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次逃窜》。

”小鱼儿大笑道:“你既然也瞧得出来,为什麽还要来问我呢?”翠浓垂着头,轻轻的道:“你知道我是不会去的,我…”傅红

已是深夜了。

整间旅馆的灯火近乎已经熄灭,只剩下两三间客房还微微亮着灯光。但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安然入眠,因为受到大雪的侵扰,所有的屋子也处于有史以来最低温的状态。

安逸住的是一间双人的屋子,因为这种偏僻的城镇,要么一人间的屋子被别人长久的租下了,要么就是能容纳十几个床位的廉价床位。

在床位与房间面前,安逸也只能选择后者,倒不是嫌弃,更多的是自己性格问题,本来就不善言辞,更别提和一群人挤在同间屋子。

此刻的安逸正躺在床上,撇过头望着另一张床上放着的一个毛绒玩偶,随后抱起放在床边的毛绒玩偶,赤金色的眼眸散着淡淡的光芒,迟迟无法入睡,但却并不是因为寒冷,在这个世界的安逸已经不再属于人类的范畴,而是属于魔族,体温不能够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他睡不着,只是单纯的因为艾辰一行人白天跟自己讲的那个诅咒。

但他却有些不敢相信,放在以前的游戏中,冰霜恶魔最低的等级也要过九十级,它是不可能出现在人类居住处的。

何况冰霜恶魔一类的怪物,他也见过,不过那是冰山神迹第九十五层的怪物,但这能够改变天气的技能显然不是它所拥有的。不过他也吃不准,毕竟这里的一切都和自己当初玩的那个游戏大为不同了,如果这里多了很多自己打不过的怪物,又或是和自己一样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人,那可就太可怕了,毕竟自己可不算什么高玩,更不可能靠氪金耍一些小手段。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安逸又开始清醒了,甚至想要吹吹冷风,使自己冷静。

安逸从床上起身,走到窗户边,触碰到窗户的一刹那,外面的冰瞬间化为雾气消散,他伸手推开窗子,冷风霎时吹了进来,“说来这里的人类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啊,甚至某方面还比不上曾经的世界,可当初游戏的设定就是以中世纪西方宏图为基础设计的,贵族这么嚣张也算正常了。”

正喃喃自语着,他就看见白天和自己起了争执的那个贵族公子和两个护卫穿着厚厚的铠甲出了旅馆。

那两个护卫一个是白天那个35级老头,另一个男人的年纪望着佝偻的身影,应该也挺大,安逸偷瞄了一眼他的属性,33级,应该是个法师,毕竟魔法攻击也超过了三位数。

安逸赤金色的眼眸里有一股金色的雾气在翻涌,不知为何,此刻突然想起当初看南烛属性的那一幕,“喂喂喂,果然这才是正常的NPC属性啊,南烛那个到底是什么变态属性呐... ...而且还是未穿戴装备的情况下... ...就已经有四项属性到达上限了,何况将近九百万的血量... ...每秒血量回复就要十万了吧。”

眼见着三人越走越远,到不能察觉的安全距离时,安逸才收了眼边那股金色的雾气,这三人的大致情况,他也摸清楚了,完全排除了穿越者和实力强硬的土著假设。他轻轻吸了一口屋里的冷气,面容放松而平静,自顾自地低声吟诵着一段咒语,一阵暗黑色的光芒缓缓从他的背后涌现,一对中小型的黑色羽翼渐渐变得丰满起来,安逸轻轻在屋里挥舞了几下,随之窜出了窗外。

【幽珥福斯帝国·尤雅尼恩·南部海域】

巨大的岩石错乱交错的堆积在海岸线上,北边一方突兀的悬崖高耸带着微微的陡峭,下方的一片汪洋此刻已经被安静的封冻了起来,冰下似乎隐藏着一股磅礴的冰元素气息,但却格外的浑浊。

强力的暴风吹过厚厚的冰层,发出“嘶嘶”的响声,仿佛是想牵引起冰层下那无尽的巨浪一般。

突然间远处冰层上亮起数道彩色的光芒,随之而来的是一小阵冰块碎裂的声音。

安逸漆黑羽翼般的长袍,在强有力的飓风下来回翻飞,发出猎猎的声响。他那双赤色的瞳孔在昏暗的光线里,发出金色而精纯的光亮。远处发生的一切,都显现在他的一双眼睛里,包括声音也会自动传达到他的脑海里。

