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坐镇西海(四)》。

042

現在錢水已經明白了雷天剛的意圖,在一直以來對雷天剛自負的驕傲下,錢水又豈能甘心認輸?

“不就是拼戰技嗎?我還能怕了你!”錢水冷聲說道,飛身向雷天剛席卷而去。

此時!場中的對決讓圍觀在四周的看客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就好像兩位手持長劍的劍客,正交戰到巔峰時,突然雙雙將長劍丟棄,改為赤手空拳的“王八拳”廝斗。

沒有了令人眼花繚亂的元素力量,如此拳拳到肉、腳腳到身的廝斗卻給人一種非常真實的感覺。

就像民間斗毆般,雙方絞盡腦汁想辦法將對方打趴在地!

當然!錢水、雷天剛戰技同樣卓越,比上不足,但比下肯定是有余!不會像地痞混混撒潑般使用王八拳來回互毆。

雷天剛拳拳生風,錢水則扇擊飛舞!

片刻!雷天剛、錢水身上均被對方擊中數次,可雙方仍然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貼身肉搏一是拼戰技,二就是拼身體抗擊打能力。

在戰技不相上下的情況下,誰的身體抗打,誰就能夠笑到最后。

目前的狀況,顯然雷天剛的戰技比錢水要好上些許,本身雷天剛便是修習“煉金術”,大多數時候是依靠戰技戰勝對手。而錢水修習“水系術”,多數情況下對自身戰技要求并不是非常嚴苛。

所以雷天剛明顯占據了上風,錢水渾身上下已經傷痕累累,而雷天剛雖然同樣多次被錢水的扇子擊中,但因為雷天剛身體結實,孔武有力,并沒有什么大礙。

砰!

雷天剛硬生生用胸膛抗下錢水一擊,同樣抓住時機一拳打在錢水的眼睛上。

這一拳直接讓錢水感覺腦袋昏沉,眼冒金星!

“好你個雷天剛!打人不打臉!你竟然攻擊我….”氣急敗壞的錢水非常惱怒,揮舞著扇子再次撲向雷天剛,與其扭打起來。

嘗到甜頭的雷天剛索性改變了戰術,不再與錢水拼戰技,而是拼誰更加耐打!

只見錢水用力一擊,雷天剛毫無躲閃,直接硬抗,兩樣抓住時機,再次擊中錢水的肩膀。

投之以扇、報之以拳!損敵一千、自傷八百!

正是目前場中所發生的對決畫面。

你一扇子戳中我,我一拳頭砸到你!

似乎,現在的對決并不是那么具有觀賞性。

“這,這,這是王八拳吧?”這突如其來的畫風,讓易藍感覺不可思議,這還是哪門子對決,就跟兩個撒潑的地痞一樣,在街頭扭打起來。

砰!砰!砰!

咚!咚!咚!

錢水已經掉進雷天剛的圈套,一向自詡對雷天剛力量比雷天剛還要了解的錢水,現在完全被雷天剛牽著鼻子走了。

最終!錢水被打趴在地上,沒有了任何力氣再站起來。

“呼——呼!雷天剛,我跟你沒完!”錢水迎面躺在地上,喘著粗氣,對雷天剛仍然不服。

不管錢水服不服,現在站著的雷天剛是勝者。

“哇!嗚!”雷天剛振臂高呼!渾身無比興奮!

這一瞬間,雷天剛感覺非常舒爽,甚至對于挑戰對決賽的勝利都沒有了任何的興趣,只期盼下次將錢水同樣打趴在地上。

“哈哈哈哈!錢水!你也有今天,剛才我就說過了,洗干凈脖子,現在你想用什么姿勢再趴一遍?”雷天剛翻身了,怎么舍得這次羞辱錢水的機會,開始嘲諷道。

錢水非常生氣,怒火攻心!但憋了半天只能吼出來一句:“你他娘的耍賴!”

“我把你打趴了!”雷天剛繼續嘲諷道。

“你服用了混沌藥水!”錢水不服氣。

“我把你打趴了!”

“你……”

“我把你打趴了!”

這個時候比錢水還要痛苦的只有老孫、黑子兩個人了。

巨大的反轉,就像是從天下掉到地獄般,那滿桌子的、泛著各種色澤的錢幣好似一個個索自己魂魄的小鬼,正伸長著蒼白干瘦的枯手,恨恨掐著自己的咽喉。

胸腔眨眼間一陣沉悶,應該是那些小鬼讓自己無法呼吸,老孫一屁股癱軟在地面上。

“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老孫驚慌失措,他知道開了這種盤是沒有任何回頭路的,沒法賠付押注人的錢財,按照規矩是要被剁手砍腳的。

嘭!

想要趁人不注意偷跑黑子被圍觀的幾個人攔住了。

“你們要干啥!”黑子怒不可遏,對這幾個多管閑事的人怒吼道。

吐沫星子直接噴了他們一臉!

砰!

被噴了滿臉的男子也不是吃素的,直接一拳砸在黑子的臉上,直接將他干翻在地。

“媽了個巴子的,大黑子!盤還沒結算,就想逃?八成是賠不起了吧!”那男子心知黑子、老孫是定賠不起那5倍的押注了。

合計要賠140枚金幣之多,別說賠了,恐怕他們身家也沒有這么多,既然心知開了這種賭盤的風險,就要承擔!

