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妹相见》。

李潇看着混沌兽在那装逼,不爽的甩了甩胳膊。

还别说,那口老痰还真是够劲,将他的胳膊都震的酥麻不已。

李潇也不管那些四散而逃的巫族战士。他提起长枪,向着混沌兽快速的冲击而去。

只是还未等李潇冲到混沌兽的近前,突然一个铺天盖地的爪子就向李潇拍了下来,就宛如人在拍苍蝇一般。

李潇见巨爪拍来,只能快速的后退出巨爪的笼罩范围。可是不等李潇站定,那混沌兽后背上的火红双翅一扇,身形突然化作流光似的,来到李潇的跟前,巨爪再次拍来。

李潇看着巨爪从天而降,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聚集起三成的法则之力,形成一只巨大的法则之手,与混沌兽的巨爪硬碰了一记。

只听轰然的巨响响起,李潇被巨爪拍的直接倒飞而去,同样的混沌兽也不好过,它的一只爪子被法则之手打的高高抬起,身子都忍不住在天空中翻了几个跟头。

混沌兽稳定下身形,晃了晃脑袋,看到稳稳的落在地上的李潇,忍不住道,“你这蝼蚁,还算有两下子,竟然能撼动混沌大爷的身体,只是像这样的攻击,你又能发出几次呢?”

李潇面色凝重,心中也是惊骇不已,那可是他动用三成法则之力的攻击,没想到仅仅是让混沌兽翻了几个跟头,连轻伤都没有受。

本来他想趁着混沌兽大意之时,集中力量直接废掉它一只爪子,后面他的压力就能小不少。

可谁知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而且混沌兽的爪子就这么强大了,那它背上那宛如龟壳的背甲,防御又该强到什么程度?他怀疑就是他全部的规则之力轰击上去,可能也打不破背甲的防御。

李潇试探着问道,“混沌,你今天刚出来,不如我们暂且休战,等你适应了身体,我们再来一战如何?”

混沌兽震耳欲聋的笑声响起,“蝼蚁,别动你的小聪明了。我混沌曾经在宇宙星空流浪三万多年,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有见过?你还是乖乖的认命吧。”

李潇闻言沉默不语,本来他还以为这混沌兽没见过什么世面,是不是能忽悠一波,没想到人家比自己还见多识广,这就不好办了啊。

不等李潇想出其他的办法,混沌的巨爪又拍了过来。看着无声无息拍来的巨爪,李潇心中暗骂一声,“卧槽。”

这混沌兽果然不愧是活了三万多年的老妖怪,竟然这么阴险。嘴上和你说着话,却是悄无声息的动手偷袭。

幸亏李潇的五感十分强悍,稍有风吹草动,就提前反应了过来。

狼狈的贴地疾飞数百米,恰好躲过了巨爪的袭击。只是不等李潇喘一口气,另一只巨爪又落了下来。

李潇只能再次躲闪。一场战斗就这样被混沌玩成了打地鼠游戏。

身为“地鼠”的李潇,心里苦的跟吃了黄连一般。

这混沌兽的速度又快,防御又强,关键是还会远程“吐痰”。

他真不知道这厮有什么弱点。

连续躲过几十次巨爪的踩踏,李潇感觉累的像条狗一样。

终于混沌兽的巨爪下落的速度慢了那么一丝。李潇赶紧抓住机会飞上天空。如果再被这么踩下去,他早晚会有失误,到时候他就只有被踩成肉泥一个下场。

只是李潇才飞起来,就感觉有一道灰色的光柱向着他袭击而来。显然那混沌对他逃脱早有准备。

“靠靠靠。”李潇在心中连骂三声,这阴险的混沌兽,一定是故意将他放出来,就是想趁他急于逃脱之时,给他一记狠的。

只是心中怨念再多也解决不了这一危局。无奈之下李潇只能再调动两成的法则之力构成防御。

“嘭”的一声闷响过后,被法则之力包裹的李潇再次被打的倒飞出去。

李潇的面色有些难看,交战这么一会,他的法则之力已经消耗的六成。虽然这些法则之力不是他的根基所在,但是想要恢复,也需要一些时间,不然就需要大量的法则奇物补充消耗。

可是混沌兽能给他慢慢吸收法则奇物的机会吗?

