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安浅(八)》。

南宫绝忙上前一步说:“是非曲直日后自可明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找机会坐下来谈,自然可以解决。白长老看得起我南宫绝做个中间人,还请西门家主给个面子,当下是不是暂时罢手,各自救治伤者,以免更大损伤?”

北冥玄知道,现在一来西门世家外出救援的人员已经回来,想短时间全歼西门世家是不可能的;二来十余名人质,对方也无法置之不理。他望向西门族老和西门伯等主事之人,这两人也以目示意征询北冥玄意见,北冥玄忙伸掌请他们自行做主。双方损失皆重,继续拼斗不过两败俱伤,常庭派顶尖战力中白兆兴等人都没有出手,后续之事还要从长计划,族老和西门伯等略一商议便同意停战。常庭派与南宫世家忙救治伤者,迅速撤离西门庄园。随后白池仁等人就交还常庭派,常庭派自然已经先将生擒的西门子弟送回。

常庭派、南宫世家人马撤离后,西门族人迅速救治伤者,收拾残局。西门族老与西门伯、西门仲将北冥玄请入祠堂内一处清静的密室,众人一齐拜谢北冥玄、了凡救援之情。族老叫西门源,是老一辈中 仅存的太上长老。

世家的管理模式是以长老会,又称族老会为最高决策机构,族长负责家族日常事务。长老一般由家族前辈担任,并不限制人数,如西门世家西门伯这一辈全面执掌家族事务。他们上一辈有十二人,均是族老会长老,祖父辈只有源老一人,其辈份即高,功力最深,是族老会资深长老,在族内威望无人可及。

此时几位受伤不重的长老和西门伯、西门仲等家族主事人,天道门的三位长老等人一一进入后分宾主落座。

方坐定,源老起身向北冥玄、了凡抱拳一躬道:“西门家族之难全赖两位相助,西门举族上下感激不尽。”

西门世家众人齐齐起身抱拳拜谢,北冥玄和了凡忙起身还礼道:“源老太客气了,西门、北冥世代相交,我爷爷与源老更是相交数十年,十分敬重您的为人品性。来蜀阳前,爷爷还交待,有机会定要替他拜见您老,聆听您的教悔呢。这次常庭派、南宫世家行事如此险恶,唇亡齿寒,小侄自然义不谷辞的。”

源老面色凝重摇摇头道:“小玄太谦虚了,今日若不是你与了凡,西门灭族之祸无可避免。按你们探得的情报,常庭派并未全力出手,西门已举族难当其锋。大家坐吧,须得从长计议后续的应对之策。”

北冥玄望向天道门三位长老,三位长老留驻西门世家,这次抵敌常庭派出了大力,都受了轻伤。刚才西门伯介绍三人是:骆明景、吴明汉、俞明庭,年龄都在五十上下。

北冥玄抱拳向三位天道门长老说:“三位前辈,常庭派姚道石带人至西华山,恐对天道不利,前辈们可与门中联系,有何消息吗?”

西门伯也急道:“是啊,为今之计只有两家召集人马集中才能应对,万不可让常庭各个击破。”

骆明景忙说:“源老,西门族长,北冥贤侄,得到悠少的通报,我与两位师弟就与门中联系,但已然是联系不上,刚欲另想办法,常庭、南宫的攻击就到了。所以并不知师门现况,忽然断了联系,怕是有些不妙,还请各位一起商议对策,我心急如焚,已是乱了方寸。”

源老点头说:“事态紧急,也不及细商议,我就不客气了。伯儿立即与盛京联系,通报今日之事。在盛京的叔儿向国家安全机构和政府汇报,现在需要政府力量的介入;其二,仲儿与天山、青城等各古武大门派联系通报,争取天山、青城的支援;其三,风儿立即联系你季叔,召回所有暗门子弟,请清海老弟、江老弟出山,一日内齐聚明月山庄;其四,谷儿立即准备直升机,我们马上去西华山,依常庭派的实力,朱老弟、袁老弟怕是抵挡不住了;其五,其他族人安排救治伤病,收拾残局,与西蜀省政府、军方联系沟通,亡者尽快入殓,危难之时一切从简吧。”

源老毕竟经验丰富,老谋深算,几处布置滴水不漏,而且西门世家的底蕴,也不是常庭派想象的那么脆弱,肯定留有余地。几位西门族人应声而去,只留下源老和几位供奉。

源老略顿了顿,转头望向北冥玄:”小玄,天道门之事,我受了伤无法出手,只能厚颜恳请你相助了。你这次带了凡来我西门寻亲,是为西门世家送来一宝啊!此前要无了凡相助我早就死在魏、何合力攻击之下了。”

