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一曲(七)》。

……

路正行轉過身,他驚呆了。

對一個男人來講,見了性感暴露的女人會有感覺,這都很正常。

只可惜路正行路正行此時沒有這種感覺,因為瓊麗的傷實在是太駭人了。

看著群里的傷,路正行添、栾军胜同样有些惊恐的神色。

三人都是同一个想法,如果不去招惹那些势力,以沈深的实力,在城市之中修炼、生活,完全没有问题,但沈深建立的势力,是要掌控一城,这就有些玩大了。

沈深看了看三......

、汴、徐、亳士皆豪颇有权略,能得边情

將錢轉給老齊,后者隨即將三百塊錢又轉到了微信上。

然后,楚懷沙便將剛才的對話和詩召南講了一遍。

后者聽完隨即笑的前仰后合。

看著眼前這個笑的沒心沒肺的女孩,楚懷沙微微一笑。

“走咱們再去買衣服。”

“走!”

二人很自然的將手拉到了一起,一同向著商場里面大踏步的走去。

商場的一個角落處,超級奶爸宋九哲抱著陸琳瑯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心中無限感慨。

“這兩個家伙,也算是有點男女朋友的樣子了。”

說著他用手挑了一下陸琳瑯的下巴。

“你說是吧,小琳瑯?”

陸琳瑯自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宋九哲的笑臉她也露出了小乳牙。

“嘿嘿!”

“走!咱們也去逛商場……”

……

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堆,楚懷沙累的已經兩腿抽筋了,然而平日里看起來若不經風的詩召南居然還是意猶未盡的樣子。

“大姐差不多行了,要不咱們明天再買?”

此時已經鄰近中午,詩召南也覺得有些餓了。

“好吧,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等會再來。”

如蒙大赦的楚懷沙連忙將那些大包小包的東西放到樓下的車子里面。

坐電梯上來,詩召南看著累的直翻白眼的楚懷沙道:“想吃什么,今天我請客!”

“肉!”楚懷沙的回答言簡意賅。

東北鐵鍋燉!

楚懷沙瘋狂的往自己嘴里扒拉排骨,仿佛三天三夜沒吃過飯似得。

詩召南托著腮看著這家伙嘴角微微勾起,心道。

這貨和孩子沒什么區別嘛!

一番狼吞虎咽,楚懷沙終于向后一躺。

“嗝!終于吃飽了。”

詩召南看了看手表道:“十五分鐘,你吃了二斤排骨兩碗米飯!你都可以去參加達人秀了!”

楚懷沙擺了擺手道:“老了,不行了,剛當兵那會,一頓吃七八個大白饅頭,現在最多吃三!”

詩召南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好啦,別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了,吃飽沒?吃飽再去轉轉!”

一聽再去轉轉,楚懷沙兩只腿肚子直轉筋!

“大姐,咱明天再去行不,和你轉這一圈,比我跑十公里越野還累。”

詩召南眼睛一瞪佯裝生氣道:“怎么,你的意思是與其陪我逛街,倒不如去越野跑?”

“呃!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說比較累!”

詩召南撅了噘嘴道:“哼!算了,也買的差不多了,這樣吧你在這等會,我去把叔叔阿姨的禮物拿了,然后咱們就回家吧!”

楚懷沙嚇得也不敢多言點了點頭隨后又要了一碗米飯。

不一會功夫,詩召南便提著兩個禮盒回來了,楚懷沙見狀連忙付錢走人,生怕她再反悔。

一路回到家里,楚懷沙一屁股仰到沙發上再也動彈不得。

詩召南則將買來的東西大包小包的分類起來。

楚懷沙雖然眼珠子隨即瞄了過去。

那幾件衣服是給二人買的,一個金子的長命鎖還有幾件小衣服是給陸琳瑯買的。

一些保健品和一些特產是,但总算有了进步。

丁秋云要回家,常空买了许多礼物送她出城,丁秋云翻身上马,常空道:

“云水山庄在哪里?”

丁秋云笑道:

“干嘛?”

常空道:

“我们定个时间,如果到时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丁秋云笑了笑,道:

“没事,总有办法出来的。我家住在白州西南的青柳镇,镇东首大路两边是一排柳树,在镇西头那个灰墙绿瓦的宅院就是我家。”

常空道:

“记下了,定多久时间?”

丁秋云听他说“记下了”,心中顿时一阵感动,不由眼眶湿润起来,忙别开头去,道:

“一个月罢,今日二月十八,下月十五我回来。”

丁秋云说罢,纵马向前,一路飞奔。

常空回到和关敏租住的房屋,关敏在练剑,见常空回来,就邀他一起练剑,道:

“丁姑娘回去了。”

“回去了”

常空和她对练了一会,关敏道:

“我想去街上看看。”

“好吧”

两人来到街上,关敏看着两边的铺子道;

“白江州商旅多,好做生意,我想买间铺子做布花生意。”

常空道:

“好啊。”

心想女人有做事之心最好了,心中很敬佩这样的女子。

转念一想,这里的商铺只怕不便宜,丁秋云走时又给了自己十几两银子,买下不知够不够。

关敏有些冷淡地道:

“我有银子,早先攒了些。”

常空知道她长期陪着虚云,陪着小心攒了一些银子,想将来自己开铺谋生,不由有些心酸。想到她一个女子艰难地想自己谋生,不占男人的便宜,对她瞬间敬重起来,原先对她的那种不悦都烟消云散。便道:

“不怕,我还有银子,你的生意一定能做起来。”

两人沿街去打听买铺子,一直忙了四五天,终于在状元街东边找到一家铺子。一问价钱,果然不便宜,要五十两,关敏把全身的家当都拿出来,不过才二十几两,常空也只有十七两,两人还要租房。

常空先付了十两定金,晚上回来,关敏不吃饭,倒头就睡。

常空笑了下,把被子给她盖上,自己出门去。

到了城外,升上空中,来到燕荡山。来到去年的那个藏宝洞,挖开岩壁,找到避火布包裹的铁盒子。

盒子有三层,上层内有六颗神界白海的雪蛤珠,每颗有鸡蛋大小,价值不菲。中层盒子中有十二颗血珠,每颗有枣子大,比雪蛤珠还有贵重。第三层是十几根金条,每根有五十两。

常空拿了几根金条,想了想,又拿了一颗雪蛤珠。

把铁盒子依旧放好,运起真气将洞口封好,这才离开。

回到屋内,把那颗雪蛤珠放在她梳妆台上。

第二天天一亮,关敏起来梳洗发现了珍珠,几乎以为是假的,吃惊地对常空道:

“你从哪弄的这珠子?这么大颗,不会是偷来的吧?”

常空笑了笑,道:

“我自己的,你留着自己玩罢,不必卖。”

关敏大喜,面色喜悦,把珍珠小心的收在自己的盒子里。

两人上街,常空在望江街把金条换成了银子,两人一起把状元街的那个铺子买了下来,关敏很高兴,对常空也热情起来。常空见她高兴,自己也很高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一曲(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太圣谕

白医药

太圣谕

余人

太圣谕

一十四洲

太圣谕

凝允

太圣谕

沈青

太圣谕

暮九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