再看那混沌兽,除了吐了两口“老痰”,耗费了一些法则之力外,其他时候都是靠肉体碾压李潇,这样的战斗,打上一个月,它应该也能支持住吧。

想到这里,李潇不由得心生退意,不如等他回去,再屠杀一批人,将自身的实力推到九道法则,到时候想来再对付起这头混沌兽,应该就会轻松许多。

李潇被击飞的身影毫不停顿,借候如此恶劣,哪里能行船,这还是末法时代的情况,灵气鼎盛之时,不知何等的狂暴。奇怪的是风很少吹过海岸,不然如此狂风,带给海岸的水汽,只怕死亡大漠一小半面积就不是荒漠,而是丛林了。

  莜道:“听说弯月海岸有极少的地方还算平静,没有这么大的浪。都是海岸各族的核心领地。”王泱估计是些峡湾海湾之类地方。

  青泉道:“我听阿嬷说,对面无尽山海的海岸都是高耸的崖壁,无法接近哩!不过崖壁有吃不完的海鸟蛋,就是一般人捡不到,攀崖氏族的人能捡到许多,和其他氏族交换兽肉。”吃货的世界重点关注美食,其余可以无视。

  看完海,回商队准备晚餐,吃货青泉也不用请了,很自觉的留下蹭饭。倒是人家锥长老婉拒了邀请,去吃烤沙薯去了。

  ……

  就这样,走了十来天之后,终于见到了起伏的山丘,光秃秃的,植被稀疏。正当王泱以为山间的小路更难走时,实际就打脸了。甲人们打通了山丘,全程走地下隧道,道路平坦坚固,石壁上还生长着一些发出微光的苔藓,勉强可以看清路,但甲人很适应。只是房房进不去。王泱让它留在隧道入口附近好好修炼,等自己回来。小金飞到王泱肩上同行,金蚕蛊卫队远远跟在后面。

  进了山的甲人们如鱼得水,车队前进速度反而快了。等走到一个隧道的岔路,裂石金等人和破岭部的商队作别分开,每人背着一大包沙薯回裂石部的临时驻地。王泱答应了破岭锥长老的邀请,以后去破岭部做客。

  在昏暗的隧道里,王泱和青泉坐在小白身上,跟着兴高采烈的裂石金等人。两个豹人和一个猫人的双眼发出绿莹莹的光,紧张的护在王泱周围。猫在黑暗里总是很警觉。

  隧道中不知走了多久,路过一个个岔路,要不是开挂,王泱早就失去方向了。豹人永不迷路。至于青泉,早就晕头转向,不知身在何处。

  终于在一个岔路尽头,几道明亮的光出现,那是地面出口的缝隙照进来的。王泱下骆驼,把青泉接下来。

  裂石金推开一块大石头,出口豁然开朗,众人鱼贯而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正午的阳光照的眼花。小金的卫队也跟着飞出隧道,嗡的一声,四散飞走,去侦查周围的环境。

  王泱咪着眼观察四周,发现身在一个小山谷之中,中间平地之上有一大片低矮的草棚子,乱糟糟的,小甲人们跑来跑去。一队甲人迎了上来,为首的甲人高兴的道:“金,你们总算回来了!你带着青泉小囡出去打猎,这么久没回来,大家都很担心,部主已经派人去找刺瓣林地你们了。”

  裂石金赶紧放下粮食,把一路的经过讲了一遍,介绍一下王泱等人,道:“这是我们裂石部裂石开长老!”王泱与开长老见礼,开长老有些窘迫的道:“欢迎先生来裂石部!只是我们刚遭了火兽之灾,没什么好招待给先生,真是见抱歉啊!”

  王泱正色道:“不妨事。我们来此,正是为了见识一下火兽,请长老带我们去看看吧!”开长老沉吟片刻,一跺脚,道:“本应好好招待尊贵的客人,可是我们已经到了这地步,就不怕丢脸了。请跟我来。”

  裂石金去分发背回来的粮食。开长老派了几个甲人去通知部主召回寻找裂石金的队伍。

  带着王泱一行穿过简陋的临时营地,营地的情况不容乐观,中央堆着许多大蛋,那是女性甲人产的卵,一些女性甲人在照顾。开介绍说甲族婴儿最好在地下孵化,地上也可以,就是死卵多一点。

  甲族是要强的民族,开一路介绍火兽的情况,丝毫没有诉苦的话。

  离开小山谷,走了没多远,来到一处乱石堆。开长老道:“这里就是我们裂石部地下城的出口之一了,我们撤出来时,为了防止火兽追出来,用石头封住了。”说着指挥同来的一群甲人搬开石块。

  开道:“火兽群突然突破了地下城的一出处矿场,冲出来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部主只好带着战士们拼死抵挡火兽群,让长老们组织部民立即撤道地面躲避。也没带什么家当。”

  “原本是打算召集战士们打退兽群再回城的,可是火兽群里有一只大火兽,非常厉害,喷出的烈焰我们的开山士都无法承受,伤亡不少。部主不忍战士牺牲太大,只好退出来了!”