贏了錢就走,輸了錢不賠?這是賭彩人的大忌,也是所有賭彩押

沈天翔叹了口气,才娓娓道来,以前钦天监在降妖除鬼时他们哥三也下过墓,但那些墓穴和李淳风的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李淳风是风水名家,通晓阴阳五行八卦,他的墓有机关、埋伏那是肯定的了,此行险恶重重,下去后九死一生。

李京等人闻之色变,忙问有没有方法下去,圣旨已下,除了完成任务,别无他法,不然咱们这些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沈天翔也知其中的厉害,他沉思一会,抬头看向李京,方法倒是有,但是要求本次任务大家都要听他的,他怎么说,大家怎么做,这样的话还可一试。

李京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皱着眉,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这时,粘杆处统领宁远熙在一旁开了口,论武功高低,李大总管当仁不让,但讲堪舆风水还得沈老弟,李京听了这话,也只好点头同意,让沈天翔指挥这次下斗。

沈天翔继续讲道按当时盛行的墓穴建造方式,地宫墓室应分为前中后三部分,前面是按照生前家中堂屋的布置,有各种家具摆设“冥殿”,中间的墓室为“寝殿”,是摆放棺椁的地方,其后是“配殿”,是专门用来放陪葬品的地方。

根据五行八卦推演,认为应该从冥殿进入和撤出,作为钦天监的主簿张威,点头同意沈天翔的行动方案。

沈天翔举例了几种墓室可能存在的机关埋伏:

悬魂梯,使人产生错觉,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把盗墓者困死在里;落石,一经触动,墓道及墓顶巨石坠下,无处躲藏;暗弩,触发后,墓室的墙壁中会射出弩;流沙,大量沙子涌入,将盗墓者活生生埋掉;石桩,触动后粗大的石柱以机关之力驱动,飞撞盗墓者。

说完,沈天翔冲着李京、宁远熙等人冷笑一声,几位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觉得这些机关威力如何?是否有把握全身而退?”

“看来沈天翔已经预料到此行的结果,所以他才会借此嘲讽一下李京这帮人。”

沈老点点头:“沈天翔天资聪慧,又得鬼使真传五行堪舆之术,堪称当时风水第一名家,他得知此次要下的是李淳风墓后,就对这次任务目的和几个人的结果,猜个八九不离十。”

“所以他才会向李京要这次任务的指挥权,只有占据主动,才能有一丝变数,他们哥三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沈老目光露出赞许之色,清了清嗓子,继续讲道:“李京对沈天翔的嘲讽嗤之以鼻,说如果完不成任务,这里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包括他沈天翔,所以赶紧想想怎么下斗才是正事。

沈天翔还想与其斗嘴,杨文璟怕二弟吃亏,得罪大内侍卫和粘杆处两大势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玩阴损毒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你知道那天,他们在背后给你一刀,所以赶紧上前让沈天翔继续讲下一步该怎么办。

沈天翔分析,李淳风墓穴为流沙墓的可能性非常大,悬魂梯、落石、暗弩是唐朝之前墓穴常用的机关,而流沙墓起源于唐朝并盛行。

流沙墓就是在墓道及墓顶用黄沙进行回填,上面用土和石块夯实,盗墓者想进入墓穴,必然要打洞,等挖到流沙层后,挖一点,周围沙石立即涌出将其填满,循环往复,除非将所填之沙全部挖尽,否则不能进入墓道与墓室。

李京睁大了眼睛,叹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此时也没了主意。

宁远熙起身看着沈天翔,既然你能判断出李淳风是流沙墓,肯定有破解之策,不然就不会要这任务的指挥权。

沈天翔冲宁远熙一抱拳道,其实破解这流沙墓方法也很简单,封土层直接挖就可以,土和石块的夯土层浇上醋即可软化,再挖起来就轻松多了,流沙层则用木板或竹子作一圈支撑,防止挖的时候周边的砂石涌出。

李京听完后转忧为喜,连说了三声妙,唤来了两名侍卫,让他们即刻准备木板、竹子越多越好,另外再准备两辆马车用来拉着这些材料,侍卫答应了一声,便离开准备。

李京又让钦天监推算下墓的日期,赵子然推演一番后,定于两日后巳时下墓,一行人立刻开始着手准备盗墓的物品,带足了水和食物,次日便前往天柱山。

众人来到天柱山东边,沈天翔看了看周围对大家解释道,登山看水口,入穴看明堂,李淳风的墓穴就在此地下方,但从那个方位进入,还要细细推演一番。

因为明天才开始下墓,一行人就在此地搭了个棚子,供大家休息,李京还派出四名侍卫,去路口把守,有擅闯者,格杀勿论!

沈天翔先用罗盘找出方向,再用地灵尺定位出具体的位置,经过反复测算后,确定了下斗的方位为冥殿上方左侧,李京听完后,立刻唤来带来的两名随从,让他们开始挖洞,两人把手里的洛阳铲都使绝了,两个时辰过去,地面没见一点土,已经挖下去七八米深。

沈天翔悄悄地告诉大哥、三弟,这两人绝对不是宫中的,身上的土腥味说明他们是职业盗墓人,主要负责下苦,李京把他们找来就是为了挖洞的,赵子然听了一笑,让杨文璟、沈天翔放心,他已经暗地里用五行占卜术推算过了,此行有惊无险。

这选择本来是正确的,独孤一鹤住笑了出来。现在她却不敢笑,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李商隱在會昌四、五年之間寫的《登樂游原》中的句子,這里的“黃昏”意象顯然是有著多重意義的。李商隱一生的不幸都寫在他的詩歌當中,無論是諸多的“無題詩”中的“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我給撞了,唉呀媽呀,我的胳膊腿啊,我的腰啊,我的腦子呀,這個疼啊,不行了,我受傷了,快來人吶,快來人吶,不要讓他跑了,趕緊報警,趕緊給我叫救護車……”

老大爺一看人多了,他想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坐镇西海(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凤炅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雪清欢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加冰的柠檬水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宁航一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勿忘无望

纵横三国之军阀割据

夜轻雨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