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祝贺“流水落花e”成为本书白银大盟》。

只要有一点光,他们也就不会伯起,心中却更是疑惑,只见飞环

貧瘠的紅色土地上,一座神秘的廟宇拔地而起直沖天際。

隨著空中一條紫光劃過,廟宇頂端圓形的祭臺上,憑空出現了四男一女。

這五人正是月食那晚在大廈頂樓失蹤的端木紫琪、劉闖、昆小陽、龐彪和姜亦凡。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五人中體格最好的龐彪最先清醒了過來,抬眼望著四周一片赤紅的大地腦中一片茫然。

龐彪下意識的推了推身邊的姜亦凡道:“我說老姜,你快看看這TM是哪里?”

身體被劇烈搖晃著的姜亦凡也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雙臂艱難的撐起身子,傻傻的看著四周。

放眼望去下面是一片紅紅的沙漠。

兩人互相攙扶著站起了身子,發現圓形的平臺不遠處還躺著三人。

龐彪瞇眼一看居然嘿嘿的笑出了聲來,只見他大步的走了過去,拎起地上一人就是一頓左右開工的大嘴巴子。

看的不遠處的姜亦凡也是一楞,但是看清被打之人是劉闖后,姜亦凡也憋不住笑出了聲來。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頓嘴巴子打醒的劉闖,顯然還有些懵逼,看清了打自己的居然是龐彪罵道:“干他媽什么呢?信不信老子費了你。”

龐彪看已經醒了的劉勇單手一松把他丟到地上。

劉勇跌坐地上馬上就爬起要跟龐彪死磕,忽然看到他身后的姜亦凡后雙眼微瞇著忍下了怒火。

就在龐彪扇劉闖的時候,姜亦凡也已經輕輕喚醒了端木紫琪。

這名美麗的女子醒來之后,看這眼前的陌生人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

姜亦凡苦笑道:“我叫姜亦凡也是咱們系的,你轉來的幾天我正好有事你才沒見過我。”

美麗的大眼鏡上下打量了姜亦凡一番后才長出了一口氣道:“謝謝你啊。”

姜亦凡面上露出陽光般的微笑道:“不用謝我,看來那天晚上的月全食將我們五人帶道了這一處神秘的地方。”

此刻站起身子的端木紫琪也在放眼打量起了這個赤紅的世界。

終于恢復清醒的劉勇搖晃的站起身子輕輕的踢了身邊的昆小陽兩腳,腳邊的昆小陽也漸漸屬醒了過來。

遼闊的赤色沙漠中,五人就這樣站在高大的平臺上遙望著天際。

忽然端木紫琪道:“我好像知道我們身處什么地方了。”

其他四人忙朝著她看去。

端木紫琪鎮定了下心神道:“我感覺我們現在處于火星之上。”

此話一出其余四人全是一臉的懵逼。

端木紫琪忙解釋道:“我是一個天文愛好者,從四歲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堅持天天觀看著這個神秘的宇宙。這里的地貌與不規則的沙坑就是常見的火星地貌結構。還有著紅褐色的表面土壤,我曾經在望遠鏡里看過無數回了。

龐彪大大咧咧的問道:“端木大小姐,你說我們是在火星那為啥咱能呼吸呢?”

端木紫琪輕撫著小下巴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個所以然。

聽到自己身處火星的劉、昆二人如霜打的茄子般全都蔫了下去。

劉闖蹲在地上自顧自的罵著娘,昆小陽則兩眼無神的癱坐在了地上。

此刻只有姜亦凡與龐彪二人心態還算平靜。

端木紫琪看著姜、龐二人說道:“既然到這里我們不如先尋找一下看看附近能尋到些什么有用的東西”

三人看向地上的二人齊齊的搖了搖頭。

姜亦凡說道:“我們三人分成三組,各自探索一條下去的樓梯,彪子你帶手機了嘛?”

龐彪答道:“帶了啊咋地了你還尋思能打電話咋地?”

