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吼一地月票,求保底投来》。

地道被堵死,空气中的氧气渐渐?”佩剑的少年道:“我刚从西

任平生自然不會因為件小事對如嫣姐產生不滿,他見周凌薇眼眶有些泛紅,關切的走上前去,柔聲道:“你昨天沒怎么休息好,現在感覺怎么樣?”

周凌薇強忍眼中的淚水,不斷提醒自己要堅強。她昨夜與李艷紅聊了很久,從對方那里得知了薛家的反擊。

電視劇被禁,全網被黑,“四小花旦”也在離自己而去。她不知道為什么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她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只想將心里的悲哀和委屈,盡情的發泄出來。

她自小出來闖蕩,從當酒吧歌手開始,就一路都被人質疑。她早早就認清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因此她渴望從別人那里得到愛,她希望獲得別人的關心、認可和愛護。

在那些不堪回首的歲月中,她卑微過、迷茫過、乞求過、放縱過、拼搏過,她覺得只要能成功一切都不重要。她熱愛演戲,渴望愛情,有時候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戲里還是戲外,總是不自覺將對角色的情感,帶到自己的生活中。

只有任平生是一個例外,自從兩人初次相見,她便被對方深深的吸引,剛開始是因為那一個不可琢磨的眼神,到了后來對方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話都會流入她的內心。

周凌薇覺得任平生是這個世上唯一能理解她的人,短短三天自己愛的不能自拔。她想為對方做些什么,想了一夜,最終打算付出自己的身體。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很自卑、很無恥、很卑鄙,但她想不出還能給對方什么?

任平生果斷的拒絕了,這讓自己很失望,但卻沒有感到羞惱,反而產生了一種被征服的快感。她感受到了對方的尊重和維護,以及那超越本能的愛。

當她從李艷紅那里得知任平生打斷了薛飛的手臂,打碎了對方滿口牙齒,她的第一反應,是幸福,是被關懷的溫暖。她知道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遺棄自己,任平生也會站出來保護她。

因此,周凌薇一覺醒來就想見到任平生,希望從他那里獲得些許安慰。卻沒想到自己拖著傷痛的身體,走到這里竟看到了眼前這一幕。雖然不知道兩人具體發生了什么,可自己演戲多年,洛靖文那滿臉紅暈、含羞帶嗔,再明白不過。

這一刻,周凌薇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絕望,原來自己一直都是一廂情愿。

“他不碰我是覺得我臟吧?是了,我自然比不上洛靖文,她不僅漂亮,能力更是出眾。在工作、事業、生活樣樣都可以幫助到他。而我呢?我什么都沒有,什么都幫不到他,甚至連‘四小花旦’這樣的虛名都再也不可能得到!我永遠也配不上他了,永遠也配不上......”

任平生見對方緊抿嘴唇愣愣的不說話,有些擔心她的狀態,又輕輕喚道:“凌薇姐、凌薇姐。”見對方看向自己,忙關切道:“你還好吧?”

周凌薇注視任平生幾秒鐘,她的心漸漸冷了下來:“你叫我凌薇姐,是在提醒我比你老嗎?”

任平生微微一窒,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是這樣的態度,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么?

<

之前蒙奇沒動手,便是因為仇頑的突然出現。

若是去了滴血宗,仇頑沒有出面,說不得借此機會,蒙奇帶著東域修士,便直接將滴血宗推平。到時候,魅影宗便是北域的霸主了。

“蒙宗主能妥善解決?”仇頑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哈哈哈,仇大掌柜盡管放心。”蒙奇爽朗一笑。

見事情已經辦妥,仇頑也不多留,隨即便和眾人辭別。

仇頑離開之后,蒙奇眼神之中閃出一絲陰翳之色。

“哈哈哈哈,諸位快將門人喚來,我們現在便去滴血宗。”蒙奇笑著說......

难道时间已将历史风化,坚忍的杀死她後,为何要移到这里来?

李長空看看差不多了,歇息片刻,落下地來,貼著屋脊低空飛行來到兵部錢侍郎府,這人今日抱病未去御花園。

來到府中,還是靜悄悄的一片,李長空知道他所住的屋子,直接進屋,看清了是他本人,一劍刺死。

又來到平西將軍府,這人今晚也未去赴宴,他的兒子袁正方中郎將方才已被自己殺死,羅陽城中就剩他一人是目標了。

院中剛亮起燈火,有人在吵嚷,只見一人在門外拼命打門,叫喊道:

“快,快,通報將軍,刺客殺了皇上了。”

李長空瞬間到了他身后,一劍砍下他的頭顱,一把抓住開門那黑衣仆人:

“將軍在哪?”

“在,在,那邊屋子。”

李長空沖進堂屋,進了東房,床上那人卻不是,西房又無人。

運起領域場,來到后院,一間間探查,找了幾間,卻都沒有,心中焦急,這人在大羅武官之中地位僅次于鎮國將軍,如果他逃了,對當今皇帝忠心耿耿,必須除去。

喘了幾口氣,冷靜下來,開始慢慢的小心的到處搜,時不時突然升到空中,看是否有人逃去,一看到有人跑出府去,就是一顆鐵珠。

來到后院,領域場探到東廂房中有人的心跳、氣息、血液流動等,但很弱,像是女子,又像小孩,有兩人,卻又有一個人脈膊跳動有力,氣息粗重,不禁一喜。推開大門,來到房中,慢慢的走,一把將床幔后的男人揪了出來,那人一刀捅來,李長空一劍砍下他的手臂,

“袁將軍呢?”

