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堰爵晋级金丹(二)》。

广东高考满分作文:唯才是举,以利天下各位老师、同学们:大而询之曰:‘朕以宪宗皇帝之孙孝宗皇

介绍到北冥玄时,关部长握住北冥玄的手说:“北冥门主年少有为,自创明海集团不说,还创办研究院,汇集蓝海星的顶尖人才,成就不凡。如今更执掌古武大宗,老弟如此惊才绝艳,我辈空活数十年为之汗颜啊!”

北冥玄忙谦逊道:“关部长太谦虚了,您身居高位,处理的都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我们山野之人,实在难当您如此夸赞。”

北冥武也笑道:“是啊,小玄虽有些成就,怎么能和关部长相提并论,您可是炎龙国最年青的部级干部,前程不可限量啊。您这般夸他,怕他以后尾巴不翘上天了。”

众人大笑,关山岳问:“老弟今后长驻西蜀还是江南?”

北冥玄说:“我在明海研究院还有些课题,日后自然两边跑,怕是在江南省要多些呢。”

关山岳说:“好好,以后有机会定要和你好好聊一聊。”

北冥玄忙应诺:“只要关部长召见,自然如约而至。”

龙行云手揽长须和缘空长老、北冥震、海澄清、西门源等老友聊了一会,见关山岳与北冥玄聊的投机,也走到两人身边笑道:“一个政界新星,一个古武明珠,惺惺相惜,就冷落老夫了?”

两人忙致歉,龙行云笑摆手:“和你们玩笑,北冥小哥儿这次功劳不小,收获也不小哇。”

北冥玄尴尬地抓抓头,望着这位古武界的泰山北斗不知如何回答。

觉燃大师信步走来说:“老龙又在逗弄晚辈,童心未泯啊!”

缘空长老见大师到来,也上前问询,觉燃大师说:“师弟好福缘,收了两个好徒弟,因果有报,你我多年心愿看看该了啦。”

缘空长老合十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了却这段尘缘,从此再无牵挂。”

觉燃将头一摇:“本无牵挂,何处了缘?一切因果缘生而起,缘灭则去,无须萦绕于心。”

缘空躬身道:“师弟受教。”

龙行云哈哈大笑:“这老和尚惯弄玄虚,你们谈禅,我与关部长四处看看,庆典后我再找北冥小哥聊聊。”

北冥震忙说:“老龙要是想蛊惑玄儿进龙阁,快省了这心,玄儿是我隐脉的接班人,绝不能让你的。”

龙行云边走边打哈哈:“你这老震,只顾自家,私心太重,私心太重。”

这时台上桌椅清空,一名常庭弟子走上台来,正是白兆兴。

白兆兴高声说:“各位古武前辈尊长,师兄弟们,今天是百年来难得的盛会,精英齐聚群雄与会。古武以武为根本,借恩师、黄师伯进阶大典之机,我常庭派以武会友,与古武同修切磋技艺,也可印证往日所学,相互促进共同提高。恩师方才也承诺,我常庭添为地主,会后愿意加深交流的,欢迎之至决不藏私。现在我常庭抛砖引玉展现技艺,此后各门各派都可上台一展雄姿。”

言毕退下,两名常庭弟子,一执长鞭一执铁尺战在一处。两人都有玄阶后期功力,在炎龙国已算是有数的高手了。两人你来我往,同门较艺,表演成分更高些。两人功力全开,内力蕴含在武器之中,挥舞时呼呼生风,气势十足,两人斗了一会便抱拳退下。

一名年青的常庭弟子上台,向台下抱拳说:“各位尊长,我是常庭三代弟子曹新,玄阶中期修为,自己师兄弟切磋比不出技艺,特请台下玄阶同道指教一二。”

觉燃大师与北冥震、海澄清、西门源四人坐在一处,源老说:“看来常庭是摆开架势,欲与天下英雄一较短长了。”

众人点头,觉燃大师说:“阿弥陀佛,戾气生也,师弟,我们先走吧,迟了便俗事缠身不得清闲矣。”

缘空长老忙应是,源老说:“两位大师不如到云明月山庄坐坐,让仲儿陪你们,先行一步。”

觉燃大师看了缘空一眼说:“也罢,就如此,正欲与玄门主讲禅,恰得其便。”

两人也不招呼与西门仲离去。果然,数分钟后一人来寻觉燃大师,请去做裁判。大师不辞而别,几位裁判请的是龙行云、应道浦,天山派地阶后期大长老唐方澜,玄都观地阶后期观主明松道长,灵山派地阶后期大长老应蝉子。

古武界多的是好勇斗狠的好战分子,常庭弟子提出挑战,不一会,就有一名壮实的青年跳出来,走到台前。

他说:“我是东山派的吴世良,向曹师兄请教。”

说完腾身跃上高台,双方施礼后摆开架势斗在了一处。

北冥玄一直不太说话,静静地看着场上的情况,暗中观察,特别是常庭派的人更是他需要关注的。随着观察,北冥玄暗自惊心,诚如应道浦所说,常庭派的整体实力确实已超越了所有古武门派。更难得的是各个气息沉稳,没有内气虚浮外放的现象,说明不是用药物、秘法强行提升激发潜力。难道常庭派获取了上古的修练秘传功法?

