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黑盒》。

萧少英接道;也许我有法子。杨但这集团现在已没有什麽可怕了

  与干燥共存的是枯燥,但在这一路上,他们一点也不觉得烦闷。

  几天走下来,个个脸上都是带着笑容。

  张小河跟林寒雨笑得平和,他们两人脸上是时常挂着笑的,就如同他们的步伐身躯一样,他们是从容的放松的。

  漠沙似乎在沙漠中生存已久,早已适应西域的环境,也不会流汗烦躁。

  只有顾想一人经常热到流汗,整个人经常像是刚从水里面出来一样,浑身湿漉漉。

  这一路走得也艰辛,幸好漠沙时常会帮她一把,倒也过得去。

  就是顾念这些天,一直闷闷不乐的,总是一个人走在他们后面,时不时发出几声气愤的哼声,问她原因也不说。

  但是张小河他们却是清楚无比,自从漠沙跟着他们一起之后,两个人就天天挨在一块。

  顾念和小绿就有些边缘化,一路上也是两者也是走在他们后面。

  颇有几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味。

  张小河回头,看了看情况。

  他跟林寒雨走在最前面,方向之类的都是由他们决定的。

  虽然他们很想让其他人也选一选方向,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干脆就不做选择。

  只好他们两个走前面,一路上也是瞎子走路,摸着过的。

  中间的顾想两人,这一路没少聊天,最开始说的话没有多少相同处,但慢慢地他们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倒也说得很开心。

  最后面对顾念本来是在姐姐体内,可是漠沙跟姐姐亲近,她就不好再跟姐姐黏在一起。

  只好落在最后头,生着闷气。

  只见她时而弯着眼睛,一脸埋怨地看着顾想的背影,时而又恶狠狠地看着漠沙。

  张小河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看向了林寒雨,她也刚好看向张小河,两人心有灵犀。

  林寒雨跟他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到最后面去陪顾念。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已经把顾想姐妹俩都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她可不希望妹妹之间闹矛盾。

  现在过去安慰安慰,或许能缓和顾念心中的愤懑。

  张小河回过头,一边看着前方的路,一边心里盘算着方向。

  只要不走弯方向,其实一直走下去,问题是不大的。

  西域的边界,无非就是南北疆和东海。

  地球是圆的,只要到了边界一直找,就能找到一条跨过东海,直接到北疆的大桥。

  张小河记得那一座桥叫做山海,是北疆国度之前修建的,当时也只有北疆国度能在这方面随便霍霍。

  就像是长城跟运河一样,山海桥并没有得到全部人们的认可,一些人认为这是劳民伤财的行为。

  但是当政者不这么认为,他们隐约看到了科技瓶颈,知道短时间内无法突破技术限制,有更厉害的运输技术。

  加之三疆之间,有大山阻挡,更有强大巨兽阻拦,横跨边界的路线单一,因此只有在东海之上搭起一座桥,才能加大运输能力。

  这就像是抢先登月一样,谁先有能力开发这个荒芜之地,谁就名正言顺地占领此地。

  当初的北疆国度,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然而这些对于张小河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山海成为了他们回到北疆的希望。

  他站在山丘之上,眺望远方,随后回头看了看还没有被风沙淹没的脚印。

  一连串的脚印,看上去比较顺滑,但却是一个弧形。

  这说明他们走着走着还是会偏离一些的,走得远了说不定就会绕一圈。

  随后他又看了看太阳,头顶的太阳,跟晚间的星斗是最天然的指向标。

  照着他们指引的方向走,不必担心一直绕圈子,张小河发现了很多,估量了一下方向,随后走向了远方。

  不知不觉,顾念跟姐姐已经拉开了些距离。

  林寒雨掂量了一下,这才低声开口道:“咋了,不开心吗?”

