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楚阳》。

西门吹雪也承认,无论谁要阻所阿附,尚书令江总望重一时

永生者虽然让自己的一段主程序进入了这艘飞船的主控计算机控制室,但如何进入这个计算机系统却还是一桩难事。

他原本计划只要能够。钻入到对方计算机硬件的内部,那么一切都能搞定,但他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丝毫真去占余恬恬的便宜,就怕会被这个蛇蝎女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男人在与女人的战斗中,往往有着天然的身体和力量优势,但同样也有着心理上的弱势。毕竟在这个讲究女权的时代里,男人如果仅仅靠着身体力量,是无法真正获得女性的尊重的。

”丁灵琳道:“为什么?”叶之上,火势蔓延极快,咱们定

沈問丘?很有學問,很含蓄的一個名字,其中有多少故事呢?

……

兩年前。

南明國境內,有個邊陲小縣城,被稱作南山縣。這里民風淳樸,這里安居樂業,這里與世無爭……

今日里,南山縣這座小縣城內來了個有意思的算命老道士。

要說有意思在哪呢?

還真能好好說道說道一二。

按說,算命先生為何舉幡擺攤算命呀?

無非就是憑著自己的才學和口才混口飯吃嘛!畢竟,生活……都挺不容易的。

雖說這算命都說是三分相七分騙,可那也是讓主顧少點憂心煩惱的正經買賣呀,你說是不,咱們,你愿信我愿說,咱們你不偷我不搶,咱們一分價錢一句話,價格很公道嘛!

可天下的生意能自己送上門來?有是有,不過也太少了,大部分都不是自己找上門來。

所以總得想個法子攬點生意不是,畢竟,要維持生計,因此,哪個算命的幡旗上不是寫著“某某半仙”“某山幾代傳人”“神機妙算”“問卜算卦”“點破禪機”什么的。

更有甚者,懂得審時度勢,看見來人經過時,還特意喊一些“算命,姻緣,測字,占卜”“施主且留步,我觀你面相印堂發黑,實乃大兇之兆,我這有……”等等,為自己招攬生意的。

當然,有條件的,會玩得高級一點,他們會為自己制上一身上好的行頭,雇幾個先生真是神機妙算的夸贊自己的好演員什么的,而自己再往那攤前一坐,便是衣冠楚楚的仙風道骨的世外高人。

和那些個江湖騙子一比,可謂是云泥之別,根本沒得比,更不用自己去攬生意,主顧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可這老道士呢?

完全就是個另類,一張幡旗不寫什么“神機妙算”“摸骨算命”的經典之作,非要標新立異,給自己寫了這樣兩句討人嫌遭人忌諱的話“將死之人得一卦,靜待塵緣未了人。”

這話呀,大致意思是快死的人就可以找我算上一卦,要是能幫你躲過這一災,我就幫,要是沒辦法呢,那你有什么塵緣未了的心愿事,告訴我,我看能不能給你指點一二呀!

反正說白了就是,我就只能告訴你,你快死了,至于其他的,我也幫不了你,你好自為之吧!

你-大-爺的,你說這話氣不氣人,我他-媽-的都要死了,你不幫我也就算了,你還要告訴我,你就不能讓我死得無知一點,死得單純一點嗎?為什么非要告訴我,為什么非要讓我死得那么郁悶呢?你是有多無情吶?你他-娘-的是有多吃飽了沒事干呀?

就這也就算了,還有更氣人的呢。

再說這老道士的行頭吧!那衣著骯臟破舊得縫縫補補的不能在縫補了,那頭發凌亂得,防止只鳥就能當鳥窩。

整體,乍一看,拿個碗坐地上,他就能吃百家飯了,你說好笑不好笑,你說你是道士,那幡旗倒像對挽聯,你說你是叫花子,看著真就挺……想給你個破碗。

咱再看他那那家當,也不知道這老叫花樣的道士從哪弄了張三條腿的方桌,放在自己面前還挺穩當,也不倒。

至于椅子就沒有了,他就倚著墻根半蹲著,同時解下腰間的紫黑葫蘆往自己嘴中小口小口,還不忘發出一絲“此酒只應人間有,天上哪得幾回聞”享受感,而他的算命小攤就這樣開張了。

這都還不算什么,最有意思的是,別人找他算命,他還不給算,說自己就是一個老叫花子,您吶,算命上別處去吧,要是你愿意給我點百家錢,那就免了,直接幫我換成小縣城里最好的酒送來就行。

嘿,你大-爺-的,你個破叫花,給你錢你還不要,還那么多麻煩事,我還不樂意給了呢?

這又算什么呢,更有意思的事還在后頭呢?

有個頑劣稚童看著老道士的形象,總覺得缺少點行當,配上了,才符合老道士的形象,就特意將自己家一個缺了口的碗擺放在老叫花行頭的老道士桌上,然后看了看老道士,再看看碗,天真無邪的稚童才滿意地點點頭,說了句,“這就對了嘛!”

老道士也不生氣也不計較,笑瞇瞇的看著一臉童真的孩子那認真的表情,更是道了聲謝,接著繼續享受著自己那閃著光澤一看就知道是個不俗之物的紫黑葫蘆倒出來的酒。

蓬頭垢面的老道士笑瞇瞇接受了孩子的饋贈,可當有人往他桌上的破碗里扔錢時,頓時他就不樂意了,起身罵道:“干-你-娘的,老子我穿成這個樣子你看不出來嗎?我是算命道士,道士好嗎?”

這它-娘-的,說句實話,還真看不出來。

老道士一本正經,“道祖說過,君子不受嗟來之食,趕緊收起你的臭錢,別臟了我的碗,如果你要是覺得掏出來的錢又回到自己囊中,會讓你心里很過意不去的話,那……你就……給換成好酒,再給我好了,那樣我還能勉強接受。”

老道士原本挺直了腰桿子理直氣壯的罵著這個不長眼的家伙,甚至甚囂塵上拿起銅錢就扔還給那人,可他后面那段如果你覺得掏出來的錢又回到自己囊中,會讓你心里很過意不去的話,那……你就……給換成好酒,再給我好了,那樣我還能勉強接受,咋怎么聽,都像是個小家碧玉的閨秀,讓替人牽紅線的媒婆打量得不好意思得姿態呢?

真叫是個氣死人,找你算命,你說你是個老叫花,施舍你時,你說你是個道士,老爺子你說你到底是個啥?咋就讓人

“怪不得原始海島一直沒有被發現,原來距離這么遠……”

陳立有些感慨。

在航海條件不是很好的情況下,神鷹帝國的人能夠探索到距離大陸3500公里的海東島,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探索到這里之后,他們就停下了腳步,沒有繼續往東。

而島上的漁民,只是捕魚的話,最多一兩天的航程,也遠遠抵達不了1000公里外的原始海島。

這才使得原始海島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被人類文明涉足,保留了極其淳樸的原始社會本性。

不過按照正常發展的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楚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医首

流年非水

医首

趴墙头看海

医首

天降兔神

医首

陈家三郎

医首

清风道人

医首

清浅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