  王泱点头道:“贵部主是个仁慈的智者,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啊!”开长老连连点头赞同。

无论遇着什么样的人,她都有法,又是妒忌,忍不住长叹道:一

出山前顾浩还有些不放心李奎,专心给他算了一挂,是大吉之兆,看来此次李奎定能逢凶化吉,顺利出山。

山下路边,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吴灵芝醒了过来,摸了摸晕乎乎的脑袋,忽听身边有人在打电话。

“叶子,黄玄是不是还在刘家别墅?”

“应该在吧,生日宴会后我就看见他被大姐带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第二天,我就去中医大上学了,到现在也没有回家,顾浩,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事来了。”

顾浩拿着电话思忖了片刻,想着刘叶萱还是个学生,就不要掺和家族生意的纷纷扰扰中比较好,随即便道:“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对了,你在新学校还适应吧。”

“还不错,就是有些吃不惯学校里的饭菜,肚子有些痛。”

顾浩眉头一皱道:“明天早上,我就去给你看看。”

电话那头的刘叶萱开心的喊道:“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我可等着你来看我了啊。”

“嗯。”

随后顾浩挂了电话,揣进兜里,头也没回的说道:“吴灵芝,我劝你放下手里的棍子,不然我会打爆你的头,拔光你的衣服,扔到大山里喂狼。”

就在顾浩的身后,吴灵芝悄悄的拿着一根捡来的大木棍,正准备给专心打电话的顾浩一击闷棍,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看的清清楚楚,她还没出手,就被顾浩出言阻止了。

吴灵芝举着棍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惊悚的问道:“顾浩,你是人是鬼!”

顾浩转过身,冷着脸道:“我可以是人,也可以是鬼,就看你的表现了。”

吴灵芝一愣,不明所以的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说我什么意思。”顾浩,伸手一把夺过吴灵芝手里的木棍,用力一捏,手臂粗细的棍子瞬间被捏断,吓得吴灵芝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而后顾浩邪笑着朝她走来,吴灵芝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一退再退,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闭着眼惊恐道:“顾浩,你要做什么……”

顾浩没有说话,一直走到她面前,正所谓秋高气爽,风月无边,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吴灵芝很容易就能想象到等会自己将会受到顾浩怎么样的蹂躏。

可就当她以为顾浩要在这荒山野岭,对她做什么禽兽之事的时候,顾浩突然说道:“我们来做笔交易吧。”

吴灵芝睁开眼,错愕道:“什么?交易?你……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

“你帮我指认一个人,我帮你赎罪。”

吴灵芝眉头一皱:“顾浩,你想让我为你做事?”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件事对你也有好处。”

吴灵芝想了想问道:“你要我指认什么人?”

顾浩靠近她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绑架高明山是受人指示,只要你指出那个指示你做事的这个人,我就放了你,而且事成之后,我还可以让高明山不追究你的罪,怎么样,你答不答应。”

“哈哈哈,原来你顾浩费尽周折,是要我做叛徒啊。”吴灵芝冷笑道:“顾浩,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是不会出卖金主的。”

顾浩脸色一沉:“冥顽不灵,我这是给你机会救赎自己,要不是看你手上没有人命债,我才懒得管你。”

吴灵芝从小就在贼窝里长大,她才不会吃顾浩这一套,厉声喝道:“顾浩,你想让我帮你妄想,我可还得在道上继续混下去,你要我自断后路,门都没有。”

顾浩道:“吴灵芝,你难道当女匪当上瘾了啊,还想一辈子当女匪吗。”

吴灵芝这一刻犹豫了下,但眼珠转了转可随后坚定道:“哼,要你管,反正我才不会帮你。”

顾浩眉眼一抬,见她如此决绝,也就不再废话了,下一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耳后插了一根针,顿时吴灵芝的嘴巴一张,喉咙处似乎有一根神经被扯断了一般,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吴灵芝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浩,当顾浩收回银针,对着她说道:“你不答应也可以,但我这人,喜欢记仇,你骗了我,我现在就要惩罚你不能说话,让你这张嘴再也说不出话来骗人。”

吴灵芝震惊的张嘴啊啊啊……了半天,竟然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别费劲了,如果不出意外,一个月后,你就适应自己是个哑巴的事实了,当然你也别想被治好,凡是我顾浩下的手,这世上就没人能治的了。”

吴灵芝绝望的抓住顾浩的衣服,满眼哀求的目光,可顾浩没有同情她。

“你不要求我,要求就求你自己,什么时候能放下心中的恶,想通了愿意帮我做事,我自会让你重新开口说话。”