那人冷冷看著他:

“我就是!”

“你很忠誠!但你不是。”一劍刺死,又來到西邊的別院,伸手從一個井中吸上來一人,正是平西將軍袁忠,不由笑道:

“袁將軍,躲得不錯。”

“你是何人?”那人道,倒很鎮定。

李長空看著他:

“殺你的人!你在中州鎮壓饑民很開心吧?砍敵多少?好像是十八萬?其中還有多少并未造反的?對雀花周家你很忠心啊!”

袁將軍大驚:“你是、你是義軍余黨?”

李長空一劍刺去,袁將軍躲開,但李長空如鬼魅一樣如影隨形,攔腰一劍將他砍為兩段,又一下殺神掌打死他的元神,那魂魄尖叫著逃去,李長空元神出竅追上,又用滅魂掌消去他的記憶。

殺了平西將軍,來到郊外,駕起電光,來到柳州王府,殺了柳州王,又來到濟陽,殺了濟陽王。后者找了三天多時間,才在一家妓院找到他,連他那兒子一并殺了。

此后幾天,李長空半夜駕著電光,不停的在大羅各地尋找各個王爺以及幾個公主。王爺中有一個十歲的路州王,把他擄到希羅國,扔大街上,也不管他。三個已嫁人的公主之中放過一個,三個未嫁的年幼公主未加害,放過一個附馬,其他的皇室成員幾乎全部殺死。

柳州王武功高強,李長空受了些傷,在黃江府休息了一天,療好傷勢,恢復內力。

心中盤算,十個王爺已全部解決,皇室的問題已完結。還有幾個將軍和一些封疆大吏。北邊邊境上的蘇將軍和薜將軍,南邊東南清江的區將軍,都是忠于朝廷的,于是又駕起電光來到蘇將軍的兵營。

伏在對面的山上觀看蘇家軍,看樣子京城的變故還沒有傳到這里來,兵營一切如舊。

蘇將軍正在對士兵講話,刀槍如林,一列一列的士兵,陣容整齊,僅這一處兵營就大約有上萬人。

心中想著慢慢接近他,但是沒有時間這么做,皇帝一死,各處一旦得知消息,什么事都會發生,各路諸侯會聞風而動,天下就大亂了。

看了看那天空,李長空身子突然化成一道電光,迅速來到兵營上空,直直的落下,一劍向蘇鳳劈去,蘇鳳的身體幾乎同時向后倒飛,李長空長劍立即停住,改劈為刺,如影隨形,向他刺去。

“抓刺客!”幾個將軍圍了上來,李長空右手持劍,左手用鬼影劍,立時殺了幾人。

但那蘇鳳已到了十幾丈外。“圍上!”蘇鳳大喝一聲。

一聲令下,士兵一列一列的沖了上來,李長空已陷入重圍,“嗖”的沖上空中,一個轉折又到了蘇鳳面前,掄劍就砍,其他將軍從后上來,持刀來砍,但都砍在李長空的護體罡氣上,砍之不進,李長空追著蘇鳳,眾將又拼死上前護住蘇鳳。

李長空雙手抱劍,雪鐵劍削鐵如泥,如一團雪白的光球,向蘇鳳滾去,但護住蘇鳳的將軍和士兵們層層疊疊,倒下一批,又換上一批,用人墻死死擋住,寸步不讓。

李長空雪鐵劍如電光閃動,四下里血肉橫飛,天上下起了血雨。

終于蘇鳳面前的士兵一個個倒下,蘇鳳獨自面對李長空,勉強抵擋幾劍,被一劍穿胸。

李長空又用殺神掌滅了他的元神和魂魄。

李長空站在山崗上,心想那薜將軍武功高強,還是先找那些封疆大吏,于是,一月之內,從清州,賀州,青州,江州,路州,蒼州,一直到中州等各州府,一個接一個,將名單上的各巡撫、知府、總兵殺了,連找帶殺,花了一月時間,有幾人難以找到,也就放過了,凡能找到的都殺了。

又被涼州總兵幾人打傷,不得不歇息幾天療傷,還未復原,聞聽東邊有異動,薜玉的大軍以靖難為名,已

“好,那就按照你说的做。”

秋野浩又犹豫一下,这才狠狠点头。

“不过林肖那边的实力你也看到了,手下人一个比一个猛,我们去哪找高手。”

“浩爷不必担心。”

见他同意,李金贵的脸上闪过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

“就在刚才,我接到邪恶联盟那边发来的消息,说是他们的人,已经到了凤山。”

话音未落,外面突然有手下快步跑了进来。

“浩爷,外面有两男一女想见你。”

不等秋野浩回话,三道人影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

两男一女。

左边男人蓝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吼一地月票,求保底投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州伏魔记

言不二

九州伏魔记

楠木笔芯

九州伏魔记

钢笔555

九州伏魔记

小虾霸

九州伏魔记

阿丘莫

九州伏魔记

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