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心魔心》。

短暫的僵持后,莫凱澤敗下陣來,低頭喝起茶。

邁克爾笑著安慰了他幾句,卻惹來一個白眼。

因安靜而冷清的氛圍有所緩解,以辰松了口氣。

沉吟了一下,邁克爾說:“有件事原本是不打算讓你們知道的,但紙包住火,你們早晚會知道,所以經過商議,俱樂部還是決定主動告訴你們。身為道劍之主,你們有這件事的知情權。說實話,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告訴你們。這件事看似對你們有利,但實際暗藏了很大的隱患和弊端,會潛移默化地影響你們,使你們的路走得更加艱難。”

“我親愛的塔主,你能不能不要賣關子?”以辰扶額。

“我是認真的,希望你們能堅持走下去。”頓了一下,邁克爾進入正題,“道劍鎮壓王殿,磨滅了他們的軀體,錘煉了他們的靈魂,這些安德烈都跟你們講過。但其中少了一部分,那就是靈魂烙印。靈魂烙印是道劍鎮壓王殿時無形之中留在他們靈魂體上的痕跡。這種痕跡使得王殿對道劍產生了復雜的依賴情感。而當道劍擇主后,這種依賴就會轉移到道劍之主身上。”

“靈魂烙印?依賴情感?”以辰感到匪夷所思,黑暗王殿對他有依賴?

黑暗王殿跟在身后,拉扯著他袖子,時不時搖一搖,一想到那個畫面,以辰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抑或黑暗王殿雙手環抱著他一只胳膊,腦袋側靠在他肩頭……以辰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喝茶平復心境,發現并不管用,以辰使勁晃了晃頭,似乎這樣就能把剛才那些畫面從腦海中甩出去。

“還有宿主影響。”沒有理會以辰,邁克爾說,“王殿找到宿主,并非如對待死仆那般抹除其意識。王殿與宿主是靈魂共存的,只有靈魂共存,王殿才有望恢復全部的力量。正因為靈魂共存,所以無論言行還是情感,王殿都會受宿主本身的影響,這就是宿主影響。”

“如果抹殺宿主的靈魂,那就和死仆沒什么區別了,王殿固然能完全控制身體,但卻失去了掌控元素的能力。一具只能引導元素的軀體,沒有任何一尊王殿看得上。”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靈魂烙印和宿主影響,也就是王殿對道劍之主的依賴和王殿受宿主本身的影響,這兩點統稱為……感情羈絆。”

“感情羈絆。”以辰驚疑不定。

不過僅僅震驚片刻,理性思維恢復的以辰恍然大悟。難怪他感覺路璇之前的一些言行非常古怪,又是欠他一條命,又是懷疑完顏臻兒,一切終于解釋通了。

事實上,以辰并不認為路璇欠自己什么,反而是他欠了路璇很多。如果硬要說暗王是因為他才放過路璇,那么在這之前暗王首先是因為他才出現的。

至于懷疑完顏臻兒,恐怕每一個接近道劍之主的人,不管是故意還是無意都會引起路璇的懷疑。

“這么說的話,王殿對我親人出手的概率其實并不大,我是被安德烈騙來的?”以辰捏著下巴,對自己被騙感到憤憤。

“與王殿存在感情羈絆的只有道劍之主、宿主以及與宿主有關的人。你是道劍之主,不是宿主,所以安德烈沒有騙你。”邁克爾伸了個懶腰,“其次,概率小不代表不會發生,畢竟王殿只是受到一定影響,主觀意志是很難左右的。”

“因為感情羈絆的存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限制你們的自由反而是在幫助王殿行兇。”他神情端莊,鄭重地對以辰說,“你要把暗王手上的人命化作你復仇的動力!戰爭才剛剛開始,你要以人類的名義去復仇,而不是躲在角落里自責!那是懦夫的表現!是懦弱!”

“懦夫,懦弱。”以辰陷入了沉思。

半個小時轉眼過去,三人的聊天不但沒有“偃旗息鼓”的趨勢,反而大有“金鼓齊鳴”的征兆。

“我有個問題,是關于路璇的。”莫凱澤先是看了眼以辰,然后才扭頭看向邁克爾,“路璇的情況俱樂部應該比我們更了解,我想問一下她有沒有是……黑暗王殿的可能?”