  顾念的身体虽然是由冰块组成的,但是他的脸却是格外精致,就跟她以前的面容一样。

  此时这张年轻的脸蛋板得像一个木板,格外的僵硬,也带着些郁闷。

  “可不是嘛,有的人当初说得好好的,说了一辈子对我好,现在却对我不管不顾的。”

  顾念很不高兴,当初顾想对她可是霸王硬上弓的,也没有跟她透露什么,就直接夺走了异种核心,让他们密不可分。

  现在有了男人,就忘了妹妹,顾念越想越生气。

  林寒雨微微一笑,她知道顾念这是专门说给顾想听得,那声音就算是走在最前面的张小河,把耳朵蒙上都听得到。

  这是一个小姑娘的抱怨,她知道顾念并没有要跟顾想彻底断绝关系的意思,只是对于姐姐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很难认可。

  林寒雨想了想,不能只跟一边说话,两边都要通好气,她可不希望,两人有矛盾。

  若是姐妹两个有矛盾,或许整个队伍都要陷入矛盾中。

  姐妹俩肯定首当其冲,跟顾想关系很近的漠沙,作为姐妹关系的核心人物之一,他肯定脱不了干系。

  林寒雨作为两个姑娘的姐姐,或者说是队伍的大姐,她肯定不会摆脱关系。

  张小河虽然跟两姐妹关系不密切,但是他心底里是把漠沙当做半个徒弟,作为漠沙最开始的引路人,他也脱不了干系。

  如此一来,万一要是矛盾爆发,没有处理好,很可能会影响行程。

  林寒雨想到此处,微微点头,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还在生闷气的顾念,心里有些话在组织着。

  她的话语柔和,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抚摸着小姑娘的头发,随后缓缓开口,说道:

  “你不是还有我嘛,我也是你姐姐。”

  顾念回头,看向笑容柔和的林寒雨,眼中的怒气在慢慢的消散。

  她伸出小手,抓住了林寒雨的手,依旧是声音高了几度地说道:“还是姐姐好,寒雨姐姐是最好的。”

  说完,还时不时看着顾想的背影。

  林寒雨忍不住笑出声,这小丫头还挺有心计。

  “你们都是我的好妹妹。”她愈发温柔,顾念的内心也愈发平和。

  她的手掌像是一把梳子,在她的不断梳理之下,缠绕在心中的结缓缓解开。

  “你啊你,小姑娘不要总是想着自己。”

  顾念这就不高兴了,明明是顾想先如此对她的,怎么还说起她来了。

  当即叉腰愤懑道:“怎么就是我的问题了,你说说我哪里总想着自己?”

  小姑娘生起气来,谁也不对付。

  林寒雨微微一笑,说道:“这么说你很会考虑别人,既然你考虑了别人,怎么就不会想到还有个姐姐担心你呢。”

  她敲了敲她的脑门,顾念忽然抱住了她,说道:“对不起啊,寒雨姐姐。”

  这姑娘性子还是软的,她并不是一个不会听话的人,林寒雨对此很高兴。

  “傻丫头,我这是话术。”

  林寒雨着番话实际上问题很大,但对这傻姑娘管用,这丫头本性还是善良的。

  顾念一听,眉头一拧,脑袋一转,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喜欢被算计的。

  她还是比较实诚的。

  “我倒是希望你做一个自私的人,你看看你张大哥,这家伙就是一个自私的人。”林寒雨指着张小河说道。

  小姑娘转过头,眉眼中净是不解,“你又骗我,张小河就怕咱们出问题,最关心我们的就是他,你还说他自私。”

  在她看来,张小河这一路上对于姐妹俩,还有那个新来的漠沙,都很照顾。

  就算是之前姐姐不待见他,也是热脸贴着冷屁股,作为他的妻子,林寒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你不信啊,你不信可以亲自去问他。”林寒雨笑了笑,接着说道:

  “他这个人自己不喜欢太过负面的东西,也是就不允许出现,你们闹别扭,他比你们都要关心,这一关心就有了牵挂,他不喜欢这样。”

  “这一路上帮着你们,其实也是帮了他自己,一方面队伍和睦也不会多生事端,另一方面做这些其实都符合他自己的德行。”

  “也就是说,这家伙无论怎么做好事,都是因为自己要做,他高兴这样做,他都是为了自己而做的,你说这样的人还不算是不自私吗?”