北冥玄转念,他与常庭派的恩怨已深,难以化解,难道指望应道浦以德报怨将秘法传给他?若应掌门果然如此大度,就没有西门、天道之难了。

他的目光向常庭高层扫去,黄道煌和三位地阶后期的大长老,他都没有见过,三位地阶后期竟然不包括被他重创的姚道石。北冥玄向西门源询问,这三名大长老确是常庭派老人,与应道浦同辈,只是向来不在江湖行走,若不是西门世家情报网络健全,怕是连西门源也答不出所以然来。这三位分别叫俞道桃、姬道庄、吴道里。情报里三人十年前还只有初阶实力,难道这十年也是与应、黄二人一齐闭关有成?

台上正襟危坐的五位高手中的三位地阶后期,明松道长功力最深厚,已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只是少一次机缘;玉蝉子功法奇特,气息忽急忽缓,玉蝉子迈入地阶后期已有二十余年,当然不存在功力不稳的问题,肯定是功法使然;唐方澜功法轻灵,配合天山剑法是相得益彰。北冥玄目光注视向龙行云,进阶天阶已有三十余年,功法厚重沉稳,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内力强弱,举手投足间全然没有古武高手的威势。

北冥玄不敢多看,转向应道浦,目光方一接触应道浦,应道浦的身体几不可见的一僵,似乎发现了什么。北冥玄有点奇怪,难道他发现了我在看他?连龙行云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应道浦却如此敏感,难道他感知能力特别强?不过对应道浦他当然没有什么顾忌,目光并没有立马收回,而是继续上下打量。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只见应道浦脸色一寒,头微微一转望向北冥玄的方向。一双细长的半睁半闭双眸猛地睁开,两道阴冷至极的目光向北冥玄直扑而来,北冥玄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这感觉太厉害了,如同被一只阴狠的野狼盯上了一般。突然北冥玄浑身汗毛倒竖,一股寒气从心头升腾而起。北冥玄大惊失色,丹田运转,内气通过筋脉涌了过来压制这股寒气。一时间北冥玄面色苍白,双手冰冷,北冥震、海澄清同时发现北冥玄的异状,两人忙伸手握住北冥玄双手,助其化解寒气,效果却不佳。

应道浦嘴角一歪,满眼的不屑,鼻中“哼”地一声冷笑,转过头去了,不再理会北冥玄这边。

龙行云笑道:“应掌门笑什么?台上你这弟子已稳操胜卷了。”

应道浦点点头说:“我看不出三招…”

话音未落,常庭弟子曹新已一掌劈倒东山派弟子吴世良获胜。

龙行云干咳一声说:“应掌门自然是教导有方啊,如今常庭派人才济济已隐然为古

包括陸晨在內的所有的人見到虎哥這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都是一臉的懵逼。

陸晨其實早就做好了沖出重圍的準備,但是沒想到虎哥突然來這么一出,這讓自己有些懵逼了。

“你...你這什么意思?”

陸晨納悶的問道。

虎哥忙賠笑道:“哎呀,兄弟你早說你是三爺的人,咱們就沒有這么多后話了啊。”

“三爺?你說什么三爺啊?”

陸晨自然是不知道誰是三爺,因為他這個小農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些江湖上的人物,如果不是自己被太上老君選中,恐怕自己現在還在賣菜呢,哪里會抱著三千萬的畫到處走。

虎哥忙道:“兄弟不要開玩笑了,哦,對了,三爺說了讓我們送你過去,來來來,兄弟,上車吧,我讓人送你去三爺那里。”

說著,虎哥趕緊命人打開車門,將陸晨請進了車里。

隨后,在虎哥那‘溫暖’的笑容中,車子發動,朝著金茂大廈而去。

看著車子離去,那小弟走上前來道:“虎哥,我知道,你是不是準備讓人把車開進江里,然后讓這個小子死于一場交通意外,這樣一來警察都查不到咱們頭上了,哎呀,虎哥你這招真是高啊,不過為了這個小子,損失一輛幾十萬的車,值得嗎?”

啪!

又是毫無征兆的一巴掌扇了過去,那小弟又懵逼了。

虎哥怒道:“你他媽費什么話,老子樂意,去帶著斗博上醫院去,氣死老子了。”

虎哥氣憤的上車離去。

而一眾小弟則是一輛的懵逼。

直到走遠,陸晨還是不知道誰是三爺。

看著前邊的司機,陸晨開口道:“我說,你送我去明遠商廈就行了。”

“可是,虎哥讓我送您去三爺那。”

“哎呀沒事,我自己去就行了,三爺那我熟!”

“好的!”