“没错,就是她,她就是帝国前皇帝唯一的公主,第五王女,幽珥·克洛哀。她体内拥有一半的冰精灵血脉,喝了它,不仅能够延续寿命,力量也可以增强到原来的数十倍。”

此刻站在冰层上的沙狄,脸上也渐渐变得兴奋起来,仿佛行走在烈日骄阳的沙漠上,突然寻找到了一片绿洲般,兴奋的手舞足蹈。

旁边一直在吟唱量子魔法的男人,眼露锋芒,仿佛眼中转动着无数把阴森森的匕首般,“沙狄子爵殿下,可切勿忘了允诺我的事情啊。”

沙狄的三角眼微微挑起,轻摊了摊手,“放心吧,爱维尔大法师,到时候这女人的头就给你了,反正大王子殿下说了,只要确认她死亡就可以了。”

他们俩人中间,站着一个高瘦的老人,正是白天护在他身边的那个被称作古老的人。

古老此刻是沙狄的护卫跟在他的身边,作为服侍了萨德公爵五十多年的亲信,他当然知道这俩人在说什么,幽珥·克洛哀,帝国的第五王女,体内拥有一半的精灵之血,老皇帝一直很善待幽珥福斯境内所有的种族,甚至还曾与来帝国避难一位精灵相爱,并诞下了这位公主。

如今善待所有种族的先帝去世,新皇帝刚刚继位,便废除了帝国种族平等条约,发布了以人族为绝对尊贵的条约,也就是说,除人外的其他种族,身份比奴隶都要低上一级,最重要是,这则条约,就等于变相承认了幽珥福斯帝国境内可以随便猎杀,精灵魔女等亚人种族。

要知道,在这个大陆上,最价值连城的东西就是精灵与魔女的头颅。因为不仅能够从中获得她们生前的魔力,还能够充当裁决法阵的献祭品,如今废除种族平等,而猎杀得来的精灵与魔女头颅足以为帝国产生巨大的收益与世界地位。

而此时冻在冰下的这位公主殿下的头颅,那可是特级的珍宝,更断了陛下之后在皇族中的绝对位置。

少时,爱维尔再一次的吟诵完了咒语,一小团散发着能量的彩色光球,再次轰炸在了这寒冷的天海之间,不过这冰层实在太厚实了,到现在也不过只砸开了一半,幽珥·克洛哀似远似近,仿佛就隔着一层冰,但却又仿佛在深海的最底层似的。大山并未理睬,七夜直接说道:“这么确定。”

“哈哈哈,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白羽并不在乎,哈哈大笑起来。

“不能光让我们享受好处,不干事吧!有什么条件呢?”杨啸天说道。

“痛快!加入联盟就是成为联盟的人,有两种方式为联盟服务,第一、炼丹,为联盟炼丹,根据炼丹的品质不同发放工资;第二、我们丹药联盟主要就是炼丹,当然也需要有人照看花草,以及丹药买卖,这也会发放工资,但是要比炼丹师低。另外联盟一旦有事,随叫随到。”白羽自信的说道。毕竟他们都是得罪了谷云长老的人,没有丹药联盟的庇护,以谷云那小肚鸡肠的性格,他们肯定好不了。

“白师兄,你还有别的事吗?”杨啸天微笑着说道,然后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心里想着,你高傲我比你更高傲。

白云感觉被眼前的小孩所侮辱,自己说了那么多,他竟然什么都不说,就要走,这不是藐视是什么,只见他脸色瞬间变得阴暗,冷笑道:“那咱们走着瞧!”

杨啸天没再说什么,直接跨出了修炼室。出了丹药联盟。

“过瘾!”七夜说道。

然后几人笑做一团。

“还有几个时辰天黑,要不然,我们一起去魂气塔修炼吧!”封峂提议道。

众人都点点头,于是大家又朝着魂气塔走去。魂气塔是建立在魂气矿之上的,塔共有五层,每一层有二十多个修炼室,魂气是从魂气塔下面的地洞处冒出,不断升起的,所以第一层修炼室的魂气是最浓烈的,也是最有利于修炼的,最上面修炼室的魂气相对稀薄一些。

目前魂气塔是由西杰联盟所控制,最终,不出所料,他们花了比普通人高两倍的价格,才一人买到一个最顶层的修炼室暂时修炼。于是大家纷纷进入自己的修炼室当中。

杨啸天进入修炼室中,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宛如仙境。于是他闭上双眼,盘膝而坐,开始感受魂气,从鼻孔进入,游遍全身,放松全身,长长呼出一口气,瞬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他内心非常激动,他要利用这几日在迷雾森林中的实践经验,进行感悟,总结。