“黑暗王殿!”以辰遽然一驚。

“你的意思是路璇因為靈魂烙印才對以辰有所……”邁克爾比劃著手。

“她因為我受傷兩次,生命力都流失了,怎么可能是黑暗王殿?”以辰不相信。

“那可能都是黑暗王殿一手策劃的。”莫凱澤如實地說,“暗王兩次出現都是以黑暗人的形式,這很可疑。”

以辰氣勢一弱,耷拉下腦袋。

他不希望路璇是黑暗王殿,但路璇的表現確實值得懷疑。

他之所以認為路璇值得懷疑,是因為在俱樂部的這段時間,他從路昊川、邁克爾、安德烈、凡妮莎、宋峰等很多人那里了解過路璇,但越是了解他越是覺得相比包括路昊川在內的其他男性,路璇對他過于關心和親近了。

作為路璇的父親,路昊川知道此事后可是郁悶了很久。

有句話他一直堅信,“沒有一見鐘情,只有見色起意”。他不相信路璇會對他一見鐘情,見色起意更是瞎扯。

從外貌上講,潘金蓮對武大郎見色起意的概率為負的百分之百,雖然路璇不是潘金蓮,他也不是武大郎。

邁克爾沒有看莫凱澤,而是目光怪異地看向以辰:“是黑暗王殿的可能沒有,不過路璇的情況跟這家伙有關倒是真的。”

“跟我有關?問題出在我身上嗎不會識破了我們的計謀?”

在那幾十艘飄揚著青牙旗幟的船里。

領頭的那一只船上,一個 年近花甲的老人,看著身旁一個身穿蓑衣的男子出聲詢問。

“不瞞將軍,潤德也有此感覺。”

“越是接近那曹軍大營,我就越是感覺我們如同送羊入虎口的羊崽子一般。”

“但是按理說,曹操那廝應該不可能是識破我們的計策。”

“此等連環之計,可是經過我等眾人商議而出。”

“謀劃此計者,不談你我二人,剩下那三個哪一個不是經天緯地之人。”

“料想的曹賊也沒有如此神智”

“否則也不會被都督那一手反間計給坑的如此之慘。”

那一旁身穿蓑衣的男人,聽到身旁老者的詢問。

也是連忙出言寬慰道。

但是其實,這何嘗又不是在安慰他自己呢?

從離開東吳大營,到現在接近那曹軍大營。

他心中的那股不安,是越來越強勁了。

但是那又如何呢?

縱使前方是龍潭虎穴。

他們亦沒了退路。

過了此江,身后便是江東。

那里有著他們必須要守護的東西。

如果讓這曹軍的80萬大軍,穿越這滾滾大江。

那他們便能直指東吳建業,因為這后方便是一馬平川。

而東吳現今只有幾萬大軍,失去了這方天險,又將如何能抵擋這雄武之師?

所以縱使前方千難萬險。

他們也必須在此阻下那曹軍的腳步。

“也是,既然如此,咱們就去會會那曹賊。”

“讓他知道想吞并我東吳,那我黃公覆就是死,也要崩碎它幾顆牙齒。”

其實闞澤清楚的事,他又何嘗不知道呢?

他剛才詢問闞澤,也只是在抒發一下心里的那股壓抑感。

他又何嘗不知道他們已經沒有了退路。

縱使前方千軍萬馬,他們也只能一往無前。

而且說不定這只是他們的一時錯覺而已。

就像闞澤所說,此等連環計可是集三位天下頂級謀士,所商略而成。

豈是的曹賊如此容易就能破解的。

一念至此,黃公覆又命士兵加快船只速度。

轉眼之間,兩軍只相隔十數里。

“曹丞相,是我,黃公覆。”

“我率部下軍士前來相投。”

“我本意子時就來前投。”

“無奈那周公瑾防守嚴密。”

“我等借著出船巡邏的借口,這才得以脫離,還望丞相勿怪!”

眼見兩軍之間距離越來越近,黃蓋開始隔江喊話。

他們想以火攻之計,攻之曹軍就只能把雙方距離拉近。

但是曹操生性多疑,若不出言穩住他。

恐生變故。

所以黃蓋一邊隔江喊話,一邊吩咐帳下軍士,準備放火燒船。

“還真讓這小子說中了,這小子究竟什么來頭?”