陸晨聽到三爺這兩個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所以還是能躲就躲吧,至于為什么回去明遠商廈,自然是因為自己的車還在那里,怎么說都要開上車再走,那可是價值一個億的超級跑車啊。

到了明遠商廈,陸晨下車,看到對方離開,這才開上自己的車朝著自己的蔬菜基地而去。

......

金茂大廈!

阿蘇接到了電話之后,立刻去告訴三爺。

“三爺,那小子半路下車,好像跑了!”

聞言嗎,金三爺笑了笑道:“真是個有趣的小子,懂畫、能打架、有腦子,哈哈哈好,很好,讓人繼續跟著,看看他要去哪,一定要找到他的住處。”

“是!”

阿蘇離開,金三爺則是繼續打起了拳來。

拳頭虎虎生風,更有氣爆之聲傳來。

......

陸晨回到了蔬菜基地,他沒有開著跑車回去,而是將其放在了遠處的停車場,開上自己的小貨車回去了。

“大晨啊,你回來了,快點過來,有人找你。”

剛下車,母親齊蘭連忙從屋子里跑了出來喊了一聲。

“啊?誰找我啊?”

陸晨一邊走一邊問道,他很奇怪這個時候誰會來找自己。

走進屋子,陸晨的臉立刻耷拉了下來。

那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劉洋。

看到劉洋,陸晨轉身就走。

劉洋連忙開口道:“哎!我說兄弟,你不至于這么小氣吧,我來都來了,你也不說兩句,是不是有些過份了。”

“過份?你跟我說過份?”

陸晨眼神憤怒,如有殺人一般,掃了一眼劉洋,竟是讓劉洋猛然一驚,嚇得翁的一下出了一身的冷汗。

陸晨收回了眼神,轉頭道:“你趕緊走吧,我這里不歡迎你。”

陸晨不想再多說什么,轉身就走。

聞言,劉洋也是回過神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跟了出去。

齊蘭看到陸晨走了出來,有些意外,沒想到竟然這才進去怎么就出來了,連忙問道:“大晨,談的怎么樣?”

陸晨納悶道:“啊?什么怎么樣?”

齊蘭忙道:“當然是生意啊,人家劉洋來收咱們家的菜啊,都給了高價呢。”

“對啊,大晨,我可是特意來收你家菜的,順便幫你們家把所有的水果也都收了,我可是有銷路的,價格都不便宜呢,你可得對我客氣點,不然,你讓我怎么幫你。”

劉洋得意的說著,齊蘭趕緊過去邀請劉洋回去喝茶。

陸晨眉頭一皺,知道這個劉洋絕對是不懷好意的這家伙可是巴不得自己活不下去呢,怎么可能這么好心,陸晨趕緊攔住了母親,對著劉洋不客氣的道:“我們家的蔬菜和水果都已經有人收了,我已經談了一個大的集團收購,所以用不著你,你趕緊走吧。”

聞言,劉洋和齊蘭都是有些驚訝。

齊蘭忙道:“兒子,是不是上次你說的那家啊,沒有合同的,人家要是耍你可咋辦,現在這年頭,騙子可多,咱們可得防著點。”

齊蘭其實也是真的怕陸晨被騙,所以才苦口婆心相勸。

一旁的劉洋也跟著道:“是啊,陸晨你可得看好了,這世上壞人可多的是,千萬不要被騙了。”

這句話從劉洋的嘴里說出來。陸晨總覺得十分的惡心。

正在這時,遠處三輛黑色越野車護送著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了陸晨的蔬菜基地門口。

看到這幾輛車,劉洋面色一變,他可是認識這些車的,不說別的,就那輛商務車就要價值五六百萬了,這財力,看來來人不簡單啊,可是這些人來這是干什么的。

同樣的,陸晨和母親齊蘭也是覺得十分奇怪。

車上下來七八名身著制服的男子,隨后商務車上下來一名白發老者,正是來尋陸晨的金三爺,遠遠的,陸晨就看到了那老者。

“嗯?怎么是他?”

齊蘭納悶道:“這些是什么人啊,大晨,是不是跟你簽約的人啊。”

“啊,是,是他們。”

陸晨不知道怎么的順嘴就說了出來。

一旁的劉洋聞言,欲言又止。

一行人金三爺在前,走到了陸晨的面前。

金三爺呵呵一笑道:“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別來無恙啊。”

“呼!”李元一手按住刀柄,强撑着站起来。此时他的体力值已经降到百分之三十以下,影响到他继续战斗的状态了。于是便取出红色药水,看岳云将军的反应。

这位老将军大人对此置若罔闻,只是转身悠悠走到练功房的中央,任由李元丁初雪吐槽道:“没戏,麓山景区过了五点就会清场的,在这野营是不行的。”

  “我擦,你不早说!”

  “我也是刚知道的,抱歉。”说着,平时较为高冷的丁初雪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人总要学着长大,你总将要面对摘星:只要罗刹牌到手,就放过万一屋内已经物事全非,万一…陆小凤: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历堰爵晋级金丹(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诈局

吾娇

诈局

鼓瑟希

诈局

金笔海洋

诈局

云芨

诈局

唐梦若影

诈局

似水静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