姜亦凡笑道:“想屁吃呢!手機是用來照明與計時用的。”

聽到了姜亦凡的話端木紫琪與龐彪二人同時坐了個恍然大悟的樣子。

隨后端木紫琪道:“我手機平時都是管家拿著的!現在我沒有手機。”

姜、龐二人側目看著這個千金大小姐幾秒后,龐彪嘆氣道:“算了,兵分倆路吧,我自己一路,你跟大小姐一路,定時2小時,2小時后原路返回還在這個地方集合。”

此刻聽到三人要離開,劉、昆二人做不住了。

劉闖吼道:“你們不能給我倆丟在這,要走大家一起走,也好照應一點。”

昆小明也點頭贊成道:“就按劉哥說的辦,我們五人共進退。”

姜亦凡笑道:“大家一起走的話在概率學上來算尋到出口的概率太小,要不這樣你倆走一路,我們兵分三路,你看如何。”

劉闖皺眉想了片刻道:“那萬一你們三人串通好了吧我丟在這里怎么辦?”

龐彪一聽火氣上來了吼道:“我們五人深陷此地你居然還對我門如此不放心,丟你們在這對我們有什么好處?”

昆小明打圓場道:“以前在地球的事情無論誰是誰非都已經過去,現在大家要足夠的信任。看看能不能尋到出路。”

姜亦凡瞇了瞇眼睛說道:“有手機的定個鬧鐘2小時去2小時回來。自己走過的路多留下些醒目的記號方便原路返回。”

說罷便帶著端木紫琪朝著北面樓梯走了下去。

龐彪也不在管二人,手機調整好了鬧鐘朝著東面樓梯走去。

剩下的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昆小陽拿出了手機定好了鬧鐘走在前面朝著南面的樓梯走了下去。

此時姜亦凡與端木紫琪二人順著蜿蜒樓梯慢慢的往下走著,他手里這臺老舊的二手手機的強大功能在此刻得到的完美的利用。

堪稱比手電筒還亮的手機頂燈,把整個樓梯照的異常的明亮。

二人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樣子,前面終于看到了一處出口。

小心的走出出口的二人,發現了一座花園,說是花園但是全是碎石沒有一點綠色植物,能被稱之為花園的原因也就只有中間這顆枯死不知道多久的巨樹了。

二人來到樹下,忽然端木紫琪的面色一變,急忙藏到姜亦凡身后,只見樹下盤坐著一具骸骨。

姜亦凡安慰了以下端木紫琪后,便小心的上前打量起了骸骨。

這具骸骨死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身上衣物早已經化成了飛灰,雖然久,忠诚于始皇帝陛下的臣民更是不计其数,而且汉高祖本人亦享受过始皇帝陛下为人族带来的好处,他没敢提出过分的要求。只是笑问当时的二代异闻司主,能不能把他的牌位放置于始皇帝陛下的身后。

他想望其项背。

二代异闻司主最开始当然不乐意,可他经不住汉高祖的软磨硬泡,又念及汉高祖及时收拾了糜烂成一片的人族天下,没让人族陷入更大的危机当中,也算有功,最后还是答应了。

当时的汉高祖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做到了年轻时说过的一句梦呓。

“大丈夫当如是也。”

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靠近了始皇帝陛下的人。

之后,他更是念念不忘想要超越始皇帝陛下,可没等他成功,就不幸过世。

后来他的儿子汉惠帝就按照老爹的心愿想把牌位送至始皇帝陛下身后。

可惜答应了此事的二代异闻司主也已经战死。新上任的三代异闻司主脾气秉性和汉高祖有些相像,都是个混不吝的主。

接过汉高祖的牌位之后,确实也摆在了始皇帝陛下的身后,可惜不是同一张桌子,而是在供着始皇帝陛下的供桌右后方又摆了一张供桌。

而那本不知为何传承下来的野史上同样记载了三代异闻司主事后说过的一则趣言。

“汉高祖想立于始皇帝陛下身后,此举看似谦卑,实则厚颜无耻之极,乃欺陛下无后。二代司主宽仁,且顾全大局,未与之计较。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我将他立于另一张桌上,吃始皇帝陛下吃剩的残羹冷炙,也是欺其无后!”