“按理來說,以他這能力眼實識,不該是籍籍無名之輩。”

“可以前為何,從未聽說過有此號人物。”

“他就像是憑空蹦出來的一樣。”

聽到對面黃公覆的喊話,曹純終于確認,沈川這家伙的確是有能力的。

但是他很好奇,這樣一個能力出眾,特別還是如此年輕之人。

怎會在此前連一點名聲都未曾傳出?

按理來說,那個年輕人沒有點追名逐利之心。

但是沈川這個家伙好像的確是個特立獨行之人。

這倒不是說他有多高風亮節,而是在曹純看來這家伙作死的能力的確別具一格。

“先生,敵軍離我方不足十數里。”

“若有良策,還望快快行之。”

眼見對面東吳之人,正在快速接近。

而沈川還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曹純不得不再次出言相勸。

“將軍勿需驚慌,一切盡在小人掌握之中。”

“今日必叫那黃公覆…”

“我靠!”

沈川前一秒還是施施然,一臉淡定。

下一秒直接破防。

因為他見到黃蓋隔著十數里之外,竟然直接點起火來。

恰巧此時,一陣東風吹過。

那些船只冒著火光,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向自己沖來。

幾十艘冒著火光的大船,在那江面之上顯得格外耀眼。

一時間火光滔天,也照亮了沈川那副驚愕的面龐。

“瑪德,古史坑人啊!”

眼見此景,沈川的第一反應,自己被自己熟知的歷史坑了!

因為按照歷史,黃蓋應該是離曹軍還有不到兩里的位置才開始放火燒船的。

畢竟只有這樣,火攻的效果也才是最佳的。

誰知道就在沈川自信滿滿想著等到黃蓋等人靠近,自己好給他們個驚喜。

現在先裝個B的時候,局勢一下子就轉變了起來。

還沒等自己說完呢,對方就先給自己來了個驚喜。

這一下子可是打了沈川一個措手不及。

他也曾经幻想过,那一定是个清,但这种毒烟的性质,相差都不

“不過,”蘇辰掛上壞笑,說,“你們可以呀,你們是小奶娃,又不是男人。”

小皮蛋本想爭辯一下,說自己也是男子漢。

但他還是更想,把這些向他們扔泥巴的阿姨們收拾一下。

蘇辰給小家伙們開放了部分御物權限,又交代了孩子們幾句后,懶洋洋地躺在洛璃肩上看熱鬧。

然后,洛璃眼前的這些泥巴、泥湯,立即包圍著洛璃旋轉起來。

接著,它們像密密麻麻的暗器,飛向那十二個依舊深處震驚之中的美女。

雖然蘇辰暗中控制了力道,但這些泥巴砸在身上,還是有痛感的。

“啊!好痛!”

“啊!不要砸了!”

這還不夠,她們腳下的泥湯,突然形成了一片水幕,躍上天空,旋轉,接著“嘩啦”一聲灑下

“旺旺旺!

“啊,我看不到了,快給我水,我要洗洗。”

剛才,這十二個美女,雖然衣服上全是泥湯,但好歹臉和頭發,還算是干凈的。

現在,經過的洗禮,她們的頭發、臉,全都是黃泥。

舒彤也嘗到了泥巴的苦澀味道。

“呸呸呸!”她大喊,“導演,快拿水來!”

“咯咯咯,真好玩。”看到這些,朝著自己媽咪扔泥巴的人陷入窘境,小奶娃們開心的笑了。小皮蛋自豪地對洛璃說:“媽咪你看,我幫你報仇了!”

又向蘇辰邀功:“爸比你看,我厲害吧?”

“厲害厲害!”

熊孩子?

不不不,那是別人出手在先,他們只是反擊回去而已。

舒彤此刻總算明白,有些大佬的女人,的確是動不得的。

你以為,虐大佬的女人可以很爽?

但事實證明,到了最后,被虐的反而是自己。

“瑪德,衰到家了!呸呸!我眼睛黏糊糊的!”