  林寒雨声音温和,笑眯眯地看着小姑娘。

  顾念已经听傻了,她的脑子懵懵的,不是很理解。

  慢慢地,她有了一丝不解,再接着她的心里有了些不屑,说道:“还真是个自私的人,原来我看错了。”

  林寒雨揉了揉她的脑袋,接着说道:“你张大哥自私难道就该受到鄙视吗?”

  “你维护他。”

  “换一种说法,难道别人就应该为了你们去送死吗?凭什么呢?”

  “就好像不是为了人们,这个人做的好事就不值得赞扬一样,但人家确确实实的帮助了大家,不管人们说什么,他都会怎么做,因为这是他自己要做的。”

  “姐姐,我傻了,到底什么意思呀。”顾念这么一听,忽然觉得又有些不对劲。

  好像确实是这样的,人家跟你非亲非故,没有义务照顾你。

  帮你是人家有德行要感谢,不帮是理所应当。

  张小河帮了他们,还要受到她的指责,这不是很奇怪吗?

  顾念越想越想不通,她感觉自己的小脑袋瓜子不够用了。

  张小河忽然回头,看向林寒雨,在他的眼中,林寒雨身周似乎有朵朵莲花绽开,一身的神此刻格外坚韧。

  而且时不时还有神从虚空中汇聚而来,一方面凝聚莲花,另一方面汇

柯爾頓,坐在自己寬敞而舒適的辦公室里,而此時的他,卻沒有感覺到一絲半點的舒適。

手中黑色的簽字筆,金屬的筆尖簡直太粗了,甚至無法刺穿自己的皮膚,盡管柯爾頓一次比一次加著勁兒地試著。

柯爾頓用右手攥著簽字筆,筆尖頂住左手的掌心,像擰螺絲刀那樣慢慢地旋轉著,先是朝一個方向轉,然后又是朝另一個方向轉,將金屬筆尖反復地研磨著自己的皮肉。

有時候,痛苦也是一種享受,自我折磨也是。

手心里很疼,但這一點痛苦,好像還遠遠不夠。柯爾頓抬起目光,投向他精心挑選的辦公桌上,在布置得井井有條的桌面上,尋找可能會勝任這項工作的什么東西。

還有什么可以派上用場的呢?

手機,顯然不會帶來很大的傷害;充電器,也不行,它的金屬插頭比簽字筆還粗,即使他再用力也沒用;那座花崗巖的小雕像,或許還可以,他可以像用一塊沉重的石頭那樣,使勁砸自己的手指;桌邊那個華麗精美的相框,可能還湊合,把它砸碎后,用碎玻璃片在手上可以劃出一道血跡;記得有一個小訂書器,現在不知道放在什么鬼地方了,可以反復將訂書釘,敲進自己的大腿內側的肉里。

真是太煩了。真是太吵了。

柯爾頓的行政助理莎拉,此時,正坐在他辦公桌的另一側。

她苗條纖細的身段,優雅地坐在那把丹麥櫻桃木的轉椅上,用她那修剪得無比精致的指甲,以不規則的節拍,敲擊著筆記本電腦的鍵盤,更新著他每天的日程安排。

“你在明天的八點三十分,將會見北京分公司的王總和他帶來的一位合作者;在那之后的九點三十分,你要與博爾德公司的代表開一個電話會議。他希望我們能為他們的收購計劃提供資金,我在昨天下午已經和他通過電話了。目前,他的商務計劃還不完整,我們對其競爭對手也還不大清楚,所以我們需要今天晚上再研究一下。在電話會議之后,我們在午餐會議之前,應該會有些時間,如果你打算運行一下剛調試好的模型,可以安排在這個時段。不過,我們要事先通知計劃部的有關人員,讓他們有個準備,你的意見怎么樣?你是不是需要我來安排這件事...”

