼的緊盯著前方唐蕓的車子。

一陣風狂的左轉,右轉,之后,終于唐蕓將車子停在了一棟樓下,氣呼呼的沖了進去。

“停車!”達拉用手指了一下唐蕓停車的方向,“滋啦”一聲,靳言也將車停在了旁邊,達拉幾乎是奪門而出,追著唐蕓進去,但還是晚了半步,眼見唐蕓的電梯門緩緩關上。電梯顯示屏上顯示,“2、3、4、5……”最后停在了8層。

靳言已經按開了旁邊的電梯,“8層,快!”

唐蕓敲開杜永昇房門的時候,杜永昇毫無防備,他電腦屏幕上的地圖中一個閃爍的小圓點正停留在他們之前的烤肉攤附近,一閃一閃的閃動著,被唐蕓看了個正著,無從分辨。

“為什么要跟蹤我。”唐蕓咆哮道。

達拉和靳言在8層出了電梯,四下環顧了一圈,卻不知是哪一間,達拉皺眉四處分辨,將臉貼近每一個門聽著動靜。

“你放屁!”唐蕓的聲音從右邊傳來,達拉和靳言互換了一個眼神,便向那個房間跑去,達拉在門外用力砸門,“唐蕓!”

“杜永昇!開門”

只聽門內一陣東西摔碎的稀里嘩啦,達拉更多了一分緊張 ,她使勁砰砰的砸門,“開門!”

靳言將達拉向后拉了一下,后退兩步,縱身猛的朝門大力踹了幾腳,終于把門踹開了。

達拉嘩地沖了進去,一進門就看到杜永昇扭著唐蕓的胳膊,把她堵在沙發上,幾乎沒有一秒停留,達拉順手抄了個東西就砸了過去,杜永昇沒想到達拉他們真的能撞門而入,竟有些意外,登時愣了一下,趁機唐蕓在他胳膊上死死咬了一口掙脫了杜永昇,達拉一把拽過唐蕓護在身后。

靳言和杜永昇扭打在一起,杜永昇原本看著斯斯文文,沒想到身手卻非常厲害,一個閃躲便躲過靳言的一擊,躬身抱著靳言的腰將他推

小箭圣尽管有九纹战气防御,却还是差点被百重劲震的松开长弓,千钧一发之际,他拉动弓弦,箭矢射向陆隐心脏,陆隐连忙发动宇字秘转移箭矢,趁此机会,小箭圣一掌击向陆隐,陆隐手肘撞去,砰的一声,两人再次拉开距离。

小箭圣凌厉盯向陆隐,目光有些不可思议,“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媲美我的战力”。

  陆隐握了握双拳,很是舒爽的呼出口气,他在与小箭圣硬拼,而且是完美发挥实力,连印照都出现的小箭圣,这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持不住(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界变之时

高山侃流水

界变之时

陶穆

界变之时

发道

界变之时

凉煦

界变之时

不信天上掉馅饼

界变之时

婔姿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