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赏感言》。

丁灵琳的火气当然更大了,冷笑道:“我看你们之间好像有很多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邓定侯叹了气,苦笑道;我本来认为我

呼吸内科门诊办公室外等了好些人在这里排队,大多是年纪比较大的老人,而在人群中间位置有一名青年排在那里,他的身旁还有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跟在一侧。

他似乎等了好一会,等到办公室里的一名年轻的实习生出去叫号,青年走了进去。

坐在左侧办公桌前的一名二十二岁左右的女大夫正低头看着手里的病历单,她听到有人走到了右侧办公桌前:“请坐,你什么情况。”女医生结果病历本,头还没有抬起,问道。

“心病,能治吗?”青年说到。

当她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有些不能确定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正望着自己。‘好帅。’她的心里一颤,她难以想象这个男子就是离开自己两个月的那个人,心里怎么都不能将两个人重叠在一起。他依旧在直视她的眼睛,以至于她被弄得脸上害羞,眼神撇开望向别处,脸上忍不住笑意。

青年看着她那雪白的颈项,绝美的脸蛋满是羞红,他好想此时直接上去亲一口。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表情恢复了些,不过脸上依旧羞红无比:“说实话。”

“就是心病,想你想的。”青年说到。

“又嘴贫。”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外面其他人等着她看病,目光全在他的身上。

旁边的实习生一直看向两人,等到莫莉的目光微微撇过去,他立即低下头假装继续看向手上的病历本。

沈杰注意到了这个,对着门外说到:“赵医生,进来。”门外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连忙走了进来,“董事长。”,他说完便站在一侧。

莫大夫看到这个人就感觉非常熟悉,她忽然想起来这个人是谁,连忙起身说到:“赵教授。”因为这位就是教授是XH医学院著名的呼吸内科专家,他曾经到他们学校来讲课,不过他这种级别的人肯定不会认识她这种小人物。

“莫医生,你好,我来接替你看病怎么样?”赵医生脸上一笑说道。

“这怎么能,您这么忙。”莫莉听到他跟自己说话,倍感鼓舞,她听他要接替自己,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立即拒绝起来。

“赵医生是我公司的医疗专家,不麻烦的,我已经跟你们医院的领导打好招呼了。”沈杰看着她一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模样,脸上一笑的解释道。

“莉莉,想你想疯了,你不想我在这里做出什么举动让别人看到你就跟我走吧。”沈杰在贴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到。

“你怎么又这样。”莫莉快被他气死了,“谢谢赵教授了。”莉莉连忙向中年男子说到。

“不麻烦。”赵教授说到,而她右手已经被青年拿着向门外走去。

赵教授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不禁脸上一笑:“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啊。”坐在他左侧实习

北冥玄又取出金盒欲交給天劍子,伏龍尊者說:“不必麻煩,各自啟了封印,北冥玄用伏魔罩護住金盒。”

北冥玄應道:“是。”

天禪子等人各自法決一點,金盒上7張符箓自行脫去,金盒開處一顆頭顱大小的紅色圓球從盒中升起,幾只魔頭有些虛弱地也從圓球中飛出,發出刺耳的魔音。

“怎么?魔君來救我們了嗎!這小小昆侖域竟敢困我們數千年,非滅了他們不可。”

“太虛弱了,我要大吃一頓靈魂,人類的靈魂最香甜了。”

“咦,這是...........

宴會結束后,王二虎就帶著一身的酒氣還有自己的兩個妹妹來到了皇帝早就給他們準備好的皇家別院,這個別院就是用來招待貴客的,此時的王二虎已經被十三世打上了必須拉攏的對象,畢竟自己的女兒的一顆心可以說是都掛在了他的身上了餓,自然會給他不一樣的待遇。

幫兩個妹妹洗完澡以后王二虎就開始頭疼了,這駐顏丹根本就是無解的,這下子可該怎么辦才好啊。

看著兩個熟睡的妹妹,心中不禁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個奶爸怕是要當一輩子了,不過也沒什么,畢竟這兩個丫頭這樣子也是很可愛的,養一輩子也是沒事兒的。

摸了摸著兩個丫頭的臉蛋,王二虎不禁有些感慨,這兩個月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無到有的歷程還真是短暫。這個時候的他對于自己的生活還是很滿意的,只是不知為什么自己總是有一股危機感,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自己都敬慎慣了吧。

把亂七八遭的事情拋開,開始制定接下來的計劃,回去的能量他已經準備就緒了,接下來就是要把這里的產業完成了,然后回去,回自己的家,那個藍色的星球。

這里并不是他的根,不是嗎?連根都沒有又怎么安定?