“我也是,我的臉現在感覺被石膏凍住了。”

“我的頭發變成茅草了,重死了,頭快斷了。”

天氣炎熱,這些濃稠的泥湯澆在頭發上,臉上,很快就干了。

實在難受。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有再大脾氣的人,也會變得沒脾氣,除非他不想活了。

所以,舒彤向洛璃走去。

她要去道歉,免得等會又挨虐。

“洛璃老師,我們是開玩笑的,你可千萬別記恨哦。”

“是嗎?”洛璃很輕松地笑笑,說,“那我也是開玩笑的,你們也別介意哈。”

“呵呵,不會不會。”舒彤趕緊賠笑,她敢介意嗎?就算介意,也只能藏在心里。她竟然蹲在洛璃跟前,小心翼翼地問:“剛才,你是怎么做到的呀?”

洛璃扭頭看她,反問:“你說的是?”

“就是,泥巴到了你跟前就動不了,還有,”舒艱指了指自己的一身臟衣服,“還有,

面對舒彤期待得到答案的眼神,洛璃卻說:“剛才?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人家不愿意說,舒彤也不好纏著,她退開了。

但這事,洛璃其實沒法跟她解釋,也用不著解釋。

倒是舒彤蹲下去的時候,胸前的雪白一片不見了,變成了泥黃。

“好看嗎?”她看似沒頭沒尾地問了一句。

卻聽到蘇辰說:“不好看。”

“那還是看了嘛!”

“嘿嘿丨”

小夫妻倆的對話,小奶娃們聽不懂。

小布丁扭頭問:“爸比,媽咪,你們在說什么呀?”

“沒什么。”蘇辰用其他借口,轉移過去了。

對于舒彤剛才蹲在洛璃面前的那副低姿態。

吃瓜群眾樂壞了。

“骨氣呢?骨氣去哪了?剛才不是很傲氣嗎?”

“就是啊,我看她驕傲得都快患上胸間盤突出了。”

“胸間盤突出?人才啊!”

“那叫挺胸左放胯,挺胸右放胯……你們這些沒文化的!”

看到這些言論,舒彤的粉絲也開始反擊。

“這是節目效果的需要,你們知道個屁!我們家愛豆會不知道洛璃的厲害?”

又有網友嗆聲道:“哎喲,這‘節目效果’可真是萬能藥啊!

甭管是笑了,哭了,還是跪了,爬了,都可以解釋為節目效果。”

“哈哈哈,連承認自己是弱幾都不敢嗎?真丟人!”

洛璃的粉絲可就開心了。

他們原本還擔心,蘇辰不在身邊,洛璃吃虧。

“岳父,我們多慮了!”

“行了,我們放心了,就安安心心當吃瓜群眾,看熱鬧吧!”

還有網友提出了疑問:“我總感覺,洛璃的老公要么遠程幫助她,要么就在身邊,又或者,已經傳授給她的一些特殊本事。”

“我的乖乖,真要這樣的話,那可真是神奇了!”

“以后,我膜拜的神人,又多了一位,而且是位大美女!”

“這要是我的老婆,那該多好!嘖嘖嘖,口水直流三千尺啊!”

相比于網絡上的熱鬧,舒彤身邊這十幾個女嘉賓可就不好受了。

有人悄悄嘀咕:“我們是不是被騙了?”

“我也覺得!”

“說好的我們一起為難洛璃,可現在,被為難的是我們!”

“我也覺得肯定是被坑了,原以為,我們可以輕輕松松看人家笑話。

現在……我們就是最大的笑話!

“敢情我們是來陪襯人家的。

如果節目組說實話,可能擔心我們不會參加,所以就用騙的。”

“那還要不要繼續和洛璃對抗?

如果不對抗,是不是就沒有節目效果了?

張航一愣,當初曾經查看過山頂,那里有一座聚靈臺。

于是身形一動,兩次閃云步之后,張航出現在了聚靈臺附近。

只見那人放開神識查看了片刻之后,接著走到聚靈臺前,拿出一枚玉符單手結印后將一道氣息打入玉符之中。

那玉符頓時發出微微綠光,而后那人將玉符放在聚靈臺的一個凹槽處。

玉符剛一放入,接著那聚靈臺的陣法便自動打開。

那人接著從身上拿出一個空心圓柱水晶,而后從聚靈臺中拿出了一個同樣的水晶柱。

只見聚靈臺那水晶柱呈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心魔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侠孤

不戴套的键盘

仙侠孤

剑出血纷纷

仙侠孤

天狗吃月亮了

仙侠孤

浮梦流年

仙侠孤

陌念梦尘

仙侠孤

菲童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