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血鳞狼》。

  “哈?”陈默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叶寻空。

  心里则是一阵吐槽。

  原来那个胖子是真的!

  居然还有傻子真的选择去当女性的。

  咳咳……

  多年来的演员经历,让他脸上是真的看不出任何表情,除了懵逼就是懵逼。

  叶寻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还觉得陈默真的是不知道。不知情的状态下下手的,不然……

  不然肯定下手更狠,叶寻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强尼玛的梦境之源!剑来!”陈默暴躁下伸手一挥,一把闪光的剑柄出现在空中。

  剑身轻轻漂浮在其中,散发着阵阵波动。上面还刻着三个大字。赤霄剑。一条火龙还在上面上下翻滚,把剑燃烧的通红。叶寻空看到这一幕抱头蹲防。高声大喊,“大哥我错了!”

  此刻,陈默理都不理,仍然刺剑而出。

  “去!”

  陈默单手挥剑,剑光横洒,一袭剑装加上这一把武器,b格恨不得拉满。

  站在门外的几个人,刚刚看到陈默这一身行头,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发现剑气已到。

  火光从屋内撒向屋外,包括在外的五人全部中招。五人也是经常战斗的“大佬”存在。

  不说梦师打过多少人,至少挨过不少打。学会打人的第一步就是挨打,五个人有各种方式躲避这一次攻击。

  唯一的剑师则是向后跃起,体修战士则是企图用身体柔韧性小规模闪避,法师则加持护盾以求自保。

  然而这个火光太大了,看着显然不是一级剑师能散发出的强度。法师们只能希望这些火焰只是边角料打到他们。同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傻子,有这么强的武器,居然不选择提升自己的能力。

  这火焰强度至少三级以上,这在座的各位是一个都跑不掉的那种。要不是持剑的人太弱,他们觉得,还可以死的更快一点。

  火焰的炽热直扑眼前,直面的几位学员甚至能感受热度。眼神中更是看“大佬”的神情,如果这个人没有作弊那不就是天运之子。

  大家还在对一个梦境之源大打出手的时候,有人已经拥有三级的武器了。

   话说回来,陈默有这么厉害吗?当然是…没有啊!

  梦境之源还在CD,又没有新武器入手。余若水也不会开挂,这东西很显然是假的啊。

  果不其然,火焰扫出后,持盾的法师们明显一点伤害都没有。

  几个躲避的体修战士全部吃了亏,一时没有改变过来,直挺挺的吃了陈默偷偷拿出的剑心。

  充分体现了啥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瞬间所有体修战士出局。

  剑师因为剑心示警的缘故,提前躲避了陈默的攻击,法师则是护盾抵挡了正面攻击,自己一毛钱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是?考生!”对面团队三人还没有认清楚陈默的存在。在他们印象中,陈默应该的作为一个女性身份出来的,或者也是和他们一样的选择女装。

  这也是他们吃瘪的原因,还没来得及反应,看到一袭剑装的大佬,就下意识以为是真的,没有怀疑到考生身上。现在有人挂了,才恍然大悟。

  这时候,提示音才姗姗来迟。

  “已有考生第三个出局,当前人数8/11。请大家珍惜性命,远离战斗!”

  “已有考生第四个出局,当前人数7/11。请大家珍惜性命,远离战斗!”

  接着,两连光才飞出。

  场面一时间焦灼起来。敌对三人打陈默加叶寻空。

  哦,对了,还有躲在衣柜内的余若水。现在战斗三打三。

  这时候,叶寻空从背后跳出来,走到陈默身旁。当着对面几个人的面对着陈默说,“兄弟配合不错。”

  陈默也配合的说了句。“还是大哥给力,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

  “是啊是啊!”叶寻空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不屑。还伸出右手嘲讽。“他们这些智障哪里能算的过我?我可是人称叶半仙的存在,算破乾坤。不是我低调,像这些…艹,别出剑啊!等我说完!”

  不知道是因为嘲讽度太高,还是因为对面深知能动手绝不bb,剑师直接挥剑了。

  陈默持剑去接,两个剑师越打越远。

  而叶寻空……

  “法术——迟缓!”

  “法术——冰霜!”

  一时间,叶寻空身上被挂满了debuff,不提有多少伤害,但恶心人还是挺恶心的。法师前期就是这样,除了一个魔法盾外,主要输出靠的是身体。

  而身体?不好意思,特鲁就是这样为所欲为。即使他只是一个小号特鲁。

  但这两个法师还真的……能打死他。

  所以,叶寻空的第一反应就是拉开距离,等陈默打死对面来支援他。

  他这次嘴炮就是希望多人打他一个的,给陈默争取时间。否则三个人直接灌死陈默,他一个辅助职业直接跪地求饶了。

  事实上,陈默那边也是这样想的。

  两个二流法师,只会举个破盾,叶寻空一个人靠身体打死两个不成问题吧。<

從京師通往嘉峪關的官道上,一駕能夠載十幾人的寬大馬車疾馳而行,外面的天空烏云密布,一場大暴雨連續不斷的傾瀉而下,沈杰掀過布簾,就看到外面豆大的雨珠化為針細狀。

他坐的馬車一邊,官道右側距離馬車三米處就是一個傾斜向下的斜坡,郁郁蔥蔥的草叢和藤蔓植物擋住了下方的峽谷,而在遠處就是一座座數百米高的山脈。

這些山峰并不是連在一起,而是山勢傾瀉而下落成山谷,然后接上另一座山峰,他們所在的官道應該到山脈中部的位置,這些山峰表面全都覆蓋著郁郁蔥蔥的樹木,而在山峰周圍大量的霧氣籠罩在山脈中部以上,在遙遙遠處幾個高約千米的山峰.頂端,籠罩在雨霧飄渺中,高處露出一座座黑色的頂.峰。