此话颇有一语成谶之感。

汉惠帝虽为汉高祖嫡长子,但半点其父之风也无,坐着的那个皇位也是摇摇欲坠,任由一个女子拿捏,沦为后世的笑谈。

只可惜,汉高祖儿子众多。汉室后来还是稳固了下来。

但因为这一插曲的缘故,汉高祖的儿子并没有强行将汉高祖的牌位立于始皇帝陛下身后。

到了汉武帝时期,汉室昌盛,天下大兴,颇有些盖过了始皇帝风头的味道。汉武帝为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让自己的牌位取代了其祖汉高祖的位置,借此把汉高祖抬上了始皇帝之后的位置。

再后来,又有汉室儿孙将汉高祖摆在了与始皇帝陛下并肩的位置。可惜牌位当晚就被人砸了。

异闻司正史中则记载,此举为妖族所为。

汉室虽不信,但也别无他法,只能忍气吞声,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汉室覆灭之后,新的王朝崛起。

新皇帝为了宣扬自己的威名,又将汉高祖的牌位扫去,将自己的牌位安在了始皇帝旁边。

再后来的王朝,做法更胜一筹,直接换了一张供桌,将始皇帝陛下也一同扫去了,只留自己一脉的牌位接受异闻司的供奉。

而这时已经过了几个朝代,民众对始皇帝的记忆也早就淡去,即使是异闻司,也有很多新人忘了异闻司自秦始。

异闻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时看到这里,王苏州本以为这故事应该算是告一段落了,可翻过一页之后,仍有后续,而且其做法更是比前朝有过之而不及。

再过了两个朝代,这朝的一个皇帝在了解了一些异闻司的历史之后,突发奇想,又把始皇帝的牌位重新立了起来。如果这样,他也许能获得异闻司上下许多老人的感激。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把自己的牌位堂而皇之的立在了始皇帝的前方,让始皇帝陛下吃他的残羹冷炙。

这种行为令人发指程度已经不能算是当众打脸了,而是人都死了还要把你从棺材里拉出来再鞭一次尸。

连王苏州这个没皮没脸的人看到这里都觉得有些接受不能,更何况是那些谈笑皆生死的异闻司修士。

要知道,虽然王朝已经更迭了几代,异闻司主也已经战死了更多代,但这并不意味着异闻司的年代也更迭的如此之快。

修士长寿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了出来。异闻司虽然已经新人占据了上风,但仍然有部分将死未死之人是受过始皇帝陛下遗泽的。

其中更有一位是参与过始皇帝陛下举行的封禅大典的。

所以那位皇帝耗费千金为自己打造的牌位,被人连夜扔进了皇宫的粪坑里。

皇帝气急败坏之下,居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前朝无人敢做过的事,调兵遣将,欲与异闻司开战。

异闻司虽然上下群情激奋,但当时的异闻司主也是个顾全大局的,知道与人间王朝开战这种事,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所以经上下商讨几日后最终选择了忍让。

但异闻司也不是任人间王朝拿捏的存在。

最后异闻司前所未有的召集了所有异闻司门众,选择了封山不出。

而在异闻司封山之后,原本被打压得相当惨淡的妖族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趁势崛起,大肆侵蚀人类疆土。以至于那个原本正逢中兴之势的朝代,没过几年便乌烟瘴气妖魔肆虐民不聊生。最后那个皇帝在亡国之日,还试图卑躬屈膝苟活,却被后来者当众枭首。

那个朝代覆灭之后,异闻司才在新王朝的盛情邀请下重新出山。

新的异闻司主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再将始皇帝陛下的牌位拿出来供奉,而是选择让其在历史中安静沉睡。

从此,异闻司的供桌之上便清净了。

没有牌位,没有挂像,也没有楹联,只有异闻司历代战死亡魂安眠于其上。

王苏州此前从那本野史之上看到关于这张供桌的历史,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觉得“王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但此刻,他看着香烟袅袅,却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后世旁观者的傲慢与洒脱。

待青铜香炉中的残香熄灭,他从供桌左侧新取了三只,用烛火点上,摆灭明火,举至与额平齐,躬身敬礼,三次之后,他用只有自己心底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们不会无后。”

之后,他上前一步将香小心翼翼地插于炉中,用不大但整个值班室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此仇不报,我当受天打雷劈之报!”