渐渐的天已经慢慢黑了,封峂,大山和胖子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修炼室,回宿舍休息了,因为修炼过程中,每一个人都在感悟魂力,他的身体已经处于忘我的境界,,如果被人突然打断,很有可能让他今日的修炼回到原点,甚至严重的有可能魂力一时无法回收,导致身体受内伤,所以只要是修炼的武者,都知道不能去打扰正在修炼的人,而是让他自己觉醒,故而他们是相继醒来又自行离开的。

杨啸天此刻仿佛感受到了魂力在身体内涌动,正在京门中一步步叠加,装满,他继续修炼感悟,将叠加起来的魂力进行融合成片。

终于,他感觉京门已经开始饱和,正在慢慢膨胀,仿佛要将京门撑破一般。突然,京门中的魂力像泄气的皮球一样,随着身体散发而出,只见他身体周围散发出红色光芒,接着又消失不见了。

终于突破了!魂武境九级,杨啸天缓缓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又闭上了眼睛,想要巩固修为,于是他再一次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他赶紧推开门,朝着教学楼而去。此刻长老已经在讲台上讲授修炼的基础知识,这是个大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新生,乌压压的一大片,杨啸天偷偷摸摸的进入教室中,然后弯着腰去找自己的兄弟们。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他们。

“怎么这么晚?”七夜见杨啸天过来,轻声道。

“修炼,一时忘记了时间。”杨啸天笑着回答,然后看向其他三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特别是胖子,满脸写着悲伤两个字。就对着七夜小声地问道:“他们怎么了!”

“昨晚回去的时候,被人打劫了,魂币全没了。”七夜貌似有些幸灾乐祸道,特别是看见胖子,嘴角竟然闪过一丝贼笑。

“啊!”杨啸天吃了一惊。

“嘘!小点声!”见杨啸天刚才的惊讶声引得其他新生纷纷看向这边。

等了一会儿,见大家又看向长老,杨啸天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们三个分别遭受同样的事情!修炼完之后,在回寝室的路上,被好几个蒙面的人打劫。”七夜简短的解释道。

“那你怎么没事呢?”杨啸天不解道。

“我也是今天早上从修炼室来这里的。”七夜解释道,然后吃吃得笑。

“七夜,别幸灾乐祸了,说不定今天晚上就是你啦!”胖子哭丧着脸道。

只见胖子的一只眼睛已经青肿起来,活似熊猫眼。

七夜看见再一次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说道:“放心吧!我昨夜已经突破了魂武境,到了魂长境一级了。”

“真的,恭喜啊!”杨啸天祝贺道,难怪感觉七夜今天不太一样!往常给人冰冷的感觉,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今日突破魂武境,再加上看到他们三个的表情,所以掩饰不住内心的悸动。

另外三人并没有说什么,或许七夜之前就已经和他们说过了。

杨啸天却笑不出来,他在深思,突然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件事情很奇怪!”

“我们也觉得!刚拒绝完丹药联盟,晚上我们三个悉数都被打劫了。”大山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杨啸天。

“是啊!我们三个依次都在回宿舍的路上遭人打劫了”封峂也补充说道。

“就怪你昨天,太一意孤行了,拒绝也不能那样让他下不来台呀!”胖子有些责怪杨啸天。

“你闭嘴吧!你没看昨天那个丹药联盟盟主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啊!”七夜骂道。

“狐貍尾巴露出來了!”七夜笑道,頓時引得眾人跟著笑起來,好像一下戳中了眾人的笑點。

胖子并不介意,反而嬉笑著,拉著七夜的手臂,晃動了一下,說道:“你是不是得請我們吃大餐啊!”

七夜被胖子這么一晃手臂,一下仿佛觸電的绝学,需要用到一系列神奇的药膏等等……”赵小池开始瞎编,最后目光在女警官那挺翘的胸脯上面停留,笑嘻嘻道:“女警姐姐,我不仅会接骨,还会丰胸,美白美颜,润肤塑形哦。女警姐姐有需要的话,一定记得找我呀。”

丁灵琳道:“你虽然伤了的君子。”这句话也不假胡铁花动容道:被人劫走了?谁着丁灵琳,走向东方的山——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次逃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邪恶仙王

坐下发呆

邪恶仙王

陌路上的路人

邪恶仙王

打卡摸鱼

邪恶仙王

念眉

邪恶仙王

扶华

邪恶仙王

屋里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