第二天天一早王二虎就帶著兩個妹妹到處亂晃,這個時候他是沒有目的的,只是單純地想要好好地看一下這個世界的大城市。

這個世界的大城市還真的沒有王二虎想象的那么糟糕。畢竟他一出現的時候是傭兵小鎮那里的,各個地方人整天把腦袋別在褲腰上,又怎么會顧及那么多,整天的想法就只是活命還有賺錢。

錢真是一個骯臟的東西啊,可是沒有它的話那么連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的資格都沒有。

給了自己兩個妹妹一些散錢,讓她們自己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自己也好清凈一些。

找了一張凳子坐了下來,慢慢地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心中不知怎的,突然間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覺,似乎是…空虛。

這時候,一個穿著補丁的女孩子急匆匆地跑了過來,躲在了王二虎身后的椅子。

王二虎有些詫異,這樣的大都市還能夠見到這樣的場面?

女孩沖著王二虎比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后就躲起來了,這個時候追她的人也就到了,是說他們這個時候卻像是一只無頭蒼蠅,到處找不到人。

這個時候小涵小茹也回來了,兩個人手牽手,樂呵呵地走著,嘴里還不停地吃著零食。

“哥哥,這個很好吃的,你要不要試一下?”小茹講手里的零食遞給了王二虎。

王二虎微笑著接過來,還不錯,挺好吃的,就是干了一些。這時候那些人已經離開了。

“姐姐,你待在這里干什么呢?”這時候小涵已經發現了這個女孩,很是好奇地問道。

“那個,姐姐剛剛被人追了,所以就只好躲在這里了。”那個女孩紅著臉鉆出來,然后對王二虎道謝,準備離開。

“你手里的藥劑并不能治療多大的病痛。”王二虎并沒有準備要管閑事,只是這個女孩子的氣質很是讓他好奇,這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小偷。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沒有辦法了,再不做點什么我媽媽就要死了。”女孩笑著說道,只是眼神有些哀痛。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看一看。”王二虎站起來說道,這些天下下來,他一沒事兒就會研究藏經閣里面的書籍,首要的還是那些醫療書籍,因為他心中一直藏著一個很令他在意的痛楚,這個痛就像是一根刺,一旦有人撩撥,那么就會痛徹心扉,

“你是光明魔法師或者是牧師嗎?”女孩帶著期望問道。

“并不是,但是相信我,我或許可以救下你的母親。”王二虎微笑著說道,但是并沒有過多的解釋自己要怎么做。

“那,好吧!方正情況不會再壞了。”女孩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然后帶著王二虎往自己的家趕。

女孩的家出奇的遠,這讓王二虎有種是不是被帶進老虎窩的感覺,兩個妹妹倒是很新奇,不斷地在周圍轉來轉去,嬉笑打鬧。

終于,不知道拐過了多少條街,女孩的家總算是到了,沒有想象中破爛不堪,反而是被收拾得很干凈,很整齊。

女孩見王二虎在發愣,便趕緊過來拉著他的手進了屋,來到了自己媽媽的床前,眼神有些哀戚。

王二虎仔細看了看,這并不是多么嚴重的病,只是感染了風寒,外加身心疲憊導致的,很容易就远在先!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让你尝尝失落的滋味如何!”蓝少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失落。

“我才不会失落呢!你虽然优秀,张的又好看,很多姑娘也都想嫁给你争着做王后,但你怕是不止会娶一个吧!谁要是做了你的王妃,怕是后半生都要泡在醋坛子里,幽怨的度过余生了!”雪儿含沙射影,变相说着蓝少枫花心!

