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接受》。

飞环韦七望着亭外的群豪,自语他"伏虎罗汉拳"一经施出,倒

“給我死!”

赤紅之熊凌空縱躍,一拳打出十三分力,攜開山裂石的巨力,往南岸大惡魔身上砸去。

大惡魔陳立面不改色的站著,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淡定道:“南岸惡魔?這稱號有點意思。”

啪!

赤紅之熊的重拳降臨,他伸出一只手,單手:“這可說不好,陰差其實和人一樣,有的責任心強點,發現游魂就要拿人,也有的責任心差的,懶得管事,但無論如何,按我說的,小心行事即可。閑話少說,咱們這就開始吧。”說完,空間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兩人都是出了夢境。

林驍隱隱激動起來,陰神出游,靈魂出竅,真的假的?

胡铁花呆了半晌,长长叹了口气欢……”他忽然放开手,用手掩

第二天,醒来的聂磐接受了一系列检测后,被确认已无大碍后,被允许办理出院手续。

不过出院时倒没这么顺利,在外面等待多时的记者,一看到聂磐一众人走出医院,立刻架起长枪短跑围了上来,聂磐生平哪见过这阵仗,顿时有点头皮发麻,心中暗爽自己现在也算是个人物了,腰杆子挺得更直了。

“聂磐,中国的球迷朋友都很关心你,请问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现在一切都好,谢谢大家的关心!”聂磐连连拱手。

“聂磐,国内球迷到目前为止还从未看过你打球,什么时候会上演你的处子秀?”

“我目前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之后会马上回归训练营,如果一切顺利,我相信大家会在季前赛看到我。”聂磐倒也不怯场,回答的不卑不亢。

“聂磐,你之前是个从未在职业联赛和大学联赛上过场无名之辈,现在一下子能参加火箭的训练营,这其中是不是和姚明有莫大的关系?你的实力是否足够让自己留在球队大名单里?”

人群中突然有一位美女记者提出这么一个尖锐的问题,其他记者顿时也安静了,因为这是他们都想提但是没敢提的问题,他们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氛有些尬住了,听到问题的聂磐也是一愣,他是没想到一出院就碰到这种丝毫不给情面的铁头娃记者。

一旁的姚明看聂磐愣住了,准备出言解围,却还是被聂磐拦住了。

“这当然和姚哥关系很大,我和姚哥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我向姚哥举荐自己,而姚哥也大方地向球队推荐了我,这其中没有什么说不得的,因为我认为我的实力足够在NBA立足,甚至不止于立足。”

一旁的姚明投来赞许的眼光。

“另外,美女,我记得你,你就是和我约定专访的那位女记者吧,这样,我们的专访时间延期,延期到第一场季前赛的赛后,到时我找姚哥要一张包厢的票给你,比赛结束后,我就在那里接受你的专访,希望看完比赛后,你对我有更深入的了解。”作为lsp的聂磐一下子从脑海中唤醒对这位美女记者的记忆。

“好的,谢谢您的邀请,有机会的话,我定会按时赴约。”美女记者有些受宠若惊,聂磐竟然对她印象深刻,还发出了邀请,顿时对刚才有些无礼的提问感到懊悔。

“好的,那请大家让一让,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聂磐示意大家就此别过吧。

记者们也都知道了自己想问的问题,也爽快地让开了道,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聂磐,没想到聂磐这个人竟然落落大方,挺会来事。

但是,他们想不到的是,仅仅一个小时后的聂磐,就缩在自己住宿的一角“伤春悲秋”。

球队给他批了五天假,作为脑震荡的恢复期,但是他这五天不吃不喝不睡都只能将将完成第一个任务——观看特雷西·麦克格雷迪的比赛影像100小时。

然后获得区区5点全组织属性,对于他现有的情况,这可是将近百分之五十的提升,但对于整个属性条而言,可谓杯水车薪,就目前这点能力怎么应付训练营的考核啊。

更何况他刚才可是在媒体面前大放厥词,表示自己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留在NBA,甚至当众撩女记者。

“到时可丢不起这人啊。”聂磐扶额叹息。

而聂磐现在还不知道的是,关于他的报道已经在国内各门户网站上线了,其中最火的一篇的标题是:“隐世帝星已出山,新的天选之子已在火箭阵中。”

想来,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对聂磐印象极好。

聂磐戴好金丝眼镜,平躺着看着眼镜投射出来的麦迪的球场影像,旁边的计时器一秒一秒地走着,投影当中的麦迪龟速的动作一幕幕地滚动播放,除了看看麦迪销魂地小腿,聂磐丝毫搞不懂这个任务的意义何在,如果现实中麦迪不会这么慢,即便他现有的属性翻个倍,防守时他想犯规都够不着,更别说让他这么一个初学者学习麦迪的技术动作了。

聂磐是越看越不解,越看越窝火,强瞪着双眼看了十个小时后,最后实在忍受不了了,改造计划就这吗?

“旷石,在不在,滚出来!”

“你在记者面前装得道貌岸然的,怎么到我这就这般粗放,这就是你求我帮忙的态度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求你?”

“没办法,在这个世界里,作为你的向导NPC,你的所做所为我全都知悉,你的任务是看这无聊的录像带,而我的任务是看着无聊的你。”

“咦,别恶心我了,你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了,还怕我跑了不成?”

契苾何力,九岁而孤。贞观六年,与母率众千余诣沙州内属,太宗处其部于甘、凉二州,擢何力左领军将军。九年与薛万彻万均讨吐谷浑于赤水川万均率骑先进为贼所包兄弟皆中创堕马步斗士死十七八何力驰壮骑,冒围奋击,虏披靡去。是时吐谷浑王伏允在突沦川,何力欲袭之,万均惩前败,以为不可。何力曰:“贼无城郭,逐荐草美水以为生,不乘其不虞,正恐鸟惊鱼骇,后无以窥其巢穴。”乃阅精骑千余,直捣其牙,斩首数千级,获橐驼、马、牛、羊二十余万,俘其妻子,伏允挺身免。有诏劳军于大斗拔谷。万均耻名出其下,乃排何力,引功自名。何力不胜愤,挺刀起,将杀之,诸将劝止。及还,帝责谓其故,何力具言万均败状。帝怒,将解其官授何力。何力顿首曰: “以臣而解万均官,恐四夷闻者,谓陛下重夷轻汉,则诬告益多。又夷狄无知,谓汉将皆然,非示远之义。”帝重其言,乃止。帝征高丽,诏何力为前军总管。次白崖城,中贼槊,创甚,帝自为傅药。城拔,得刺何力者高突勃,驺使自杀之,辞曰:“彼为其主,冒白刃以刺臣,此义士也。犬马犹报其养,况于人乎?”卒舍之。俄以昆丘道总管平龟兹。帝崩,欲以身殉,高宗谕止。总章、仪凤间,吐蕃灭吐谷浑,势益张,入寇鄯、廓、河、坊等州,诏周王为洮州道、相王为凉州道行军元帅,率何力等讨之。二王不行,会何力卒。赠辅国大将军、并州大都督,陪葬昭陵,谥曰毅。始,龙朔中,司稼少卿梁修仁新作大明宫,植白杨于庭,示何力曰:“此木易成,不数年可庇。”何力不答,但诵“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之句,修仁惊悟,更植以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接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烟云剑雨

浅月

烟云剑雨

李松儒

烟云剑雨

歌清雅

烟云剑雨

天狗吃月亮了

烟云剑雨

汐习

烟云剑雨

廿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