言罢他温和地望向了凡:“这孩子与长清有七八分相像,定是长清后人无疑,风儿肯定能找到长清的亲友,落实了凡的身份。”

了凡听闻源老之言眼圈一红,想起自己自幼便无亲人,不知父母族人何在,今日有源老的交待,定会很快落实,心中不免激荡。

北冥玄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接口说:”源老太客气,我本就有意去天道门拜会诸位前辈,自然与大家一起前去。了凡留在族中以防万一,我妻也请仲伯父安排接来庄园与大家一处。”

话音未落,西门悠引着海灵、小烺走进秘室,北冥玄忙迎上去,海灵见北爱人无恙心中欣喜。两人不过几小时未见,都好像分别数日般,北冥玄牵着海灵的手将她引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小烺就站在两人身后。

北冥玄问道:“源老,救人如救火,我与三位长老走一趟,事不宜迟,是否马上出发?”

源老点头:“谷儿的直升机到后立时出发,章先生、程先生辛苦你们与小玄、三位长老一起去一趟吧。”

章、程两名客卿当即起身抱拳应诺。海灵见爱人刚见面又要走心中不舍,紧抓着北冥玄的手不放,北冥玄低声安慰。不一时直升机到,此时已是深夜,都不敢耽搁,六人匆匆上了直升机向西华山飞去。

蜀阳城离西华山并不远,不过三百公里左右,直升机不过半小时路程。机上大家无语,天道门三位长老心急如焚,又不便催促,恨不能一时就飞到山门。北冥玄闭目回忆刚才与常庭周道亚长老交手的过程,与周道亚还可以斗智斗力,如果遇到地阶后期,甚而天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有应对的能力吗?

回想之前交手时用这柄宝剑的感觉,深感此剑不凡,北冥玄忍不住取出宝剑,仔细研究。直升机空间不大,两位客卿和三位长老见北冥玄突然取出长剑,也不知他从何处取出,原先也没看出他长剑藏于何处,均是心中诧异。

北冥玄自然晓得大家的感觉,并不说破,专心观察长剑。这次主要是研究剑柄上的法阵

頡利牙帳內的人并不相信,李靖這區區三千人來襲擊,能夠對他們造成多大的威脅,所以他們繼續飲酒作樂。

然而,頡利不知道的是,唐軍的援軍到了,也就是金河道行軍總管柴紹的兩萬人馬。

李靖早已作出部署,如果柴紹趕到,這次還是像攻打惡陽嶺一樣,兵分三路。由李靖率領三千騎兵直沖定襄城,并在里面橫沖直撞,沖散突厥人的部署,讓他們無法集結起來。

一路由秦叔寶率領一萬人,攻打......

就在他们消失在树林中时,山路:“我会的武功一共有三十三种

金無幾一個衰仔,而且是一個,衰到不能再衰的人。

金無幾在十一歲的時候,是個天國京西市重點小學三好學生,每一門每一科的老師,都對他報以厚望,因為考試考一百分,對他來說就如同,小蔥拌豆腐,小菜一碟...但是那個時候意氣風發的他,很不巧的在升六年級的時候,發生一個事情,一個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靠啊!這搞什么啊!院長,這孩子,智商198?”看著手中的一張智力測試答卷,一個年輕醫生,此時正在跳著腳的,質問著面前的年長老者。

年長的大夫吸了口煙,嘆氣道:

“198,這么高的智商?這孩子看來要通知高層,多加關注了,小王你知道嘛?”

中年人扶了扶金絲邊的眼鏡框,一臉說教之色的說道:

“這種超智商的孩子如果培養成材,今后只有兩種路讓他們選,第一種國家的高級工程師,高級講師,等等對天國有用的人,另一種就是間諜,犯罪高手,恐怖組織的領袖,對國家對社會危害的人。”

“想要成為第一種人,不僅需要后期的培養,更需要好的家庭環境!家庭的社會地位!!第二種人就簡單了,但是也是最可怕的,那就為了個人利益,變成國家的敵人...

“他父母的家庭資料我看過了,女親家里都是工薪階層,從小被一個半文盲的老太太撫養長大,父親還因為故意傷害做過牢;你覺得這種環境下,能培養出什么樣的“妖孽?

“所以說,讓他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才是對這孩子最好的選擇!”