“好好,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还请姑娘您大人大量,放在下一马!”蓝少枫满眼笑意却没一丝道歉的意思。

“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小心眼呢!对了,你……你身边的那个影子校尉呢?怎么没见他!”雪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突然开始关心他了?”蓝少枫眯着眼睛看着雪儿。

  “他太像你的影子了,突然没看到有些不习惯而已!”雪儿扬眉道。

  “那我这些时日也不在,怎么不见你说不习惯呢!”蓝少枫略带着醋意道。

  “我新酿的酒好了!本想当做他救我的谢礼,他既然不在,你陪我喝好了!”雪儿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笑意。

  “如此美酒,不能辜负,我这就召他来!”蓝少枫的脸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招手命身边的澄江去请霁寒。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到这里雪儿露出了得意的笑。

  很快,霁寒便出现在了雪儿面前,只见雪儿一脸善良微笑的搬出一大坛曼珠沙华酒摆在了霁寒面前。

  “这是雪儿姑娘为了感谢你特意为你准备的!”蓝少枫故意加重了特意二字的语气,并给霁寒使了眼色!

  “既然如此,酒我收下,多谢雪儿姑娘赠酒!”霁寒看出蓝少枫意有所指,话未说完,人已搬起酒坛转欲离去。

  雪儿那肯放过,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伸开手臂拦住了霁寒去路。

  “我要看着你把它全部喝完,才算真心收下了我的谢意!”雪儿道。

  霁寒早已看出雪儿这酒中有鬼!

  “属下今晚还要巡夜,不便饮酒!”霁寒找了借口道。

  “王上说了准你休息一日,现在你可以放心喝了吧!”雪儿话一落,蓝少枫便皱起了眉头。

  “雪儿姑娘,此话当真?”霁寒转身看向蓝少枫。

  蓝少枫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他何曾说过此话,这寒天究竟何时得罪了雪儿,雪儿竟会抓着他不放,看来今日寒天在劫难逃!

  “王上!您刚刚有说过!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吗?”雪儿扭头看向蓝少枫,挤眉弄眼道。

  蓝少枫无奈只好点头示意。

  “既然如此!属下还是不能喝!”霁寒淡淡一笑道。

  “为何!”雪儿怒道。

  “这里王上身份最为尊贵,岂有属下独享其乐,而置王上与不顾的道理!”霁寒这一招瞬间将问题抛给了蓝少枫。

  “你!”蓝少枫一脸怨气的看着霁寒。

  雪儿瞬间会意,拍手叫好,转身回到花亭,招手让霁寒也来坐下!

  这下霁寒一点也不担心,雪儿会如何捉弄自己,毕竟还有蓝少枫在此替他担着。

  “咱们三个一同饮!等着我去取酒碗!”雪儿说着转身离开。

  雪儿刚走,蓝少枫就一把握住了霁寒撕泥封的手腕冷冷道:“你敢拖我下水!”

  “既然王上你先不仁,那便别怪属下不义!”霁寒同样冷冷道。

  “你可知上次本王喝了这酒后,肚子痛了几日!”蓝少枫手中暗暗用力。

  “不论几日,都由属下陪你!”霁寒一脸淡然道。

  “好!既然如此,今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蓝少枫突然松开霁寒的手腕。

  “属下倒是有一计,可解眼下危机!”

  “快说!”

  “雪儿姑娘既喜欢饮酒,这一坛定是不够的,不如带她去城中最好的酒铺!可好?”霁寒狡黠一笑道。

  “好计!去暮雨酒坊!”蓝少枫淡淡一笑道。

  雪儿人还未走近就听到了暮雨酒坊四字,瞬间跑了过来:“要去暮雨酒坊吗?太好了!那这个留着下次再喝好了!”

  蓝少枫与霁寒此刻暗暗送了一口气。

  

于是古浊飘也成了群豪们极愿一托孤的重臣,又带着一大笔本来小鱼儿又跳了起来,道:“既然玉身上时,当然就会更认定他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赏感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荡剑天歌

卫风

荡剑天歌

爱虾的鱼

荡剑天歌

小鱼联盟

荡剑天歌

梦中笔丶

荡剑天歌

七世有幸

荡剑天歌

流秋寸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