平日里挺善解人意的莎拉,此時怎么如此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有些煩人。

在辦公桌底下,他的右手,一直在研磨著他的左手。

擰,擰,擰。

他真的應該停下來。一旦捅破了,將給世人留下痕跡,地獄般的深刻痕跡。

外面遼闊的天空,被青銅窗框分割成一個個正方形狀的瓦片,渾濁的灰色瓦片。

時間都去那兒了呢?

下午一晃就過去了,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后,街邊的路燈就又會開始閃爍了。街道兩旁的路燈,像兩道整齊的燈線,沿著皇后街一直延展到高嶺公園,像一支支火炬,為所有下班的人照亮了回家的路。除了他。

像他這樣的夜貓子,每天的日子,不是由太陽的升起與落下所決定的,而是由全球各地金融交易市場開市和閉市的時間所決定的。

柯爾頓突然的持續沉默,讓莎拉很不適應,在一直流淌著的語句中間,停了下來,并抬起頭,朝柯爾頓投過去一個表示奇怪的眼神。

“什么?說到哪兒了?” 他問著,感覺到了莎拉的停頓。

“昨天啟動的運算模型。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要我通知一下計劃部總監。”

柯爾頓試著去回憶前一天的事情,腦子里卻呈現出一片空白。

“柯總,沒事吧?一切都好吧?” 莎拉的娃娃臉上,滿是擔憂的樣子,讓人想起皺巴巴的老太太。

“沒事兒。” 他淡淡地笑一笑。“沒什么,只是一點兒家事。沒什么大不了的。好吧,可以安排一個會議。還有什么?”

莎拉側身看了他一眼,雖然有點將信將疑,可還是盡力收起疑慮,回到她筆記本電腦的屏幕上。

在辦公桌底下,他的兩支手,還在相互研磨著。

擰,擰,擰。

在他旁邊的辦公桌上,柯爾頓的手機屏幕閃亮著,顯示了又一條新的短信。

手機上,現在已經有好幾條未讀短信了,順著屏幕整齊地排列著:

請跟我說話 …

昨晚我想...

我們需要你,不要……

我發誓,如果你……

我他媽的恨你……

自私自利,膽小懦弱的混蛋…

在辦公桌底下,他相互研磨著雙手。

擰,擰,擰。

此時的柯爾頓,已經聽不清莎拉在嘮叨著什么,反正不管她都說了些什么,他只管朝她點著頭。

他的思緒,已經漂離了這個房間,并且越漂越遠。

想象中的畫面,就像小鳥一樣,在他的腦海里飛來飛去,撲向他,以不同的角度,飛離他,變換著方向。每一次角度和方向的轉換,都閃爍著一種不一樣的色彩。

他看見橙色的陽光,透過蒲葦的羽毛狀葉子,像一只只眼睛窺視著地面:剛才印在石灰巖上的一雙濕腳印,漸漸地在滾燙的石頭上蒸發不見了。

然后是枕頭,柔軟而豐滿的枕頭。枕頭上一個精致的手指,細膩的指尖。

還有星星。藍黑色的晴朗夜空,覆蓋著一朵一朵厚薄不均的星團。

他真想扇自己一個耳光。抑制不住的沖動,需要尋找一個錨點,來穩定自己不安的情緒。

谁知牛肉汤身子一闪,纤长柔美竟是为了什么?袁紫霞忽然展颜

现在五仙中,应该是以胡家的胡三太爷实力最高,神通最大,被奉为保家仙之首,而“太爷”的称号,是地位尊隆者才可以得到的尊称,寻常的仙家还不能用,比如胡三太奶,黄家的黄二太爷,黄二太奶,白家的白老太太,柳家的柳太爷,以及笑。

所以,他们一时也不好确定,人家到底是不是想欺负他们?

不过,小皮蛋还是拉拉苏辰的胳膊,气鼓鼓地说:“爸比,揍她们!”

“小可爱,揍女人这种缺德事,爸比是干不出来的,因为爸比是个男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见黑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夜歌行

君思我

雪夜歌行

魁梧大汉

雪夜歌行

小米悠悠

雪夜歌行

小小妖仙

雪夜歌行

槐林

雪夜歌行

以书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