就這樣,因為一個固執的老學究的一番黃冕堂黃的話,從此本該是天才的金無幾變成碌碌無為的屌絲小混混。

多年以后一個投資方的兒子,更是把金無幾,給放到了風口浪尖上...

那個富二代看上了金無幾從職高開始就交了四年的女朋友,女孩名叫婉君,是個長得極為漂亮又乖巧懂事的,普通家庭出身女孩。

那富二代第一天,到金無幾工作的廠子里談合同,就看上了婉君,約了幾次都被拒絕了之后,那富二代在一次想要強行占有婉君的時候,恰巧被打飯回來的,金無幾遇上了。

富二代悲劇了,然兒一時沖動的小青年,也因此付出了后來慘痛的代價。

金無幾二話沒說,就對落單的公子哥一頓暴揍,在老金平日的“教導”下,算是半個社會金牌打手出身的金無幾,打的富二代少爺,完全沒有還手的力氣,經常打架的人都知道,同等身材的情況下,經驗等于一切...

被打的遍體鱗傷的富二代,因為騷擾婉君在先,沒敢選擇報警,公子哥的父親知道了這件事,便想了個主意給自己的兒子出氣。

“你們這些苦哈哈聽著!!”

“現在開始這個工廠歸我們金氏集團所有了,你們所有人今天開始,都要給我家少爺滾出工廠!”

男子把“滾”字故意說的很重,在眾人憤然的表情中眼神來回環顧尋找著什么...

片刻后瞇起雙眸的漢子繼續說道:

“不過你們放心欠你們的工資都在這張支票上,一百六十萬!一分不會少給你們!!”

說完后指向了站在最前面染著一頭金發的金無幾說道:

“小子你上來,把你們的支票拿走吧!”

身為工會主席的金無幾,安撫了一下憤憤不平的眾工人們,說道:

“我們不走!憑什么要我們走?160萬每人才兩萬塊我們還要賠償!”

工人們也起哄的喊道:“就是沒有三百萬!我們不會走的!”“對!我們要賠償...我們要三百萬!”

那帶頭青年卻并沒有任何的遲疑之色,而是笑了笑,從懷中拿出了另一張支票說到:

“這是五百萬!多的兩百萬你們就當是遣散費吧,這回你們滿意了吧?...小子你有種!..上來簽合同拿走吧!”

工人們見男子如此的財大氣粗,也不敢再說什么了,反正都是干活,每人至少要分好幾萬了,不僅僅幾個月的公資有著落了,每人還有幾萬塊的補償,便默許了,等著金無幾上去拿錢。

金無幾鄙視的吐了口口水,無奈之下只好順著臺階走上了吊車臺,在吊車臺上接過了那張支票后,對著下面的人群剛要晃了晃,卻感覺自己的手突然不聽使喚了一般,竟然將手中五百萬巨款的支票甩進了,樓梯下方的熔爐中,支票瞬間變成了飛灰...

大驚失色的他,摸著無力的搭啦著的左手,卻發現手腕處一個細細的銀針刺在了他的手筋處。

拿不到錢的工人們,找到的孫無幾的家中,在法院的介入下,逼著他父母賣了房子,但也只是百多萬的錢,離五百萬少了太多了...

無奈之下,金無幾和父親商量后決定,拿著這筆錢去賭場做一次豪賭,如果贏了不但有錢還給工人們,說不準還能把房子贖回來,也是這場豪賭改變了他的人生!

“ 三個A,金先生對不起我又贏了!本賭場不設立放款業務!”于是打了個眼色……

幾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按住了父子二人,當著金無幾的面打折了想要搶錢而跑的...他父親的腿。

片刻之后一個熟悉的人影,領著一群黑衣人,在眾人的簇擁之下,打著雨傘囂張的看著泥濘中被打

天黑時分,經過近兩個多時辰的跋涉,方子安和劉老把頭以及一名陪同的年輕后生才趕到了位于錢塘江出海口北側的一處叫萬家村的小漁村。因為劉老把頭無法騎馬,所以只能弄了一輛驢車拉著劉老把頭一起走,方子安騎著馬也沒法走的快,老把頭的身子也經不住顛簸,所以用了兩個多時辰才抵達。

劉老把頭和方子安很是投機,他實在不希望這個年輕人這么冒冒失失的行事,將來死在海上落得悲慘的下場。見方子安又堅持要做這件事,于是便決定幫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安浅(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叶叶之秋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醉吞山河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海宴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临初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崛起的石头

余生爱自己多一点

叶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