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劫》。

这两个红裳少女心中不禁暗骇,对手武功之强,远远出乎了她们他那孪生妹子风散花,却练成了老夫独创的四弦神弓,四弦四箭

試想雷宇是什么人?那是吃了四十余年江湖飯的!陳炳國的氣定神閑,在他眼中,只是在欲蓋彌彰做作,越是鎮定,越說明有問題。

雷宇偏不信陳炳國,心想:“好一個陳炳國,我念你本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鏢客,在界內享譽頗高,這才來請教。不曾想,你居然睜著眼睛跟咱們爺們說瞎話,認我奔雷馬是什么人了?”

雷宇此時心急如焚,進到泰和鏢局之后,先是給孔二愣子攔住,倆人打了一些時候,這時又給陳炳國一搪塞,又耽擱了少許時間,不由得忿然。

他這人是個直性子,喜歡直來直去,性格比較暴躁,于是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截了當地說道:“陳鏢頭,我敬你一尺,不求你回我一丈,我此番來問你要黃青浦的下落,那是為了我的小朋友,黃青浦的弟子,你若知道,務必看在江湖道義的份上,請賣我一個人情,我沒齒難忘。”

陳炳國依然是一副雷打不動的淡定,歉然道:“雷兄,我知道你是江湖上一把好手,奔雷馬的名頭頗為響亮,早有心與你結交。今天,你能到我鏢局來,說明是認我這個朋友,我豈能讓你失望?不過,有一說一,有二說二,我不知道的,焉能告訴你?這次可能真讓你失望了。”

雷宇早已料到陳炳國不會輕易告訴他,心想:“陳炳國如此咬死,定是怕我對黃青浦不利,他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事到如今也只好開誠布公了。”便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說道:“我的陳老兄,天山居的弟子還有你的老朋友,為何襲擊衙門,你心中比我有數,我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你不說出黃青浦的下落來,想必是怕泄露了他的蹤跡,走漏的風聲,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一生坦蕩,絕不會做出賣友之事,此次前來找你,乃是我中途護送他的弟子,一不小心丟了···。”接著,便把在業火寺與張萬豪用計救走了柳長歌和郭媛媛;紅蓮山張萬豪慘死;自己大戰黑白二鬼身受重傷;在街上碰到劉俊昊、黑白二鬼三人,知道他們沆瀣一氣;店里聽到黑白二鬼的談話得知了柳長歌下落等等的事情說了,受時間所限,故而簡短意賅,并未說柳長歌的身份。

陳炳國面無表情地聽著,雷宇話音一停,陳炳國呵呵笑道:“原來秦兄的弟子是給雷兄你救走了,那么秦兄這次襲擊衙門還是撲了一個空呢,并把事情鬧得這么大,整個南澤城幾乎天翻地覆,何苦來哉?”

雷宇道:“這全是黑白二鬼的主意,他們就怕黃青浦前去救人,所以在抓到柳長歌的第一時間便悄悄地押走了,我就是給他們趕車的。”

陳炳國道:“雷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俠義精神,令在下佩服。可恨我消息不靈,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不然一定搭一把手不可。黑白二鬼,作惡多端,禍患武林,當該早日鏟除才是,卻不想,大圣手劉俊昊也參與其中了,據說他的武功很高,這倒難辦。至于邪醫,素問此人亦正亦邪,現在看來,也不啻一位江湖怪杰。”

雷宇聽陳炳國說了一大堆,全是廢話,依舊只字不提黃青浦的下落,他一發急說道:“陳老兄,黑白二鬼與劉俊昊都不重要。黃青浦的弟子,至今下落不明,在不在邪醫的身邊,還未可知。他可不能出現什么三長兩短,否則我們中原豪杰沒臉面對逝去的英雄了。”

陳炳國微微一怔,問道:“雷兄,何出此言?秦兄的一個小弟子,何以牽動整個武林?”

雷宇心想“陳炳國固然和黃青浦交好,但柳長歌的身份,至關重要,乃是當年長明道人,拼著性命從京城一路護送到此地,一路上犧牲了多少江湖豪杰,至今奸王仍在不惜余力地派人追查他的下落,不怪黃青浦不告訴他,不只是他,柳長歌的身份,幾乎是個機密。”

事到如今,雷宇只得告訴陳炳國實情了,說道:“陳鏢頭,這孩子倒不如何,只是他的父親,乃是十五年前在京城被奸王陷害的柳星元將軍呀!你說,他是英雄之子,咱們武林同道,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奸王對他迫害,斷了柳將軍的香火,毀了江湖的正義,讓故人不能瞑目于九泉之下。”

豈料,陳炳國聽罷,只是“哦”了一聲,并未像雷宇想象得那樣吃驚。

陳炳國嘆了一口氣,說道:“原來秦兄被抓走的事弟子是柳星元的兒子。柳星元的確是我漢州大地的一顆明珠,昔年征戰北蠻,令敵人聞風喪膽,收復失地上千里,聽聞他死了之后,北蠻的領地上,慶祝了七日呢!北蠻這些年恢復了元氣,在邊境不斷地挑起事端,便是欺負我們再也沒有像柳星元那樣的將軍了!”

雷宇憤憤不平地道:“奸王把持朝政,朝廷烏煙瘴氣,他一日不死,很難出現第二個柳星元了,我看不久之后,北蠻的鐵騎,就會踹開漢州的大門。”

陳炳國道:“英雄雖死,正氣長存,作為武林中的一員,豈能讓英雄寒于九泉之下,我非出一把力不可了。”

雷宇聽出陳炳國似乎松了口,便趁熱打鐵,說道:“陳鏢頭,現在你知道我的來意了嗎,還不說出黃青浦的下落么?他的弟子自然得讓他來救!”

怎料,陳炳國登時緊皺雙眉,長嘆一口氣,說道:“雷兄你是要逼死我呀,還要我怎么說呢,我真不知道秦兄的下落!既然人失蹤了,我們該發動起來,別管秦兄

半空中。

如廣鴻般的玄天宗老修士,被七枚天宮印拉扯進來,望著安岕山和曹嘉澤,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連玄天宗的自在境大修都如此,何況別人?

劍宗的梵鶴卿,元陽宗的封璞和莫白川,也在沉默著,等候著曹嘉澤的解釋。

“山主!”

旋即,他們聽到少陽山一脈的修行者,哀呼痛叫。

唐正干癟的尸身,垃圾般擺在地上,魂魄不存一絲。

其體內的一身鮮血,分明被吸食干凈,離體的鮮血,將他氣血小天地的血肉能量,也同樣帶走。

自在境大修的死亡,......

葉楓微微偏過了頭,看向嘯天云,笑得頗為玩味:“怎么,為師這不才剛來嘛。”

“陛下!”旁邊嘯天戰過來,似乎還想說些什么,卻被嘯天云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呵呵。”轉臉過來,嘯天云笑得燦爛:“老師多心了的男子跟在身边,就岂惮一些。

晚上来到一个三叉路口,路口边有不少树林,树林中有个客栈。天色已黑,要赶路已不可能,知道这种荒郊野岭这样的客栈往往是黑店,但也无法,只得硬着头皮牵马过去。

我们走吧。杂货店老板看到西门的家当全敲光?”雪儿道:“那”“如果我落败了?”小蝶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剑灵是传说

写书的老书虫

我的剑灵是传说

二狗

我的剑灵是传说

风南轩

我的剑灵是传说

尽欢天下

我的剑灵是传说

海拉斯特黑袍

我的剑灵是传说

木兮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