“啊啊啊……”吴灵芝拼尽全力的嘶吼,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再也受不了了,从没有受过这样打,除了冰瑤是沐澤想要尋找的靈體外,也是想讓冰瑤從沐澤身上學到點東西,雖然沐澤年經,但冰老頭自問自己懂得沒有沐澤多,相比之下,沐澤無疑是一個更好的老師。

另外還有一點,沐澤的臉皮夠厚,性格隨意,冰老頭也有意讓冰瑤多親近親近沐澤,改變那冷冰冰的性格,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我覺得他沒有你說的那么有本事,他最多只是一個氣者,不可能是星級氣者,他有什么資格指導我。” 冰瑤十分懷疑沐澤的實力

來之前,冰老頭可是把沐澤夸得天花亂墜,說沐澤如何如何厲害,可以教導她練功,不過經過一天觀察,她根本沒有在沐澤的身上感受到任何靈氣的波動,冰瑤越來越感覺她老爸在糊弄她,這沐澤除了口花花外,一無是處。

“他的確不是星級氣者,正因為這樣,他被很多星級氣者輕視過、嘲笑過,但他從來沒有敗過,即使對手是我,他也沒有敗過。”冰老頭語重心長地說道。

很多星級氣者不是他的對手?就連父親也不是他的對手?

冰瑤覺得難以置信,父親雖然已經六十多歲了,但不知道比多少年輕人健壯,而且她還見過父親單手舉起兩百公斤的杠鈴。在她眼中,父親簡直如同修仙者那般厲害。

“我知道你會懷疑沐澤的實力,但時間會向你證明他的實力,到時候你就不會懷疑了。我不說那么多了,你好好修煉吧。”

說完冰老頭便掛斷了電話,一如既往的雷厲風行。

冰瑤拿著手機,呆呆地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幾分鐘之后,冰瑤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渾身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戰意。

半個小時后,沐澤買完菜,踩著滑輪飛快回到家,一打開門,一股肉眼可見的淡白色強風呼嘯而出,如巨浪般鋪天蓋地撲打在他身上,吹得裝菜的袋子“啪啦啪啦”的響個不停。

沐澤微微一笑,一股如水蒸汽般的淡白色氣體從他腳下升騰而起,瞬間包裹住他全身,形成了一個橢圓形的氣罩。那股淡白色強風撞在那淡白色氣罩上,如同溪水撞在河中的大石頭,被分成了兩半。

無論那股淡白色強風如何肆虐,也影響不了沐澤的行動和他手中的菜袋,但房子里的東西卻是被吹得東倒西歪,凌亂不堪。

進了房子,沐澤關好門,把菜放到廚房后,踩著滑輪去到客房前。

那股淡白色強風,正是從客房里吹出來的。

沐澤敲了敲房門:“冰瑤妹子,快收回你的精氣,房子被你搞得亂七八糟了。”

這話一落,那股淡白色強風瞬間消散了。片刻后,客房被打開,冰瑤走了出來:“房子我會收拾好。”

沐澤嬉皮笑臉道:“咱們一起收拾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我要挑戰你。”

冰瑤直直地盯著沐澤,神色一凜,堅定的說道,

“挑戰我?”沐澤有些驚訝,而后微笑道:“走,咱們上天臺切磋切磋。”

冰瑤神情嚴肅地跟在沐澤的后面,經過剛才的試探,證明沐澤絕對是一個氣者,而且還是一個高級氣者,精氣的強度遠在她之上。不過正是如此,越發的激起了冰瑤的好勝心,她倒是要看看,對方究竟有什么能耐,值得父親如此稱贊。

她等不及用時間去證明沐澤的實力,自己現在就親自去試探他的實力!

什么是精氣?

什么是氣者?

精氣是人體內的生命之氣,是一股可以由自己控制的生命力量!每個人都有精氣,但并不是天生就能控制精氣。想要控制精氣,就必須覺醒精氣。只有覺醒了的人,才能看見精氣,才能感知精氣,才能慢慢地控制精氣,才能使用這股隱藏在身體里的生命力量。

而能運用這股生命力量的人,都被稱為氣者,氣者共分為五個等級。而星級氣者,則是比氣者更要高級的存在,是懂得運用天地靈氣的高手。

氣者還有另外一個高大尚的名字----修仙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兄妹相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明耀千秋

安溪柚

明耀千秋

明药

明耀千秋

三春景

明耀千秋

断桥残雪

明耀千秋

红天焕月

明耀千秋

红色尖兵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