馬車內的其他幾人也都看向窗外,“這里和京城的景色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上,你看那邊,簡直和仙境一般。”張嫣姑娘掀著蓋簾的濺起了一陣水珠,就感覺陣陣清涼,還有水珠落在手上,簾子上打在她的.胸.口,頓時覺得一股透心的窒息感。

就連馬車都降低了速度,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在道路遠處響起,盧劍星把頭伸向窗外,片刻功夫頭部全都被雨水.打.濕.了個遍。

“前面三四百米處,發生山體滑坡,官道一大半都是山體,馬車恐怕有點難過。”他說道。

在前邊趕車的靳一川慢慢勒緊韁繩,馬車速度緩緩降了下來。

“大哥,我們兩個下車把道路清理一下。”他望向車內,入眼是一陣連綿不絕的小雨。

沈杰就看到一川的全身全都濕透了,馬車前邊也有蓋頂,但是外面的雨水被陣陣的山風吹著照樣傾斜進來。

沈杰并沒有動,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法力的恢復中,在來到這里的一天時間里,他們遭到了三.波.神機營的襲擊,他的法力早已見底。

不過他們所乘的馬車就是奪取的其中一名錦衣衛千戶的駕乘,他們一路馬不停蹄的趕到這里,敵軍早已被她們甩在身后。

盧劍星和一川兩個飛快的套上了一層蓑衣,琢兒就看到,道路旁邊的一座山脈從山腰位置塌陷而下,露出紅.黃.色的內層泥石。道路上傾斜了一層同樣顏色的泥土,離山脈最近處的塌方比他們人還高兩倍,就是距離山谷處也有半米來高,一川和盧劍星主要開辟的是距離山崖外的道路,大量紅色的泥土被他們掀向山谷中,泥土剛剛臨空就被密集的雨水灌注而下,帶不起一點風塵,盧劍星戴著的蓑帽邊緣如房屋邊緣一般,雨水如注的流下。

原本馬車內還只是一些雨水滴落而下,等到十分鐘左右,盧劍星走進來,就看到馬車內下起了中雨,車廂里的幾人頭頂都打著一把木傘,他索性連蓑衣都不脫,裝飾著攤子的車廂內部,如糟了洪澇一般,臟亂不堪。

一川小心翼翼的駕持馬車,緩緩的通過開辟出來的道路,要不是道路上鋪的是一層沙石,在這種情況下.駕.車簡直就是找死,喉嚨中的咳嗽難以抑制住,他感覺身體有些虛脫,此次如果能夠過去就算不死病情也要加重,但是想起自己的兄弟和.女.人.都在身后,他有些義無反顧。

馬速沒有以前那么快,車內陷入了一片外面雨水落山傳進來的轟鳴聲,周妙彤往沈煉的懷里靠了靠,她的雙手擋在他的傷口外,生怕雨水讓他的傷加重,但實際上,這是沒用的,她已經看到沈煉滿臉蒼白,額頭還有汗水流下,她毫無辦法,他很堅強,至今為止一直都在強忍著痛楚,看到妙彤擔心自己,眼里還有欣慰。

“一川,你進來和盧大哥換一下吧。”張嫣掀開車前的擋布,她就看到外面下著大暴雨,他那邊下著中雨,他謹慎的操縱者馬車疾馳而前。

“三弟,你進去。”盧劍星立即走到門外,見車速下降,和一川換了個位置。

靳一川剛走進車內,就感覺渾身脫力,差點倒在了地上,不過一下就撞到了一片.溫.柔.中。

抬眼就看到一個輕柔的眼神在望著自己,這一進來,原本連綿不斷的雨水流過身體,這一下變得斷斷續續,他就感覺一股寒冷讓他忍不住打起了擺子,渾身所有毛孔在這一刻豎起。

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刀頭舔血得日子,只要熬過這段路途,據他們得到的消息,在山間有一處客棧群,專門給他們這些往西之人休憩,不過到現在為止,前方除了雨幕什么都看不見。

后者则有污浊有沼气。人活于世已付出了极痛苦、极可怕的代价

這可是名揚宇宙的極境之戰,年輕一輩四個極境無敵者,終于碰面了。

米雪兒等人也都在,露露非常興奮。

大炮則臉上洋溢著光輝,因為這一戰,跟他有關。

前幾天的海王招婿,他攛掇露露花錢把靈闕的少排我們先認識認識吧。”

林驍也笑了,笑的很開心,從桌子底下牽著文婧的手,端著酒杯對文婧說道:“姐,祝你幸福。”

兩人一飲而盡,然后都開懷大笑,直至酒席結束,文婧將林驍送到大門,林驍才說道:“我放了一箱好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血鳞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寒天冰玉骨

梦朝南

寒天冰玉骨

百里玺

寒天冰玉骨

高山日初

寒天冰玉骨

罐脾金刚

寒天冰玉骨

顾大石

寒天冰玉骨

分飞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