她指着的地方,正是湖心秋色师专,超录取线10来分。我

天還剛蒙蒙亮,陳飛就又出去了。他算是徹徹底底的想好了這件事情竟然壓在自己身上不做也得做。看著那么多人眼淚巴巴的看著自己就算自己想說些什么,也實在張不開口。

雖然自己很可憐陸盈盈的處境,但就像他們說的,自己現在這樣優柔寡斷必然不是個事情。更何況自己現在的身份不像往常那樣輕便活脫,有著更多的東西牽絆著自己,自然不能夠完全的用自己意念行事。

“那個怪物的位置就在那條巷子里,那條巷子的最深處。”

這是那個黃色衣服男人臨走時說給自己的一句話,他感覺別人應該也都聽到了這句話但是好像他們并沒有給予自己這樣的反應。

反而是馬哈福茲一臉驚詫的盯著那個位置,頗有些憤怒的樣子。

自己也實在搞不清楚他們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恩怨情仇,但反正這件事情跟自己沒有太大關系,不管別人聽見了也好沒聽見也罷,既然自己聽到了,自己就有義務承擔起這個責任。

他也沒有告訴馬爾斯,他能很明顯的感覺到馬爾斯對于那個變成怪物的賈米拉是帶有一定同情心的。

跟自己那種對于他妻子的同情相比較他這種同情可能最最純粹吧。

他走在呼嘯的路上,海邊的風朝著自己的四肢百駭吹了過來。

他又想起自己年輕時候的種種過往,那時候好像海邊對他有著某種特別的吸引力,吸引著他朝著這里奔跑。

但現在海邊對于他來說這毫無任何意義了,不過是黑暗中的空虛罷了。

他拼盡自己所能,希望徹底拋開這一切,但最后的結果也只是越陷越深。

“你不適合成為一個英雄,或者說你不適合成為一個救世主,你有些太過于普通一些平凡了,你擁有著普通人,所有的悲傷與難過也擁有著普通人所有的善良與孤獨。”

普通人這三個字從懷特口中說出來,滿滿的都是刺。

自己自然知道自己跟那些被上天選中的人是沒有辦法比較的。但既然自己留在這里。那么也不用說其他的,只需要努力的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這時候他聽到了前面一陣凄厲咔嚓且略帶著恐懼的聲音。他一瞬間瞪圓的眼睛,一步一步朝前走去,盡可能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

可天不遂人愿,正視自己不想發出聲響的時候,突然一腳踢碎了在旁邊的一個破酒瓶子。破酒瓶子翻滾著,碰到了那邊的欄桿,一下子碰了個粉碎。

“誰?”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正是從那陰暗的角落里。還沒有仔細關注眼睛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東西朝著自己飛了過來。

他想朝后閃避,但最后的結果是并沒有成功,他的閃避創造了身后的欄桿,反彈回來,正好撞在怪物的拳頭上。

那花崗巖做成的拳頭可不是一般人的拳頭能夠比擬的,只是這樣普通的攻擊就足以讓他感受到十倍百倍的傷痛了。

他想大

葉亭亭兩人自然反對。

不過反對無效,盧子豪很快調換了一個兩室的豪華總統套房,給三個人居住。

房間里面自然是富麗堂皇,進入之后,林肖并沒有馬上休息,而是坐在了小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一臉不情愿的兩個妞兒。

“到了惡人谷的地盤,是不是有種很親切的感覺?”林肖笑著說道。

倆妞兒對視一眼,臉上全都閃過一絲苦澀。

畢竟在惡人谷呆了這么多年,雖然沒什么感情,但這次林肖來,是要跟惡人谷開戰,她們心里肯定不舒服。

“雖然你們是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祝贺“流水落花e”成为本书白银大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魏将

极品豆芽

魏将

习仁

魏将

尹卝

魏将

懒人s

魏将

画盏眠

魏将

赵家浮生